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双凤旗》

第30回 有母称雄于不知

作者:卧龙生

容夫人缓缓站起身子,直向内室行会。

容哥儿高声说道:“母亲止步。”

容夫人回过头,道:“休息去吧!有什么事,也等到明天再谈。”

容哥儿叩头于地,道:“母亲总罪,孩儿想问一句大逆不道之事。”

容夫人脸色一变,道:“你要问什么?不能等到明天再问?”

容哥儿道:“孩儿心急如焚,片刻难忍。”

容夫人神色肃然地说道:“好!你问吧!”

容哥儿抬起头来,望着容夫人道:‘孩儿是不是真的姓容。”

容夫人本已行向内室,但却被容哥儿这几句话,问得重又转回在原位上坐下,缓缓说道:“孩子,你起来。”

容哥儿缓缓站起身子,道:“孩儿心中悲忿交集,言语间开罪母还望母亲不要生气才好!”

容夫人长长叹息一声,道:“孩子,你说的不错,你不姓容,也不叫蓉儿,那只是小时的rǔ名,唉!那容字,乃是为娘的姓。”

这几句话,字字如铁锤击下一般,敲打在容哥儿的心上。

他万万未曾想到,心中所疑所惧,竟然是真的事实。

他镇静一下心神,缓缓说道:“孩儿的真实姓名呢,母亲可否讲给听听?”

容夫人点点头,道:“我既然说穿了这件事,自然是要说给你听……”

容哥儿道:“孩子记得母亲告诉过我,我那父亲是伤在很多人围攻之中,荣夫人人双目中缓缓滚下来两行泪水,道:“你爹爹剑术高强,虽受围攻也不会伤在他们手中……”话说至此,容夫人语声忽然顿住,高:“什么人!”

哥儿霍然转身,一提气,疾向门外冲去。

容夫人沉声喝道:“回来!”容哥儿人已冲到厅门口处,闻声止步,退回原地。

只是一个清亮的声音应道:“我!

一个身着淡青劲装,外罩玄色被风的女人,缓步行了进来。

容哥儿一伸手取怀中暗藏的至尊剑,厉声喝道:“站住。”

那淡青衣女人望了容哥儿一眼,缓缓取下了脸上的面具,赫然是万上门主。

容哥儿呆了一呆,道:“万上门主,邓夫人……”

万上门主微微一笑,道:“我必须见令堂,等你传话太慢,只好跟踪你来了。”

容哥儿道:“我母亲说的不错,我中了你投石问路之计。”

万上门主挥手对容哥儿道:“你可以退出休息了,我要和令堂谈谈。”

容哥儿道:“家母亲不善和生人谈话……”

万上门主接道:“我们是老相识,她还未嫁给你爹爹之前,我们就认识了,这也就是我定要见她的原因。”

容哥儿满脸茫然之色,回顾母亲,道:“她说的当真吗?”

容夫人轻轻叹息一声,道:“你先退出去吧!”

容哥儿似是想再说什么,但又强自忍了下去,大步行出大厅,直回到自己卧房。

玉梅正在替容哥儿打扫房间。

容哥儿轻咳了一声,道:“你在这里,那很好,我正要找你。”

玉梅道:“什么事?”

容哥儿道:“你不要骗我,我要问你一件事。”

玉梅道:“你问吧!

容哥儿道:“你是我母亲唯一的从人,她做些什么事,你自然都知道广

玉梅道:“你见过夫人了,为什么不问她呢?”

容哥儿道:“她来了客人,无暇和我多谈,问你也是一样。”

玉梅道:“来了客人?直冲到夫人坐息的大厅中?”

容哥儿道:“不错……”

玉梅道:“那人的胆子很大,不知是男的,还是女的?”

容哥儿道:“女的,万上门主邓夫人。”

玉梅道:“她和夫人的交情很好,可直人夫人的住处。”

容哥儿一皱眉头,道:“我母亲会见外来之人,从不在居住之地

玉梅道:“你怎么知道呢?”

