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双凤旗》

第20回 江湖混饨假亦真

作者:卧龙生

容哥儿不自觉的摸了一下腰中至尊剑把,随在两个丐帮弟子之后,大步向前行去。行不多时,果然到了一座破庙之中,只见庙门大开,灯光透了出来。

两个丐帮弟子,站在庙门口处,停了下来,道:“江长老、陈堂主都在大殿候驾,容大侠请吧!”

容哥儿缓步进入庙门,只见大殿上烧着一支红烛,靠西侧壁处,放着一张破烂的桌子、三张竹椅,那桌子一面靠壁,江长老、陈堂生各自坐了一面,空下的一面,似是留给容哥儿的。

陈岚风站起身子,一抱拳说道:“容大侠请坐。”

容哥儿想到两人背叛丐帮之事,心中大为不耻,冷笑一声,道:“不用了,两位请我容某到此,不知有何见教?”江长老独目一闪,似要发作,但却不知何故又忍下去。

陈岚风微微一叹,道:“也许是容大侠眼见我等叛离丐帮,心中不耻我等所为,故而不愿和我等交谈了。”

容哥儿道:“武林中人,首重师道,这叛离门户之事,素为人所不齿,那也不是我容某一人如此。”

陈岚风摇摇头,道:“我等如是真的背叛丐帮,那也不用找你容大侠来此了。”

容哥儿心中一动,暗道:“那黄十峰用剑劈他,他却一直闪避,不肯还手,难道这中间确还有什么隐秘不成?”当下说道:“两位如是为形势所迫,确有苦衷,不得不尔,此刻又诚心悔过,在下倒愿代两位向那黄帮主求一个情,既往不咎。”陈岚风道:“如是违犯了丐帮帮规,那也不用容大侠你来求情,三刀六洞,我等甘受帮中规戒制裁。”

容哥儿道:“两位既无重返丐帮之心,召来容某,不知为了何故?”

陈岚风望了那独眼神丐一眼,道:“这位客大侠英雄肝胆,想来不会泄露其中之秘,不如坦诚相告如何?”

江尚元点点头,道:“咱们请他来此,如不据实相告,只怕反将引起他更大的误会。”

陈岚风轻轻咳了一声,道:“说来令人难信,如非在下和江长老亲自所见,就是别人说话给我等听,我等亦是难信。”

容哥儿听得一怔。道:“什么事?这等严重。”

陈岚风道:“敝帮的黄帮主,恐已遇害……”

容哥儿接造:“他不是好好的活着吗?”

陈岚风道:“活着的只怕是假冒之人。”

仰起脸来,长长吁一口气,道:“丐帮以忠义二字,作为我立帮教言,不论遇到何等强敌,都难使丐帮弟子臣伏。慾想统治丐帮,最简单的方法,就是找一个人来,充任我丐帮帮主,整个丐帮庞大的实力,都将为他所有了。”

这几句话,字字都如巨锤下去一般,听得容哥儿呆了半晌。

陈岚风道:“此事说来简直是匪夷所思,事实总是事实,区区实不忍眼看我丐帮基业就此断送,不得不挺身而起,谋筹对策,幸好有那江长老为我作证,否则,陈某必被我丐帮弟子指作凭空捏造陷我帮主,那是千刀万剐之罪。”

容哥儿细想那黄十峰的行为,豪迈义气,不似姦诈之徒,不禁摇头说道:“在下和那黄十峰相识以来,只觉地为人豪侠,大义凛然,真是一个可敬的长者。”

陈岚风道:“他不但惟妙惟肖地学去我丐帮帮主的习性,而且言谈、气度,都学得十分神似,否则也不能瞒过我丐帮众多的耳目了。”

容哥儿道:“当真是叫人难信。”语声微微一顿,道:“在下有一件不解之事,请教两位。”

陈岚风道:“容大侠请说。”

容哥儿道:“一人去冒充另一人,岂是容易的事,据在下和那黄帮主相处经过,并无发觉他带有面具。”

陈岚风道:“他如带有面具,不论那面具制作如何精巧,他早已为我发现了。”

容哥几道:“这就是了,他既未带面具,难道他当真生得和那黄帮主一模一样,难辨真假不成?”

