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双凤旗》

第31回 翻云覆雨俱纤手

作者:卧龙生

容哥儿端起鱼汤说道:“兄台请用鱼汤?”

那大汉双手持碗,喝了两口,道:“鱼汤煮得很好,姑娘手艺不错。”

玉梅冷冷说道:“不用你来夸奖。”

那大汉似是十分饥饿,大口食用,不大工夫,竟然把一碗鱼汤吃了。

容哥儿接过空碗,放在本桌之上,道:“阁下好些吗?”

那大汉点点头道:“好些了,你想知晓什么?”

容哥儿沉吟一阵,暗道:“如若由他从头说起,他当可从容思索,编排一番谎言,倒不如问他好。”心中一转,缓缓说道:“如若阁下从头说起,那未免使阁下太过劳累,还是在下问一段,阁下说一段如何?”

那大汉点头,“好!阁下请问吧!”

容哥儿道:“阁下怎么称呼?属于何门何派?”

那大汉道:“兄弟王仁,属于崆峒门下。”

容哥儿道:“阁下到此作甚?”

王仁道:“你真是这茅舍的主人吗?”

容哥儿道:“怎么?阁下有些不信吗?”

王仁道:“据在下所知,这茅舍中的主人,是一位中年妇人,阁下是男人,那位女人又太年轻,都不像这茅舍的主人。”

容哥儿道:“那是家母。”

王仁道:“你是这茅舍中的少主人了?”

容哥儿点点头,道:“不错……”

玉梅突然接口说道:“少爷,是你问他呢,还是他来问你了?”

容哥儿听得微微一怔,暗道:“不错啊!我一来在问他,怎么他竟问起我来了?”当下脸色一整,说道:“阁下到此,有何作为?”

王仁轻轻咳了一声,道:“据说,这茅舍主人,有一本邓玉龙邓大侠留下的剑诀……”语声微微一顿,接道:“年轻人,你知道邓玉龙邓大侠这个人吗?”

容哥儿听得邓玉龙三个字,不禁心头大震,暗道:“怎么?邓玉龙的剑诀,会留在我们家中?”顿觉重重疑云,泛上心头,冷冷接道:“不用谈邓玉龙的事,我只问你奉何人之命,来取邓玉龙的剑诀?”

王仁沉吟了一阵,道:“自然是敝派掌门人的令谕了。”

容哥儿道:“你们几时到此?”

王仁道:“昨夜三更。”

容哥儿道:“你一个人来此吗?”

王仁摇摇头道:“我们共有四人。”

容哥儿道:“另外三人呢?”

王仁道:“都负伤。”容哥儿道:“‘你们受了伤,那是没有取走邓玉龙的剑诀了?”

王仁苦笑一下,道:“我们四人刚进此厅,就和那人相遇,展开了一场搏斗。”

容哥儿道:“你们遇上了什么人?”

王仁道:“一个劲装蒙面人,她虽然蒙着脸,却无法瞒得过我们的双目,她是一位女子……”

容哥儿讶然道:“是一位女子?”

王仁道:“不错,是一位姑娘,她虽然未说过一句话,但我也看得出来。”

语声微微一顿,接道:“那人虽是女流之辈,但她剑招的恶毒,却是从未见过,在下和三位同伴,都伤在她的划招之下。”

容哥儿道:“以阁下伤得最重?”

王仁道:“在下首当其冲,被她奇诡的剑招,挑断了双腿上的主筋。”

玉梅突然接口说道:“那是说你们进入这座大厅之后,就遇上那位蒙面姑娘,你那三位负伤而逃,阁下一人重伤倒卧在此厅之中?”

王仁道:“不错,我等进入了茅舍之后,只到这座大厅,不过,那位姑娘也是从茅舍里面出来,如是你们丢了邓玉龙的剑诀,定然是那位姑娘取走了。”

王仁道:“那女孩子姓江。”

容哥儿只觉心头之上,突然重重被人击了一拳,道:“姓江?”

王仁道:“不错,在下听得有人呼叫江姑娘,那女人才匆匆而去,顾不得杀在下灭口了。”

突见玉梅呼的一声,吹熄了桌上灯火,冷然喝道:“什么人?”

只听一个女子声音应道:“我!是玉梅吗?”

容哥儿也听出了那是母亲的声音,正待接口,玉梅已抢先说道:“夫人回来了?”

