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双凤旗》

第35回 计人虎穴会强敌

作者:卧龙生

俞若仙微微一笑,道:“明日午时之前,如若我还想不出解毒办二,绝不阻止几位去见那一天君主。”

慈云大师缓缓站起身子,道:“既然如此,老油等恭候通知了。”

三阳道长和无影神丐岳刚,齐齐站起身子,道:“我等暂时告别。”

俞若仙道:“诸位慢走,怨我不送了!”

慈云大师、三阳道长、无影神弓岳刚,鱼贯而行,离开了大厅。

俞若仙不离位,只是微微欠身相送。只待三人离开了大厅去远,俞若仙才回顾了容哥儿一眼,道:“唉!适才的谈话,你都听到了!”

容哥儿道:“都听到了。”

俞若仙道:“照目前的情势而言,少林、武当、丐帮,武林中三大实力最强的支柱,只怕是无能相助咱们了……”轻轻叹息一声,接道:如若咱们不能获得少林、武当、丐帮人物支持,很难和一天君主决战……”

容哥儿道:“眼下如要谈到动手,不论谁胜谁负,都将是一个十分悲惨的结局,一天君主凭借葯物,奴役了千百高手,真打起来,凄惨可想而知。”

俞若仙扬了杨柳眉儿,道:“此刻,我已经骑上虎背,慾罢不能,少林、武当和丐帮,都已屈服在一天君主之下,令堂也未依约赶来,依我了上门之力,想对付一天君主,实力未免单薄一些,现下唯一之策,就是劳请你容相公再行涉险一次。”

容哥儿道:“只要有助大局,在下万死不辞,万上只管吩咐,不知要在下如何应付?”

俞若仙道:“你设法带我同去见那江烟霞……”

容哥儿道:“带你同去见她?”

愈若仙道:“不错,我希望能以武林大义,说服她放下屠刀。”

容哥儿道:“这机会不大。”

俞若仙道:“我知道,但若逼人过甚,我只好和她一决死战了。”

容哥儿道:“在强敌环伺之中,咱们两人,和她决战?”

俞若仙道:“这是宁为玉碎的办法,除此之外,我也想不出更好的办法了……”抬眼望着室外,缓缓说道:“如若有令堂在此,我们两人之力,应该是操有十之八九的胜算;如今,令堂既未能依允赶到,时机又这般急促,除了孤注一掷之外,已无他途可以选择了。”

容哥儿沉吟了一阵,道:“这事情很困难。”

俞若仙道:“你可是有些害怕吗?”

容哥儿摇摇头,道:“不是害怕,而是怕她不肯再见我。”

俞若仙道:“会的!她若不想再见你,早就把你杀了,至少会在你身上下毒。”

容哥儿怔了一怔,道:“这下毒的事,我怎么会未想到?”

当下闭上双目,运气相试。

俞若仙待他气畅全身之后,才缓缓说道:“试出来没有?”

容哥儿道:“在下试不出中毒之征。”

俞若仙道:“她不杀你,那就证明了一件事……”

容哥儿道:“什么事?”

俞若仙道:“证明她还想见你,她能在索不相识之人的身上下毒,自然是谈不上什么仁慈之心了,不杀你必有作用……”

容哥儿道:“如若有一点原因,那也是她受人之托。”

俞若仙道:“我知道,是她妹妹,她们姊妹是同胞手足,但却是两个全然不同的人,江烟霞也许对她妹妹有一份姐姐的情意,但她绝不会因妹妹影响到自己。”容哥儿沉吟不语。

俞若仙道:“你要冒一次险,带我和江烟霞见面,而且此行要快,最好是明日午时之前办妥…”长长叹息一声,道:“我如侥幸胜她,可追她下令解除所下之毒,万一不幸败她手中,武林必将有一段从未有的黑暗时期,我预布下一着棋子,十年后或可使武林重见天日。”

容哥儿道:“不知能否见告,你预备下什么棋子?”

俞若仙道:“你也是我预布下的棋子人物之一,如若我不幸战死,你必须要用尽心机,委屈求全,设法保下性命,远远逃走……”

探手从怀中摸出一个半枚铜钱,道:“这一半铜钱,乃是极为普通之物,万一被人搜出,也不会引人注意,你带这半枚铜钱,奔向东岳山后天龙禅院,找一位瞎去一目的忘我禅师,把这半枚铜钱交给他,他自会为你安排去处……”

容哥儿道:“你要我逃世避争,以脱这场大劫?