陈岚风道:“目下区区感到不解的,也就在此,两个人能生得如此相像,实是不可思议。”

容哥儿道:“只此一点,那就无法推翻了。”

陈岚风叹道:“因此,在下和江长老相商,想在武功方面,测验一下看他是否会我巧帮中历代帮主相传相接的绝技,只可惜功亏一策,被那独臂拐仙横里插手,破坏了我们的计划。”

容哥儿伍了一怔,道:“怎么?今日之事,是你们预先安排好的计划?”

陈岚风道:“不错。”

容哥儿沉吟了一阵,突然纵声而笑,道:“如是那黄帮主人单势抓,不幸落败,你也可惜机把他杀死,以谋占那帮主之位。”

陈岚风道:“我帮主武功高强,历代帮主一脉相授的十二散手,博大精源,十几招打狗棒法,更是武学中奇技,如若那人真是我丐帮帮主,必然会此两种武功,此乃我巧帮中非帮主体不传的武学,我丐帮长老,虽有两位略知梗概,但亦难窥堂奥。”

容哥儿心中暗道:“不知是何人物,扮那黑衣人坐轿而来,武功倒是高强得很。”口中却不觉问了出来,道:“那假扮黑衣人的,也是你们巧帮中人了。”

陈岚风摇摇头,道:“那倒不是。”

容哥儿心中暗道:“越说越奇怪了,那人既非丐帮中人,如何肯受你们摆布?”

陈岚风似是已瞧出了容哥儿心中大疑,当下说道:“那人身份,在未得他同意之前,陈某不能泄露,不过,在下可以告诉容大侠的是,那人更是我帮主好友,唉!他们相交莫逆,竟是相见不相识,实难免令人生疑。”

容哥儿道:“他如经过易容,自然很难辨识出来了。”

陈岚风道:“就算经过易容,但那气度语气,声音神情,难道就一点也瞧不出来吗?”

容哥儿看那陈岚风的神态,诚挚中肯,不似虚言,但那黄十峰留给他的印象,又明明是一位豪迈的英雄人物,如说他是虚伪装作,实难做得那等自然,叫人瞧不出一点破绽,只觉心中一片混乱,茫茫然找不知所以。

那久久不发一言的江尚元突然接口说道:“咱们丐帮中事,本也不用这等详细的告诉你容大侠。”

容哥儿道:“是啊!那你们为何又找我来此,告诉了我?”

江尚元道:“咱们找你来此,说明此事,是怕你容大侠糊糊涂涂的卷入了这次漩涡之中。”

陈岚风急急接道:“最重要的还是咱们想借重容大侠。”

容哥儿茫然接道:“借重我?”

陈岚风道:“不错,我丐帮忠义相传,我等这次背叛丐帮的事,经那假充我帮帮主的人,回到总舵大肆渲染之后,必将激起我全帮激怒之心,并将倾尽全帮精锐而出,捉拿区区和江长老,届时,情势所逼,区区自是难再隐瞒,只有说出此事,我丐帮中人知悉此情之后,陈某是死而无憾,万一他布置周密,不容我陈某有置辩余地,陈某心为丐帮,死得眼目,但此事,恐怕是永成秘密,你容大侠也许就是这世间,唯一知道此秘密的人了。”

容哥儿心中一片迷惑,无法分辨真假,一皱眉头,道:“就算阁下所说之言,一字不假,容某人知道了,又能如何?”

陈岚风道:“在下此刻,纵然说得舌焦chún烂,只怕你也难相信,但我们亦无非分之求,情你心记此事,等到日后你心中动了怀疑之后,再为我等申诉此冤不迟。”容哥儿心中暗道:“此人果然厉害,在此等情形之卜,竞能想到数年以后的事,这等深谋远虑谨慎细心之处,实是常人难及。”

心中念转,口里却问道:“如是那黄十峰如阁下所言,在下又有何能相助?”

陈岚风探手从怀中摸出一支短箭道:“此箭名为蛇头箭,乃我陈某人的独门暗器,箭头分有毒和无毒两种,在下平目很少用作伤敌。”两手用力,折断了蛇头箭头,道:“阁下好好的保存此箭,日后我和江长老如有不测,容大侠又心房所疑,就请把此箭送往南岳恒山盘虎坪挡天古松之下,大喊三声,丐帮有难,自有人会引你去找我丐帮中人。”

独眼神丐江尚元,也从怀中摸出一枚制钱,手指如刀,由中间折为两半,道:“老叫化不用暗器,就以这枚制钱为凭,你好好收着吧!”

容哥儿接过断箭半钱,道:“如是在下觉不出丐帮中有何可疑呢?”

