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双凤旗》

第36回 三娘携手共策谋

作者:卧龙生

俞若仙淡淡一笑,道:“江大姑娘可是心中后悔了?”

江烟霞缓缓说道:“你想取代我一天君主之位,是吗?”

俞若仙缓缓说道:“不错,我确然有此用心。”

江烟霞目光转到容哥儿身上,说道:“你可知道,我为什么逼出她内心之言?”

容哥儿摇摇头,道:“不知道。”

江烟霞道:“我要她说出内情,就是要在你面前证明她俞若仙,并非你想象的那般人物。她这般向我挑战,只不过是被形势逼得无路可走,不得不如此罢了。”语声微顿,道:“她若是取代我控制天下大半高手,那气焰,只怕尤在我江烟霞之上了。”

容哥儿道:“在下不解姑娘言中之意。”

江烟霞微微一笑,道:“理由很简单,我们两人动手相搏。不论谁胜谁负,对武林都没有好处,因此,俞若仙胜我,你也不用高兴,如果我杀了她,你也不用悲伤。”

容哥儿缓续说道:“在下答应了,在两位动手过程中,在下是谁也不帮。”

江烟霞道:“好!你从旁观战吧!’目光一掠俞若仙,笑道:“未动手前,我江烟霞还可对你执晚辈之礼,若动上了手,咱们相处的一点交情,就算荡然无存了。”

俞若仙道:“江大姑娘不用手下留情,你有多大本领,尽管施展就是,我如死在你江大姑娘手中,那是死而无憾了。”

江烟霞肃然而立,默不作声,片刻之后,苍白的脸上,突然泛现出一层紫气。

俞若仙脸上微微一变,则的一声,抽出一把短剑。

烛火下,只见那短剑之上,寒芒闪动耀人双目。显然,这短剑是一柄犀利宝物。

俞若仙握剑在手,冷笑一声,道:“江大姑娘也可以亮出兵刃了。”

江烟霞整个人,似乎也在片刻间变了样子,全身都笼罩在一层紫气之下,冷冷地说道:‘我就用空手接你几招。”

俞若仙道:“好,江大姑娘,既然看不起我前若仙,那我是恭敬不如从命。”

语声没落,扬手刺出一剑。烛火下,宝刃闪起一圈剑芒,直向江烟霞刺了过去。

江烟霞身于一闪,避开一击,纤手疾挥,劈出一掌。

随手闪起一团紫气,击向俞若仙前胸。俞若仙笑退两步,避开一掌。

江烟霞也不追击,只是肃然站在原地不动。只见她脸上的紫气,越来越浓,又过片刻,整个五官,都已为那浓重的紫气笼罩不见。

容哥儿心头骤然,低声问俞若仙道:“老前辈,这是什么武功?”

俞若仙道:“绝传武林的紫焰气功,和玄清罡气、佛门般若神功妙用相同,只不过,紫焰气功,流于邪道,到了某一种火候,一运气,立时紫气蔓延全身,看上去先声夺人罢了。”

容哥儿回目望去,只见前若仙顶门之上,也缓缓冒出白气,知她亦运聚毕生的功力,要和江烟霞作生死之一搏。

想到两人武功,都比自己高强甚多,实也无法从中插手,只好缓缓退到石室一角,心中却在暗自盘算,这两人各运毕生功力,一击之后,必有破绽,那时,我如乘虚出手,或可奏功。心中念转,也暗暗提聚真气,准备在两人一搏之后,紧接出手。

石室烛火融融,但却静得听不到一点声息,一种生死瞬间的紧张,使人有着形将窒息的感觉。这时,江烟霞全身,已完全陷入了一种紫气笼罩之中。

忽然间,俞若仙疾然而起,连人带剑,直向江烟霞冲了过去。

容哥儿握剑而起,准备在俞若仙一击之后,随后发动。

只见一道寒芒投入那紫气之中,紧接着响起了一声闷哼,俞若仙似是被一股极强的力道弹了出来,砰然一声,撞在石壁之上。

那变化大出了容哥儿意料之外,手安长剑,呆在当地,不知如何出手。

原来,在他想象之中,双方这一台之后,必然要互移方位,露出破绽,哪知江烟霞竟然是站在原处未动。

转眼看去,只见俞若仙横卧在石壁之下,似是已经撞得晕了过去。

容哥儿眼看俞若仙一台之下,落此惨败,自己纵然舍命而上,也是以卵击石。

败局已定,回天无力,弃去手中长剑,缓步行向俞若仙横卧之地。

仔细看去,只见俞若仙双目微闭,嘴角鲜血泪泥而去。

容哥儿轻轻叹息一声,缓缓伸出手去,扶起了俞若仙,黯然说道:“前辈一介女流,但却能挺身而出,挽救武林大劫,虽是壮志未酬,但已经愧煞须眉了……”

