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双凤旗》

第25回 双株共话昔日情

作者:卧龙生

容哥儿望着无上门主逐渐远去的背影消失不见,才轻轻叹息一声,回到房中。

金燕微微一笑,道:“夫人怕相公睡不安宁,特命小婢送来一碗雪莲汤给相公醒酒。”双手恭恭敬敬捧起木盘,送到容哥儿面前。

容哥儿虽然无法瞧到那碗中放的什么,但却闻到一股强烈的甜香之味,直行脑际,举碗就chún,一口气吃个净光。

金燕晃缓缓说道:“夫人交代小婢,相公饮完这碗汤,请早安歇。”

容哥儿正待接口,突然双足站立不稳,一跤向前栽去。

金燕早已有备,伸手抓住了容哥儿,道:“小婢扶相公登榻安歇。”

容哥儿脑中明明白白,但手脚不能挣动,舌头不能转弯,只好任那金燕摆布。

金燕扶着容哥儿,登上木榻,替他脱去靴子外衣,又替他盖上棉被,回头吹熄火烛,悄然而去。

容哥儿睡在榻上心中暗暗忖道:“这碗中不知放的什么毒葯?如此剧烈,发作的如此之快……”他心中胡思乱想了一阵,渐觉眼皮沉重,不自觉间,睡熟了过去。

不知过了多长时间,容哥儿缓缓的醒了过来,只觉有一双手在自己身上推拿,全身骨筋,都有一种异样的感觉。睁睛看去,只见万上门主神情肃然地站在一侧,金燕双手挥动,在自己身上推拿,顶门上汗水隐隐,似是用力甚多。

但闻万上门主说道:“好了。”

金燕停住双手,跃下木榻,低声说道:“他醒过来了。”

万上门主举手二挥,道:“我知道,你可以出去休息一下了。”

金燕应了一声,悄然退出茅舍,顺手带起了两扇木门。

室中只剩下万上门主和容哥儿两个人,万上门主低声道:“现在感觉如何?”

容哥儿道:“全身骨节微觉醒疼……”话声微顿,又道:“万上可在那雪莲汤中,下了葯物。”

万上门主点点头,道:“不错,不过那葯物不是毒葯,而是可以助你代毛洗髓的奇葯灵丹。”

容哥儿呆了一呆,道:“夫人为何要给我服用下如此珍贵的葯物?”

万上门主淡淡一笑,道:“因为你今夜要会见那一天君主,是吗?

容哥儿道:“不错呀!

万上门主道:“那一天君主武功高强,相公今宵和他相会,万一露出马脚,那一天君主在激怒之下,难免要放手一击,虽有未亡人在侧保护,也许有保护不周之处,如若能未雨绸缎,早作准备,岂不是好了很多吗?”

容哥儿心中暗道:“哪有这等事情,就算你那丹葯,确有奇效,也不能今日白昼服下,晚上就见奇效。”万上门主道:“好!现在你再休息一会,天色入夜之后,她们自会来此,为你更衣,初更时分,我来接你,咱们先去那里勘查一下四周形势。

也不待容哥儿再问,转身出房而去。

天色渐渐入夜,室中一片黑暗。

金燕、王燕联袂而人,一个手执纱灯,一个手中捧着衣服。

金燕放下手中纱灯,奔到容哥儿的身侧,说道:“相公没有挣动吗?”容哥儿道:“我睡得很安静。”

金燕道:“那很好,这样葯力的效用,加大了很多。”

说话之间,伸出双手,双掌挥动,连拍容哥儿三十六处大穴”

她每拍一掌,容哥儿只觉着掌处的骨节就格格作响。

容哥儿感到身上有一种莫可言喻的舒畅,心中暗自忖道:“不知她们用的什么葯物,竟使人有此愉悦感受。”但闻金燕柔声说道:“相公,此刻有何感觉?

容哥儿道:“感受舒畅,如沐春风。”

金燕道:“嗯!那就不会错了”

容哥儿道:什么事?”