应对之间,容夫人已经过了厅门,道:“怎么样,家中发生了事故?”

玉梅晃亮火烟子,道:“崆峒派五方真人,派遣几个徒弟,来咱们家偷东西。”

容夫人冷笑一声,道:“该死的牛鼻子,偷走了什么?”

王仁急急接道:“在下等来此之时,已经有人先行进入茅舍。”

容夫人目光转到玉梅脸上,道:“把经过情形,仔细的说给我听听。”

玉梅道:“所有经过之情,都是听这人口述。”

容夫人道:“你转述一遍就是。”

玉梅应了一声,把经过之情,很详尽的重述了一遍。

容夫人听完之后,接手从怀中摸出一颗丹九,交给玉梅,道:“让他眼下。”

玉梅心中不愿,但也不敢违抗夫人之命,只好接过灵丹,送到王仁手中。

王仁眼下灵丹。顿觉一股热力,直下丹田,容夫人神色镇静,脸上既无恶意,也无笑容,缓缓说道:“玉梅扶他出去。”

王仁还想讲,却被玉梅疾出一指,点了哑穴,提了起来,向外行去。

容夫人望了容哥儿一眼,道:“你跟我来……”语气微微一顿,高声接道:“玉梅,送他出去之后,立刻回来,收拾好行李兵刃,天亮时分,和少爷一起下山。”

玉梅应了一声,急步向外行去。容哥儿随在母亲身后,直行入母亲卧房之中。

容夫人燃起火烛,只见箱柜尽被打开,衣物尽弃一地。

她回顾了一眼,也不收拾,指指妆台前面木椅,缓缓说道:“孩子,你坐下。”

容哥儿依言坐了下去,道:“孩儿谢坐。”

容夫人闭上双目,沉吟不语。

容哥儿心中很多话想问,但是母亲神色冷肃,竟然是不敢开口。

母子两人相对无言,足足有一刻工夫之久,容夫人才睁开眼睛,说道:“孩子,你可感觉到咱们母子之间,似乎有很多秘密、隔阂,是吗广容哥儿道:“孩儿确有此感,使孩儿不解的是,母亲为什么要骗孩儿,母子之情,何等亲切,母亲难道还要欺骗孩儿吗广容夫人道:“为娘的并无骗你之意,隐瞒你二十年,那是为娘心有苦衷。”

容哥儿道:“举世间亲情,母子最近,孩儿想不出母亲为什么把一切隐藏在心中,瞒住孩儿?’容夫人似是心有难言之苦,脸色忽青忽白,沉吟良久答不出话。

容哥儿冷眼观察,看母亲为难之情,心中油生黯然之处,暗暗忖道:“看来母亲确有隐衷。”心中念转,竟然不敢多问。

容夫人沉吟了良久,突然落下泪来,缓缓说道:“孩子,你说世界亲情,莫过于母子,是吗?”

容哥儿道:“孩儿确有此感。”

容夫人道:“如是为娘有了对不起你的事情,你心中有何感觉?”

容哥儿奇道:“对不起孩儿?”

容夫人道:“也许算对不住你故世的爹爹。”

容哥儿突然觉得有人在胸前去了一拳般,半晌讲不出话。

容夫人道:“孩子,你在想什么?”

容哥儿道:“孩儿想不出,母亲有什么地方对不起孩儿。”

容夫人神色肃穆,缓缓说道:“母亲做了一件错事,我用了后半生的心力,希望补起这个大错……”她说话时十分苦涩,每一句每一字,似是都十分吃力。容哥儿道:“子不言父母之过,孩儿只要知晓真实内情,并无责怪母亲之心。”

容夫人道:“孩子,你已经长大,为娘的实在应该早把内情告诉你。

容哥儿道:“是啊,纵然母亲有何错失,那也是出于无意。”

容夫人理理秀发,道:“孩子,为娘并未想长期骗你,我已经把经过详情,写在一中绢册之上,那上面记述甚详,只是还未到给你阅读的时间而已。”

容哥儿奇道:“几时才能够让孩儿阅读?”

容夫人道:“原来还要一段很长的时间,但现在快啦,如若事情顺利,也许在一年之内。”

容哥儿呆了一呆,道:“还要一年时间?”

容夫人突然流下泪来,道:“孩子,你希望为娘的很快死吗?”

