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双凤旗》

第18回 女中诸葛识天机

作者:卧龙生

成大威似亦知那毒烟厉害,大声叫道:“目下形势,那玉蛙已似如我等囊中之物,很快就可取到手中,用不着施放毒烟了。”

容哥儿心中暗道:“此人最是可恶,必得给他一点苦头吃吃才是。”运集功力,辨声认位,由怀中摸出一锭银子,正待运劲打出。鼻息闻突然闻到一股异香,顿觉天旋地转,一跤跌倒地上。

醒来,景物已然大变。自己正卧在一张褥榻之上,锦帐绣被,布设得十分华丽。

无法说出这是一间什么样的房子,四周不见天光,高燃火烛,照得满室通明。靠壁间,陈列着一张木桌,放着一双五瓶,瓶中插满奇花,散发着幽幽清香。

容哥儿长长吁一口气,准备挺身而起,哪知一挺之间,竟然未能坐起,这才警觉到,早已为人点了穴道,不禁暗叹:“想不到我容某竟然不明不白地被人困于此地。”

忖思之间,突然门声呀然,一个白衣少女缓步而人,直行榻前。

那白衣少女两道秋波,凝注在容哥儿的脸上,缓缓问道:“你醒来很久了?”

容哥儿道:“刚刚醒来。”语声微微一顿,道:“这是什么所在?”

那白衣少女淡淡一笑,道:“不管什么所在,你不是休息得很舒服吗?”

容哥儿冷笑一声,道:“在下乃顶天立地的大丈夫……”

白衣少女嗤地一笑,接道:“够了,好汉不提当年勇,此刻你已经为我们阶下之囚,生死都难得主意,还提什么顶天立地丈夫。”

容哥儿心头火起怒声喝道:“你们施展阴谋诡计,毒香、暗袭,天所不用其极,擒得了我,也非英雄行径。”

白衣女冷冷说道:“你如再这般倔强,那是自讨苦头吃了。”

容哥儿喝道:“臭丫头……”

只见那白衣女一扬右手,玉婉挥动,左右开弓,啪、啪两掌声,打了容哥儿两个耳光。她落手甚重,只打得容哥儿双须红肿,嘴角间鲜血涌出。(ls:打的好,不知道利用环境的莽夫应该受此待遇!)

那白衣少女,却故作悠闲之态,举手理一下鬓边散发,缓缓说道:“大英雄,大丈夫,也是一样的吃耳光啊!”

容哥儿双目暴射出忿怒的火焰,怒声喝道:“我容某人这次如若不死,日后见着姑娘时……”

那白衣女嗤的一笑,接道:“你的生死之权,完全操诸我手,你哪里还有死与不死的自由。”

只听那白衣女子笑道:“你身怀玉蛙,我们已经取去,传说那玉蛙之中,藏有着一册武功秘录,虽只有数招武功,但却是奇奥无比,只要你能说出开启那玉蛙之法,我们取出中藏秘密,就可以放你一条生路了。否则,就砸碎玉蛙。”

容哥儿暗道:“此刻我停身之地,必然在那座石堡之下,就算黄十峰能够赶来此地相援,只怕也无能攻入石堡,目下处境是只有自行设法,以谋自救之道了。”(ls:才想起来?!)

容哥儿心中思忖,当下说道:“不错,那玉蛙之中,确然藏有秘录,但如不知启开之法,也是枉然,但不能砸它。”

白衣女道:“你说为何不能砸那玉蛙?”

容哥儿道:“那玉蛙如被砸坏,腹中机关自行发动,那秘录亦将毁去。”

白衣女怒声道:“哪有这等事,胡说八道。”

容哥儿道:“姑娘不肯相信,那就不用问我了。”言罢,转过头去,闭上双目,不再理会那白衣少女。

一支滑腻的玉手,缓缓伸了过来,摸过容哥儿的脸。

容哥儿睁开双目,冷冷说道:“在下既是被擒,早已不把生死事放在心上,杀剐任凭姑娘就是。”

那白衣女微微一笑,缓缓站起身子,冷肃地说道:“你现在只有两条路走,一是生回,一是死此。”语声微顿,接道:“如是你肯告诉我那开启玉蛙之法,立时可放你离此,家人团聚,母子再见;如是不肯讲出那启开玉蛙之法,量那一只区区之蛙,也难不住人,终将被我们寻得启开之法,不过,朋友,你将遍历人生间最悲苦的惨刑之后,步入死亡。”