金燕道:“小婢问你葯力行开了没有,你的感受,正是葯力发挥到极致之后的必然现象,小婢恭喜相公了。”

容哥儿心中大奇,还待追问,却听那玉燕接口说道:“相公,万上大驾就到,相公请更衣了。”

容哥儿懒洋洋地坐了起来,说道:“你们把这衣服留下,我自己来穿。”

玉燕道:“小婢们比照相公身材,匆匆赶制而成,只怕有很多不合身的地方,必得立时改正,相公站起来吧。”容哥儿无可奈何,缓缓下了木榻。

玉燕、金燕一齐动手,脱去那容哥儿衣物,换上新装。

容哥儿对镜端详,只见身上穿着一袭银灰色劲装。

说话之间,水门呀然,万上门主缓步行了进来。

今晚上,她的装束又变,玄色头巾,玄色劲装,更显得腰儿纤细,风情撩人。

玉燕、金燕齐齐欠身相迎;道:“恭迎门主。”

万上门主挥挥手道:“没有你们的事啦。”二婢应了一声,齐齐退了下去。

万上门主微微一笑,道:“穿上这身衣服,你就是那名动天下的邓玉龙了。”

容哥儿道:“在下只不过是李代桃僵,暂时冒充一下罢了。”

万上门主沉吟一阵,道:“今晚咱们若是还能活着,我有很多话,要和你说,如若不幸败在那一天君主手中,咱们却将葬身寒潭之中,比刻说了也是无用。”

容哥儿心中暗道:“好啊!你要我假扮邓大侠,原来是想要我陪尔一起去死。”

凝目望去,只见那万上门主突然间变得十分严肃,接道:“你那柄至尊剑,是一支很锋利的宝刃,带在身上,以防不测之需,我虽然守在出们的左近,但也许无法及时出手,挡住那一天君主的袭击,你自己也要暗作戒备才行。”

容哥儿道:“不知那至尊剑现在何处?”

万上门主道:“压在你枕头之下,自己去取吧。”

容哥儿掀开枕头,果然见到那至尊剑压在枕下,伸手取过,藏入不中。

万上门主道:“咱们去吧。”转过身子缓步出门。

心中念转,人却随那万上门主身后,缓缓行去。

万上门主步履很慢,而且一直没有回头望那容哥儿一眼。这时,已是初更时分,东方天际,冉冉升上来一轮明月。又行数十丈,突闻得水声偏偏,传了过来。

抬眼看去,只见那一湖碧水,在晚风中轻微荡漾。

万上门主带着容哥儿直行到湖边一座破烂亭子中,指着那亭子中的石椅说道:“坐这里等他,别忘记我交代你的话,记着沉着一些。”言罢,闭上双目,运气调息,不再理会容哥儿。

突然一声吱吱喳喳的鸟语声传了过来。

万上门主低声说道:“记住我的话。”双肩一晃,闪出亭子,消失不见。

容哥儿呆了一呆,暗道:“原来她要留我一人在此。

正待开口呼叫,瞥见月光下一条人影,疾如流星而来。

事已至此,容哥儿只好硬着头皮撑下去,照那万上门主所瞩,转过脸去,望着湖水。他虽然目注湖水,但却把全副精神贯注双耳之下听去。

只听一阵轻微细碎的步履,缓缓行人事中。

但闻一个清脆而微带讶异的声音说道:“你是谁?”

容哥儿心中一动,暗道:“这两人当真棋逢敌手,各有心机,那万上门主明明是妇人之身,却要我一个男子汉代她会晤强敌,那一天君主又明明是男子汉,却找一个女子代他来此……”他只管在想心事,忘了回答人喝问之言。

但闻那清脆的声音接道:“你是准?”

容哥儿长长吸一口气,镇静了一下心神,缓缓回过身来,道:我。”

凝神看去,只见一个玄色劲装的女子,背插长剑,脸上也垂着一面玄色面纱。

那交衣女子讶然说道:“是你?邓玉龙……”

容哥儿仿佛听到那万上门主传授的声音,道:“不错,正是区区玄在女子道:“你,你还没有死吗?”

容哥儿道:“取下你脸上面纱。”

那玄衣女子倒是听话得很,缓缓取下面纱,道:“你还要瞧瞧我吗?

容哥儿原准备一套说词,但这玄衣女子出人意外轻易除了蒙面黑纱,容哥儿和那万上门主,计议之言,反而没有了用,一时之间,竟然想不出适当的措词回答,呆在当地,半晌无言。

倒是那去衣女子接道:“你当真是邓玉龙吗?”

只听一个清冷的声音,接道:“不是,那真的邓玉龙不是已经吞了你的化心毒丹死了吗?”

