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双凤旗》

第27回 宝物在前无人识

作者:卧龙生

容哥儿道:“万上到哪儿去了?”

金燕道:“相公不是要向万上讨回嫖银吗?”

容哥儿道:“不错呀!

王燕道:“万上遣人把取得的一只箱子,送往开封,内情如何?迄今尚无消息,相公提起那趟缥来,万上大为不安,因此匆匆赶往开封

容哥儿摇头一笑,道:“只怕不是为了在下吧?”

玉燕嫣然一笑,道:“万上这么说,小婢只好原句转告了。”

语声微微一顿,又道:“后宅备有酒饭,两位请去食用一些,打坐片刻。”

容哥儿确实腹中有些饥饿,道:“有劳姑娘带路。”

玉燕带着容哥儿穿过了一片庭院,到了大厅。大厅上摆满了酒菜。

原来,他们万上门中,不断地有人赶到,只好设下流水宴,随来随吃。

容哥儿匆匆食毕,才想到金燕没有回来,只有玉燕坐在一侧相陆,当下问道:“金燕姑娘未来吗?

玉燕道:“由此时起,金燕姐姐已把你交给了我,有什么事只管吩咐我就是。”

容哥儿道:“此刻,咱们行程如何?”

五燕道:“由小婢奉陪,相公吃过东西,咱们换马起程……。”

容哥儿道:“姑娘和金燕,不论何人陪我,在下都欢迎至极,不过,在下希望知晓咱们要赶往何处。”

玉燕道:“咱们去追万上,取回你失去嫖银,你去是不去?”

容哥儿霍然站起,道:“那就不用等了,咱们立刻可以动身了。”

只见玉燕站起身子,道:“咱们上路吧。”起身向外行去。

容哥儿随后而行。出得大门,金燕早已带着十几个劲装大汉,列队相送。

两匹健马,已经上了鞍镣,停在路中等候。

玉燕牵着容哥儿,越众面去,跃上马背,健马如飞,直奔正东。

一路上玉燕柔顺无比,对容哥儿生活起居,照顾得无微不至。

容哥儿心中暗道:“邓夫人手下这四燕婢,一个比一个武功高,温柔多情,谁要能娶她们为妻,那也是前世修来的福气了。”

行行复行行,中午时分,到了开封城外。

玉燕带着容哥儿行到一座客栈门前,低声说道:‘相公,咱们先到客栈,休息一下,再更衣去见万上,好吗?”

容哥儿点点头道:“姑娘说的是。”随在玉燕身后,进入客栈。

只见一个店伙计迎了上来,道:“两位住店吗?”

玉燕道:“我要东南西北房。”

那店伙计欠身道:“早已打扫干净,替姑娘留着,小的给姑娘带路。”转身行去。

容哥儿心中大感奇怪,暗道:“哪有东南西北房,这分明是一种暗语,难道这座客栈,也是万上门中开的不成?”

心中念转,人已随着那店伙行人了一个宽大的房间。

店伙计让两人行人了房内,欠身一礼,道:“这间房子很幽静。”

玉燕一挥手道:“替我们准备酒饭。’那伙计应一声,退了下去。

片刻工夫,酒饭送上,两人相对小酌。容哥儿道:“咱们几时可见万上?”

话刚落,突然间木门呀然,打破沉寂,一个青衣童子,当门而立。

那青衣童子欠身一礼,道:“你是玉燕姑娘?”

王燕淡淡一笑,道:“不错。”

青衣童子道:“可奉万上之命而来。”

容哥儿心中暗道:“果然被她料中了。”

王燕道:“可有竹牌令符?”

青衣童子缓缓从衣袋之中,摸出一个三寸长短,一寸宽窄的青竹令牌,递了过去道:“姑娘请看。”

王燕接过令牌瞧了一眼,问道:“万上现在何处?”