容哥儿吃惊道:“孩儿怎敢有此不孝之心,希望母亲多福多寿,活上千百年。”

容夫人道:“你既希望为娘多活几年,那就不要逼我。”

容哥儿心中暗道:“我哪儿逼你了,为什么这件事竟然要对我保密?”

但是母亲泪痕求干,竟然是不敢再问。

母子相对沉吟了片刻,仍由容夫人接口说道:“孩子,你知道为娘原本不希望你仍然混迹在武林之中。但我竟无能完成我这个心愿,仍然使你学了武功,唉!既然教了你,就应该倾囊相投才是,但为娘竟然是又下不了这个决心,就这样耽误了你。”

略一沉吟,又道:“咱们家中有邓玉龙的剑谱吗?”

容夫人道:“真的。”探手从怀中摸出一本薄薄的绢册,递了过来,道:“孩子,这就是邓玉龙剑道精华,为娘的交给你,你能够学得多少,那要看你的造化、智能了。”

容哥儿望了那绢册一眼,却不肯伸手去接,缓缓说道:“母亲,那万上门主来此,可是为了要讨取这本剑谱吗?”

容夫人摇摇头,道:“不是,她要和为娘合作。”

容哥儿沉声说道:“母亲,这邓大侠的剑谱,怎么落在我们家中?”

容夫人双目盯注在容哥儿脸上,道:“孩子,你可是听到邓玉龙很多传说?”

容哥儿点点头,道:“不错……”

容夫人接道:“所以,你对母亲也动了怀疑?”

容哥儿道:“孩儿怎敢妄生异念,只望母亲给孩儿说明此事内情。”

容夫人道:“为娘可以告诉你,这剑谱绝非窃取而得。”

容哥儿呆了一呆,道:“不是窃取,那是邓玉龙送给你了?”

容夫人神色肃然,缓缓说道:“邓玉龙怕他的绝技失传,身负重伤之后,把剑谱交给为娘,要我替他保管传诸后世。”这几句话,字字如刀如剑,刺入容哥儿的心中。

历经往事,一幕幕展现脑际。想起了万上门主谈起那邓玉龙死亡经过,临死之前,遣人去通知她,约她相晤,如若母亲的话说的真实,那就是邓玉龙在死亡之前,先去见了母亲,留下剑谱,再去会见那邓夫人了。

一念及此,百念丛生,又暗自问道:“那邓玉龙为什么要把剑谱交给我母亲呢?邓夫人、白娘子都不愿交,却把毕生心血所聚的剑谱,交给了我的母亲,显然,在邓玉龙心目之中,母亲的地位,高过两人了。

但觉重重凝云涌上心头,竟忘了母亲还在身侧。

容夫人一直冷静的观察那容哥儿脸上的神情变化,只见他忽而愁锁眉尖,满脸优苦,忽然激忿难耐,满肠怒容,口中亦是在喃喃自语。不禁黯然一叹,道:“孩子,你在想什么心事?”

容哥儿抬起头来,望了那剑谱一眼,道:“母亲,邓玉龙这册剑谱很宝贵吗?”

容夫人道:“天下剑道无出其右。”

容哥儿道:“这剑谱还是母亲收着吧!孩儿不想学邓玉龙的剑法。”

容夫人若有所悟,道:“拿去吧!先阅读一遍试试,若你不喜欢,那就把它烧掉算了,免得留在世上害人。”

容哥儿接过剑谱,望也未望一眼,就随手放在怀中,道:“孩儿一如若能成武林第一剑,我要杀尽天下负情人……”

容夫人接道:“包括为娘的在内。”

容哥儿欠身说道:“这个,孩儿怎敢。”

容夫人突然站起身子,举步一跨,挡在容哥儿的身前,道:“什么人?”

她艺高胆大,连室中火炮也不熄去。

只听一个女子声音应道:“小妹俞若仙。”随着答话之声,缓步走进来万上门主。

万上门主俞若仙对容哥儿点点头,道:“公子好吗?”

容哥儿道:“晚辈很好。”站起身子,向外行去。

容夫人沉声叫道:“孩子……”

容哥儿急急回身,应道“母亲还有何吩咐?”

容夫人道:“我和你邓婶母商谈天下大事,你留在这里听听吧!”

容哥儿道:“孩儿留此方便吗?”

俞若仙道:“只怕还有借重公子之处,公子留此,自是无妨。”

容哥儿也不答话,缓缓坐了下去。

俞若仙目光转到容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31回 翻云覆雨俱纤手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双凤旗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