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双凤旗》

第33回 明知虎山任前行

作者:卧龙生

容哥儿接道:“田兄是否已胸有成竹?”

田文秀摇摇头,道:“没有,在下只是告诉容兄,万一兄弟死去,请容兄照兄弟之意,设法搏杀我们那校父皇,天下才能算真正平静下来,他能收服我们四公子,就能收服八公子为他效命。”

容哥儿道:“田兄说出之言,足证田兄确已放下屠刀,回首向善,我武林同道有幸了。”

田文秀苦笑一下,道:“两年之前,兄弟已有悔悟之心,只是情势逼迫,内无声同道合联手之人,外无拔刀相助的援手,兄弟孤掌难鸣,无法挣脱这种枷锁,只有苟延残喘拖延时光,眼看武林大劫已成,回天无力,内心中悲痛莫名,但又无法拦阻,整个武林道上,只有万上门中人未为葯物所伤,幸好。赵天霄物慾迷心,告禀父皇,要兄弟负责指挥七大剑主统率的数百高手,对付万上门中人,兄弟能做的只有网开一面,希望能保存下这股真纯的武林实力,日后能有重振武林正义的机会,因此,兄弟在这番围歼万上门中,故意自布陷饼,连番痊战之下,使我们有了很大的伤亡,万上门中却损失很小。”

容哥儿道:“田兄这番用心,不怕被他们看出来吗?”

田文秀道:“事情已经如此,纵有被他们发觉之危,但也只好冒险,不过,兄弟这冒险的成份不大。”

容哥儿道:“这话怎么说?”

田文秀道:“我们那位父皇,一向是只要求完成何事,从不问自己的损失如何。因为,双方都是他要杀的人,若兄弟能够一举围歼万上门,就算牺牲七大剑主,和他们全部高手,我们那位父皇,也是一样不会责怪,而且还将大大的夸奖我一番。”

容哥儿道:“原来如此!”

田文秀叹息一声,道:“所以,我们很少有做不到的事情!”

容哥儿心中虽然有着很多疑团想问,但想到时光已经不早,再谈下去只怕要误了大事,当下起身说道:“咱们可以走了。”

田文秀道:“兄弟觉得很多事该对容兄说明,免得兄弟死后,你将无法应付。”

容哥儿道:“兄弟心中也有千百桩疑问想向田兄请教,只怕时间不多了,此刻,咱们最为重要的事,是要先行设法阻止那少林、武当掌门人,不让他们接受降服,这是名象之征,不能让你们那位父皇有过霸统武林的事实。”

田文秀点点头,道:“不错,咱们去吧!”突然抓起一柄利剑,在船底刺了几剑,眼看湖水涌入舱来,才拉开舱门,行了出去。

容哥儿看他这怪异的举动,心中虽然多疑,但却忍下未问。

只见田文秀举手一招,对两个摇橹大汉说道:“你们过来。”

两个摇橹大汉依言行了过去。

田文秀随手带上舱门,然后从怀中摸出一个玉瓶,倒出两粒葯丸,道:“把这两粒丹葯吃下去。”

两个大汉也不多问,接过葯丸吞下。

田文秀道:“我们登岸之后,你们把快舟驶入湖中。”

两个大汉应了一声,退回后梢。

田文秀低声对容哥儿道:“咱们走吧。”当先跃登岸上。

容哥儿紧随田文秀身后登岸。只见快舟转头向湖心驰去。

容哥儿忍了又忍,仍是忍耐不住,问道:“田兄,你刺破舟底,让湖水涌出,那是想沉去快舟了?”

田文秀道:“不错,而且那两个摇舟大汉,也服下了一种强性毒葯,一个时辰之内,毒发而死,快舟沉入湖底,兄弟留在人间的痕迹,也永沉湖底了。”

容哥儿叹息一声,慾言又止。

田文秀轻轻咳了一声,道:“咱们已入君山腹地,这是我来往的秘道,有着重重防守,外人很难进来。”

容哥儿抬头看去,只见阳光满山,已是辰时光景,当下说道:“此地距少林、武林两派掌门人处,还有多远?”

