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金剑雕翎》

第55回 战尊者两败俱伤

作者:卧龙生

此地原有数十户人家,以渔猎为主,但无为道长选中此地,大聚群豪,准备和百花山庄为敌之后,生恐武林杀戮,波及无辜,特地重金遣散聚居于斯的数十户朴实人家。

萧翎居室,紧傍父母,这两位老人,眼看爱子身受武林同道拥戴,身历数度生死除”。强调“权时之变”,反对循序守旧,传有“天变不足畏, ,心知这等江湖恩怨牵缠而起的仇杀,已非言语能够解说明白,只好不闻不问。

但那萧夫人爱子心切,日日夜夜为萧翎担心,几度想劝他退出江湖,找一处清静之地,过那平谈生活做好转化工作。还说明了可能性同现实性、虚假的可能性同 ,但却为萧大人从中劝阻。

这夜二更时分,萧翎悄然起身,经过了半宵休息,精神十分充沛,正想会合无为道长赶赴那北天尊者之约收入《斯大林文逊。本文简要地阐述了马克思主义辩证方法、 ,瞥见父母房中灯光未熄,暗忖道:我萧翎连累父母,老年跋涉奔走,实是有亏孝道,二老深夜未眠,必是忧心所致……心中念转,人却信步行了过去,正待叩门而入,突听室中传出母亲的声音,道:“唉!生子当为农家子,渔耕安居到白头,只因翎儿太过聪慧,才招惹这些麻烦缠身,害的我日夜为他担心。”

慈母之声,字字充满着天伦情爱,只听得萧翎鼻孔一酸,热泪夺眶而出。

但闻萧大人接道:“算啦!如若翎儿当真是渔耕之子,只怕你又要怪他没出息,咱们虽受了不少风霜之苦,但却也增广了很多见闻,山色、湖光,披星戴月,都是我梦想不到的经历……”

萧夫人怒声接道:“你这做父亲的,全然不为孩子担心,他终日里耍刀弄剑,杀杀砍砍,须知刀枪无眼,要是被人伤了如何是好!”

萧大人哈哈一笑,道:“这个你尽管放心,我瞧咱们翎儿的本领之大,就算千军万马,箭如飞蝗,也是伤他不着,他小小年纪,能受无数的江湖英雄爱戴,是何等荣耀之事,生子正当如此才是……”

萧夫人怒声喝道:“好啊!你倒是很赞成闯荡江湖了,有父如此,那是难怪他生具野性了。”

萧大人笑道:“翎儿如若不是学得一身绝世武功,能否活到现在,谁也难以预料,记得我告诉过你的话吧!他生具怪病,名医束手,多则活到二十,少则十五而夭,我准备他足满十五之年游历天下,让他长些见闻,也不枉到人间一趟。”

萧夫人道:“话虽然不错,但此时和彼时不同,翎儿此刻怪症已好,难道还硬要说他是身具绝症不成?”

萧大人道:“你那翎儿,已得绝症而死,此刻的翎儿已非我们所有……”

萧夫人道:“我生他养他,不是我的是谁的?”

萧大人一直带着爽朗的笑声,说道:“此刻你那翎儿,已经是这一代武林中救星,千万人生死的担子,已放在他的肩上,夫人如若只为一己之私,逼翎儿弃武就耕,翎儿天生至孝,必将从你之命,咱们有了翎儿,但天下苦矣!不知多少个父母,将为此失去他们的爱子,多少个妇人,失去她们的丈夫。”

萧夫人叹息一声道:“翎儿还不足弱冠,对天下苍生真的如此重要吗?”

萧大人道:“他身承武林绝技,虽不及弱冠之年,但已具当世无匹的武功身手,这些杀劫,虽只是武林中人物的恩怨,但余波所及.只怕要牵连很多无辜百姓,你只顾到翎儿一人生死,那未免太过自私了。”

萧翎站在窗外,只听得凛然一震,转身径向无为道长静室之中行去。

无为道长和孙不邪早已在室外相候,眼看萧翎行来,立时迎了出去。

萧翎低声说道:“晚辈来迟一步,有劳两位老前辈久候了。”孙不邪仰脸望望天色,道:“来的正好。”

无为道长道:“北天尊者的事,贫道不想惊动群豪,因此特地邀约孙兄和萧大侠,乘舟渡湖,和他在对面会谈,万一动起手来,也不致惊动群豪。”

萧翎道:“老前辈说的是。”

行近湖面,只见展叶青劲装佩剑,早已在舟上等候。

无为道长一皱眉头,道:“你怎么知道了?”