容哥儿道:“她如在家中会客,那也不会瞒过我这多年了。”玉梅微微一笑,不再接口。容哥儿走上一步,抓住了玉梅的右腕,肃然说道:“玉梅,如再不肯告诉我实话,支吾以对,那就有得你的苦头吃了。”

容哥儿暗中加力,但觉五指有如抓在一块坚铁之上,玉梅竟然是若无所觉,面不改色,不禁心头一震,暗道:“这丫头武功如此高强,那是我始料未及的了。”心中念转,放开了玉梅手腕。(ls:自己家里的最亲近的人都不了解,蓉儿不是白痴就是蠢旦,这种天真的事儿,只有在卧龙生的小说中能出现!)

玉梅缓缓放下手中的抹布、毛掸,慢慢说道:“你知道拜天石吗?”

容哥儿道:“知道啊!就在堕猿洞下。”.

玉梅道:“夫人一向在那里会见客人……”转身出室而去。

容哥儿急急叫道:“玉梅姐姐,请留步片刻,好吗?”

玉梅转过身子说道:“幸好小婢的骨头还结实,如若不够结实,叫你刚才一抓,早已经筋断骨折了。”

容哥儿急得抱拳一揖,道:“在下心急失常,开罪了姐姐,还望姐姐多原谅!”

玉梅冷肃的脸上,绽开了一丝笑容,道:“少爷,别忘了我是丫头身份啊!怎能够姐姐、姐姐的叫不停口?”

容哥儿叹道:“如母亲厚你薄我的情形,说你是我姐姐,岂有不当?”

玉梅淡淡一笑,道:“你不能辜负你母亲的好意,她不让你知道此事,是要你专心一志于练习武功。”

容哥儿道:“但姐姐你可知道,你的武功,并不比我差啊?”

玉梅神气肃然地说道:“你只想一面之理,那是觉得自己想的很有道理了,但你如知晓了很多事,那就有些不同了。”

容哥儿道:“可我不知晓啊!”

玉梅沉吟了一阵,道:“现在你已经知晓了很多事,夫人如若不告诉你内情,势将无法遮掩,我想,她定会顾及此事,今天,也许明天,定然告诉你所有内情,你可以放开胸怀,好好地休息一夜了。

客哥儿心中镇定了下来,当下运气凋息一阵,和衣睡去。

他一路奔走,早已困乏累极,这一觉直睡到日升三竿才醒。

容哥儿望着那满窗阳光,不禁哑然一笑,匆匆起床,急急漱洗一番,行出卧室。

只见玉梅手中执着一把铁剪,正在剪那院中花树。

回顾了容哥儿一眼,笑道:“少爷,起床了!…

容哥儿道:“起来了。”大步向前行去。

玉梅轻轻咳了一声,道:“少爷要到哪里去?”

容哥儿道:“去向母亲请安。”

玉梅摇摇头,道:“不用了……”

容哥儿急急接道:“为什么呢?”

玉梅道:“夫人已经出门去了。”

容哥儿吃了一惊,道:‘出门去了?那是……”’

玉梅道:“夫人本想当面嘱咐少爷几句,她连来两次,见你好梦正甜,不忍叫醒你,才吩咐小婢几句而去。”

容哥儿道:“我母亲说些什么了?”

玉梅道:“夫人要你好好守在家里,等她回来。”

容哥儿道:“可是她几时回来呢?”。

玉海道:夫人临去之际交代小婢说,多则七日,少则五天,就可以回来了。”

容哥儿道:“我母亲一个人去的吗?”

玉梅道:“还有那位万上门主邓夫人结伴同行。’”

容哥儿道:“玉梅,你晓得我母亲前往何处吗?”

玉梅道:“似是要去会一个人,详细内情,小婢确然不知。“

微微一顿,接道:“今天再好好的养息一天,明宵我要借重少爷帮忙。”

容哥儿奇道:“借我帮忙?”

玉梅道:“不错啊,此刻这‘养性山庄’中,只有你少爷和小婢两人,不请你帮忙请哪一个帮忙?”

容哥儿心中暗道:“事情是越来越奇怪,万上门主来了一趟,十几年不肯下山的母亲,竟然被她说服,陪她下山而去。

“再说那玉梅武功亦似是在我之上,她武功如是母亲传授,为什么会对儿子藏私,却把真才真学,传绘一个女婢?我又怎会像煞了邓玉龙?”

但觉重重疑问纷至沓来,泛上心头,是那般千头万绪。

玉梅眼看客哥儿一直呆呆出神,半晌不发一言,忍不住说道:“少爷,你在想什么心事?”

容哥儿道:“我在想母亲的事!”

