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双凤旗》

第14回 盗宝奇谋死还生

作者:卧龙生

容哥儿对这老人言词举动,早就动了怀疑,心中暗想:“好啊,这人还会装死。”伸手摸去,只觉他心脉静止,气息已绝,竟然被那白眉和尚一掌给活活打死。

白眉和尚一掌劈出震倒那老人之后,左手也同时放开了握住老人的竹杖,眼看容哥儿面色有异,忍不住问道:“他伤得很重吗?”

容哥儿道:“死了!”

白眉和尚吃了一惊,道:“死了!”

容哥儿道:“心脉静止,气息已绝,不是死了是什么?”

白眉和尚摇头,道:“老衲这一掌,蓄力并不很重,就算是一个普通之人,也不会承受不起,何以竟会被一掌打死?”

容哥儿道:“唉!这人如若不会武功,这般年纪,早已气力衰退,大师一掌,自然要他的老命了。”

白眉和尚似是仍然不信,伸出手去,按在他前胸之上,果觉心脉已止,心中暗道:“就算是武家上乘龟息之法,也不能使人心脉全息,看来他真的被我打死了。”

他昔年在江湖上走动,名噪一时,杀人无算,但这十几年来佛门静修,却是从未伤过生灵,眼看这老人竟被自己一掌活活劈死,内心之中惶愧万分,呆呆地望着那老人的尸体,黯然叹道:“老施主既非武林中人,何以要作江湖人物的洒脱神秘,致使贫僧失手,老施主阴灵有知,贫僧为你法事七日,超度亡魂,然后面壁一年。”

容哥儿看那白眉和尚悲痛之情,接口道:“大师也不用自责过深,这老人来得太过突然,而言语之间,又若武林中人,大师不肯出手,在下亦要出手,他虽死得冤枉,但却是自己找的。”

白眉和尚黯然叹道:“这老施主虽有不对,但老衲莽撞出手,实也罪不该恕。”

举手一招,一个小沙弥急急跑了进来,合掌说道:“见过掌门又丈。”

白眉和尚道:“你传我口谕,要他们备一口好的棺材。”

那小沙弥望了躺在地上的老人一眼,匆匆退了出去。

容哥儿起身说道:“晚辈告辞了。”

白眉和尚道:“如若施主可以留驾,还望多留片刻,待收殓了这位老施主的尸体,老袖还要和施主谈谈二姑娘的事。”

容哥儿心中暗道:“那黄十峰和丐帮弟子,要来慈恩寺外等我,我如留此过久,只怕又要引起误会。”心念一转,抱拳说道:“晚辈还有要事,先得离此一行,老禅师如有教言,晚辈明日再来领教。”

白眉和尚道:“容施主今夜有空吗?”

容哥儿心中暗道:“我只要出去瞧瞧那黄帮主,不让他惹出是非,如是今夜能和这老和尚见过,明天亦可去那金凤谷了,那二姑娘如此重于我,这封信,无论如何应该把它送到。”心念转动,口中微笑道:“在下深夜入寺,不知方不方便?”

白眉和尚道:“三更时分,老袖在大雄宝殿候驾。”

容哥儿一抱拳道:“在下准时而来。”

白眉和尚道:“施主好走,老衲不送了。”

容哥儿道:“不敢有劳。”转身大步出寺。

流目四顾,只见游人稀落,一个卖面摊子,摆在寺外四五丈外一株大杨树下,一个卖面的老人,站在面摊旁侧,一个收破烂的大汉,正在吃面。

容哥儿瞧过了四下一阵,不见黄十峰和丐帮中人,转身向东行去。

行约二里左右,突闻身后一阵急促的步履声传了过来。

容哥儿停下脚步,回头望去,只见一个大汉,担着一担破烂,急急追了上来,直行到容哥儿的身侧,说道:“阁下是容公子吗?”

容哥儿道:“不错,在下容哥儿。”

那大汉道:“兄弟乃丐帮中人,敝帮主已然候驾甚久,容公子请随我来。”

容哥儿随在大汉身后,行到一处荒林前面,说道:“敝帮主就在这林中一座小庙之内。”当先而入。

穿人树林,果有一座小庙,只见五个身着灰衣的年轻汉子,围坐在庙门前面。

他们衣着虽然和丐帮弟子一般,干净灰色衣服上,打了很多补绽,奇怪的是,每人两臂之下,都突起了一个高高的布包,不知藏的什么?