只听一个冷冷的声音,说道:“不要动她,她还有几分生机。”

容哥儿转眼望去,只见江烟霞笼绕全身的紫气,已然散尽,一把利剑,由右肩直穿而入,透过后背,鲜血染湿了半边衣服。

这又是大出了容哥儿的意外,不禁呆了一呆,道:“你也受了伤?”

江烟霞神情肃然,缓缓说道:“你很博爱啊,同情俞若仙,也很怜惜我江烟霞。”

容哥儿缓缓说道,“对姑娘,在下说不上怜惜二字……”

江烟霞缓步行了过来,道:“那你很高兴看我受伤了?”

容哥儿道:“如若姑娘一定要在下说个理由,那倒不如说姑娘受伤一事,使在下很感惊奇。”

江烟霞低头望望自己的剑伤,缓缓说道:“如若她要向右移一寸,我将先她而死,横尸当场。”举手拿下宝剑,投掷千地。鲜血涌出,洒浇地面。

容哥儿一伸手,捡起宝剑,道:“姑娘,此刻是否还有再战之能?”

江烟霞不理容哥儿,从怀中取出一粒丹九吞下,缓缓说道:“现在,我有了。”

容哥儿道:“那很好,我也想领教姑娘几招。”

江烟霞摇摇头,道:“我想你心中很明白,你不是我的对手。”

容哥儿道:“不错,不过,在下如不畏死亡,虽然明知非敌,也是可以一拼。”

江烟霞沉吟了一阵,道:“你可否等上一会?”

容哥儿道:“不行,此刻,在下还可对持几招,但如等你体力尽复,只怕难挡姑娘一招,为了武林中千万人的生死,说不得只好乘人之危了。”

江烟霞淡然一笑,道:“刚才,你如突然出手,或有机会击中我一剑,可惜的是,你太君子。此刻,你已经没有取胜的机会了。”

容哥儿道:“我不信。”

江烟霞道:“大概你是不见棺材不掉泪,不信你就刺我两剑试试吧广容哥儿应了一声,挥剑刺去。

江烟霞右手斜斜拍出一掌,立时有一股潜力,应手而出,逼出了容哥儿的剑势。容哥儿连攻三剑,均为江烟霞发出的内家真力通开了剑势。

三剑攻过,容哥儿已知江烟霞所说并非虚语,她只要还手一击,立时可以把自己伤在掌下,恋战亦是无益,当下投剑于地,冷冷说道:“姑娘怎不还手?”

江烟霞望了俞若仙一眼,目光又转到容哥儿的脸上,道:“我无意杀她,更无意杀你。”

容哥几道:“为什么?”

江烟霞道:“杀了俞若仙,我没有了对手,杀了你,我何以向妹妹交代?”

容哥儿冷笑一声,道:“江大姑娘不用假仁假义了,你如真有慈悲心肠,何不慨施解葯,使天下求生者,皆得生还。一个人不过短短数十年的生命,就算作的内功精深,也不过较常人多活上几十年,霸主武林,何如以德服人,名留青史,永垂不朽?”

江烟霞轻轻叹息一声,道:“你说的很轻松,其实谈何容易!”

容哥儿看她神情,心中一动,暗道:“如若我能劝她放弃霸主武林之愿,释放了被困群豪,那也是一大功德,一今日纵然死亡于此,也是很值得了。”

心中念转,缓缓说道:“听姑娘之言,似乎是内心别有隐情。”

江烟霞淡淡一笑,道:“就算我心中有隐情,告诉你又有何用?”

容哥儿肃然说道:“姑娘先请包扎一下伤势,咱们再详细谈谈如何?”

他想到千百武林同道的生死人事,实是重过俞若仙和自己的生死。

江烟霞轻轻叹息一声,道:“先让俞若仙服下一粒保命护心的丹丸。”

右手从怀中取出一粒丹葯,交在容哥儿的手中,道:“给她服下。”

容哥儿接过丹丸伸手扶前若仙,江烟霞急急喝道:“不要动她。”

容哥儿征了一怔,道:“为什么?”