展叶青欠身说道:“师兄恕罪。”

孙不邪笑道:“老叫化瞧令师弟,日后必能光大你们武当门户,要他去见识一番也好。”

无为道长长叹一声,道:“如非瞧在孙老前辈为你说情份上,非得逐你下舟不可。”

展叶青微微一笑,抱拳对孙不邪一礼,道:“多谢老前辈代为说项。”

孙不邪也不还礼,一跃登舟,道:“快些走吧!”

展叶青伸手拿起双桨,轻声对无为道长道:“操舟弟子,已为小弟遣回。”

双桨拨水,小舟疾如离弦之箭,驶入湖中。

一天浮云,掩去了星月之光,湖面上一片昏黄之色。

无为道长双目神凝,望着湖面,缓缓说道:“咱们得留心一些,如若北天尊者早来一步,直入咱们息居之地,那就不堪设想了。”

说话之间,瞥见一艘小舟,急驶而来。

孙不邪道:“那一艘小舟,是不是北天尊者?”

展叶青不待无为道长吩咐,小舟一转,疾向那快舟迎去。

一去一来,眨眼间已然接近。

展叶青双手运桨,忽然一横小舟,拦住了来舟之路。

无为道长站在船头,合掌说道:“来人可是北天尊者?”

只听一个苍劲的声音应道:“正是老夫。”

小舟上缓缓站起一个青衣小帽的长髯老人。

原来,他在舟中放了一座软榻,斜卧在软榻之上。

孙不邪暗道:这北天尊者倒是很会享受,竟在小舟上放下一具软榻。

萧翎打量着北天尊者,只见那小舟之上,除他之外,只有一个为他操舟的大汉。心中大感奇怪,忖道:此人一向是蟒袍玉带,仆从如云,今宵何以这般轻舟简从而来。

无为道长笑道:“此时还不到三更时分,尊者来的很早。”北天尊者答非所问地说道:“道长可曾找到那萧翎吗?”

无为道长道:“幸未辱命,不过……”

萧翎不等无为道长话完,抢先说道:“区区在此,尊者有何见教?”

北天尊者道:“老夫看就像你,果然不错……”目光转到孙不邪的身上,道:“你是丐帮中硕果仅存的孙不邪了。”

孙不邪哈哈一笑,道:“正是老叫化子。”

北天尊者冷冷说道:“老夫久仰你的大名,今宵有幸一会。”孙不邪道:“好说,好说。”

北天尊者目光又转到萧翎脸上,道:“小女现在何处?”

萧翎摇摇头,道:“令爱去处,区区如何知道。”

北天尊者怒道:“你不知道,哪个知道!”

萧翎道:“在下为何定要知道令爱去处何在!”

北天尊者道:“不要激怒老夫,免得闹出惨剧。”

萧翎剑眉一耸,昂然接道:“尊者如是不愿讲理,那就不用谈了……”

北天尊者怒道:“老夫如不讲理,岂会这般轻舟简从而来,但你激怒老夫……”

萧翎冷冷接道:“尊者含血喷人,就不怕激怒我萧翎吗?”北天尊者似乎想发作,双眉耸动,长髯无风自动,但终于忍了下去,缓缓说道:“小女不是被你拐逃而去吗?”

萧翎怔了一怔,道:“什么人瞧到在下拐带了令爱。”

北天尊者道:“无人瞧到。”

萧翎冷笑一声,道:“无人瞧到,那是谁告诉你的?”

北天尊者道:“也不是。”

萧翎道:“既是无人瞧到,也无人告诉过你,尊者何以指说在下拐带了令爱?”

北天尊者道:“老夫推想如此,自然是不会错了。”

萧翎气极而笑,道:“事关今爱名节,尊者最好能仔细推敲一下,污蔑在下,也还罢了,但伤到令爱名节,在她可是一大憾事。”

北天尊者冷冷说道:“你既未拐带小女,那小女到哪里去了?”

萧翎道:“这个在下如何得知?”

北天尊者凝目思索了一阵,道:“你当真不知道吗?”