俞若仙道:“那忘我大师自会为你安排,分派你该学的武功。”

容哥儿道:“夫人想的很周到。”

俞若仙苦笑一下,道:“只是太晚了一些……”沉吟一阵接道:“有一事,实叫人想不明白。”

容哥儿正在全神凝注,思索重见那江烟霞的法子,闻言说道:“又有什么事?”

俞若仙道:“关于令堂,一向是一言九鼎,怎会失约未来呢?”

容哥儿心中暗道:“母亲既然答应了,竟然失约,实也是一件太不平常的事,难道,有什么意外的变化不成?”心中念转,口中却说道:“不瞒夫人说,对家母的事,晚辈知晓不多,玉梅组姐或可想出一些头绪,何不叫她来此一问?”

俞若仙道:“好!那就清玉梅来谈谈吧户转脸向着门外喝道:“请玉梅姑娘进来。”片刻之后,玉燕带着玉梅,急步而人。

自视极高的俞若仙,突然站起身子,指指身侧木椅,道:“姑娘请坐。”

玉梅缓缓坐下去,玉燕却悄然退出室外。

俞若仙打量了玉梅一眼,道:“姑娘,本座有一件事想请教姑娘。”

玉梅茫然说道:“万上要问什么?江湖中事,小婢知晓不多。”

俞若仙微微一笑,道:“我只想知晓一件事,容夫人已和本座约好,何以竟然失约未来?”

玉梅沉吟了一阵,道:“夫人既然答应了,绝然不会失约,她所以迟迟末来,可能因为事务太多,一时间难以摆脱。”

俞若仙道:“她知道此地之事,紧急异常,多耽误一刻时光,就可能减少我们一分获胜的机会。”

玉梅道:“这个小婢就想不明白了。”

俞若仙道:“不要紧,你慢慢的想吧!凡是可能发生的事,你都说出来就是。”

玉梅道:“唯一的可能,就是山上有了变化,延阻了夫人行期。”

容哥儿道:“什么变化呢?”

玉梅道:“这个,这个,小婢……”

容哥儿道:“你不用有所顾虑,从实说来吧?”

玉梅叹息一声,道:“咱们山居之处,还有一位二公子”

容哥儿道:“什么?我还有位兄弟?”

玉梅道:“夫人要小婢这样称呼。”

容哥儿道:“我怎么一点不知道呢?”

玉梅道:“夫人严令小婢不许告诉少爷。二公子终年缠绵病榻,天人求尽了世间灵葯,也无法医好他的病情。”

容哥儿望了俞若仙一眼,道:“看来家母有很多隐秘……”

俞若仙沉声说道:“姑娘之意,可是说那二公子病势突然沉重,阻止了容夫人来的限期?”

玉梅道:“除此之外,小婢实在想不出还有什么理由能阻止夫人的承诺。”

俞若仙道:“多谢姑娘指教。

玉梅久年追随容夫人,察言观色之能,自非常人能及,一听那俞若仙的口气,立时起身说道:“小婢告退了。”转身出室而去。

容哥儿脸上神色阴沉,缓缓站起身子,道:“在下告辞了。”

俞若仙一皱眉儿道:“你要到哪里去?”

容哥儿道:“在下家世的复杂,似是尤过江湖上的纷扰,我要找一处幽静的所在,仔细的想上一想。”他想到了怀中现有母亲记述,也许那上面会很详细的写明内情,急于寻找一处隐秘所在,仔细阅读一遍再说。”

俞若仙轻轻叹息一声,道:“容相公,有一件事,我想说明一下。”

容哥儿道:“什么事?”

俞若仙道:“天下英雄,都在等待着咱们的成败,而咱们又只有一天的时间。”

容哥儿心中暗道:“这些时日中,日夜忙碌,竟然无暇一读母亲手记,和那邓玉龙的剑谱,习剑固然非一日之功,但母亲手记,实应该先看看了,此番涉险,再去见那江烟霞,那是失败多于成功,万一有了不幸,死去之后,连自己的家事也不了然……”心中念转,口中说道:“晚辈只用两个时辰。”

俞若仙道:“此刻寸阴如金,两个时辰对大局的影响太大了。”

容哥儿道:“了上之意,可是让在下带路,立刻去见那汇烟霞,是吗?”