陈岚风道:“在下相信容大侠剑胆仁心,一诺千金,既然答应了,绝不会坐视我丐帮沉沦,而不相顾。”

容哥儿心中暗道:“不论两人说的是真是假,收下这半钱断箭无妨。”缓缓把半钱断箭收入袋中,道:“两位还有什么指教吗?”

陈岚风道:“此事还望穿大侠能严守秘密,不能让那黄十降知道内情。”

容哥儿点点头,道:“好!在下记在心中,两位如无他事,容某就此别过。”

且说容哥儿放腿而行,一口气行约二里才停下来,摇摇头,自言自语地说道:“江湖上的事,当真是叫人难分真假。”

不远处,传过来一声冷冷的声音,道:“不知是否可以告诉老夫,也好让我老人家为你借著代筹。”

容哥儿吃了惊,凝目望去,只见大路之中,站着一个人影,一面运气戒备;一面冷冷问道:“是什么人?”

只听那人应适:“独臂拐仙。”

容哥儿道:“原来是拐老前辈。”

只见人影一闪,铁拐着地,独臂拐仙已然落到了容哥儿的身前,缓缓说道:“那几个老叫化,带你去说些什么?”

容哥儿暗道:“此事真相万不能告诉他。”当下说道:“谈谈他们丐帮中事。”

独臂拐仙冷冷道:“老朽败了赌约,言明保护于你,但你如处处往危险中去,老夫如何能够跟着你寸步不高。”

容哥儿忖道:“你志在玉蛙,哪里是保护我了。”轻轻咳了一声,道:“如是老前辈有疑难之处,那就不敢有劳了。”

独臂拐仙道:“你的生死,和老夫何干?但老夫是何等身份,岂能言而无信,你如死了,那女娃儿问起我来,要我何言相对?”

容哥儿道:“老前辈之意呢?”

独臂拐仙冷冷说道:“最好的办法,是由老夫把你关在一处隐秘所在,一年期满,带你去见那女娃儿,老夫既可少去很多麻烦,又可不失信于她。”

容哥儿怔了一怔,道:“这手段也叫保护吗?”

独臂拐仙道:“不论什么手段,只要你一年不死就是,一年约满,你怎么死,老夫也不过问。”

容哥儿忖道:“不论他是否赌约失败,但这份为我拼命的盛情,我总该感激于他才是。但他这番话,却是把帮助我的一番心意,尽化乌有了。”

但闻那独臂拐他道:“有道是匹大无罪,怀壁其罪,你身怀武林奇宝,在江湖之上走动,那更是危险十分了。”

容哥儿听他又扯到玉蛙身上,心中更是怒恼,暗道:“这人老而无当,如此贪心。”当下冷笑一声,道:“老前辈和那江姑娘的赌约,和在下并无太大的牵扯,至于者前辈一番保护在下的盛情,晚辈心领了。”抱拳一揖,转身而去。

独臂拐仙冷冷说道:“站住!”

容哥儿霍然回过身来,道:“老前辈还有什么话说?

独臂拐仙道:“老夫要带你走!”

容哥儿手握剑把,摇摇头,道:“在下如是不去呢?”

独臂拐仙道:“去也得去,不去也得去!”

容哥儿长吸一口气,道:“老前辈如是想动武,那就只管出手。”

独臂拐仙脸色一变,道:“娃儿,你当真想和老夫打一架吗?”

容哥儿道:“如是老前辈迫逼过紧,晚辈无可奈何,只好领教一下了。”

独臂拐仙道:“你迫着夫动手,那女娃儿知道了,也定怪不得我。”铁拐一扬,陡然向前胸之上点去。容哥儿立即出剑封挡,他出剑之快,剑势之急,连那独臂拐仙也为之一怔。

就在他一怔之间,剑拐已然相触,只听呛的一声,那独臂拐仙子。中铁拐,已然断去了两寸多长。

独臂拐仙一跺脚,道:“你的宝刃很利。”转身一拐一拐的而去。

容哥儿望着那独臂拐仙的背影,心中暗暗忖道:“这人虽然怪解,但却不失英雄性格,兵刃被利剑削断,尽可再战,但他却掉头不战而去。”

容哥儿望着那老人的背影消失之后,才默默叹息一声,信步向前走去,一面暗忖道:“那黄十峰临去匆匆,也未说清楚,虎儿和那王总缥头现在何处,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20回 江湖混饨假亦真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双凤旗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