田文秀道:“不足二里,不过,沿途上埋伏甚多。”

容哥儿道:“埋伏于此地之人,都是些什么人物。”

田文秀道:“自然是我们葯物控制的高手,这番生死大会,有我们那位父皇设计,我们四个公子,分头执行,各有专司之责。”仰天吁一口气,道:“他计划同密,使我们四个人都无法了然全盘形势,但他却未料到一宵大变,使局势全部改观,这叫人算不如天算。”语声一顿,道:“不过,如非容兄,有这等豪壮之气,冒名顶替张四,兄弟若被赵天霄和邓二所害,此刻情势又当别论了。”

容哥儿道:“时光已经不早,咱们得早些赶去,只是沿途上重重埋伏,田兄是否可以对付呢?”

田文秀道:“此区中人,都是赵大、邓二指挥的属下,能否顺利通过,那要看容兄的机智了。”

容哥儿道:“在下虽冒充赵大,但不解内情,如何能够应付,还要田兄才成。”

田文秀淡淡一笑,道:“我们四人统驭属下,各有其法,也各有不同的暗记己。”

容哥儿道:“那是说,我们通过之时,田兄也无法控制局势?”

田文秀道:“没有办法。所以,要靠容兄。但就兄弟所知,暗号不及于首脑,他们纵有规定联络暗记,也不会及到赵大身上,只要你能沉着应付,就不难闯关了。”

容哥儿道:“既是如此,咱们只有靠运气试试了。”

田文秀淡淡一笑,道:“容兄刚才看到兄弟对付属下的手段了吗?”

容哥儿道:“看到了。”

田文秀道:“容兄要和兄弟一般,对待他们愈是沉着冷酷愈好。”

容哥儿嗯了一声,道:“好吧!如是兄弟做不出来,还要田兄从旁提醒。”

田文秀点点头,道:“容兄请走前面,兄弟随在后面。”

容哥儿应了一声,举步向前行去。

转过一个山角,突然一声低喝,传入耳际,道:“什么人?”

容哥儿停下脚步,道:“哪位当值?

只见人影闪动,三个大汉由一块巨岩后,闪身而出,拦住了两人去路。

果然,三人看清容哥儿后,齐齐欠身作礼,垂手肃立,神态十分恭敬。

容哥儿心中暗道:“他们听惯了赵大声音,我如说话过多,必将露出马脚,能不开口,就少开口的好。”心中念转,举手一招,道:“过来!…

他无法辨认出这三人之中,哪一个是领队,只好含含糊糊地招呼了一声。

只见三人中那居中大汉,行了过来,缓缓说道:“主人有何吩咐?”

容哥儿心中暗道:“他称我主人,那是说他是赵大的亲随了。”当下问道:“此地局势如何?”

那大汉微微一怔,抬头望了容哥一眼,又垂下头去,说道:“情势变化,属下已于昨日面报主人……”

只听田文秀冷冷说道:“大哥的属下办事不力,依律该予处死!”

容哥儿怔了一怔,举手一掌,拍了过去。

但闻啪的一声,那大汉被容哥儿一掌击中前胸,只打得口中喷出一股鲜血,身躯摇颤。

那大汉内功十分深厚,容哥儿一掌击下,竟然未能将他震死当场。

只见那大汉伸出手来,指着容哥儿道:“你不是大……”

容哥儿第二招迅快递出,砰然一掌又击在那大汉的前胸之上。

那大汉虽然武功甚好,但无法连续承受容哥儿两度重击,身子一摇,倒地死去。

容哥儿长长吁一口气,暗道:“只因我一念之仁慈,几乎露出了破绽。”

原来,他第一掌用出力道甚大,要击中那大汉前胸之时,突生不忍之心,减了两成掌力,未能把那大汉击毙,如不是及时补上一掌,被那大汉叫出名字,势必要露出马脚不可。抬头看去,只见另外两个大汉,漠然而立,似是对容哥儿突然杀死属下一事,漠不关心,毫无兔死狐悲,chún亡齿寒感觉。

田文秀低声道:“咱们走吧。”

容哥儿望了那被自己震死的大汉一眼,沉声说道:“收去他的尸体。”

两个大汉应声行了过来,收去那大汉尸体,转身而去。

容哥儿目睹那两个大汉转入大岩之后,低声对田文秀道:“就这样简单吗?”

田文秀也低声应道:“你第一掌,太仁慈了,几乎使他传出警讯。”

容哥儿道:“传出什么警讯?”