容哥儿剑眉耸动,慾言又止。那白衣女突的又展颜一笑,柔情万种地说道:“现在,不用决定,你仔细地想想再说,一个时辰之后,我再来瞧你。”言罢转身而去。

只见她轻移莲步,款摆柳腰,走得风俏至极。

容哥儿眼看那白衣女启门而去,回手一拉,把门带上。

幽暗的密室中,又剩下穿哥儿一个人。他开始用心思索对付眼下处境之策。

想了很久,仍是茫然无措,想不出一个办法来。正自想得入神,突然呀然一声,室门又开。

只见那白衣女手中捧着玉蛙,缓缓行了过来。

那白衣女行到木榻前,淡淡一笑,道:“容兄,这可是你的玉蛙吗?”

容可儿仔细瞧了那玉蛙一眼,摇摇头道:“不是。”

那白衣女微微一笑,高声说道:“他认得出来,还是把那真的玉蛙拿进来吧。”

只见室门复开,缓步走进来一个青袍道人,长髯垂胸,左手执着王蛙,右手执着拂尘。容哥儿呆了一呆,道:“金道长。”

那青施人人拂髯一笑,道:“容相公的快剑,贫道早已有过见识了。”

原来,这道长正是万上门行令堂主金道长。

只听金道长轻轻咳了一声,接道:“容相公,自那日水浮阁一见,贫道就怀疑到你的出身,几经查证,果然不错,目下令堂的安居之处,已为贫道查出,但贫道不希望惊忧到她。”

容哥儿吃了一惊,但表面上却故作镇静地道:“知道了又能怎样?”

金道长望着手中玉蛙缓缓说道:“敝上不愿在此时此地和人冲突,因此,已决定今夜子时,撤离长安,此刻已是太阳下山时分,距我等离开长安的时光,不过两三时辰左右,因此,贫道的时间无多,容相公也无太多的考虑时间。”

容哥儿道:“道长之意?”

金道长接道:“贫道之意是说,我等不能再拖延时刻了,因此,不得不郑重相告,容相公如不肯说出开启这玉蛙之秘,贫道为势所迫,不得不使用非常的手段了。”

容哥儿望了那玉蛙一眼,缓缓说道:“开启这玉蛙,非常简单,不过举手之劳而已,不过在未开玉蛙前,在下心中有几点不解之疑,想请教道长,不知肯否见告?”

金道长略一沉吟,道:“那要看你问的什么事了。”

容哥儿道:“那假冒成大威,把在下诱人一座巨大的宅院,虚情假意,把我安排在这里,可是你们万上门作的吗?”

金道长道:“如是万上门,那也不用如此多费手脚了。”

容哥儿道:“在下如非你们设计所擒,何以会落在你们手中?”

语声微微一顿,道:“我瞧你不要问了,问也问不出个所以然了。”缓缓把玉蛙递了过去,道:“快些说明打开玉蛙之法。”

容哥儿心中暗道:“这玉蛙乃是江大姑娘的伪造之品,如何能够打开”口中却道:“在下双手难动,如何打开玉蛙?”

金道长略一沉吟,伸出右手,解开了容哥儿双臂上的穴道,缓缓说道:“记着,你此刻仍然无反抗之能,如生妄念,那是自讨苦吃了。”

容哥儿舒展一下双臂,果然已能够伸缩自如,缓缓接过玉蛙,道:“道长请暂离此室。”

金道长双目凝注容哥儿的脸上,道:“为什么?”

容哥儿道:“在下不愿让道长瞧到开启玉蛙之秘。”

金道长淡淡一笑,竟然回身退出,顺手带上门户。

容哥儿举起玉蛙,呆呆望了一阵,暗道:“这玉蛙既是江大姑娘的伪制之品,如何能够打开,此时此情,纵然肯实言相告,他们亦是不会相信,想不到为这一只玉蛙,惹起如许的烦恼。”想到气忿之处,随手把玉蛙摔在木榻之上。哪知这一摔,竟然摔出了奇迹。只见那完整的玉蛙腹间,忽然裂开一个小洞。

容哥儿征了一怔,暗道:“糟了,那江大姑娘记得玉蛙,竟把真的交给了我。”

捡起玉蛙望去,果然见蛙腹之中,塞着一张便笺。

取出便笺,只见上面写道:独臂拐仙为人十分自负,虽取在贱妾之手,未必就肯心服口服,他虽和贱妾有约,不敢伤害容兄,但难免小施手段,迫容兄交出玉娃,但赋妾料想他对玉蛙,爱护备至。不敢稍有毁损之行,只怕又要容兄开启。

