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双凤旗》

第26回 多情终教裙下死

作者:卧龙生

容哥儿紧随在万上门主的身后,说道:“夫人可知在下为何混入江湖中吗?”

万上门主道:“为了讨回镖银。”

容哥儿道:“不错,在下奉了母命而来,如是不能讨回镖银,无法上复慈命。”

万上门主道:“那很好啊!你也可以在江湖上浪荡不归了。”

容哥儿道:“夫人,除非我死了,在下非得讨回那镖银不可。”

万上门主突然回过脸来,望了容哥儿一眼,道:“如是不把镖银还你,难道你还要出手抢夺?”

容哥儿道:“就算在下明知不成,那也不得不设法一试了。”

万上门主微微一笑道:“除非是事情变化得出人意外,我们还你镖银。”

容哥儿道:“在下这里先行谢过。”

万上门主道:“不用了。”放快脚步,直奔回幽谷茅舍。容哥几一路上留心查看,竟不见埋伏人手,心中暗道:“这女人心思填密,处处不留痕迹。”

万上门主行到一座茅舍前面,停身说道:“回房去,好好休息一下,明日中午,咱们还要再闯一关。”

容哥几道:“人心难测,夫人如赴约,最好准备一下。”

万上门主道:“你放心,我不会让你受到委屈就是。”

伸手推开木门道:“回房去吧?”容哥儿行人茅舍,万上门主却顺手带上室门。这时,夜色未尽,室门关起,房中一片黑暗:容哥儿定定神,缓步行到木榻旁侧,坐了下去,只觉一股淡淡幽香,沁人心肺,登时神智晕迷,倒向木榻,迷迷糊糊中,感觉到烛火亮起,耳际间响起了一个清脆的声音道:“相公,万上对你特别垂青,要我等助你增长功力……”容哥儿想挣扎坐起,但感困倦难支,很快地睡熟了过去。

醒来时已是日升三竿,满窗阳光,容哥儿挣扎坐起,抬头看去,只见金燕一身青色劲装,坐在茅舍一角的木案旁侧。木案上放着一柄长剑。容哥儿跃下木榻,道:“昨夜是怎么回事?…

金燕微微一笑,道:“助你伐毛洗髓,相公现在有何感觉?”

容哥儿道:“骨节之间,隐感酸痛。”

容哥儿突然想到了那一天君主和万上门主订下的峰顶之约,低声问道:“现在什么时分了。”

金燕微微一笑,道:“距午时还早,相公放心地梳洗吧。”

容哥儿道:“你已经知道?”

金燕道:“嗯,你瞧瞧我这身装着。”说话之间,突闻木门呀然,玉燕、青燕并肩行了进来。容哥儿凝目望去,只见那玉燕、青燕,全部穿着青色的劲装,背播长剑。青燕、玉燕手中,各自捧了一个木盒。容哥儿望了二女手中木

五燕道:“相公的吃喝之物。”顺手把木盒放在案上。青燕微微一笑,打开木盒,道:“相公请迸些食用之物。”容哥儿也不客气,狼吞虎咽把两盒食物尽皆吃光。三婢站在一侧,瞧他食用完毕,才由青燕先行收了木盒退去。金燕道:“相公那柄至尊剑,放在相公枕下,赴约时别忘了带上。”容哥儿点点头,起身把至尊剑藏人怀中。室外已响起了万上门主的声音,道:“准备好了吗。”

金燕应道:“好了。”伸手取过案边木椅上放的长剑,系在背上。玉燕、青燕纷纷取过长剑,奔出茅舍。容哥儿转目望去,那木案之上,还留着一柄长剑,显然是留给自己了,只好顺手取过,背在身边,走出茅舍,始头看去,只见万上门主,又改了一身装束,全身黑衣,外罩玄色披风,脸上带着一个红色面具,说道:“防人之心不可无,也许要有一场激烈的恶斗,除非对方先行出手,被迫迎敌之外,不得我命,不许轻易出手。”

三婢齐声应道:“婢子们遵命。”

万上门主道:“时光不早,咱们该去了。”金燕一马当先,向峰上攀去。这几人轻功,造诣均深,那悬崖虽然陡削,但生满矮松老藤,攀登并非太难,不多工夫,已然登上峰顶。流目四顾,只见顶上一片寂静,不见一个人影。万上门主抬头望望天色,道:“时间已到午时……”

语声未落,突闻一个冷冷的声音应道:“来的是万上门主吗?”

