《金剑雕翎》

第52回 全道义毒王断交

作者:卧龙生

沈木风一沉吟,道:“商八手执有我敕令金牌,不论何时,你们都可以畅行无阻的去百花山庄,小兄要先走一步了。”

萧翎横身拦住去路,道:“大庄主如是不肯履行承诺之言,只怕没有这么容易离此。”

沈木风仰天大笑一阵,道:“三弟,你当真要迫为兄动手吗?”

萧翎道:“道不同难相为谋,咱们兄弟情意早已断去,用不着再称兄道弟了。”

沈木风毫不动气,微微一笑,道:“三弟如和为兄动武,不论胜负,都无法救得令尊令堂。”

萧翎长长吸了一口气,缓缓举起右掌,道:“我记得沈大庄主曾经说过一句话,我萧翎和沈大庄主,终是难免一场生死之斗,既是难免,何不早作了断,请出手吧!”

沈木风收敛起脸上笑容,代之而起的是一片冷肃之色,缓缓说道:“兄弟这样迫我,那就请亮兵刃吧!”

孙不邪一振手腕,投过来手中长剑。

萧翎接过长剑,道:“在下青年受一番恩惠,今日让你三招。”

沈木风缓缓说道:“兄弟可是有此信心,能够胜得了我?”萧翎道:“那倒不是,沈大庄主武功高强,我萧翎早已耳闻目睹,今日之战的胜负之数,我萧翎毫无把握。”

沈木风道:“既无胜我的把握,为什么一定要打?”

萧翎正待答话,商八突然接口说道:“沈大庄主困倦之身,大哥胜之不武,咱们既有敕令金牌可去百花山庄,今日之战,不打也罢。”

萧翎素知商八智谋多端,突说此话,必有原因,但情势已成骑虎,实难自找台阶,一皱眉头,默默不语。

沈木风微微一笑,突然转身,低声对黑白二老道:“咱们走啦。”急奔而去。

萧翎目注沈木风背影消失不见,才转望着商八说道:“那逍遥子说的不错,今日放过沈木风,只怕日后难再有此机会了。”

商八哈哈一笑、道:“毒手葯王来了,他急于要见大哥,想必有要事奉告。”

萧翎道:“现在何处?”

商八道:“就在左侧一片草丛之中。”

萧翎转头望去,果见毒手葯王带着商八的黑毛虎獒,缓步走了过来。

他身材本就十分瘦小,再加一身黑衣,和那一脸僵硬的肌肉,缓步行来,直如一具行尸走肉。

孙不邪轻轻咳了一声,道:“毒手葯王,你还没有死啊!”毒手葯王冷冷的瞧了孙不邪一眼,道:“你老叫化,总归要死在老夫前面。”

目光转到萧翎身上,道:“令尊、令堂又被沈木风的属下掳囚于百花山庄!”

萧翎道:“老前辈可知他们现被囚于何处吗?”

毒手葯王仰起脸来,长长吁一口气,道:“距离这四五里的一座农舍之中……”

萧翎讶然接道:“不在百花山庄?”

毒手葯王道:“他们都被老朽救了出来。”

萧翎道:“家父母可都安好?”

毒手葯王道:“令尊、令堂和金兰、玉兰两个丫头,都是完好无伤。”

萧翎抱拳一个长揖,道:“多谢老前辈了。”

毒手葯王脸上肌肉抽动,慾言又止。

商八道:“请问葯王,那神偷向飞何在?”

毒手葯王道:“身受重伤,不知何去。”

商八轻轻叹息一声,未再言语。

毒手葯王接道:“据老夫听到消息,那马文飞为了保护令尊、令堂,也伤在百花山庄高手之下。”

萧翎胸中热血沸腾,俊目闪闪放光,咬牙说道:“我萧翎必要为他们报此深仇。”

毒手葯王道:“那是以后的事了,眼下危机未除,老夫为了拯救令尊、令堂,迫的施下毒手,连伤百花山庄一十二名高手。”

萧翎道:“在下感激不尽。”

毒手葯王道:“那农舍亦非安全之地,咱们得早些赶去。”当先转身而去。

萧翎等紧随身后,放腿狂奔。

孙不邪重重咳了一声,道:“你毒手葯王,一生来只作做了这一件好事。”

毒手葯王道:“过奖、过奖。”

萧翎心急如焚,奔行甚快,群豪也只好随着他加快脚步。

数里行程,转眼就到。

这是一栋荒芜的农舍,蠢立在一片杂草丛生的原野中。

一对破损的木门,紧紧关闭着。

萧翎回顾了毒手葯王一眼,道:“可是这栋茅舍?”

