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双凤旗》

第10回 神仙难测美人心

作者:卧龙生

水盈盈冷笑一声,道:“容哥儿,你来干什么?”

容哥儿冷冷地说道:“在下来找王老英雄,如是这王老英雄不在此地,你就算设下龙肝凤髓的珍味也请在下不到。”

水盈盈本待发作,听完容哥儿一番话,忍不信嗤地一笑,道:“好大的口气。”

容哥儿两道森寒目光,透过蒙面黑帕,冷冷地望了水盈盈一眼,道:“王老英雄如何开罪了你,你逼他拔刀自绝……”

王子方生怕事情闹僵,不可收拾,急道:“容公子,这事和二姑娘没有关系。”

水盈盈嫣然一笑,接道:“我要逼他,与你何干?”

容哥儿道:“有区区在此,只怕姑娘很难如愿。”

水盈盈道:“你不能一辈子跟着他,寸步不离。”

容哥儿凝目思索了一阵,道:“在下倒有一个一劳永逸的解决办法。”

水盈盈一扬柳眉儿,道:“请教高见。”

容哥儿道:“在下和姑娘一决生死,如是姑娘伤死在我剑下,自然是永远无法再找王老英雄的麻烦了。”

水盈盈一扬手中长剑,道:“何以见得,死的不是你?”

容哥儿道:“在下如若伤死在姑娘剑下,自是无法再管此事了。”

水盈盈道:“好!我要见识一下你的快速剑法,有何出奇处,口气如此狂妄。”

容哥儿道:“你是女流之辈,你先出手吧!”

水盈盈突然举步一跨,直向容哥儿欺了过来。王子方心中大急,快行两步,抢在二人之间,说道:“二姑娘,容公子,请听老朽一言如何?”

容哥儿右手已然握住剑把,听得王子方之言,又缓缓放了下来.道:“老前辈有何教言?”

水盈盈剑一偏,拍向王子方的前胸,道:“闪开去!”就在剑势将要触到王子方的前胸时,突见白光一闪,当的一击,长剑被封挡开去。

凝目望去,只见容哥儿已然拔剑在手。他的动作快速无比,全场中人,大都没有看清楚如何拔出了长剑,而且能在那间不容发中,挡开了水盈盈的剑势。

水盈盈一双秋波凝注在容哥儿的脑上,冷冷说道:“果然是剑如闪电。”

容哥儿脸上覆垂着蒙面黑纱,无法看清楚他的面貌,只听冷漠地说道:“姑娘如是不服,那就不妨试试!”

水盈盈神色严肃,一语不发,脸上忽青忽白,显然她心中正有着无比的激动。

水盈盈轻启朱chún,说道:“好!我不试你几剑,只怕无法消灭你狂傲之气,也许你觉得自己的快速剑法,已是江湖无敌之学。”

容哥儿道:“姑娘不要徒逞口舌之利。”

王子方正待出言相劝,突然容哥儿急声叫道:“王老英雄闪避!”王子方只觉得眼前白光连闪,不禁骇然而退,凝目望去,只见容哥儿左臂上衣已破裂,隐隐透出血来,显然两人交手的几剑中,容哥儿吃了大亏。

水盈盈冷冷说道:“容兄,小妹的剑法如何?”

容哥儿道:“未见高明。”突然一振手腕直欺而上。

但见白光飞闪,剑气弥漫,快得使人眼花缘乱。剑光闪了几闪,室中又复平静。

定神看去;两人仍都停在原处,容哥儿执剑的右手,微微颤动,似是握不住手中的长剑,随时可跌落地上。水盈盈脸色苍白,娇喘之声,清晰可闻。

王子方一皱眉头,低声向张神医道:“张兄请劝住二姑娘,在下劝住容公子,不能让他们再打下去了。”

张神医轻咳一声,道:“这个,这个……”神态间无限畏惧,说了一半住口不言。

王子方看那张神医这个了两句之后,忽然住口不言,心中暗道:“如若让两人再打下去,必然有一人伤亡剑下,或是两败俱伤,此情此景,都应该看得出来才是,何以都不肯出面相劝,难道硬要他们打个生死出来不成…人”

忖思之间,突闻红杏高声说道:“容公子和我家姑娘比剑,咱们在此碍手碍脚,使他们心有所忌,不能全力施为,我们还是退出去,吧!”王子方道:“姑娘,老朽之意……”

红杏冷冷接道:“你是最爱管闹事了。”

王子方若有所悟地嗯了一声,任那红杏拖了出去。

张神医、田文秀、赵天霄等也鱼贯出了客厅。红杏才松开了王子方,回头带上了厅门,望着王子方道:“唉!你这大年纪了,还没有见识。”王子方只觉脸上一热,道:“还得姑娘指教!”