青衣童子道:“两位请随我来吧。”

玉燕、容哥儿一齐站起身子,随在那青衣童子之后,缓步出了室门。

青衣童子道:“两位和在下最好能保持一支左右的距离。”

大步向店外走去。

容哥儿和玉燕随在那青衣童子身后一丈左右处,远远随行。

这时,午市正开,街上行人甚多,擦肩接撞而行。

行约顿饭工夭之时,转了十几条街,才到了一座大宅院前。

三人刚刚行近大门,那两扇紧闭的木门,突然大开。

那青衣童子突然一个飞纵,窜入了大门之内。王燕、容哥儿随后跌入门内。

容哥儿走在最后,双足刚落地,那两扇水门却呼的一声,关了起来。

回目望去,只见两个全身黑衣大汉,分站大门以内,肋间挂着腰刀,戒备森严,如临大敌。

只听那青衣童子道:“万上现在后厅,两位随我来吧。”说完当先而行。

登上七层石级,青衣人退到阁门一例,玉燕步入阁中,目光略一转动,欠身对正中一人说道:“小婢玉燕,复万上之命。”容哥儿紧随在玉燕身后,步入阁中。

抬头看去,只见万上门主,坐在画阁正中,仍然带着一重面纱。

但闻万上门主低沉的声音,传了过来,道:“你们来了,先请坐吧!有话等一会再谈。”

这句话,也不知是答复玉燕呢,还是对容哥儿说。容哥儿目光流转,才发觉这座画阁中,坐着很多人,西面靠窗处,放着一张方桌,方桌四周,分别坐着四个身着长衫的老人。

心中暗道:“这四个老人,不似身怀武功的样子,两个风采文雅,似是饱读诗书之士,另外两人,衣着神态,颇似当铺中的老朝奉。”

四个人微微闭着双目,摇头晃脑,似是都在动用心机,想着一件报为难的事情。

容哥儿和玉燕落座之后,室中立时又恢复一片沉寂。

良久之后,才听得万上门主说道:“四位想到了吗?”

靠南方一个老人首先说道:“老朽一生中,从手中经过的珠宝,不下万件,却从未见过此物。”

靠东面一位老人叹息一声,接道:“老朽这一生中,不知见识过多少的明珠、珍宝,但此物却无法勘定,它似是烧成的琉璃,又好像是天然的水晶,唉,当真是不易鉴别。”

万上门主沉吟了一阵,道:“两位老夫子博学多才,想必瞧出那水晶上的文字来历了?”

坐在北角的一位老者,轻轻叹息一声,道:“老朽惭愧得很,无法认出那上面文字用意。”

西首一位老夫子,伸手一持长髯,摇头晃脑说道:“就老夫查看所得,上面字形,似是用天竺文字记成。”

北面老者说道:“天竺文字,亦成形体,但那上面文字看去,有如花朵、图案一般叫人无法分辨,也许它是图案,不是文字。”

万上门主站起身子,说道:“四位暂请各回房中,休息一下,也借机会多想想,再谈此事不迟。”四位老人起身,步出画阁。

阁外早有两个青衣童子等候,分别带着四人而去。

四人离开之后,万上门主先行伸手,取下脸上的面纱,目光一撩容哥儿,笑道:“你来得很快。”

万上门主柔声说道:“你长途跋涉而来,本该让你休息一下才好问你,但此事很重要,只好先问过之后,再让你休息了。”

容哥儿道:“在下并不疲累,万上有何问询,尽管清说。”

万上门主道:“你见过杨九妹了?”

容哥儿道:“见到了,但她行色匆匆,只短短交谈数言。”

万上门主道:“你们谈些什么?”

容哥儿道:“那杨九妹告诉在下说,那一天君主要举行一个‘求命大会’。”

万上门主神色凝重地说道:“古往今来,武林中不少袅雄霸主,都没有这样大的口气,这一天君主,竟然发出这样大的狂言,显是早有准备。”

容哥心中一直惦念着王子方的失缥,当下说道:“万上可曾取得失嫖了吗?”

万上门主望容哥儿一眼,缓缓说道:“刚才那四个老人,你都已经看到了?

容哥儿道:“瞧到了。”

万上门主神色凝重地说道:“你可知晓那铁箱之中放的何物吗?”

容哥儿道:“这个,在下就不知道了。”

万上门主道:“一件似玉非玉,像水晶又像硫璃的东西。”

容哥儿道:“刚才那四位老人可就是谈论此物吗?”