毒手葯王道:“不错。”

萧翎心中焦急,未待毒手葯王话完,右手已然伸了出去,推开木门。

抬头看去,只见金兰、玉兰,各自手持长剑,并肩挡住去路。二婢一见萧翎,齐齐欠身一礼,分让两侧。

萧翎抬头看去,只见父母坐在一堆杂草之上,旁侧躺着一个少女。

那少女正是毒手葯王的女儿。

萧翎抢前两步,拜伏地上,道:“不孝儿叩见双亲。”

萧大人瞧了萧翎一眼,道:“你起来。”

萧翎站起身子垂泪道:“孩儿数番连累父母受惊,心中……”萧大人摇摇头.道:“经过之事,都由这位婉姑娘讲给我们听了,这事不能怪你……”

语声微微一顿,又遭;“贝是那份向壮士,身受重伤,生死未卜,哦!那一战太惨烈了……”

萧翎接道:“孩儿当尽我之能,替他们报仇雪恨。”

萧大人突然接口说道:“还有一位马壮士,身受几处剑伤,仍然浴血苦战,终于不支倒下。”

萧翎道:“这些思情,孩儿自当点点滴滴,记在心中。”

商八道:“那东海神卜司马乾呢?”

萧大人道:“大概也受了伤,百花山庄的数十名武士,群上齐攻,十分杂乱,老夫只见向壮士和马壮士,力战重伤之后,就被带往百花山庄,以后都不知道。”

萧夫人指着毒手葯王,道:“这一位,也是救你爹爹和我的大恩人。”

毒手葯王道:“老朽父女亦受萧大侠甚多恩德,此举只不过略作补报罢了。”

语声甫落,突闻一阵鸽羽划空之声,掠顶而过。

孙不邪一皱眉头,道:“百花山庄的信鸽。”

毒手葯王道:“今日情势已是难免一战,也许百花山庄中人,早已在茅舍外面,列队等候了。”

萧翎道:“那沈术风在五彩巨舟之上,受尽奚落,回庄之后,必然要倾尽全力,来追杀我等。”

毒手葯王道:“不错,因此咱们必得未雨绸缎,早作准备。”

萧翎道:“老前辈有何良策?”

毒手葯王道:“咱们先行分配人手,哪些人保护萧大人夫妇的安全,哪些拒挡强敌。”

萧翎道:“不知老前辈是否已经胸有成竹。”

毒手葯王道:“这个老夫还未想过……”

目光转到孙不邪的身上,道:“老叫化子,你可有拒敌良策?”孙不邪哈哈一笑,道:“老叫化子一向是不用心机,还是由萧兄弟做主分配吧……”

话未说完,突然翻手拍出一掌。

一股强猛的掌风,直撞出去。

萧翎一伏身,跃出茅舍。

孙不邪微微一笑,道:“不用找了,只有一个小毛贼,行近了茅舍,已被老叫化这一掌送上西天去了。”

原来,孙不邪靠在门口而立,口中虽和毒手葯王等谈话,但双目却一直留心着四外的动静。

毒手葯王道:“他们已经来了。”

萧翎缓缓走回室中,道:“先锋已到,大军可能随后就至。”

目光转到中州二贾和毒手葯王脸上,道:“有劳两位兄弟和葯王,保护家父母和婉姑娘……”

孙不邪笑道:“老叫化帮你拒敌。”

萧翎道:“正是此意。”

毒手葯王道:“你们两人,实力太过单薄,不如让中州二贾,相助二位,老夫有金兰玉兰相助,足可保得令尊、令堂的安全了。”

萧翎道:“葯王武功高强,如此说来,必已胸有成竹,在下恭敬不如从命了。”

只听外面两声犬吠,传了进来。

商八道:“强敌已到,只怕已经走不及了。”

萧翎翻腕抽出长剑,道:“我和孙老前辈,先去迎杀他们一阵,两位贤弟,暂助葯王保护住父母……”

毒手葯王摇摇头道:“如若是强敌大队赶到,必得先把他们杀退之后,咱们才可上道。”

萧翎道:“为什么?”