那带路大汉,放下担子,道:“容公子请!”容哥儿也不推让,当先举步而入。

这是一个很小的土地庙,只不过有一间房子大小,庙中景物,一眼间清晰可见。

只见黄十峰闭目盘坐,似正在运气调息。

容哥儿低声对那大汉说道:“不要惊扰了他,在下在此等他一会。”

那大汉应了一声,垂手肃立门内,不肯退出。

容哥儿心知他对自己,还有些不太信任,站在一侧为帮主护法,也就不再多言。

片刻工夫,黄十峰运息已毕,启动双目,望着容哥儿微微一笑,道:“容兄来了很久吗?”

容哥儿道:“不一会。”

黄十峰道:“容兄可曾见到了那慈恩寺中方丈?”

容哥儿道:“见过了,也取得那二姑娘的留书。”

容哥儿道:“好!咱们立刻动身到五台山金凤谷中一行。”

容哥儿摇摇头,道:“不能立刻动身。”

黄十峰奇道:“为什么?”

容哥儿道:“我已经答允那慈恩寺方丈,今夜三更重入慈恩寺,和他相晤。”

黄十峰道:“容兄在慈恩寺中时间不短,纵然有什么话,也该谈完了。”

容哥儿道:“这其间另有波折,还闹出一条人命。”

黄十峰吃了一惊,道:“什么事?”

容哥儿叹道:“一言难尽。”当下把经过情形,很仔细地说了一遍。

黄十峰凝目沉思了良久,道:“容兄,你认为那老人当真的死了吗?”

容哥儿道:“他心脉静止,气息已绝,自然当真的死了。”

黄十峰道:“区区的看法,则又不然。”

容哥儿道:“愿闻高见。”

黄十峰道:“那老人能够巧妙地避开知客僧,而且直人方丈静修之地,那是他早已熟悉了寺中的情形。”

容哥儿呆了呆,道:“这个在下倒未想到。”

黄十峰接道:“他临危不乱,言笑如常,而且能一日呼出寺中方丈昔年江湖上的混号‘追魂金刀’岂是普通人物?”

容哥儿心头一震,道:“不错,可惜在下竟然未能想出。”

黄十峰突然站起身子,道:“咱们去吧!”

容哥儿讶然道:“到哪里去!”

黄十峰道:“慈恩寺去!”

容哥儿道:“此时不太早吗?在下和那寺中方丈约好今夜三鼓。”

黄十峰道:“你瞧不出来,但那‘追魂金刀’心中早已明白,他遣你离寺,订下三更之约,是想独力对付那怪老人。”

容哥儿举手一拍脑袋,道:“这个,在下也该想到才是。”站起身子接道:“好!咱们立刻就去。”行了两步,突然又停了下来,道:“你说那慈恩寺中方丈,昔年在江湖人称‘追魂金刀’……”

黄十峰接道:“不错,他天生两道白眉。”

容哥儿道:“那‘追魂金刀’昔年在江湖上走动,是好人还是坏人?”

黄十峰道:“介于正邪之间,他武功高强,独来独往,从不与武林人物搭讪。”

容哥儿道:“那‘追魂金刀’息隐了十余年,都无人找上那慈恩寺去,二姑娘上午留下书信,中午就有人找上门去,只怕不是他昔年个人结下的恩怨。”

黄十峰道:“正是如此,咱们才该赶去瞧瞧。”大步出了庙门,低声对庙门外面五个灰衣年轻丐帮弟子吩咐几句,和容哥儿联袂赶回慈恩寺。

两人进了寺门,立时有两个中年僧人迎了上来,拦住了去路,道:“两位施主,可是进香的吗?”

