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金剑雕翎》

第54回 绝技退神风

作者:卧龙生

这吊桥不过两三尺宽,闪动不便,那大汉一门之下,头撞在拦索之上,直撞得眼睛中金星乱冒,开山刀带着急风而过,带走了一条左臂。

萧翎随刀而至,飞起一腿,把那大汉踢的飞向桥外。

他片刻之间,连毙三敌,提气疾向对面奔去。

他担心对面情急之下,把这吊桥斩断,沈木风的追兵,再蹑踪而至,那时就难以对付了,是以出手都是十分辛辣的招数,但求一击成功。

夜色幽暗,对面敌人,无法看清楚桥上搏斗的情形,竟然未再派人赶来援救。

萧翎提气疾奔,一口气冲过吊桥。

只见桥头处两个手执鬼头刀的大汉,正在向桥上张望。

显然是没有想到派出的援手,竟然在片刻之间,伤亡在萧翎手中。

萧翎来势奇快,待两人警觉,萧翎已冲到桥头,右手长剑一招海市蜃楼,幻起了一片耀眼生花的剑影,攻向南面一人,左手发出修罗指力,击向北面一人。

北面一个大汉,还未看清楚萧翎,已然被修罗指力击中前胸玄机要穴,一声未出的栽下桥去。

右面一人见重重剑影,当头罩下,糊糊涂涂的举刀封去,一刀封空,已知不妙,想待要走,已知不及,剑光掠头而过,斩去了大半个脑袋,闷哼一声,栽落桥下。

萧翎一举手间,收拾了两个守桥大汉,纵身一跃落在桥下。只见火光闪动,幽暗的夜色中,突然亮起了两盏红灯。

萧翎长长吁一口气,抬头望去,只见前面四丈左右处停放着一座高大狰狞的神像。

八个全身黑衣,手执长剑的黑衣大汉,一排并立,挡在那神像前面。

四个赤膊短裤,全身黑毛,似人非人似猿非猿的高大汉子,分站那神像两侧。

在那神像之后,人影幢幢,似是还有着不少的人。

萧翎长剑横胸,冷冷说道:“神风帮主,你既想在江湖之上扬名立万,何以不肯以真面目见人,这样装神弄鬼,故弄玄虚,难道还真能吓倒人吗?”

只听那高大神像口中传出一个清脆娇甜的声音,道:“你是什么人?口气如此夸大。”

萧翎一皱眉头,暗道:听此人声音分明是一位妇道人家,想不到一个女孩子,竟然会塑造出这样一座恐怖狰狞的神像,藏身其中……心头念转,口中却冷冷应道:“在下萧翎。一个妇道人家,这般装神弄鬼,倒是少见的很,这等狰狞神像,只能吓唬一般愚夫愚妇罢了,如若想借这份阴森之气,在武林中争霸,未免是太可笑了。”

那恐怖的神像似是被萧翎言语所激怒,拳头大小的双目中,突然射出来两道亮光,即时传出冰冷的声音道:“你们退下,我要亲自会会萧翎。”

八个手执长剑的黑衣大汉,应声向后退去,躲到那神像之后。

四个短裤赤膊,全身黑毛的怪人,也缓步退到那神像之后。这些时日中,萧翎连遇强敌,特别注意四个赤膊怪人,看他们举动缓慢,双臂之上肌肉垒起,已知这四人蛮力惊人,暗生戒备之心。

但听那娇甜声音道:“萧翎,请动手吧!”

萧翎怔了一怔,道:“你躲在那神像之中,咱们如何一个打法呢?”

神像中传出一阵咯咯的笑声,道:“这神像就是神风帮主,你尽管出手吧!”

萧翎打量那神像一眼,只见那神像高有一丈四五,全身上下彩色缤纷,实不知该如何下手,当下说道:“在下候教,帮主先请出手。”

心中暗道:你躲在神像之中,看你如何一个出手之法。

心中念转,人却暗中运气戒备,丝毫不敢大意。

只听神风帮主说道:“你小心了。”

阔大的嘴巴突然一张,一道白芒,直射出来。

这时,萧翎已然逼近那神像前一丈左右,觉出那射来白芒,十分劲急,立时挥剑挡去。

当的一声金铁交鸣,那白芒吃萧翎一剑震开。

借着灯光望去,竟然是一柄一尺左右的短剑。

那短剑旋荡开去,环飞半周,突然又缩回那神像阔大的嘴巴中。

萧翎冷笑一声,道:“姑娘在那短剑之后,系上一条紧牢的绳索,收放自如,那也算不得什么惊人的古怪。”