江烟霞道:“她此到伤势甚重,真气岔行,你如动她,只怕难再复元了。”

容哥儿果然不敢再动,望着江烟霞道:“看她伤势很重,自己势难服用葯物,如是不能动她,你江大姑娘这灵葯,纵有起死回生之效,也是无法助她了。”

江烟霞道:“你认为她现在死了吗?”

容哥儿道:“不论她是否死去,但伤势沉重,那是不会错了。”

江烟霞沉吟了一阵道:“你把葯丸放入她的口中吧!这灵丹自会化开,行人她的内腑。”

容哥儿缓缓蹲下身去,启开俞若仙的牙关,把葯丸投入她的口中。

江烟霞缓缓取出一方白绢,自行包扎伤势。

她左肩伤得很重,只有一只右手可用,自行包伤,极是困难容哥儿缓缓说道:“江姑娘,在下可以代姑娘效劳吗?”

江烟霞淡淡一笑道:“可以,只要不怕沾上血污。”

容哥儿接过白绢,仔细看了江烟霞的伤势,不禁黯然一叹,道:“姑娘伤得实在不轻。”

江烟霞嗤的一笑。道:“容相公,你很多情啊!”

容哥儿呆了一呆,道:“这话怎么说?”

江烟霞道:“你同情舍妹,怜她沦落风尘薄命花,也很同情俞若仙,想是怜她早年丧夫,孤苦无依,才肯为她涉险、卖命,如今又好像很伶惜我了。”

容哥儿一皱眉头,暗道:“这丫头伤得如此之重,竟还有心谈笑。”

江烟霞长长吁一口气,接道:“天下尽多弱女子,你要个个去怜悯借爱,岂不又是一代邓玉龙?”

容哥儿默然不语,小心翼翼地替她扎好伤势,才说道:“不论邓大侠的武功如何,他一生中做了多少善事,但在下对他到处留情一事。

极不赞同。”

江烟霞道:“邓玉龙不是坏人,只是他天性风流,情难自制,那也是没有法子的事啊。唉!评论邓玉龙一生的罪恶,实叫人难下论断。”

容哥儿道:“姑娘伤势不轻,还是先坐息二阵,什么话,晚一会再谈不迟。”

江烟霞微微一笑道:“似你这般温文有礼的人,纵非有心,也要被人误认为多情种子了。”言里,闭目盘膝而坐。

容哥儿本待反口相驳,但见那江烟霞闭上双目而坐,强自忍下末语o转眼看去,只见俞若仙双目眨动,似是已经醒了过来。

但她体力尚极衰弱,瞧了容哥儿一眼之后,重又闭上双目。

但闻轻微的鼻息之声,传人耳际。

转眼看去,只见那江烟霞,胸前微微起伏,显然,已渐入了忘我之境。

容哥儿望望那奔掷在地的宝剑,暗暗忖道:“如若我此刻暗暗取过兵刃,出其不意的突然施袭,不论江烟霞的武功如何高强,也无法躲开我挥创一袭,这样杀了她,虽然有伤忠厚,有失光明,但也许可能拯救了江湖上千万的武林同道之命。”

心中念动,伸手取过了地上宝剑。

回目望去,只见江烟霞闭目静坐,鼻息均匀,运气正值紧要关头。

容哥儿抽出长剑,手握剑柄,缓缓向江烟霞前胸刺去。烛光下,只见她脸色苍白,衣服上血迹斑斑,神情动人怜惜,不禁手腕一软,暗暗忖道:“我今日若杀死江烟霞,日后想起此事,定然不安得很,一生只怕都无法忘去此等大憾大愤的事。”

一股强烈的不安之感,使他杀机顿消,缓缓放下了手中长剑。

但他心中知晓,如是错过了此刻杀死江烟霞的机会,只怕一生一世,都再无此机会了。强烈的矛盾,在他内心中冲突,使他几度举起了手中长剑,重又放下。

容哥儿看她醒来,心知杀她的机拿已失,缓缓说道:“我该杀了你。

江烟霞淡淡一笑,道:“是的,但你没有杀我。

容哥儿道:‘如若单看姑娘外形,你是一个善良的女人。

江烟霞道:“世界上没有一个恶毒的人,在脸上写上恶毒二字”

容哥儿冷笑一声,道:“这么说在下没有杀死姑娘,那是一桩大错了。

容哥儿听她口气缓和,既无深刻敌意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36回 三娘携手共策谋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双凤旗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