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金剑雕翎》

第53回 弱女施妙着

作者:卧龙生

萧翎目光转动,只见每一支火把后,都跟着十个黑衣大汉,两个人怀抱着连珠匣弩,八个人手执着兵刃。

这些人似是早就预排好了方位,虽是由四面八方的一拥而上,但快而不乱,只见火光闪闪,迅快的把萧翎包围起来。

只见那重重包围,严密无比,每一张匣弩,配合了四个手执兵刃的黑衣武士。

萧翎暗数那火把,计有二十四把,沈木风和来现身的高手,还不算在内,单是这黑衣武士已经有二百四十人之众,加上手执火把的黑衣大汉多达二百六十四个。

在百花山庄之中,萧翎已经领教了这些黑衣武士的厉害,他们武功虽然不能列入武林中第一流的高手,但却一个个悍不畏死,动起手来,有如中了疯魔一般,前仆后继,勇往直前。

中州双贾、金兰、玉兰,迅快的放下了萧大人夫妇,毒手葯王也放下了爱女,环护在三人四周。

耀如白昼的火把下,毒手葯王纵然想隐起身子,亦是有所不能,索性挺胸而立。

那些黑衣武士,在距离几人丈余左右时,停下了身子。

只听沈木风那沙哑的声音传了过来,道:“萧兄弟,区区百余名黑衣武士,为兄的亦知是困你不住,但在四十八张连珠匣弩之下,兄弟如想保护令尊、令堂,只怕不是容易的事。”

萧翎脸色铁青,默然不语。

孙不邪低声说道:“葯王,那沈木风隐在暗处.分明早已瞧到了你,不知何以竟然装作不见。”

毒手葯王冷冷说道:“江湖同道,大都说那沈木风寡情薄义,但老夫和他情义深重,相交甚久,今日之局,只要我出面一言即可解决……”

语音微微一顿,高声说道:“沈兄,瞧到兄弟了吗?”

暗影中飘来沈木风的声音,道:“早瞧到了……”

毒手葯王不让沈木风再接下去,抢先说道:“沈兄对兄弟了然甚深,小女婉儿,乃兄弟性命所系,那萧翎三番两次,相救小女,兄弟是不得不报答他了。”

沈木风冷笑一声,道:“只怕我那贤侄女病情已入膏育,萧翎也有心无力。”

毒手葯王道:“事情刚好和沈兄猜的相反,那萧翎冒险替小女寻得灵葯,已然疗好了她的痼疾,再有十天半月的休息,就可和常人一般的健康了。”

沈木风道:“这么说来,为兄的得向你致贺了。”

毒手葯土道:“咱们义结金兰,交非泛泛,这些年来,兄弟也为你耗了不少心力,百花山庄能有今日的盛况,拥有数百名悍不畏死的武士,睥睨武林,使人人畏惧,兄弟虽不敢自居首功,也算数一数二的出力之人了……”

沈不风道:“不错,你帮我建立百花山庄的基业,难道你要再帮别人把它毁去不成。”

毒手葯王道:“这个兄弟不敢,不过,有一件事相求沈兄。”沈木风道:“你说吧!”

毒手葯王道:“萧翎救了兄弟小女之命,兄弟救出了萧翎的父母,如若沈兄肯予高抬贵手,撤走四周的黑衣武士,放走萧翎,兄弟就算还清了萧翎的情债,此后,咱们仍是好兄弟,但等小女弱躯复元,兄弟要尽我之能,在三五年内,把小女培育成出类拔革的武林高手,那时兄弟父女,都将会倾力相助沈兄.完成雄霸江湖之愿。”

沈木风道:“哈哈!三五年时间虽然不长,我沈木风可以等你,但当今武林中各大门派,只怕不肯等了,就我沈某人的看法,三年之内,武林大局,必有结果,若等上三五年,小兄不是已进了霸统江湖之愿,就是尸骨早寒。”

毒手葯王道:“这么说来,沈兄连小弟的面子,也是不肯赏了。”

孙不邪哈哈一笑,道:“此一时也,彼一时也,当年你毒手葯王,对那百花山庄有如养鱼之水,饲马之草,此时,百花山庄羽翼已丰,你毒手葯王早已无关紧要,竟还这般自找没趣,老叫化该骂你一句不识时务了。”

毒手葯王冷笑一声,道:“我们兄弟的事,不用你老叫化多操闲心。”

但闻沈木风说道:“萧翎救了我那贤侄女的性命,兄弟你也救了他的父母,又毒死我百花山庄十二名武士,两事相抵,那也算恩尽债清了。”