贱妾估计容兄才慧,定然为会遣命周围之人,离开此地,容兄因知这玉蛙乃贱妾份制,未必会心生珍惜,只要弃置于地,自可震破机关,如若不出贱妾预料,君此刻已有性命之忧了。

容哥儿心中暗道:“这话倒是不错,不论何人,如若发现这玉蛙是伪制之品,大失所望之下,大半要对我施下毒手,这江大姑娘,当真是料事如神了。”

继续向下看,只见写道:“如是此刻容兄四周无人,贱计得售,在这玉蛙腹中,藏有另一张珠砂录写的武功窍要,系贱妾亲手笔著,内容是半真半假,深奥玄虚,谅那独臂拐仙也难看出来,君持之,可以和他们讨价还价了!切记此书。江烟霞

容哥儿一口气读完函笺,心中暗道:“不睹此函,实难知江大姑娘之才,这江烟霞,定然是她的名字了。”

心中念转,先把那封函笺吞入腹中,人口清甜,似是糖汁写成,不禁心中一动,好啊!她连处境都日料想到了,我会把这函笺吞入口中。右手食中二指,探入蛙腹,果然扶出了珠砂写成的一张黄笺。

容哥儿展开黄笺,只见上面写道:“宝籍秘录,珍重收藏。”

看了八个字,容哥儿已是忍不住,嗤的一笑,暗道:“好啊!只看这八个字,就叫不知内情的人,喜一个心花怒放。”

但闻呀然一声,门户突开,金道长面含微笑,缓步而来,说道:“开了玉蛙吗?”

容哥儿迅快地把手中黄笺,放入口中,淡淡说道:“打开了。”

金道长两道目光,投注在容哥儿的口中,缓缓说道:“阁下口内何物?”

容哥儿道:“玉蛙腹中的宝典。”伸手取过玉蛙,托在掌心之上。

金道长目光一掠,玉蛙果然已经打开,不禁脸色一变,道:“阁下万一失神,把那秘典吞人了腹中,在下岂不要砍去阁下的内腹,觅取宝典吗?”

容哥儿道:“在下如是把宝典吞人腹中,定会先予嚼碎,纵然破我之腹,也难取得宝典。”他口中含物,说话不清,但那金道长却能听得明明白白。

金道长挥手一笑,道:“年轻人,如非我等相救,此刻你早已死对无存了,我要奉劝阁下几句,遇事要三思而行,你要估量一下,死亡和宝典。孰重孰轻?”

容哥儿道:“在下纵然献出宝典,只怕也是难保性命,既然难免一死,何苦留下这秘笈害人?”

金道长道:“贫道担保阁下交出宝典之后,可以平安离此,随身之物,一并交还。”容哥儿道:“在下如何能信道长之言?”

金道长脸色肃然,道:“贫道二向是许诺千金,出口之言,绝无更改。”

容哥儿缓缓说道:“贵上可在此地?”

金道长道:“阁下要见敝上吗?”

容哥儿道:“不错,我要亲见贵上,让他亲口许诺,放我平安离此,才肯交出宝典。”

金道长冷冷说道:“这么说来,阁下是不肯信任贫道了?”

容哥儿道:“非是在下不肯信任道长,实因情势变化难测,万一道长做不了主,在下届时抱怨道长,也是枉然了。”

金道长沉吟一阵,道:“好!贫道先去请教敝上,看他是否愿意见你,再来答复阁下。”

容哥儿道:“如若他希望得此宝典,万无不见之理。”

金道长不再答话,转身而去。

容哥儿直待金道长离开之后。才张口吐出黄笺,握在手中。心中盘算着应对之法,和脱身之策。

足足等了半个时辰之久,金道长才转回室中,道:“敝上此刻无暇接见阁下,但已授权贫道。”

容哥儿接道:“不要紧,在下可以等待。”

金道长冷冷说道:“那要明日午时之后,你要多等十个时辰。”

容哥儿道:“这倒不用道长操心了。”

金道长无可奈何的望了容哥儿一眼再次退了出去。

也不知过了几个时辰,两个容色秀丽的青衣少女启门而入。

容哥儿目光一掠二女,只见二女面目肃冷,娇艳的粉顿之上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18回 女中诸葛识天机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双凤旗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