万上门主低声说道:“玉燕,和她应对答话。”

玉燕低应一声遵命,高声说道:“不错,正是敝上驾到,姑娘什么人。”只见大石后,缓缀站起一个全身天蓝劲装,赤手空拳的少女。容哥儿仔细瞧去,几乎失声而叫,敢情来人正是那三公主杨九妹。

杨九妹两道清澈的目光,在容哥儿脸上溜了两眼,目光转到了玉燕脸上,道:“想不到今日又和三位姑娘碰面。”

玉燕冷笑一声,道:“那日一战姑娘能突破重围而去,足见武功高强。”这几句话,有些夸奖,但亦有着嘲笑意味。杨九妹道:“如若咱们能单打独斗,小妹自信可和几位一决生死。”

玉燕道:“敝上和一天君主有约,来此别有要事,姑娘之约,只有异日奉陪。”

杨九妹道:“诸位此来;想审问一个人犯,是吗。”

玉燕道:“不错,那人现在何处?”

杨九妹道:“屈驾等候片刻,那人犯即将押到。”

玉燕道:“约好的午时,贵君主为何不守信约?”

杨九妹冷冷说道:“此刻还未过午时,急什么呢?”

玉燕正待反chún相讥,却为万上门主摇手阻止。一时突然沉寂下来,静得呼吸可闻。容哥儿暗中留神那扬九妹,只见她神色镇静,再也不望自己一眼,显然,她并未发觉自己的身份。

过了片刻时光,突闻一阵步履声传了过来。抬头看去,只见那白衣使者,直对万上门主走了过来。在那白衣使者身后两文左右处,跟着两个黑衣大汉,押着一个项戴铁枷,身着灰衣的中年人。白衣使者行到万上门主身前,欠身一礼,道:“在下奉了敝君主之命而来,押送人犯一名,送交大驾。”

万上门主道:“贵君主倒是言而有信。”

白衣使者道:“不过,敝君主交代,这人犯只能供你审问,不能带走。”

万上门主道:“你们在旁边听着吗?”

白衣使者道:“我等一体回避。”

万上门主一挥手,道:“放他在此,你们可以回避了。”

白衣使者应了一应,举手一挥,道:“退到峰下。”当先向后退去。两个押送那灰衣人的大汉,紧随那白衣使者身后而退,只有杨九妹仍然站在原地未动。万上门主道:“你怎么不走?”杨九妹缓缓转身,慢步而去。她走得很慢,足足有盏热茶工夫之久,身影才隐失不见。

万上门主目注那杨九妹身影消失之后,才低声对玉燕说道:“代我审问他?”

玉燕应了一声,目光转到那灰衣人的身上,冷冷说道:“你叫什么名字?”那灰衣人抬头头望了玉燕一眼,道:“济南张大昌。”玉燕心暗道:“济南张大昌,从没有听说过这名字啊。”口中部慢慢问道:“此刻,一天君主和他属下之人,都已离此而去,你如不想受苦,那就据实回答我们的问话了。”

张大昌慢慢说道:“在下被囚禁了很久的时间,江湖中事,隔阂甚久,不知姑娘要问些什么?”

万上门主突然接口说道:“关于邓玉龙被害的事。”

张大昌道:“你是什么人?”

玉燕道:“万上门主。”

张大昌冷冷地说道:“我知道,我是问你们和那邓玉龙的关系。”

万上门主道:“邓玉龙是我丈夫。”

张大昌道:“昔年武林中人称白风旗的,可是你姑娘吗?”

万上门主轻轻叹息一声道:“你知道很多事。”

张大昌道:“姑娘虽然在武林中出现的时日不久,但却名倾一时,像在下这等年龄的人,有谁不记得姑娘之名。”

万上门主道:“那已是过去的事了,不谈也罢……”语声微微一顿之后,接道:“此刻,我想先知晓什么人害死了邓玉龙?”