毒手葯王道:“救人救活,兄弟既是救了萧翎的父母,自然不愿看到再被沈兄擒回百花山庄,但得沈兄撤除四周黑衣武士,放他们父子离去,错过今夜,兄弟决不再过问萧翎的事。”

沈木风道:“兄弟素有毒手葯王之称,今夜何以会竟动如此善心……”

毒手葯王一改往昔冷漠之态,向沈木风恳切地道:“虎毒不食子,枭獍有亲情,兄弟虽有毒手,但亦有爱顾小女之心,宁叫子不孝,不为父不慈,那萧翎救了小女之命,在兄弟感觉中,施恩之重,尤过救我之命,还望沈兄赐给兄弟一个薄面,放了他们。”

萧翎本想出口拒驳毒手葯王之言,但想到无辜父母,受此拖累,心中实是难安,但得父母无恙,纵受屈辱,亦是甘心。

沈木风道:“以咱们交情而言,为兄实该答应,不过……”毒手葯王急道:“不过什么?”

沈木风道:“不过纵虎归山,后患无穷,大丈夫要成大事岂可存妇人之仁,兄弟溺爱令爱,忽略了大局……”

毒手葯王脸色一变,冷冷接道:“兄弟一生之中,从未对人说过这般乞求之言,沈兄竟是这般寡情薄义,那是逼迫兄弟断情绝义了。”

只见正东方黑衣武士纷纷让到两侧,沈木风带着八个红衣大汉,缓步走了过来。

那八个红衣大汉,每人都背着一个特制的巨剑,面色冷木,毫无表情,直似刚由棺材中拖出来八具行尸。

毒手葯王冷然一笑,道:“八大血影化身。”

沈木风微微一笑,接道:“不错,兄弟也该知道为兄此来,已有了万全之策。”语声微微一顿,接道:“你如肯改变心意,此刻犹为未晚。”

毒手葯王瘦削的脸上,肌肉一阵抽动,左手缓缓拉起一片袍角,右手一探,疾快无比的抢过金兰的宝剑,飕的一剑,斩了下来,缓缓说道:“割袍断义,此后,谁也不用再存情义。”

沈木风笑容突敛,脸色冷肃地说道:“兄弟不再想想吗?”

毒手葯王冷漠地说道:“老夫已经想过了,不敢再劳沈大庄主以兄弟相称。”

沈木风仰天一阵大笑,道:“葯王坚持和我沈某绝交断义,沈某人也不再高攀了,念在咱们数十年交往旧情份上,沈某人要先行奉告一言。”

毒手葯王道:“沈大庄主请讲。”

沈木风道:“如是动起手来,刀箭无限,如伤到令爱,可别怪我沈某人手下毒辣。”

毒手葯王一张脸本就难看,此刻是冷若坚冰,一字一句的说道:“不论何人,伤了小女,老夫决不饶他……”

沈木风淡然一笑,接道:“别人怕你用毒,我沈木风却不怕,你葯王心中有数。”

毒手葯王道:“毒有千百种,量你沈木风也难拒百毒不侵。”沈木风道:“咱们交往数十年,葯王能用之毒,我沈某人早已了如指掌了。”

毒手葯王冷笑一声,道:“我毒手葯王也不会不留几手。”

沈木风道:“彼此已成敌对,我沈木风也不用再隐瞒了,未雨绸缨,我早对你暗下毒手,使你身受暗伤,只要一年之内,你不和我沈某见面,那暗伤即将发作。”

毒手葯王道:“老夫也早已对你暗中下毒,不出半年,那毒性即将发作。”

两人几句之言,可算是道尽了江湖上的险恶风波。

萧翎暗暗叹息一声,忖道:数十年的莫逆之交,彼此皆是暗下毒手,听起来实叫人心身皆颤。

只听沈木风仰脸大笑一阵,道:“就算你说的不错,真在我沈木风身上下了奇毒,但还有半年才发作,可是你毒手葯王,却难逃今日之厄!”

毒手葯王冷冷说道:“目下胜负尚未分出,沈大庄主不用夸口。”

萧翎默查情势,已然箭在弦上,如骑虎背,难免一场生死之搏,当下一挥宝剑,高声说道:“沈木风,你在江湖之上,享了数十年的声誉,男子汉大丈夫,也该有点英雄性格,不论今宵结果如何,我萧翎愿以手中长剑,和你决战一场,想来沈大庄主不会推辞了。”

沈木风两道森寒的目光,缓缓移射在萧翎的脸上,道:“就今宵情势而论,我已掌握了必胜之机,再和你以命相搏,岂不是有些不智了吗?”