话还未完,但闻一阵嗤嗤轻响,那神像一条粗大的右臂,缓缓伸展开来。

萧翎长剑平举胸前待敌,双目却盯着那缓缓伸动的手臂。

但闻那神风帮主说道:“萧翎,你可有胆子再行近一些吗?”萧翎道:“有何不敢。”缓步向前行去。

只听身后传过来孙不邪的声音,道:“萧兄弟,别中了敌人激将之法。”

一条人影带着衣袂飘风之声,疾跃而至。

人还未到,掌力已落。一股劈空掌风,直撞过来,砰的一声,正击在那神像前胸之上。

只见那高大的神像摇了两摇,仍然屹立未动。

孙不邪右手击出了一记劈空掌,左手却抓住了萧翎左腕,硬把萧翎拖了回来,低声说道:“此时岂可和她赌气。”

萧翎想到父母仍处险恶之境,立时应道:“老前辈话虽然不错,不过,因她挡在道中,如若不先行把她制服,如何能够通过。”

孙不邪回顾一眼,道:“何不从旁侧绕过。”

萧翎道:“在那神像之后,隐藏有不少神风帮中高手,岂会轻易放过咱们……”

声音一低,接道:“杜九、玉兰的伤势不轻,目下已无再战之能,家父母都是未习过武功之人,如不把他们惊走击退,只怕不易脱过险阻。”

孙不邪道:“老叫化这次重入江湖之后,得我丐帮弟子相告,神风帮的标识神像,乃当代十二位巧手名匠,费时十年方得造出,其中布设精巧,手足可以转动出击,而且能发出三十六种不同的暗器,据说其中有两种毒烟毒水,更是恶毒无比,只要进入它一丈以内,不论武功何等高强,身手何等迅快,也无法躲开那毒烟毒水。”

萧翎剑眉耸动,道:“这么说来,这座象征那神风帮主的神像,无人能够对付了。”

孙不邪道:“凡是传言,不是有些夸张,就属有些保留,很难得恰如其分,但他说的如此利害,就算有夸张,也不会离谱太远,你现在一身系天下武林命运,又要保护父母安危,如是情势所迫,非得一拼,别无他途可循,那也罢了,但得能够避过,就不用涉险了,何况对方又非是以武功和你相搏,以血肉之躯,和暗器、毒烟、毒水相拼,大可不必。”

萧翎道:“老前辈之意呢?”

孙不邪道:“以老叫化子之见,不如绕道而行,避其锐锋,只要咱们不近他一丈之内,纵有暗器,也难伤得咱们。”

萧翎道:“就以老前辈之见,晚辈在此拒挡敌势,老前辈要他们尽快度过吊桥。”

孙不邪道:“不用了,老叫化早已和那商八约好联络信号。”

言罢,仰脸一声长啸。

萧翎探手从怀中摸出了一把制钱,低声说道:“那神像构造虽然灵巧,但它笨重庞大,本身又不会移动,咱们只要设法对付它随带的几个属下,不让他们移动那庞大的神像,也就够了。

孙不邪道:“目前形势迫切,萧兄弟也不用顾虑到伤人的事,非得来一个先声夺人,才可震慑住他们。”

萧翎道:“老前辈说的是……”

语声微顿,高声接道:“神风帮众人听了,在下等路过此地,并无和诸位动手之心,但如诸位出手相逼,不要怪在下下手毒辣了。”

神风帮主冷笑一声,道:“你们谈了半天,原来是研究的逃走之策。”

只见那狰狞神像,一颗巨头,缓缓移动,两道亮光,直射向两人身边。

萧翎低声说道:“老前辈说的不错,这座神像果然建造的十分精巧。”

神风帮主冷笑一声,接道:“萧翎,本帮主已听过你的大名,何以今日却不敢和我一战。”

萧翎道:“在下并无害怕姑娘之意,只因今宵有要事在身,不能多留于此,日后如是再遇上帮主,萧某必将在帮主身前一丈之内领教。”

神风帮主道:“你说的可是当真吗?”

