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金剑雕翎》

第56回 慧婢智救人

作者:卧龙生

哪知萧翎服下葯物之后,有如石沉大海,过去了一个时辰,仍然不见有何效用。

孙不邪一皱眉头,道:“道长,你可是用错葯了?”

无为道长道:“贫道曾亲自检查葯物,所有的葯物,都是地道之物,决不会错。”

孙不邪道:“如果没有用错过葯,萧翎服下葯物之后,怎的毫无效果。”

无为道长尴尬一笑,道:“这大约因为贫道岐黄之术不精,处方有误……”

孙不邪轻轻叹息一声,道:“这么看来,只有寄望于那金花夫人了!”

无为道长早已听那展叶青述说昨夜之事,当下接道:“如若那金花夫人当真的能够取得北夭尊者的解寒之葯,那自是万无一失了!”

孙不邪道:“别说那金花夫人不是北天尊者的敌手,就算她能够取得葯物,也未必会如约赶来。”

无为道长道:“这个贫道的看法就和老前辈不同了,那金花夫人如真能取得解葯,定然会如约而来,就是她取不到解葯,只要未死在北夭尊者手下亦将会如约赶来……”

等待中的时光,过的特别漫长,孙不邪更是焦急无比,来回在室中走动,不时行近萧翎木榻之前,一下摸摸萧翎的额角,一下按按萧翎前胸,焦急之情,如坐针毡。

无为道长心中虽然焦急,但尚能沉得住气,闭目而坐,一语不发。

好不容易盼望到天色入夜,无为道长晃燃火折,燃起桌上火烛。

这是一段黯然沉闷的时光,无为道长和孙不邪,心头如同压上了一块千斤重铅,相对无言。

夜近二更时分,仍是毫无动静,孙不邪心中哀伤,一心想着萧翎的生死,不知时已二更,无为道长却是心如火焚,霍然站起,行到门口,打开室门,向外望去。

但见夜空幽寂,哪里有金花夫人的踪影。

不禁黯然一叹,忖道:“完了,就算她取得解葯,但如再晚来上半个时辰,那萧翎一息断绝,只怕也无法回生了……”

忖思之间,突闻遥远处,传过来一个女子的呼叫之声。

凝神听去,那声音似是隐隐在呼叫萧翎之名。

静夜之中,这声音至少在两里之外。

无为道长心中一动,回头说道:“老前辈好好的照顾萧翎,贫道去去就来。”

也不待孙不邪答话,纵跃出室,循声找去。

那呼叫萧翎的声音,断断续续传来,无为道长施用出了全力,循声奔去。

他轻功卓绝,疾如飘风,片刻之间,已奔行了两三里路。凝目望去,只见黯淡星光下,站着一个背插长剑,身着玄色劲装的少女,不断的呼叫萧翎之名。

那少女似是已警觉到有人行近,停止了呼叫之声,道:“什么人?”

无为道长暗暗吃了一惊,道:这女子是何许人物,耳目如此灵敏。

缓步绕过一株大树,走了过来道:“贫道无为。”

那玄衣少女两道秋波直射过来,望着无为道长,冷冷地说道:“你来这里做什么,我又不是在叫你。”

语气虽然冷漠,词意却一派天真。

无为道长道:“姑娘呼叫之人,可是萧翎吗?”

玄衣少女道:“不错啊!你可知道他现在何处?”

无为道长点点头道:“如是不知萧翎现在何处,贫道也不会来此了。”

玄衣少女急道:“快带我去见他。”

无为道长道:“姑娘如不肯说出身份姓名,贫道决不会带姑娘去。”

那玄衣少女急道:“我叫陆娟黛,行了吧!快带我去见他。”无为道长道:“陆娟黛!从未听人说过。”

陆娟黛道:“不知道我,那你总该知道我爹爹吧?”

无为道长道:“令尊是谁?”