萧翎冷笑一声,回顾了孙不邪和毒手葯王一眼,道:“我萧翎有几句肺腑之言,还望两位老前辈能够依我萧翎之意而为。”

孙不邪哈哈一笑,道:“咱们今宵纵然不能破围而出,但百花山庄在场之人,也得死伤大半,对本对利,定可捞回,萧大侠有什么话,尽管请说,水里水里去,火里火中行。”

萧翎道:“在下这里先行谢过。”

抱拳一个长揖,目光转注在毒手葯王的脸上,等待回答。

毒手葯王轻轻咳了一声,道:“老夫已和沈木风断义绝交,心中已无顾忌,不管什么话,只管说出说是。”

萧翎神情肃然地说道:“在下出手对付沈木风,两位也不用出手相助了,请带中州二贾,和金兰玉兰,全力破围而出,以两位老前辈的武功,想那百花山庄的武士,决难拦住你们,破围之望甚大。”

孙不邪呆了一呆,道:“你一人要独战沈术风和他那八大血影化身吗?”

毒手葯王接道:“再加上这二百多个身受禁制,悍不畏死的黑衣武士?”

萧翎移动一下身躯,取了一个适中的角度,刚好拦住沈木风和他身后八大血影化身,缓缓说道:“在下自信有突破此围之能,还望老前辈依从在下之意。”

孙不邪道:“葯王率队突围,老叫化留下陪你。”

毒手葯王摇摇头道:“你老叫化掌力雄浑,护他们突围最好,我陪萧大侠留此,也好一施毒手。”

沈木风淡淡一笑,道:“你们慢慢商量,区区等待你们就是。”萧翎急得双目尽赤,高声说道:“两位老前辈如若不肯听从我萧翎之言,从今以后咱们就永绝来往……”

沈木风阴森一笑,道:“三弟不用生气,那老叫化和毒手葯王,大约是自知无能保护令尊、令堂破围,故而不敢答应。”

萧翎怒道:“不劳阁下费心。”

目光转动,只见四周环围的黑衣武士,已然拔出兵刃,举起强弩。

那沈木风口中虽然说让几人慢慢商量,其实却在借此调动人手。

只见沈木风身后排列的八个红衣大汉,突有四个人举步而行,分散在正北、正西和正南三个方位之上。

萧翎眼看沈木风人手调配,愈来愈是严密,不禁暗中一叹,忖道:拖延时间,对我有害无益,只有硬拼一场了,如能侥幸杀了沈木风,为武林除一大害,就算战死此地,那也死而无憾了。

心念一转,真气暗提,缓缓举起手中长剑,正想出手,突然闻到一个微弱的声音传了过来,道:“不可造次。”

转脸望去,只见毒手葯王那多病的女儿,突然挣扎而起,用手抓住金兰的右腕,道:“姊姊扶我过去。”

金兰微微一怔,道:“到哪里去……”

毒手葯王一见女儿挣扎起身,心中大急,道:“婉儿,快快给我坐下。”

原来,萧大人夫妇和婉儿,都在中州二贾、金兰、玉兰四面环护之中,这婉儿站起身子,无疑脱离了几人的保护圈。

那婉儿举起枯瘦的右手,理一下头上散发,嫣然一笑,道:“爹爹啊!你不是一向称赞女儿聪明有才智吗?”

毒手葯王道:“孩子,你虽然聪明绝世,但你不会武功,此刻处在凶险重重之中,一个不好,即没了性命,我儿身体娇弱,如何能当一击。”

婉儿道:“我要沈伯伯撤走四周的黑衣武士就是……”

毒手葯王大吃一惊,道:“为父的和他交往数十年,助他建立百花山庄,但他一点也不肯给予为父面子,我已和他断袍绝交,如何还会听你的话……”

婉儿扶在金兰肩上,道:“不用爹爹多管,女儿自有让他撤退黑衣武士之策。”缓步向沈木风行了过去。

萧翎道:“生死大事,不是儿戏,姑娘快回去……”

婉儿一双圆大的眼睛,转注到萧翎脸上,嫣然一笑,道:“怎么?你怕我死了吗?”

生死危亡之间,众目睽睽之下,一个弱不禁风的少女,谈笑自若,深情款款,直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53回 弱女施妙着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金剑雕翎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