红杏道:“他们都已习剑有成,进入了上乘剑道之门,就算咱仍一齐出手,也无法阻挡他们两人……”王子方点点头,慾言又止。

红杏接道:“如是咱们守在室中,两人在众目睽睽之下,谁也不肯识输,必然将拼个同归于尽,咱们离开之后,也许两人有罢手之望。”张神医突然举手招道:“此地不是谈话之处,咱们那边谈吧!”当先向前去。

群豪正待举步,突闻一声娇叱传来,转头望去,只见厅中剑光源转,一片劈劈啪啪的声音,传了出来,似是桌椅被人撞翻,夹杂着茶壶、茶杯的落地之声。

红杏脸色一变,缓缓说道:“那容公子剑术虽高,只怕不是我家姑娘的敌手,如是两人中定有一人伤亡,绝非我家姑娘。”群豪都是一样担心,但却不便出言评论,事实上就两人交手两合的情势,也无法断定谁胜谁败。

一阵杂乱的声响过后,室中重又恢复了平静。显是,两人又交手一招。

这时,赵天雷等的心中,都很希望重回厅中。

众人站在厅门外面,足足等候了一盏茶工夫之久,仍不闻厅中有何动静,张神医举手一招,当先向前行去。群豪随他身后而行,直走到庭院一角处,才停了下来。

王子方道:“咱们和神医早已约好,不知何以中途生变。”

张神医望了红杏一眼。道:“两位不要误会,在下亦是情非得已。”

田文秀道:“你昨宵见过那二姑娘后,为何不肯和我再见一面、”

张神医轻叹一声,道:“在下一见二姑娘,还未来得及开口,就先被她叱责一顿,不容在下分说,就要我往丐帮中去,约那黄帮主定期一战。”

田文秀心中暗道:“不知她何以知道丐帮中人混人此地的事。”

王子方道:“此事因何而起?”

张神医目光转注到田文秀的脸上,道:“当时在下亦不清楚,直待见到那黄帮主后,才知为了田少堡主,带了两个丐帮弟子,混入雨花台来,激怒了二姑娘。”

田文秀口齿启动,慾言又止。

他原想问张神医二姑娘何以得知?话到口边,又咽了回去。

只听张神医继续说道:“黄帮主大量如海,在下转告了二姑娘之意,黄帮主只不过淡淡一笑,既未答应,也未拒绝。”他吁一口气,道:“在下也不好再行追问,只好告辞而退,黄帮主亲自把在下送到门外,告诉在下,道:‘如是那二姑娘一定要见他,他自当亲身来此拜访。’”目光转顾群豪一眼,道:“在下的话到此为止,以后的事都是三位亲眼见到了。”

王子方目光转到红杏身上,道:“姑娘役有和那张神医同行吗?”红杏摇摇头,道:“小婢别有去处!”

田文秀道:“不知可否说出?”

红杏摇摇头道:“不可以。”

田文秀道:“二姑娘倒行逆施,到处树敌,为了你家二姑娘,你如说出来,咱们为她构思一个良策才是。”

王子方道:“田少堡主说的不错,还望姑娘三思。”

红杏凝目思索了一阵,道:“我去邀请助拳的人!”

王子方道:“助拳人?”

赵天霄道:“长安周围三十里,住的武林同道,在下无不相识,但不知姑娘约的哪一个?”

红杏道:“不行,我告诉你们这些,已经很多了,如何还能再说。”

田文秀说道:“姑娘既是不肯多说,咱们也不便追问。”目光转注张神医的脸上;道:“张兄可曾瞧出那二姑娘和常人有何不同吗?”张神医摇摇头,道:“不似中毒,但性格却和她昔年为人大不相同。”

王子方道:“这话怎么说,张冗可否说得清楚一点?”