容哥儿细看两个知客僧人,并无适才接见自己那知客僧人,立时说道:“有芳两份大师拿生方丈一声、就说容哥儿求见方丈。”

两个人相互对望了一眼道:“这位是……”

黄十峰接道:“区区姓黄。”

两个僧人说道:“两位请稍候片刻。”左侧一僧转身向后行去,右侧一僧却在原地陪着两人。大约过了盏热茶工夫,那僧人匆匆来道:“敝方丈有请两位贵宾。”

黄十峰、容可儿随在那僧人身后,穿过大雄宝殿,到了方丈静修的跨院之中。

只见白眉和尚大步迎了出来道:“容施主去而复返,必有教言。”

容哥儿道:“在下为大师引见一位高人。”

白眉和尚道:“好!咱们进禅室再谈。”当先带路,引两人进入禅室。

容哥儿目光流转,只见室中陈设依旧,只是不见了那怪老人的尸体。

白眉和尚不待客哥儿引见,合掌对黄十峰一礼,道:“如若老衲猜的不错,施主当是名震江湖的丐帮帮主。”

黄十峰一抱拳道:“不错,正是区区。”

容哥儿接道:“二姑娘的事,这黄帮主比在下还要清楚,因此不揣冒昧,未得大师同意,就请了黄帮主。”

白眉和尚道:“老衲慕名而久,今日有幸一会。”

黄十峰道:“大师言重了。”目光转动,四下瞧着。

容哥儿知他不愿冒昧相问,立时接口说道:“适才经过之情,在下已告诉了这位黄帮主。”

白眉和尚道:“两位可是那老人的事?”

容哥儿道:“不错,不知那老人此刻如何?”

白眉和尚道:“已被老衲收殓入棺木之中。”

黄十峰接口道:“区区听得容兄弟说了经过之情,心中十分怀疑……”

白眉和尚接道:“老衲也十分怀疑,但他确实已气绝而逝。”

黄十峰道:“那棺木现停在何处?”

白眉和尚道:“停在后殿之中。”

黄十峰道:“不知可否带在下去瞧瞧?”

白眉和尚略一沉吟,道:“好!两位请随老衲来吧。”转身向前行去。

黄十峰、容哥儿,紧随在那白眉和尚身后,离开禅室,直向后殿行去。

穿过了两重庭院,到了后殿。白眉和尚推开殿门,当先向内行去。

抬头看去,只见一个朱漆棺材,放在大殿一角。

白眉和尚指着那一具朱漆棺木,缓缓说道:“那老人尸体就在棺木之中。”

黄十峰大步行到棺木前面,伸出右手,按在棺木之上,缓缓说道:“阁下诈死之术,当真高明得很,但区区决不相信阁下,是真的死去。”

说话之间,右手暗用功力,一股暗劲,直向棺木之内逼去。在黄十峰想象之中,那棺木中诈死之人,经自己揭穿之后,又被内力攻人棺内,定然有所举动,哪知棺中之人,竟然是沉着得很。黄十峰内功冲入棺中,竟然是毫无反应。

“老衲曾经亲手摸过他的心脉,确已气绝而逝。”

黄十峰道:“大师,区区想启棺查看一下,不知大师意下如何?”

白眉和尚道:“阿弥陀佛!入棺为安,老衲之意,不用再惊扰于他了。”

黄十峰叹道:“如若大师允许区区启棺查看,区区愿以性命打赌……”

白眉和尚接道:“唉!不用了,帮主定要查看,老衲也不便坚持了。”

黄十峰道:“多谢大师。”右手运力向上一推,棺盖陡然错开。

低头看时,只见一个鬓发苍然的老人,紧闭双目,静静地躺在棺木之中,一条竹杖,平放那老人尸体旁侧。

黄十峰伸出手去,按在那老人前胸之上,良久不言。

白眉和尚道:“黄帮主还有怀疑吗?”

黄十峰道:“在下之意,还是认为他是诈死。”双手用力一托,把那老人的尸体,抱了起来,平放在地上。

白眉和尚骇然说道:“老衲失手伤他,已然心中不安,如若黄帮主毁了他的尸体,老袖更是难安了。”

黄十峰面色肃然,一语不发伸手抓住了那老人右腕,冷冷说道:“阁下还要装死,别怪我黄某不客气了。”那怪老人仍然静静地躺着,除了一具尸体之外,任何一个活人,绝难以有之种忍受之力。

容哥儿本来被那黄十峰说得充信心而来,觉得这怪老人定然是在装死,但见此刻情势,信心大为动摇,蹲下身去,抓住那怪老人一只左手,只觉他掌指冰冷,怎么摸,也不像一个活人。不禁一皱眉头低声道:“黄帮主,这老人只怕是真的死了。”

黄十峰五指暗加劲力,紧扣那老人脉穴,沉声说道:“老兄的装死工夫,可算得当今武林第一高人,实叫我黄某人佩服得很。”

那白眉和尚长叹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14回 盗宝奇谋死还生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双凤旗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