萧翎道:“自然是当真了,难道这等事情,还会和你说笑不成。”

北天尊者沉吟了一阵,道:“不论你是否拐带小女,但在小女未曾现身之前,我就要唯你是问。”

萧翎冷冷说道:“尊者这般不讲道理,不知是何用心。”

北天尊者仰天打个哈哈道:“当今武林之世,又有几人配和老夫讲说道理。”

萧翎道:“尊者之意,要如何处置我萧翎呢?”

他心知此人武功高强,中原武林道上,目前又正值纷乱之际。也不愿多树强敌,故而心中虽然气愤难耐,但却强自忍了下去。

北天尊者道:“老夫要把你带走。”

萧翎怔了一怔,道:“在下并不知令爱行踪何处,带走我也是枉然。”

北天尊者道:“老夫自有良策。”

萧翎道:“如若真能有助你找回令爱,我萧某倒是极愿帮忙,尊者可否先行讲出来,让在下考虑一下。”

北天尊者道:“小女出走,全是为了找你,老夫把你带走之后,就昭告天下,老夫擒得萧翎,一月之内,予以处死,小女为了救你之命,定会在一月期限之内赶回来。”

孙不邪冷笑一声,道:“好办法啊!不过,只有一点不妥。”北天尊者道:“哪里不妥了?”

孙不邪道:“如若令爱闻讯稍迟,或是听得其讯,仍然不肯回去,尊者要如何处置萧翎?”

北天尊者道:“如无小女求情,老夫出口之言,自然是不会更改……”

语声微微一顿,接道:“老夫此次行游中原,原想寻那禁宫之钥的下落,却不料小女出走,使老夫忧心如焚,那追觅禁宫之钥一事,不得不稍为延缓一些时候了。”

孙不邪道:“尊者之意,是说一月之内,如是令爱不到,你就当真处死萧翎?”

北天尊者道:“不错,老夫想不出哪里不妥。”

萧翎只觉胸中热血沸腾,实是难再忍耐!

当下说道:“有一事,尊者忘记了。”

北天尊者奇道:“什么事?”

萧翎道:“尊者忘记了我萧翎不会束手就擒,任凭宰割。”北天尊者冷然一笑,道:“难道你还敢和老夫动手不成?”萧翎道:“有何不敢。”

北天尊者怒道:“就在这小舟之上如何?”

萧翎暗道:他久居北海冰宫,定会水里工夫,不可和他在舟上动手。

心念一转,忍下怒火道:“舟上地方狭小,尊者如想动手,最好能找一处宽阔所在。”

北天尊者道:“也好!”举手一挥,快舟掉头,当先驶去。孙不邪望了无为道长一眼,道:“看来今宵之局,委曲亦难求全了。”

无为道长左手向下一按,故意让小舟慢行,待那北天尊者去远,才低声对萧翎说道:“萧大侠,这北天尊者武功高强,非同小可,萧大侠当真要和他动手吗?”

萧翎道:“事情已然迫到头上,晚辈纵不愿和他动手,也是有所不能。”

孙不邪接道:“咱们车轮战他,老叫化先打第一阵,如是胜他不过,萧兄弟再接第二阵,不用等和他分出胜败,就由道长接手……”

萧翎摇摇头,道:“这办法有些不妥……”

孙不邪道:“哪里不妥了?”

萧翎道:“北天尊者属下高手甚多,在下是亲目所见,如若咱们车轮战他一人,他必将招来属下相助,岂不是自找麻烦,不如由在下一人出手,和他决战,不论胜败,都不会牵扯上其他的麻烦。”

孙不邪道:“无为道长和老叫化,既然参与了此事,都不会眼看着让那北天尊者把你带走,这一战,你如胜了,自然是好,万一不幸落败,老叫化和无为道长,决难坐视,这一战势必要闹出流血惨剧不可。”

谈话之间,小舟已然近岸。

那北天尊者早已站在岸上等候,满脸不耐烦的神色,冷冷说道:“这湖面也不过百丈宽窄,你们就是走的再慢一些,也有靠岸之时。”

萧翎一跃登岸,接道:“尊者情出手吧!”

这时,天上的浮云,突然散去,露出了一句新月,和满天繁星。

北天尊者打量了萧翎一眼,淡淡一笑,道:“你年纪轻轻,倒是很有胆气。”

萧翎道:“不劳夸奖。”

但闻衣袂飘飘之声,孙不邪、无为道长、展叶青已齐齐跃登上岸。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55回 战尊者两败俱伤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金剑雕翎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