毒手葯王道:“令尊、令堂,都是不会武功之人,如若他们施用暗器攻袭,保护不易,如若冒险破围而出,还不如守在这破屋之中。

待击退强敌之后,再走不迟。”

孙不邪道:“百花山庄中,高手众多,如是他们赶来之人过多,咱们杀之不尽,岂不是永远要被困在此地了。”

商八道:“还有一个不妥之处,那就是如他们施用火攻时,咱们据守在这座茅舍中,岂不是要吃大亏。”

毒手葯王道:“诸位说的诚然不错,但老朽之意,还是守在此地的好,今日之战,不是胜败之分,而是要如何保护萧大人夫妇的安全为主,只要咱们能够守到天色入夜,老朽就可施毒退敌了。”

萧翎心中暗道:你如施毒,白天和夜晚有何不同呢?心中疑窦丛生,但却未说出口来。

只听一个沉重的声音传入室中,道:“眼下这座茅舍,已被我等重重包围住,二十张强弓,二十张匣弩,分布在茅舍四周,别说人了,就是飞鸟也难飞过。”

金兰突然接口道:“是单宏章的声音。”

萧翎道:“沈木风的大弟子?”

金兰道:“不错,正是那人。”

萧翎道:“诸位请留心他们施用火攻。”缓步向外行去。

毒手葯王打量室中形势一眼,低声说道:“萧大人请移向左侧屋角,那地方墙壁较为坚固,不畏强箭。”

萧氏夫妇应声而起,躲到屋角。

孙不邪道:“葯王想是不便和百花山庄中人,面对面的为敌,就请守在茅舍,老叫化去助萧大快一臂之力。”

中州二贾齐声道:“一人留在屋中已足,我等都到屋外去。”

金兰、玉兰各仗长剑道:“两位只能监视两个方向,我等愿尽薄力,相助一臂。”

商八道:“不用了,两位请守在室中,我们人手不足,只怕无法防守的十分森严,也许会有强敌,冲入室中,葯王拒敌之时,两位也好保护老爷夫人。”

金兰、玉兰互望了一眼,不再坚持。

商八、杜九,紧随孙不邪的身后,出了茅舍。

抬头看去,只见萧翎手执长剑,站在室外丈余一块大石之上,正自流目四顾。

这时,已是夕阳无限近黄昏的时分,秋风萧萧,吹得四面枯草沙沙作响。

百花山庄中追踪而来的武林高手,大概是都藏在四周草丛中,一眼望不见人踪。

只听萧翎高声喝道:“单宏章,你藏头露尾,算得什么英雄人物。”

语声甫落,草丛中突然站起三个劲装大汉。

居中一人,年约二十五六,背插长剑,正是沈本风的大弟子单宏章。

单宏章左右各站一人,穿着一色的浅灰劲装,左面一人长躯黑髯,右面一人白面无须,正是那剑门双英中追风剑裴百里,和无影剑谭侗。

单宏章举手一礼,道:“单宏章见过三庄主。”

萧翎冷冷说道;“不用,我早一已和沈木风断义绝交,已非百花山庄中人,阁下不用对我多礼。”

单宏章道:“在下未得师父之命,这晚辈之礼,理不该废。”

萧翎道:“你如还认识我是百花山庄中的三庄主,那就立刻撤走四下埋伏的人手。”

单宏章道:“晚辈是奉命而来,如若空手而回,实难交代。”

萧翎道:“那你意慾何为?”

单宏章道:“迎接三庄主的双亲,返回百花山庄。”

萧翎俊目中神光一问,道:“你自忖有这一份能耐吗?”

单宏章道:“百花山庄一向是令出如山,在下奉命而来,只有尽力而为,至于是成是败,那就非我所计了。”

萧翎道:“我和百花山庄,早已情尽义绝,尔等如敢妄为,可别怪我萧翎剑下无情。”

单宏章乃是沈木风首座弟子,为人阴沉多智,颇有乃师之风,当下淡淡一笑,道:“萧大侠既然再三说明,早已和百花山庄情意断绝,我单宏章也不便再厚颜攀亲论交了……”

语声微微一顿,接道:“萧大侠的武功,单某已经耳闻面试,那确实高强的很,在下也自知不是敌手……”

萧翎接道:“既有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52回 全道义毒王断交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金剑雕翎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