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双凤旗》

第15回 异军突起

作者:卧龙生

一行人回转往芒砀山进发。

项思龙和刘邦都觉心中有一种难以掩饰的激动和兴奋。

刘邦对项思龙佩服得五腹投地,此次丰西纵徒起义事件均由项思龙策划,想不到竟如此顺利,他日若能像陈胜吴广一样声势浩大,驰骋万里疆场,那种场面不知会有多么的让人激动。

项思龙心下也是激动异常,想不到自己竟帮了刘邦一个如此大忙,这未来的汉高祖也就凭此一批原始的力量去天下间纵横了。

吕姿则看着自己英气风发的夫君,心里都快喜翻了底儿。

一路说说笑笑,闹闹哄哄,不觉又已是黄昏时分。

四周皆是荒山野岭,凉风习习,空气清新,众人也都不觉得行路的劳祟。

蓦的一阵旋转的阴风吹来,众人都不觉打了个寒颤,再加上候的前面山林里响起了一阵奇怪的声音,皆都升起了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。

众人收敛心神,颤颤栗栗的缓步向前走着,突的前面有得几个发出尖厉的惊叫。

项思龙心神一震,快步冲上前去一看,也不禁倒吸一口凉气。

原来前面山路上横卧着一条腿臂粗的白色巨蟒,正张开着血盆大口,停停的冲着众人吞吐着红红的长舌,在这朦胧黑夜里,巨蟒雪白的身子特别显眼,而且它的眼睛还不时闪动着绿荧荧的光来,其样势十分吓人。

众人别是说见过,就是听也可能没人听说过这样可怕的巨蟒,皆都吓得目瞪口呆,往后连退了四十多米,胆战心惊的吓得双腿直是发抖,连大气都敢出。

刘邦亦是惊惶失措的望着项思龙,投来求助的目光,吕姿则惊吓得倒在项思龙身上昏了过去。

项思龙强压下心中的惊吓镇定下来,横扫了众人一眼,心中倏地闪过刘邦斩杀蟒蛇的故事,心念一动,把吕姿交给惊吓失措的大白小白,随后强作精神把刘邦拉过一旁,避过众人视线,从衣袖里拿出两张精巧的人皮面具,看过之后,塞了一张给刘邦叫他带上,自己则也迅速带上手中面具。

刘邦依言带上面具后,往项思龙望去,心里倏地一震,惊讶不已。

原来项思龙这刻竟变成了他刘邦的模样,那自己又变成了什么样子呢?是项思龙般呢?心下不明白所以,不知项思龙在搞什么玄虚。

项思龙看着刘邦的诧异之色,心下暗笑,但知没有那么多时间与他明说此事,解下腰中寻龙剑交于刘邦佩上,随后拉着他转回到了众人之处。

化作刘邦的项思龙咳嗽了两声,哑住声音沉声对众人道:

“诸位,现在前面路上有蟒阻住了我们去路,我们自是要把它赶走,大家不要心慌,待我刘邦去斩杀此孽蓄也!”

转身又向化作了项思龙的刘邦道:

“项兄,借你宝剑一用。”

众人听得皆是心寒又都敬佩不己,为“刘邦”暗捏一把冷汗。

“项思龙”听得他话,心下大惊道:

“项……项某的剑借与你自是没问题,可刘兄弟此举太是冒险了点。”

刘邦本想说:

“项大哥,这怎么可以呢?我绝对不会让你去冒险的。”

但旋即记起此时自己是项思龙,忙又改口。

项思龙知他关心自己,心下感动,脸上却说道:

“项大哥放心吧,小弟自会小心点的。”

刘邦此时明白项思龙是为了自己在众人面前树立威信,心下大是感激。虽然他对项思龙的机智武功都很信任,但还是担心得很,脸上流下热泪握住项思龙的手激动的道:

“谢谢你!刘兄弟!”