容哥儿抬头看去,只见一身玄衣的万上门主,缓步走了进来。心中突然一动,暗道:“怎么这两人都穿着玄色衣服呢?”

忖思之间,突觉手脱一紧,已然被人扣位了腕上脉穴。

但闻万上门主冷冷说道:“放开他,此事和他无关。”

玄衣女子道:“他是谁?”

万上门主道:“一个陌生的人,但他很像先夫,只是晚生了二十年。”

容哥儿借两人说话的机会,打量那去衣女一眼,只见她柳眉带煞,凤日含威,比起那万上门主,似重多了几分煞气。

她放开了容哥儿的碗穴,道:“你找一个陌生人,假扮邓玉龙,是何用心?

万上门主自动除了脸上的面纱,缓缓说道:“我想那一天君主就是你,果然不错。”

玄衣女道:“我也早想到万上门主是你。”

万上门主道:“咱们既以真正面目相见,那也不用保留什么隐秘了,我先告诉你一件事。先夫确已死去,你那化心毒丹,并没有白白耗费。”

玄衣女道:“所以,你才组织万上门,收罗天下英雄,准备找我报仇。”

万上门主道:“所以,你化名一天君主,女扮男装,使用各种毒物,控制了无数高手,准备和我抗拒,是吗?”

玄衣女道:“我也告诉你一句由衷之言。我不是害死你丈夫的凶手。”万上门主道:“我也在查,先夫死前一直和你在一起,不是你,会是谁呢?”

玄农女道:“我也在查,而且,已查出了一点眉目!”

万上门主冷冷接道:“那人是谁?

玄衣女道:“我还没有找到确切的证据,不敢妄言。”

万上门主长长吁一口气道:“如果你说不出凶手是谁,今夜就别想生离此地。”

玄在女脸色一变,道:“你言词咄咄逼人,难道我怕你不成?”

万上门生道:“你既非害死先夫的凶手,何以先夫死后,你也迁离莲花谷,去踪不明,逃避何人?”

玄衣女望着那满湖月色,缓缓说道:“如是你肯平心动静气,坐下来和我谈谈,我倒愿告诉你不知道的事情。”

万上门主道:“除非你能举出确证,说出凶手非你。”

玄衣女淡然一笑道:“不要紧,你如是一定要和我动手,也不用指我是害死你丈夫的凶手。”说着话,缓缓坐在残亭中石椅之上。

万上门主看她坐了下去,似有长谈之意,也随着坐了下去,道:“你喜着白衣,江湖上人人皆知,故有莲花公主、白娘子的雅号,今晚之中,为什么穿着一身玄服?”

白娘子道:“我想你早该问了……’泪光转动,望了容哥儿一眼,接道:“什么事,你知道了,那也不用骗你的,邓玉龙和你成婚之后,第二日,我就赶到,我约他在一处农家会晤,这件事你是否知晓?”

万上门主道:“我虽然瞧出他面有忧苦之色,但却没问他。”

白娘子接道:“在你之前,他已经答允我,要和我常相厮守,想不到人离开我不过三月,就忘去了他许下的盟约誓言,负心变情,和你成婚。”

万上门主接道:“所以你恨他?”

白娘子接道:“恨他的该是你,当天他和我会面之后,黄昏时就和我双双离开,丢下了他新婚三日的妻子。”

万上门主道:“嫁他之前,我就知道他风流成性,嫁他之后,又无能把他留在身边,其咎在我。”

白娘子接道:“看起来,你才是第一多情人了。”

万上门王道:“白娘子弃去了白衣不穿,为邓郎改着玄服,你虽然不是他妻子,但对他用情却不输他明煤正娶的妻子啊。”

玄衣女道:“不要讥讽我,我很想能平心静气和你谈谈,共为邓郎报仇,不错,为了他喜爱玄色,我才改装玄色衣服,他已经死十余年,难道你还不能原谅他?

举手理一下鬓前散发,缓缓接道:“话如从头说起,又和邓郎有关。

万上门主道:“我那丈夫,除了生性风流一些之外,轻谈名利,别无缺点,他绝不会化身一天君主组成神秘帮会,图霸武林。”

白娘子道:“不是他。”

万上门主道:“那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25回 双株共话昔日情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双凤旗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