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双凤旗》

第22回 诱虎出押身作饵

作者:卧龙生

白英道:“看老夫佬么?”

容哥儿道:“如是老前辈旨在查明那雪谷中潜伏之敌,那就在雪谷之外,截下晚辈。”

白英道:“如是老夫希望查明根底,找出真正的敌人首脑呢?”

容儿哥道:“那就任他们把晚辈送往预定之地。”

白英道:“少年人如此胆气,可敬可贺。”

容哥儿道:“老前辈过奖了。”

白英道:“适才酒席之上,老夫有所误会,还望不要见怪才好。”

容哥儿道:“如非老前辈那一掌,我们演不出这场苦肉计了。”

白英道:“容大侠只管放心,老夫自会调度人手,追随你的左右。”

容哥儿沉吟了一阵,和那雪雕白英商量好联络暗号,大步出室而去。

白英目注容哥儿出室之后,匆匆把两具尸体收藏在冰窖之中,长长吁一口气,带上室门,匆匆而去。

且说容哥儿奔行到两个灰衣大汉的居留之室伸手推开室门,四下打量了一眼,才缓缓走了进去,回手又掩上房门。

他想出此策也不知是否见效,当下盘膝坐在一张木榻之上,暗中运气调息。

不知道过去了多少时光,突闻石门上轻轻响了三下。

容哥儿用心听去并不是和那白莫约好的暗号,显然妙计已售,有人找了上来,不禁精神一振。不知和人联络信号,只好置之不理,坐以现变。只听呀然一声。室门大开。

一个身着黑色劲装,身佩长剑的大汉,缓步行了过来,直到木榻前面。

容哥儿微启双目,留心着那黑衣人的举动。

那黑衣大汉四下打量了一眼,缓缓说道:“天机消长。”

容哥儿心中一惊,暗道:“这定然是他们规定的联络信号了。”情急智生,睁开双目,伸手一指嘴巴,摇头不语。

那黑衣大汉怔了一怔道:“你可是被伤了哑穴?”

容哥儿点点者,望着黑衣大汉。

那黑衣本汉低声说道:“周、管两兄,哪里去了?”

容哥儿心中暗道:“这人所说的同、管两兄弟,定然是那两个灰衣人。”当下伸手指指室外。

那黑衣大汉道:“他们可是被谷主招去了?”

容哥儿又点点头。

那黑衣大汉,虽然觉得容哥儿有些可疑,但他口不能言,也无法问出所以然来,何况他又不能在此停留过久,只好说道:“现在,我要出去,谷外已经为你准备好了代步,但此刻处境,虽然万分险恶,但只有一段行程,出了这雪谷石府,就安全了。”

容哥儿心中暗笑,不住点头。

那黑衣大汉又道:“你伤得如何?可否赶路?”

容哥儿心中暗道:“索性好好刁难他一阵,看他如何应付?摇摇头默默不语。

黑衣大汉略一沉吟,道:“既是如此,在下只有背着你走了。”

那黑衣大汉也不再多问,抓住容哥儿的双手一转,已把容哥儿的身子提了起来,背在背上,大步向外行去。

容哥儿任他背着走动始终未发一言,心中却留心着经过的道路。

黑衣大汉走过一段长廊之后,转到另一座石室门外,举手在门上,弹了三指。

只听室中传出三声金铁相击之声,打开室门。

这座石室堆满了食用之物,竟然是一个屯积粮食的仓库。

一个四十左右的青衣人,缓步迎了出来。

那黑衣大汉把背上的容哥儿,递了过去,道:“有劳余兄了,要尽早设法把他送出谷去。”那青衣人接过容哥儿,急步人室,掩上石门。

容哥儿心中暗暗吃惊道:“那雪雕白英,还在梦中一般,原来这雪谷之内,早已布满了内姦,不但人手很多,而且还有着十分严密的组织。

思忖之间,那大汉已把他放在木榻之上,恭恭敬敬地说道:“兄台请委屈一下,兄弟立刻想办法把兄台送出谷去。”容哥地伸手指指嘴巴,默然不语。

那青衣人对那容哥儿似是异常恭敬,欠身一礼,说道:“兄台请稍候片刻。”