陆娟黛道:“我爹爹北天尊者。”

无为道长怔了怔,道:“原来是冰宫公主,贫道失敬了。”陆娟黛急道:“我什么都说了,还不快些带我去见萧翎,我爹爹那玄冰掌恶毒无比,再晚了恐怕没有救了。”

无为道长心中暗道:此刻的萧翎已经是奄奄将毙,不论此女说的话是真是假,何不先带她去碰碰运气。当下说道:“贫道带路。”转身行去。

陆娟黛一面奔行,一面催促无为道长走快一些。

两人赶回静室,只见孙不邪左手扶着萧翎的身子,右手按在萧翎的命门穴上,正以本身真气灌入萧翎内腑。

孙不邪抬头瞧了无为道长一眼,道:“你骗了老叫化。”

陆娟黛急行两步,奔到木榻前面,接口说道:“快放开他。”并指如朝,点向孙不邪的右腕脉穴。

孙不邪右手一抬,让避开去,一跃而起,挥手劈出一掌,目光却投注在无为道长的脸上,道:“道长,这位姑娘是谁?”

无为道长道:“北天尊者之女,来救萧翎之命,老前辈请让开吧!”

陆娟黛一语不发,右手硬接了孙不邪一记掌力,左手却从怀中摸出了一粒丹丸,塞向萧翎口中。

孙不邪掌力何等雄浑,陆娟黛硬接一掌,被震得向后疾退了两步,左手葯丸,差了两步,无法投入萧翎口中,心中大是恼怒,飞起一脚,踢向孙不邪的小腹。

孙不邪飞身一跃,离开木榻,落在室壁一角。

陆娟黛口中恨声说道:“如是耽误了他的性命,我就要你们两人为他偿命。”

右手探出,扶住萧翎身躯,左手捏着丹九,疾快的塞入了萧翎口中。

金丹入口,自化玉液,沥沥入喉。

无为道长两目凝神,投注萧翎的脸上,瞧着他服下葯物的变化,一面监视着陆娟黛的举动。

孙不邪两道目光更是全神贯注在萧翎的身上,那葯物果然是灵验无比,萧翎服用过葯物不久,突然伸动了一下双手。

无为道长眼看萧翎似慾醒了过来,心中大喜道:“陆姑娘的葯物,果然是灵验的很。”

孙不邪听得呆了一呆,低声说道:“这位姑娘是什么人?”无为道长道:“贫道不是早就告诉过老前辈吗,她是北天尊者的女儿。”

孙不邪道:“她姓什么?”

无为道长道:“北天尊者姓什么?”

孙不邪低声说道:“据老叫化所知,那北天尊者自称复姓百里,他的女儿,怎么会姓起陆来?”

无为道长吃了一惊,道:“当真吗?”

孙不邪道:“自然是当真的了,老叫化几时讲过谎言……”说着右手一把抓住了无为道长,急急地接道:“不管她姓张姓王,也不用管她是不是那北天尊者的女儿,目下咱们担心的是萧翎的生死,她只要能够医好萧翎的伤势,那就行了。”

无为道长点点头,道:“老前辈说的不错。”

这时,躺在床上的萧翎,忽然一伸双臂道:“冻死我了。”忽地一挺身,坐了起来。

孙不邪大喜道:“兄弟,你好了吗?”

灯光下只见萧翎的脸色仍是一片惨白,双目无神,回过头来,望了孙不邪一眼,缓缓说道:“晚辈好些了……”

目光转到无为道长脸上,道:“多谢道长救命。”

他身体虽尚未复元,但神志仍极清醒。

无为道长道:“是这位姑娘救了你。”

萧翎望了木榻前面的少女一眼,道:“姑娘和在下素不相识,何以来此相救?”

无为道长原来想她是北天尊者之女,但因不愿说出真正姓名,故而随口捏造出一个陆娟黛来应付,但是萧翎也不相识,才知此女真是冒名替姓而来,不禁心中一动,一面暗中运气,缓步向萧翎木榻前行去,一面说道:“萧大侠再仔细看看,这位姑娘是北天尊者之女。”

萧翎双目盯注在她脸上瞧了一阵,摇摇头道:“她不是。”无为道长不等那少女开口辩驳,急急接道:“她叫陆娟黛。”萧翎摇着头,道:“这就更不对了,那北天尊者之女,乃复姓百里,单名一个冰字,怎的会姓起陆来了。”

这当儿,无为道长已然行到那陆娟黛的身侧,突然出手一把,抓住了那陆娟黛的右腕脉门,冷冷说道:“姑娘冒充那北天尊者之女,是何居心?”