万上门主道:“不错,两个有着数十年鉴别珠宝经验的老朝奉,无法判定它是人工制的琉璃,还是天然的水晶,两个博通古今的大儒,无法认出那上面雕刻购花纹,是字还是花。”

容哥儿道:“上面雕刻的字迹难认,那也罢了,但是人制琉璃成天然水晶,一眼就可瞧得出来。”

万上门主微微一笑道:“你自信有此能耐吗?”

容哥儿道:“在下自信可以一眼辨认出来。”

万上门主道:“那很好,早知你有此能耐,那也不必找两个老朝奉来了。”探手从身后取过一个八寸高、一尺长、五寸宽的小铁箱来,打开箱盖,道:“拿去看吧。”

容哥儿手从铁箱之中,取出一个拳头大小的白色方石出来。

凝目望去,只见上面雕刻着密密麻麻似字非字如花非花的图案,笔划均整,深浅如一,不禁心中一动,暗道:“怎么刻划得如此整齐。”

初看之下,颇似人制琉璃,但细看了一阵,又觉它莹晶透澈,又似天然水晶,越看越觉无法辨认。

但闻那万上门主说道:“你瞧出来了吗?”

容哥儿摇摇头,把手中既如琉璃又似水晶之物,放在那铁箱之中,说道:“瞧不出来。”

万上门主道:“唉!不论是水晶,或是琉璃,或是一块白玉、顽石,那都无关紧要,要紧的是那上面雕刻的文字。”

容哥儿道:“夫人怎知那上面雕刻的是文字呢?”

万上门主道:‘我不但知晓上面记述的文字,而且知道上面记述的是一种极为厉害的武功。”

容哥儿道:“夫人怎么知晓这上面记述的是一种很高深的武功呢?”

万上门主道:“我认识这上面四个字。”

语声微微一顿道:“那四个字,写的是‘大乘宝录’。”

容哥儿道:“大乘宝录……”

万上门主接道:“不错,顾名思义,就不难知晓这上面记述的是一种很高深的武功了。”

容哥儿道:“夫人既认这四个字,怎的不认识其他文字?”

万上门主道:“那大乘宝录四个字,是用梅花篆字写成,不难辨认,其他文字却不知是用什么文字写成,我也认不出来。”

万上门主站起身子,道:“那金道长已然去请一位名家就此地而言,这该是最后一次希望了。”

突闻一个威重的声音,传了进来,道:“见过万上。”

容哥儿只觉那声音十分熟悉,一时间却又想不起是什么人?

但闻万上门主应道:“道长辛苦了。”

容哥儿转头望去,只见那金道长缓步行入阁中,欠身说道:“那位方举人,已经请到了。”

万上门主道:“现在何处?”

金道长道:“为了尽快赶回,属下让他骑上万上的宝驹赶来。”

他年老气衰,坐立不稳,从马上摔了下来……

万上门主脸色一变,道:“摔死了?”

金道长道:“属下走他身后,及时出手,抓住了他,受了一场虚惊,此刻,尚熟睡未醒。”

万上门主道:“神志不清,不能说话,是吗?”

金道长道:“如是能让他休息一日,那是最好不过,如要他立刻动手,只怕要借重葯物了。”

万上门主流吟一阵道:“先让他休息一日再说。”

金道长欠身道:“属下设想不周,恭领万上的责罚。”

万上门主站起身子,道:“道长为万上门奉献了全部的心智,这点小事何足挂齿,下去休息吧。”

金道长淡淡一笑道:“多谢万上。”快步退出画阁。

万上门主回顾了容哥儿一眼,道:“你也该休息一下了。”

容哥儿退出画阁,玉燕立时迎了上来,带他到了一座幽静的小室之中,低声说道:“不论听到了什么事,你都别管。”

容哥儿奇道:“怎么?今夜之中,可有强敌来袭?”

玉燕道:“只要没有打入你的房中,你都别过问就是。”

说完之后,也不待容哥儿再问,匆匆转身而去。

容哥儿望着玉燕背影,去远了之后,才四顾打量了小室一眼。

只见这座小室布设十分雅致,但却十分简单,一张木榻,一个茶几,一支红烛,两个瓷杯,除此之外再无其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27回 宝物在前无人识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双凤旗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