玉梅轻轻叹息一声,接道:“你已经等了十几年了,难道就不能再多等几天吗?”

容哥儿苦笑一下,道:“我知你不能告诉我,问你也是枉然,不过,要我助你的事,希望你能坦然的告诉我!”

玉梅微微一笑道:“好!告诉你,名义上是你助我,事实上让你自己也去见识一番。”

容哥儿眼睛一亮,道:“什么事啊?”

玉梅缓缓说道:“明日是夫人会客之日,夫人临去之际,交代小婶代她会客。”

容哥儿道:“你代家母见客,我又代表什么人呢?”

玉梅道:“委屈相公,暂时填补一下小婢之位。”

容哥儿道:“在下虽然相助,但却心余力细!”

玉梅道:“为什么呢?”

容哥儿道:“明日会见之人,大部都是来过此地之人,自然识得你玉梅姑娘了,要堂堂男子,改扮一个女人去见他们不成?”

玉梅微微一笑,道:“这倒不用了,夫人和我每次和他们相会之时,都是戴着面具,我虽然站在夫人身侧,但数年来未讲过一句话,你只要戴上面具,站在我往日站的位置上,那就成了。”

容哥儿道:“果然如此,在下自然是乐得效劳了。”

玉梅道:“夫人临去时,告诉我应对之法,但我怕临时会露出马脚,万一事情被人揭穿了,恐怕要引起风波。”

容哥儿瞪大了眼睛道:“你是说万一事情被揭穿,会闹成动手相搏之局?”

玉梅道:“小婢不敢这么肯定,但并非无此可能,有备无患,要少爷好好养息一下精神。”

容哥儿道:“你们每次和那些来人会晤,是否带有兵刃呢?”

玉海道:“夫人是否带有兵刃,小婢不知,但小婢每次随同夫人会客时,暗中带有两把匕首,以备不时之需。”

容哥儿道:“好!我也陪带一把短剑就是。”

玉梅笑道:“少爷休息,小婢该去做饭了。”言罢,转身行去。

一日匆匆而过,第二日天色人在时分,玉梅改着一身黑色的劲服,披了一个奇大的黑色斗篷,道:“少爷,准备好了吗?

容哥儿道:“好了,姐姐要我作些什么?最好事先吩咐我一遍。”

玉梅道:“没有事,只要身着黑衣,黑纱蒙面,站在我的身后就是。”

容哥儿道:“那很简单,在下已记下了。”

玉梅望望天色,道:“好!咱们可以走了。”

容哥儿道:“不太早些吗?”

玉海道:“咱们要早些去。”

容哥儿起身行人内室穿上一身黑衣,带上蒙面黑纱,暗中藏了至尊剑。

玉梅又检视了一下门户,两条人影,直奔坠猿洞。

容哥儿低声说道:“玉梅,为什么不绕到悬崖尽处,进入谷中,却要从这峭壁上面冒险下谷?”

玉梅道:“此刻不是谈话的时机,你跟着我走就是。”

容哥儿凝聚目力望去,才发觉那玉梅落脚之处,早已有了痕迹,显然,那是人工凿成,以作接脚之需。容哥儿小心翼翼,照着玉梅的接脚方法,下入了谷中。

拜天石就在下谷的地上,高约三丈,形如一个童子,望空面拜,故称作拜天石。

将要接近那拜天石时,玉梅身子突然一缩,消失不见。

容哥儿不见了玉梅,那等于没有了带路之人,回头探视,距离那拜天石还有一丈左右,当下一提气,飞落石顶之上。只见右顶上一片平坦,如若坐下一个人后,余下之地,也仅留下供给一个人站着之位。

但闻玉梅的声音传了过来,道:“少爷,小心飞跃过来。”

容哥儿用足自力瞧去,只见那削立的石壁上,有一条尺讲宽,五丈长。他估计自己轻功,跃到那石壁之处,自然是绰有余裕,但如要正巧的跃人那石缝之中,却是力所难及了,除非是横里滚跃过去。一时间踌躇不敢尝试。

玉梅的声音又传了过来,道:“少爷,这里本有一条路可以下来,只是忘记了先告诉你,现在你只有设法跃过来。”

容哥儿道:“跳入那尺许宽窄的石缝中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30回 有母称雄于不知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双凤旗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