陆娟黛神情镇静的微微一笑,道:“放开我。”

无为道长道:“姑娘请向后退五步,贫道就放开姑娘。”

陆娟黛回顾了萧翎一眼,道:“道长可是怕我伤了他吗?”无为道长道:“不错,姑娘和萧大侠相距过近,如是陡然出手,贫道自知救援不及。”

陆娟黛道:“如是我会伤他,那也不用救他了。”

无为道长道:“姑娘话虽说的不错,但姑娘身份未明之前,究竟是叫人难以放心,还是请退后五步的好。”

陆娟黛无可奈何的向后退了五步,道:“现在可以放开我了吧!”

无为道长放开陆娟黛的右腕,合掌说道:“姑娘虽冒名前来,但贫道仍然感激姑娘救治了萧大侠的伤势。”

这座屋本不太大,陆娟黛退后五步,已到了门口,背依在木门之上,缓缓说道:“萧相公当真不认识小婢了吗?”

萧翎凝目瞧了陆娟黛一阵,摇摇头道:“不认识。”

陆娟黛道:“萧相公认识香雪姊姊吗?”

萧翎道:“认识,她是百里姑娘的贴身女婢,在下和她见过几面。”

陆娟黛道:“香雪追随姑娘,悄然而去,追寻你的下落,小婢本要同行,却被姑娘强令留下,要小婢追随在老爷身侧,探听你的消息,姑娘心中早已知道,她如逃走之后,老爷必将迁怒于你,因此,姑娘出走之日,顺便取了老爷炼制的灵丹两瓶,分了两粒,存在小婢之处……”

萧翎轻轻叹息一声,道:“倒是被你家姑娘料中了。”

陆娟黛道:“姑娘曾经告诉小婢,留心老爷举动,万一被他寻着萧相公,出手伤了你,就要小婢送上解葯。”

萧翎道:“姑娘何以知道在下受伤呢?”陆娟黛道:“我们冰宫卫队,今天中午擒住了一位金花夫人,据说她是想去偷老爷炼制的灵丹,小婢一时心血来潮,忽然想到相公,因此跑去问那金花夫人,起初之时,她不肯说,直到天到初更,我再去看她时,她才说出来救你之事,小婢当时大为震惊,想不到姑娘临去的留言,竟然会如此的灵验……”

萧翎道:“原来如此,这其间的阴差阳错,竟然是如此的巧合。”

只听得陆娟黛接道:“小婢问她相公现在何处?”

无为道长接道:“金花夫人定然告诉你了。”

陆娟黛道:“不错啊!”

无为道长道:“她既然告诉了你,为何不直来此地。”

陆娟黛道:“那金花夫人说了一半,老爷恰好派人来提她问话,小婢只好躲了起来……”

长长吁一口气接道:“当时天色已经不早,小婢势难等她回来,只好依照她说的大约方向,赶来此地,哪知找来找去,也找不着,心中一动,我便大呼相公之名……”她目光一掠无为道长,接道:“这位道长循声找去,定要问我之名,形势迫切,只好冒充一下我们姑娘的身份。”

萧翎道:“陆娟黛可是你真名吗?”

陆娟黛道:“小婢名叫娟黛,这姓乃是小婢真姓,我虽冒充姑娘身份,以求早些见到相公,但却不敢借用姑娘之名……”

只见孙不邪举手一挥,熄灭火烛,道:“有人来了!”

但闻衣袂飘风之声传来,似是有人从屋面上跃落院中。

孙不邪暗中运起掌力,正待喝问,耳间已响起一个女子声音,道:“萧翎的伤势如何了?可有什么变化?”

无为道长道:“是金花夫人。”随手打开木门。

只见金花夫人双手捧着胸腹,缓步行了进来。

孙不邪晃燃火折子,燃起了火烛。

凝目望去,只见金花夫人紧咬着牙关,长发技垂,举步落足之间,似是拖着了一块重铅。

显然,金花夫人似是受了很重的伤。

只见金花夫人抬头望了站在萧翎木榻前面的陆娟黛一眼,道:“你来了。”

陆娟黛点点头,道:“来啦。”

金花夫人双腿一软,跌坐在地上。

陆娟黛急急奔了过来,扶起金花夫人,道:“你伤的很重吗?”

金花夫人点点头,道:“你可是送解葯给他的吗?”

陆娟黛道:“他已经服用下去了。”

金花夫人道:“娟黛姑娘,多谢你了,如是等我赶来,也许已经来不及了。”

萧翎缓缓坐起身子,走下木榻,道:“夫人伤在何处?”

金花夫人苦笑一下,道:“不要紧,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56回 慧婢智救人第[2]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