张大昌道:“金风门中江夫人。”

万上门主应声道:“此事关系很大,你可知道说错一句话,后果何等严重吗。”

张大昌道:“在下自然是知道了。”

万上门主道:“那江夫人为什么要害死那邓大侠呢。”

张大昌道:“替夫报仇。”

万上门主道:“天下武林同道,人人皆知那金风门的男主人,死亡在一次大伏击中,和邓大侠毫无关连,她替夫报仇,怎么会找上邓大侠呢。”

张大昌道:“这个吗,就非在下所知了,但在下目睹,那邓大侠重伤之后,和那江夫人一段对话,自然是不会错了。”

万上门主两道森寒的目光,由垂面黑纱中透出来,望了容哥儿一眼,接道:“说下去,你如何遇见邓大侠?我不相信那么巧的让你碰上。”

张大昌道:“在下无意中遇得邓大侠,白衣骏马,却驰向荒野,那时,大色已是夕阳西下,晚霞绚烂的时光……”

万上门主道:“你就追了下去。”

张大昌轻轻咳了一声,道:“邓大侠乃武林中有名大情人,看他纵骑荒郊,必有所为,在下动了好奇之心,就悄然追了下去。邓太快耳目灵敏,在卡不敢追得过近,只好远远地追随身后,那时天色已然到掌灯时分,视界不明,正愁难再追上邓大侠时,却瞧见邓大侠的白马,系在一座古寺前的大树上。那座寺院,早已荒凉没有僧侣居住,邓太快跑到此处,定非无因了。就在在下心念转动之间,瞥见一顶轿急急行来,那小轿形式一眼便可以辨别出是女人的坐轿。”

万上门主道:“那轿中坐的什么人?此人和先夫的生死关系很大,你据实而言,认识为认识,不认识亦不可陷罪于人。”

张大昌沉吟了一阵,道:“在下不识那人。”

玉燕突然双手齐出,抓住了张大昌的左臂,格登一声错开了张大昌的左臂关节。只听张大昌闷哼一声,疼出一头大汗。玉燕冷冷说道:“错骨滋味如何?阁下如仍不肯说实话,那就有得苦头吃了。”

张大昌长长叹息了两声道:“在下说出就是。”

万上门主道:“接上他左臂关节。”

张大昌道:“夫人知道女侠红扇子吧?”

万上门主怔了一怔,道:“她早已嫁作人妇,难道也背夫私恋先夫不成?”

张大昌道:“这个嘛,在下不敢胡说,但那轿中走下来的,确是名噪一时的女侠红扇子。”

万上门主道:“以后呢?”

张大昌道:“以后那邓大侠接到红扇子后,就一齐进入古刹中。”语声微顿,凝目思索片刻,接道:“在下一时动了好奇之心,就追在两人身后,行人古刹。”

万上门主略一沉吟,道:“好!你说下去?”

张大昌道:“在下一路小心,直行到大殿之中仍然不见两人踪迹,正想退出大殿,到两厢房去找,瞥见一条人影,迅如流矢,投入大殿之中。当时,在下正站在供台之前,匆急之间,闪身躲人了供台之下。”万上门主道:“那人是谁?”

张大昌道:“殿中一片黑暗,来人又穿着一身黑衣,脸上也戴着一片黑纱,很难看得清楚,直到后来,她现出本来面目:在下才瞧出是江夫人。”

万上门主道:“好!你仔细的说明经过吧。”

张大昌道:“那江夫人进了大殿之后,立时忙着在四周布毒,只觉动作有些奇怪罢了。大约过了有半柱香的功夫,江夫人一切都准备就绪,但仍然不见那邓大侠回来,只好故意晃燃火折子,燃一柱香,插在供台香炉之中。果然,这一着发生了很大的效力,不大工夫,那邓大侠已经匆匆赶来……”

万上门主道:“红扇子呢?没有和先夫一起进入大殿吗?”

张大昌道:“没有,进入大殿的,只有邓大侠一人,直到邓大侠受伤冲行出大殿,那女侠红扇子,一直未再出现过,想是早已出了古刹了!”

万上门主黯然说道:“她如在场,也许先夫就不会死了。”

张大昌轻轻咳了一声,接道:“邓大侠如若防备一些,也许就不致中毒了,但他自恃艺高胆大,一下子行人大殿之中,才中了江夫人预布之毒。但邓太快中毒之后,似已有所警觉,才厉声喝问什么人?江夫人座了一声,燃起火烛,取了面纱,直到此刻,我才看清了她的真面目。”

万上门主道:“不会错吗?”

张大昌道:“错不了,在下认识那江夫人,何况,他们对话之中。已然说明了彼此的身份。”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26回 多情终教裙下死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双凤旗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