萧翎道:“自然是当真了。”

神风帮主突然高声道:“放他们过去,不许出手拦截。”

这一下,不但大出了那萧翎意料之外,就是连那见多识广,阅历丰富的孙不邪,也听的一脸茫然之色。

只见那四个赤膊短裤怪人,抬起那高大的神像,向后退了三丈,让开大道。

萧翎低声说道:“老前辈见多识广,可瞧出这是怎么一会事吗?”

孙不邪道:“听那神像中传出的声音,那神风帮主定然是女子了?”

萧翎道:“这倒不错。”

孙不邪道:“这就对了,老叫化一生怕一种人。”

萧翎道:“什么人?”

孙不邪道:“女子,凡是女人家做的事,老叫化总是猜不透。”说话之间,商八已带着萧氏夫妇和杜九等度过了吊桥。

两只虎獒紧随在商八身后。

商八低声说道:“大哥,可要断去这座吊桥吗?小弟度桥之前,曾见两朵火花,直升高空,也许是百花山庄的追兵。”

萧翎一皱眉头,道:“你们尽快通过,最好能逃走小径,其余的事都由我和孙老前辈对付,神风帮让路之心,莫可预测,也许他们会随时改变主意。”

商八不再多言,背着萧大人,扶着杜九,当先而过。

金兰扶着玉兰,背着萧夫人,紧随在商八身后。

萧翎眼看着父母受累之苦,不禁黯然神伤,悄悄流下眼泪来。

那神风帮主似是很讲信用,果然未曾出手拦截。

萧翎眼看商八等一行走远,低声对孙不邪道:“老前辈,咱们也可以走了。”

孙不邪道:“你和神风帮主打个招呼吧!”

萧翎心中暗想道:就今宵情势而言,那神风帮主如若下令出手,只怕父母和受伤的杜九二玉兰,很难问得过去,想到连伤神风帮中数人,心中甚感不安,当下抱拳一礼说道:“帮主让道之情,萧翎牢记于心,日后当有一报。”

那高大神像中传出娇甜的声音,向萧翎道:“不用谢了,快些去吧!”

孙不邪道:“走啦。”一拉萧翎,联袂而起。

两人武功何等高强,联袂疾奔,片刻之间,已然追上了商八等一行。

孙不邪长长吁一口气,道:“兄弟,老叫化听那神风帮主的口气,似是毫无敌意。”

萧翎道:“晚辈亦是想不透她何以会突然间化敌为友。”

孙不邪道:“唉!女孩子的心,最是难猜,咱们还是别猜算了,倒是有一桩重要之事,不知兄弟你要如何处置。”

萧翎道:“什么事?”

孙不邪放缓脚步,道:“目下你声誉日高,但结仇也渐多,那沈木风是祝你如眼中之钉,百花山庄势力庞大,只怕已凌驾当今各大门派之上,此刻,你已自自然然的变成一干侠义同道心目中的领袖,大势所趋,慾罢不能,目下江湖的纷乱、复杂,前所未见,恐非三五年,能够平静下来……”他顿了一顿,继道:“老叫化劝你担当重任,自然该全力助你,义无反顾,死而后已,但令尊、令堂,却是一个大大的负担,只要有人控制两位老人家,就可以迫你萧翎屈服、变节,为人所用之。”

萧翎长长吁一口气,默然不语。

孙不邪接道:“眼下最为重要的事,就是把今尊和令堂送往一处安全隐秘之地,你才能一心一意,对付强敌。”

萧翎道:“老前辈说的不错,可是何处是安全之地呢?”

孙不邪道:“我们丐帮总舵,安全倒是安全,只是令尊、令堂,整日里和叫化子生活在一起,只怕是难过得很。”

萧翎道:“贵帮总舵,防卫虽然森严,但却早已有了百花山庄的暗桩耳目,家父母如若安居于贵帮总舵,此讯只怕极快就会传入沈木风耳中……”

孙不邪道:“此话当真吗?”

萧翎道:“在下绝不会无的放矢,不但贵帮中有那沈木风的耳目暗桩,当今各大门派之中,无一没有那沈木风安排的耳目,连那神风帮也一样有。”

孙不邪道:“我丐帮忠诚相传,如有此等之事,那可是大伤脸面的事……”

语声微微一顿,道:“兄弟可知那人是谁吗?”

萧翎道:“那沈木风召集他们时,都带着面罩,晚辈认他不出。”孙不邪道:“老叫化已然很久不问帮中事了,但此事却不能不管,必得查出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54回 绝技退神风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金剑雕翎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