张神医道:“在下昔年见到的二姑娘天真活泼,一片姻静,但此时的二姑娘,却是忽冷忽热,喜怒难测,她似是被一种无形的枷锁控制,连她自己亦无法测度自己的性格,她的喜怒,似是已经陷入了莫可捉摸之境。”

王子方一皱眉头,忖道:“你这不是白说吗?”口里却接道:“张兄医道精深,不知能否瞧出那原因何在?”

张神医道:“这个在下也不敢妄作评断,必得先解内情,仔细查究之后,才可下一断语。”田文秀道:“就神医此刻心得,说说无妨。?”

张神医伸手在脑袋上拍了两下道:“这个,叫在下从何说起。”

抬头望着天上一片飘浮的白云道:“诸位一定要我说,在下就心中思索的一个意念,聊以塞责,不过,我得先行说明,这只是一种预测,毫无把握的话……”

王子方等都要听他的高论,是故,谁也不肯接腔。

张神医目光缓缓由几人脸上掠过,道:“不知当今武林之中,是否有一种武功,能使人几处神经要穴受伤……”他顿了顿,不待群豪接口,又道:“二姑娘也可以说是受了暗算,但不是中毒,而是伤在一种极神奇的武功之下。”赵天霄道:“有这等事?”

张神医道:“这只是在下依据所见,和医道推判之论,对与不对,却是不敢断言。”田文秀道:“神医高论,还请说下去。”张神医道:“二姑娘内功精湛,虽然受伤,却不重,是以她有时清醒如常,有时却又一意孤行,不计后果……”

王子方道:“这话不错,咱们和她相处短短一夜,大家见她数种大不相同的待人之道。”

张神医接道:“在她清醒之时,所言所为,乃是她的本性,但在伤势发作时的作为,那就非她本性了。”田文秀道:“神医之意,可是说她身受之伤,在一定时辰之内发作,一定的时辰之内清醒?”

张神医沉吟了良久,道:“不解的也就是这一点了,就在下观察所得,她清醒的时刻,似是并未一定,但有一点可以断言的,就是那二姑娘的病况、伤势,正在剧烈的转重……”

他仰起脸来,叹口气,道:“也许在这三五日内,她会转变得再无清醒时刻。”王子方道:“如若真到那一天,二姑娘岂不要倒……”想到下面之言,太过难听,立时住口不言。

张神医道:“倒行逆施:不分善恶,不过那并不是她的本意。”

红杏愈听愈怕,急的躬身对张神医一礼,说道:“神医医道精深,还望救救我家小姐。”

张神医道:“非是不为,实是不能。”

田文秀道:“难道咱们就这般看着她沉沦不救吗?”

张神医道:“眼下唯一之策,就是寄望于丐帮中的黄帮主了。”

红杏道:“丐帮中人伤在我们手中甚多,那黄帮主岂肯出手相救。”

张神医道:“黄帮主见多识广,身怀绝技,他既知道二姑娘的来历,当不致和你家姑娘为敌,只要他能瞧出二姑娘伤在何处,是什么武功所伤,在下或可想出办法。”

红杏道:“如是那黄帮主也看不出呢?”

张神医道:“那就麻烦了……”

语声微顿,接道:“论当世医道中高人,无人能胜大小姐。”

红杏摇摇头,道:“可是大小姐不成嘛!”

赵天霄道:“可是因路途遥远,往返不及……”

红杏道:“还有别的原因,唉!如是大小姐身体很好,二小姐也不会有今日……”只听突然一声大震,打断红杏之言。

转眼望去,只见大厅术门大开。容哥儿提剑跟路面出。王子方目光转动,只见那容哥儿左臂上鲜血淋漓,不禁心头大骇,急忙迎了上去,道:“容公子。”

容哥儿那垂面黑纱,也被长剑削去了一半,只余下半面黑纱,微微飘动。

他似是已累得筋疲力尽,未下厅前台阶,人已经支持不住,一个筋头摔在地上。

王子方急急扶起容哥儿,问道:“容公子,伤得很重吗?”

容哥儿喘了一口气,道:“不要紧,只要休息一会就好。

王子方道:“你左臂上剑伤不轻……”

容哥儿道:“一点皮肉之伤,算不得什么。”缓缓往地上坐去。

王子方知他此刻已难支撑,也不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10回 神仙难测美人心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双凤旗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