田文秀道:“我也不知道他们用什么方法传出警讯,但我知道他定有方法,也许是一枚竹哨;也许是一声长啸,我们兄弟之间的秘密,从来互不公开,不过;如是被传出警讯,咱们恐再难行到和少林、武当两派掌门人约定的会晤之处了……”

语声顿了一顿,接道:“现在是做大事,做大事不拘小节,更不能心存妇人之仁,再要下手,希望再重一些,要一击置于死命,不让他有还手还口的余地。”

容哥儿点点头,道:“在下记下了。”

田文秀道:“向前走吧。”

容哥儿举步向前行去,又行十余丈,到了一个山口之处。

突然嗤嗤几声弦音,两支长箭,掠着两人顶门而过。

田文秀道:“容兄,这又是你的属下,招呼他们现出身来。”

容哥儿低声说道:“如是被他听出我的声音,不是赵大,岂不要露出马脚?”

田文秀道:“世上没有一个完善万全之策,目下只有行险求全了。”

容哥儿点点头,大声喝道:“哪一位当值?”一面大步向前行去。

田文秀紧随容哥儿身后,一面低声说道:“记着这些人都受葯物所控,形同工具,不能以人性善良的尺度,对他们量衡。”

容哥儿心中暗道:“也许他说的不错。”

心念转动间,瞥见一个黑衣劲装大汉,快步奔来抱拳一揖,道:“见过主人。”

容哥儿冷冷说道:“此地情形有何变化?”

那大汉望着容哥儿怔了一怔,道:“一切如常。”

容哥儿举手一招,道:“你过来。”

原来,容哥儿已然瞧出那大汉听出了自己声音不对,动了怀疑。

那大汉望了田文秀,道:“这位是三公子。”

田文秀道:“不错,你在大公子手下听差多久了。”

那大汉道:“不足半年。”

田文秀道:“你神志很清醒啊。”

那大汉道:“在下得大公子提拔……”

容哥儿突然挥手一掌。拍在那大汉背心之上。

那大汉吐了一口鲜血,倒卧地上。

容哥儿回顾了田文秀一眼,大步向前行去。

两人又越过几道险关,到了一片浅山环绕的青草地上。

容哥儿抬头看去,只见一个身被黄色袈裟的老僧,和一个长髯垂胸的道人,盘膝坐在草地之上。

四周一片寂静,不见一个人影。

容哥儿心中忖道:“这局势静得有些出奇,可怕……”

田文秀突然快行两步,到了容哥儿的身旁,低声说道:“这两位就是少林、武当的掌门人。”

容哥儿缓步行了过去,沉声说道:“两位老前辈,在下这厢有礼了。”

那身披黄色袈裟的和尚,缓缓睁开双目,望了两人一眼,道:“两位是……”

容哥儿轻轻咳了一声崖:“咱们奉命而来,请教两位……”

黄衣和尚淡淡一笑,道:“客气,贫僧三思之后,决定不愿造成大劫……”

语声一顿,口气忽变,道:“阁下是何许人?”

容哥儿心中暗道:“他忽然问起我的身份,那是说他未曾见过赵大了。”

心中念转,口中说道:“大师和道长此番越渡生死桥,为了何事?”

黄衣和尚道:“应人之约。”

容哥儿道:“这就是了,大师又是何身份呢?”

黄衣和尚道:“贫僧少林寺方丈慈云。”容哥儿道:“少林寺的住持方丈,也就是少林派的掌门人了?”

慈云大师道:“少林规戒,一向如此,凡是少林方丈,也就兼掌少林门户。”

容哥儿目光掠过那道人身上,道:“道长是武当……”

那长髯道长接道:“贫道武当掌门人,法名三阳。”容哥儿一抱拳,道:“原来是两位掌门人,在下幸会了。”言罢,抱拳一揖。

三阳道长满脸困惑之色,望了慈云大师一眼,说道:“贫道和慈云道兄商量之下,觉得目下情势,大局已定,为了武林保存一些元气,因此贫道和慈云道兄决定下令本门弟子,停止苦斗,不过,贫道和慈云道兄,又深觉愧对我历代师祖的重托,无颜再生人世。”

容哥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33回 明知虎山任前行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双凤旗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