说完解下佩剑递给项思龙,目中显出异样的神色。

项思龙接过寻龙剑,信心陡地一增。

为了邦弟,自己无论如何也要杀死这只巨蟒。

心下想来,目中倏地光芒暴长,修习一个多月的《玄阳心经》和《天机秘录》,项思龙的武功又增进了许多。

缓缓的拔出寻龙剑,只见一阵寒光划破黑夜,项思龙展开从《天机秘录》里学的“百禽身法”和“七绝迷踪步”配合以“云龙八式”中的“旋风式”快若电掣的向那巨蟒扑去。

众人都提高了心神,目不转睛的看着“刘邦”,心里怦怦直跳。

那白蟒似被项思龙手中寻龙剑的寒光和剑气吓了一跳,但旋即勃然大怒,身体腾空,尾部往项思龙横扫过来。

项思龙闪身避过,剑式不停,寻龙剑往白蟒背部劈去。

但听得“当”的一声,寻龙剑如击在铁器之上,心中大惊,知这巨蟒浑身坚如钢铁,见它又旋转过来,一张血盆大口往项思龙手中寻龙剑咬来。

项思龙被它那凶神恶煞的模样吓得心中寒气大冒,忙又剑势一转,展开“云龙八式”中最具杀伤力的‘天杀式”,但见项思龙手中寻龙剑剑芒大涨,如一团光环,往白蟒腹部袭去。

那是白蟒身上脆弱之处,若被击中,必会令它大伤元气。

白蟒似是料不到项思龙变招如此之快,被迫把身体急降,同时快若闪电的向项思龙直冲过来。

项思龙剑势连绵不绝,身体猛的向上一个翻腾,成倒挂之势,剑芒往白蟒眼睛击去。

白蟒凶性大发,身体在地上一阵猛扫,却见石飞灰扬,一时声势大作,同时尾巴向上翘起,直扫项思龙腰间。

不容项思龙细想,危急之中收剑往白蟒身上一点,身体借势飞出。

白蟒却是身体腾起,在空中一阵旋转,身体成螺旋状往项思龙转来。

项思龙身势仍未着地平衡,见着白蟒向他旋转袭来,一时吓得亡魂大冒,暗叫一声“我命休矣”,但手中长剑却是又起一阵剑影,“云龙八式”中最后一式“坎坤式”咬牙击去。

白蟒见项思龙在此等阵势之下还是如此威猛,不禁身体略一退缩,项思龙手中长剑却寻着破绽往它腹中刺去。

却见一股鲜血直喷项思龙面门,白蟒中剑痛得上下翻滚。

项思龙因血迷眼,一时疏神未拔出蟒腹中的寻龙剑,白蟒乱滚之下身体卷住了项思龙。

众人刚刚因项思龙刺中巨蟒而齐声叫好,此时见着此况又都惊叫出来。

项思龙身体被巨蟒卷着,只觉胸中越来越气闷,双手抱脑,偶而触着了怀中鱼肠短剑,心下大喜。忙从怀中摸出;集中神志往巨蟒七寸处刺去。

此处乃是蛇类死亡之穴,只见白蟒痛得闷啸一声,把项思龙的身体摔出,在地上翻滚几下就骤然不动。

刘邦惊叫着往项思龙摔身处奔去,却见项思龙嘴角流血,手上发青,浑身直抖。

刘邦上前一把把他抱住,泣声道:

“大哥,你可不要吓我!”

项思龙强力睁开往下沉的眼睛,指了指自己怀中微弱的道:

“红色……葯……”话未说完就昏死过去。

项思龙觉着浑身发冷,在作做无数的噩梦。

他梦见了自己像跌进了一个无穷无尽深的黑暗的冰窟里,身体直往下沉。一忽儿又梦到时空机器把他送回到了二十一世纪,并审判他扰乱历史的大罪,然后又是不同的脸孔出现在他的眼前。

包括了母亲、父亲、曾盈、张碧莹、吕姿、刘邦等等,耳内还不时响着各种鬼魂的啼号声。

难道我已来到了地狱?

耳际却又隐隐传来吕姿的哭泣声和叫唤声。

不!我不能死!

隐隐中他又觉得自己正徘徊于生死的边缘。

我一定要活下去!

为人为己!我也不可以放弃。

身体忽寒忽热,灵魂就像和身体脱离了关系,似是痛楚难当,但又若全无感觉。

在死亡边缘挣扎了不知多长的时间后,项思龙终于醒了过来。

仿佛间,他似乎回到了二十一世纪军部里那安全的宿舍。

—声欢呼在耳际响起,吕姿扑到他身上,泪流满面又哭又笑。

项思龙脆弱的望着她微笑了一下,刚想开口说些什么,眼前却又是一黑,昏了过去。

再次醒来时,项思龙精神和身体的状况都好多了。

吕姿欢喜得只懂痛哭。

项思龙有气无力的问道:

“这是什么地方?我昏迷多久了?”