容哥儿点点头,也不答话,暗中却留心着那青衣人的举动。

只见他转身于堆积物品之中,取过一条麻袋,缓缓说道:“雪谷出口处,防守十分森严,还要委屈兄台,暂时躲在麻袋之中。”容哥儿望了那麻袋一眼,点头不语。

那青衣人张开麻袋,放在木床之上。容哥儿双目盯注麻袋之上,静坐不动。

那青衣人怔了一怔,道:“兄台请。”

容哥几点点头,仍然静坐不动。

那青衣人伸手抱起了容哥儿,放入麻袋之中。缓缓提起麻袋,把袋口扎了起来。

容哥儿吸一口气,纳入丹田。只觉身体被人概起来,迅快地奔走在长廊之上。

容哥儿也无法看到走廊上的景物,索性闭上眼睛。

大约过了一盏热茶工夫之久,突然停了下来。

容哥儿感觉到自已被人交到另一个人的手上,又开始了很快的奔走。

他无法瞧到袋外景物,但寒气袭来,显然已经离开了石府,奔行在雪谷之中。

又过了顿饭工夫,那奔行之人,突然停下,容哥儿只觉服前一亮,袋口打开。

凝目望去,只见一个黑农大汉,背插单刀,站在身边。那大汉对他亦甚恭敬,欠身一礼,道:“请兄台出来吧。”容哥儿点点头,仍然静坐不动。

那大汉呆了一呆,道:“兄台怎不说话?”

容哥儿伸手指指嘴巴,仍然不言不语。

那大汉沉吟一阵,道:“兄台可是被人占了哑穴,”客开地占占头仍不言语。

这时夜色腾陇,容哥儿极尽目力,也不过勉强瞧出三丈多远,只见那黑衣大汉,伸手从怀中摸出一个火折子,晃燃之后,握在手中,四下摇动了一阵。容哥儿心中暗道:“好啊!这些人竟有着如此的周密联络。”那黑衣人手中的火拆摇动了一阵之后,立时熄去火焰,藏在怀中。

大约过了一盏热茶工夫,荒凉的郊野中,突然响起了一阵急促的步履之声。

凝目望去,夜色中只见一条人影,急急向容哥儿等停身之处奔来。

那人来得很快,片刻之间,已到了两人身前。

容哥儿目光一转,只见来人一身深色劲装,背插长剑,脸上带着一个犬牙外伸的恐怖面具。

那黑衣佩刀大汉,轻轻咳了一声,道:“月黑风高夜。”

那佩剑的黑衣人道:“杀人放火时。”

容哥儿心中暗道:“这两句联络暗语,当真是杀气腾腾的盗匪行径。”

但见那佩刀的黑衣人一抱拳,道:“兄台高姓?”

佩剑黑衣人道:“至高无上君主,遣我而来。”

容哥儿把两人每一旬,每一个字,都听得清清楚楚,暗道:“原来两人对答之言,故使牛头不对马嘴,局外人,如何得知内情。”

只听那佩刀人道:“兄弟所送之人,口不能言,身不能动。”

那佩剑黑衣人,突然一伸右手,一掌推在容哥儿哑穴所在。

此人十分高明,手出一击,正是解哑穴的手法。

容哥儿势难再装下去,只好出声咳了一下,目光转动,望了两人一眼。

他心中明白,此刻形势,随时可能露出马脚,讲话是越少越好。

那佩剑黑衣人冷冷说道:“还有何处的穴道被闭。”

容哥儿道:“左助间‘带脉’、‘维道’两处穴道被闭。”

那佩剑人右手挥动,在容哥儿“带脉”、“维道”二穴上备拍一掌,道:“好了吗?”

容哥儿缓缓站起身子,冷漠地说道:“多谢解穴。”

那佩刀的黑衣大汉,眼看容哥儿几处穴道,尽被解开,拱手说道:“两位保重,在下要回去复命了。”转身急奔而去。

荒凉的山野中,只余下穿哥儿和那佩剑大汉两人。

容哥儿目光一转,只见那佩剑大汉双目一直盯注在自己脸上瞧着,显然,心中已经动了怀疑,一时大感茫然,不知该如何才好。

正自犹豫之间,忽听那佩剑大汉冷冷说道:“阁下在哪一位剑主手下听差?”