俞若仙道:“不错,只有你带我同去,那江烟霞也许会破例接见。”

容哥儿道:“不可能,万上把在下估计得太高了。”

俞若仙道:“你如肯照我之言要她属下通报,八成她可能再接见你。”

容哥儿道:“如何说呢?”

俞若仙道:“你快些更衣吧!咱们要立刻动身。”

容哥儿摇摇头,道:“老前辈,我必需要两个时辰后,才能随你回去。”

俞若仙道:“可否先告诉我,为了什么?”

容哥儿道:“不瞒万上,在下和你这次重八虎口,八成是死定了,但在下在末死之前,想要先了解自己的身世,我不愿死了之后,仍是糊糊涂涂,不知自己的来历。”

俞若仙奇境:“你要问谁?”

容哥儿道:“衣袋,我袋中现有两本存书,一杏上记载着我的身世。”

俞若仙道:“何人手笔所记?”

容哥儿道:“家母……”微一停顿,接道:“据家母说,那本书上对她的记述甚详,晚辈这些日子中,都想阅读此书,但却一直没有时间,我如若答应你,重去见那江烟霞,此刻是最后的阅读机会了!”

俞若仙道:“还有一本书呢?”

容哥儿道:“邓五龙的剑谱。”

俞若仙讶然说道:“什么?邓玉龙的剑谱?”

容哥儿道:“不错,但晚辈该死,讲的晚了一些。”

俞若仙道:“为什么?”

容哥儿道:“晚辈被江烟霞擒去之后,已被她搜出瞧过。”

俞若仙道:“她看过之后,还肯还给你,那也算不错了。”

容哥儿道:“她自夸有过目不忘之能,所以又把原书还我。”

俞若仙长长叹息一声,道:“这么说来,咱们是得早些去了。”

容哥儿探手人怀,摸出邓玉龙的剑谱,道:“万上请阅读一遍剑谱,在下也借机看看家母手记……”

俞若仙霍然站起身子,接过剑谱,道:“你身怀邓玉龙的剑谱,怎不早说,此刻一切都来不及了…”

容哥儿已然举步向外行去,希望能找个幽静之处,瞧瞧母亲手记,闻言止步,回身说道:“那江烟霞阅读剑谱,不过一日的时光,就算她真有过目不忘之能,把这剑谱的记述,字字记人心中,但却要时间练习,以老前辈的才气经验,未必就输于她,她如能从这剑谱得到什么,老前辈怎又不能呢?晚辈急于阅读家母手记,旨在了然我身世内情…”

俞若仙接道:“所以,你不能看!”

容哥儿道:“这话怎么说?”

俞若仙道:“如若令堂那手记上的记载,使你心受创伤,只怕你难有出生入死,重见江烟霞的豪气。”

容哥儿征了一怔,道:“万上之意呢?”

俞若仙道:“立时去见江烟霞。

容哥儿道:“就算是见着了她,又能如何?”

俞若他一字一句,道:“孤注一掷,希望能扭转大局,至低限度,也要她延迟几天发动,使令堂有机会和她一较才智武功。”

容哥儿心中似是有些明白,但仔细一想,又觉一片茫然,不禁说道:“如何能使她延迟发动,老前辈又怎知家母稍后几日必到?”

俞若仙笑一下,道:“老实说,江烟霞畏惧的只有令堂和我,也只有令堂的属下,和我万上门中人,未中她的奇毒,那是因为我们举动神秘,她纵有下毒之心,却无下毒之法飞……”长长叹息一声,接道:“我原想和令堂携手之后,设法诱她现身,合力制服于她,哪知事与愿违,令堂因故未能及时赶到,但令堂一定会来,因为她心中明白,我万上门如若瓦解以后,江烟霞必去找她。”

容哥儿慢慢把母亲的手记放入怀中,道:“照万上的说法,此刻我是无暇阅读家母手记了。”

俞若仙道:“一来是时机紧迫,无暇阅读,二来是此刻不是你了然身世内情的时机。”

容哥儿道:“咱们去会江烟霞,那是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35回 计人虎穴会强敌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双凤旗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