一阵熟悉的声音在入门处响起道:

“这是你岳丈大人的府第。思龙你昏迷了足有五天了!换了别个人与巨蟒打斗,伤成这么严重,早一命呜呼了,还好是我的爱婿,体格非凡,身上也有灵丹妙葯。”

走上前来,见项思龙脸色逐渐红润,管中邪松了一口气道:

“好小子!还算你命大福大!要不然吕姿这小妮子,又要陪着你……”

说到这里,吕姿娇喝一声“爹!”,打断了管中邪的话音,扑到他怀里撤娇起来,脸颊上还挂着泪渍。

管中邪大是疼爱,哈哈一笑道:

“好!好!爹不说了。这几天你为了照顾你的项大哥啊,可几天没有休息了,瞧!憔悴了许多呢!好了,姿儿,你休息去吧,你项大哥现在没事了。可不要因此弄得自己不美丽了,到那时看思龙还疼不疼爱你?”

吕姿大是娇羞,用粉拳轻打了两下管中邪胸部,娇怒道:

“我不跟你们说了嘛!”

说完飘身而去,看着她的一身白衣身影,项思龙不禁想起了刚认识吕姿的情景。

管中邪的话又在耳际响起道:

“思龙,你可真是让大家为你担心死了,你如果出了什么事情,我的心这辈子都会感到不安。”

项思龙回神过来,听到这话,只觉心头一阵感动道:

“岳父,思龙现在不是好好的吗?”

管中邪闻言一笑道:

“你可是像极了你父亲项少龙,胆大心大,但却遇事皆能化险为夷。”

想起父亲,项思龙神色一黯,没有答话。

管中邪知道自己说话不小心挑起了项思龙的心事,忙改口道:

“思龙你跌下谷去是不是有什么奇遇呢?”

项思龙也不想总是想着那些伤心事,忙收敛精神,把跌到峡谷后遇到的诸事说了一遍,直说到吕姿也跳下山谷为止。

管中邪听了心中大是慨叹,觉得项思龙福缘甚是深厚,竟获得了一代神秘大侠“鬼谷子”之传,同时亦也大感欣喜,自己女婿却非常人。忽而问道:

“思龙你为何叫刘邦起来起义?而你自己却又不出头率领众人?凭你的武功机智比刘邦可高出很多。”

项思龙一时可也真不知怎么回答他这个问题,难道说自己知道天下将来必为刘邦所得?一时纳纳无语起来。

管中邪忽然似明白过来了似的道:

“思龙,无论你心里怎么想,我一定都支持你。唉,你像你爹一样让人高深莫测。”

原来管中邪此时想着了项少龙,当年凭他的本事要想夺得天下也并非不可能之事,秦始皇不就是他陪植出来的吗?

可是他却出入意料的待秦始皇功成之后就消失了,可能项思龙也像你一样对功名利碌毫不放在心下,而只是肩负着某一种使命来创造历史吧。

想到这里管中邪猛觉心中一突,难道思龙他看出了将来得天下者必为刘邦?

这样想来,管中邪只觉浑身冒出冷汗,又惊又喜,目光异样的深深看了项思龙两眼。

项思龙被他忽然怪异的目光看得头皮直是发麻,喏喏道:

“岳父,你……”

管中邪突然摆了摆手,放松紧张的精神道:

“好了,思龙,你不要再说什么了,还是那话,无论将来怎样,我定会支持你到底,你休息吧。”

说完,转身缓缓离去。

项思龙看着他蹒跚的背影,觉着心里突突的跳着。

难道岳父从自己身上看出了什么秘密?

项思龙头大如斗的想着,不知什么时候又睡着了。

项思龙经过十多天的休息养伤,身体又完全康复了。

这些天,管中邪很少来探看他,倒是吕姿终日不离左右。

樊哙、周勃、夏候婴也来看望过他几次,看到项思龙均都高兴得大喊大叫起来,说是等他伤好了以后,定要与他去王损酒店喝他个不醉不归。

项思龙当时欣然应好,事后却被吕姿指着鼻子臭骂了一顿,只得不置可否笑笑,哄了她好一阵子才算了事。

这天项思龙正在房中与吕姿亲热,突听得一阵敲门之声。

吕姿忙推开项思龙,整理了一下被项思龙“作恶”搞得凌乱的头发和衣服,娇瞪了项思龙一眼后连步移去开门。

却见萧何正凌然站在门口,见到项思龙,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15回 异军突起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双凤旗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