容哥儿心中暗道:“他问我在哪一位剑主手下听差,显然,那剑主并非一位,不知他们如何一个称呼,一言答错,立刻就要露出马脚来了。”

焦虑之间,突觉脑际间灵光连闪,忽然想起来那杨九妹来,当下说道:“兄弟吗?在三公主手下听差。”

那佩剑大汉脸上顿时泛现出一片笑容,说道:“兄弟从未见过兄台,难免多疑,得罪之处,还望兄台多多原谅。”

容哥儿道:“言重了。彼此谊属同门,岂能谈到开罪二字。”

容哥儿一面说话,一面留心着佩剑大汉的神请变化,说到谊属同门,忽见那大汉一皱眉头,心知话已说错,又不知如何修改才是,但只好接了下去,道:“兄弟承蒙相救,在下还未清教贵姓?”

那佩剑大汉缓缓说道:“兄弟在神鹰剑主手下听差,奉得剑主之命,来此迎接兄台。”

客哥儿心中暗道:“好厉害啊!说了中天,仍是未把姓名说出来。”

心中念转,口中说道:“三公主和神主鹰剑主,一向相处甚治,还望兄台把姓名见告,兄弟见着三公主时,也好提提兄台大名。”

他自问这几句话,说的十分得体,既可问出对方姓名,亦可表现自己乃三公主的亲信,以提高身份。只见那佩剑大汉,双目眨动了一阵道:“兄弟神鹰七郎。”

容哥儿吃了一惊,暗道:“原来备有代号,不用姓名,几乎又问出毛病了。”故作镇静,点头道:“兄弟记下了。”一抱拳接道:“就此别过。”

神鹰七郎先是一怔,继而淡淡一笑,道:“兄台可是要回去复三公主之命吗?”

容哥儿道:“正是如此。”

神鹰七郎道:“兄弟来此之时,曾得剑主之命,请兄台同往去见剑主一面。

容哥儿故作沉吟道:“那神鹰剑主可是非要兄弟去一趟不可吗?”

神鹰七郎缓缓说道:“并非定要兄台一行不可。只是兄弟奉命办事,那剑主怎么交代,兄弟就怎么执行,兄台知道咱们的规戒,兄弟实不敢稍违剑主之意。”

容哥儿道:“既是如此,兄弟也不能使兄台为难,只好相随一行了。

他心知此去,无疑是羊入虎穴,稍有差地,立刻就有性命之忧,但想到此行或可揭开一桩江湖的重大隐秘,也只有硬着头皮去了。

神鹰七郎道:“好,兄弟带路。”转身向前行去。

容哥儿紧随那神鹰七郎之后,向前行去。

这时,他心中思潮起伏,想这月来际遇,实有着如梦如幻之感。

忽然间想到巧帮帮主黄十峰,和那神机堂主陈岚风之间一番争执,这两人对自己的神态。都很诚恳,谁也不似讲的谎言,这场纷争,实叫人无法分辨出谁是谁非,谁在维护丐帮和武林正义,谁是丐帮叛徒。但觉思绪绵绵,不绝如缕,各种事端,纷至咨来,愈想愈觉得茫茫然,分不明白。

他只管想心事,随在那神鹰七郎身后面行,也不知行向何处。

但闻那神鹰七郎,说道:“到了,兄台请留此稍候,在下通知剑主—声。

容哥儿神志一清,口中嗯了一声,流目四顾。

只见停身处,似是一座农家,竹林环绕,野花芬劳。

容哥儿心中暗道:“这太白山中一片酷寒,哪来的袭人花香?此地不是一个幽深的山谷,定然是一处四面高峰环绕的盆地。”

这时,那神鹰七郎,已经穿过了一片竹林,消失不见。

容哥儿镇静一下心神,开始用心思索,见了那神鹰剑主问他规定的机密暗语,他亦说不出个所以然来,那是非要露出马脚不可了。

他本能地伸手摸一下怀中的至尊剑柄,心中暗道:“不知那白英里否追踪而来?”

思忖之间,瞥见那神鹰六郎,大步行来,道:“敝剑主有请兄台,入室一叙。

事已至此,容哥儿也只好硬着头皮说道:“有劳带路了。”

神鹰七郎转身而行,容哥儿紧随身后。

穿过竹林,只见一片茅舍,散布在竹林之中。一座居室中,烛火通朋。

神鹰七郎行到那灯火高烧的茅舍前面,恭恭敬敬地说道:“启禀剑主,来人带到。”

但闻茅舍中传出来一个清冷的声音,道:“让他进来。”

神鹰六郎低声说道:“兄台自己过去吧。”

容哥儿暗道:“是福不是祸,是祸躲不过。”心念一转,反而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22回 诱虎出押身作饵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双凤旗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