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双凤旗》

第38回 一代情圣棺中尸

作者:卧龙生

俞若仙接道:“多一条什么路?”

容夫人道:“你们可以常居此地,乐度余年岁月。”

俞若仙道:“包括了你的儿子容哥儿和我,是吗?”

容夫人道:“还有江大姑娘。”

俞著仙回顾了容哥儿一眼,叹道:“古往今来,从没有一个母亲,对她自己的儿子,如此的冷酷残忍。”容夫人正待答话,突闻几声砰砰大震,传了过来。

江烟霞望了容夫人一眼,冷冷说道:“现在,大约已分出胜败了。”

容夫人道:“你可以开启机关,看看谁胜谁负?”

江烟霞说道:“容夭人,在本证明胜负前,我有几点不解之处,想请教一二?”

俞若仙和容哥儿耳闻目睹两人的说话神情,心中感慨万平,但又有着一种强烈的好奇之感,希望能看一个水落石出。

但闻容夫人说道:“什么事?姑娘只管请说。”

江烟霞道:“我相信那一天君主的真身,绝然非你,但你却对此中之事,了若指掌。”

容夫人淡淡一笑,道:“这并非困难的事,因为,在你的属下之中,我已预市卧底之人。”

江烟霞道:“凡是我手下之人,大都服过葯物,纵然是你派遣的人物,他们也是一样的忘了过去,不知出身经历,如何还能为你所用?”

容夫人笑道:“这并非难于解决的事,只要稍微用些心机就

是。

江烟霞道:“我就是此点想不明白,特向夫人请教。”

容夫人沉吟厂一阵道:“此刻,说明了也不要紧……”

语声一顿,道:“我们还派几个精明而又擅画之人,绘了你属下中部分人的面貌身材,这些人职位不太高,但他们却都是最为重要的小首领…”

江烟霞道:“是了,你们把他们暗中捕获,派人顶替他们,混入其中。

容夫人道:“也不像你江大姑娘说的如此简单。”

江烟霞道:“那倒要再请教了?”

容夫人道:“我尽量选择那面貌相似之人混入顶替,另外还有一位世间最好的易容大夫,改正他们的容貌,所以,那一天君主虽然是算无遗策,也未想到在他借葯物控制的属下中,混入了我很多卧底之人。”

江烟霞接道:“这么说来,夫人和那一天君主,已经斗法很久了,是吗?”

容夫人道:“不错,我和他明争暗斗,已有数年之久,自然,还未算上准备的时间。”

江烟霞道:“你们斗智斗了数年之久,那一天君主,难道你也不清楚吗?”

容夫人凝目沉吟了片刻道:“那一天君主,只不过是一个代号而且,可能是你,也可能是俞若仙……”

俞若仙冷冷接道:“你不要含血喷人!”

容夫人道:“我是说可能而已……”语声一顿,接道:“我的推想不错,那一天君主的职位,已经有过很多次搏杀……”

俞若仙道:“你是说,有过很多一天君主了,是吗?”

容夫人道:“也可以这么说,不过,说的不够精辟透彻,不论何时,一天君主,都是两个人。”

俞若仙道:“这话使人听得很难明了。”

容夫人道:“事情很简单,有一个人,故意设下了这一天君主之位,它有着极大的虚名,指挥着无数的高手,对一个智慧聪明的人,自然充满着诱惑,那隐身幕后的人,就用这种虚名高位,引诱了那些自负才华的人,为他所用,同时,那人也在进行培养第二个接位的人,然后,让他们自相残杀……”

俞若仙接道:“这办法很恶毒。”

容夫人道:“自然是恶毒,他借用了无数人的聪明才智,帮助他建立起这等雄厚的实力,当那人野心勃发,将要取他而代之时,他培养

江烟霞道:“是了,你们把他们暗中捕获,派人顶替他们,混入其中

容夫人道:“也不像你江大姑娘说的如此简单。”

江烟霞道:“哪倒要再请教了?”

容夫人道:“我尽量选择那面貌相似之人混入顶替,另外还有一世间最好的易容大夫,改正他们的容貌,所以,那一天君主虽然是无遗策,也未想到在他借葯物控制的属下中,混入了我很多卧底之

江烟霞接道:“这么说来,夫人和那一天君主,已经斗法很久了,

容夫人道·“不错,我和他明争暗斗,已有数年之久,自然,还未算准备的时间。”

官夫人凝目沉吟了片刻道:“那一天君主,只不过是一个代号而已,可能是你,也可能是俞若仙……”

俞若仙冷冷接造:“你不要含血喷人!”

容夫人道:“我是说可能而已……”语声一顿,接道:“我的推想不错,那一天君主的职位,已经有过很多次搏杀……”

俞若仙道:“你是说,有过很多一天君主了,是吗!”

容夫人道:“也可以这么说,不过,说的不够精辟透彻,不论何时,一天君主,都是两个人。”

俞若仙道:“这话使人听得很难明了。”

容夫人道:“事情很简单,有一个人,故意设下了这一天君主之’立,它有着极大的虚名,指挥着无数的高手,对一个智慧聪明的人,自时充满着诱惑,那隐身幕后的人,就用这种虚名高位,引诱了那些自负才华的人,为他所用,同时,那人也在进行培养第二个接位的人,然,让他们自相残杀……”

俞若仙接道:“这办法很恶毒。”

容夫人道:“自然是恶毒,他借用了无数人的聪明才智,帮助他建立起这等雄厚的实力,当那人野心勃发,将要取他而代之时,他培养的第二个一天君主,及时而出,取代了旧人。”

江烟霞道:“那隐身幕后之人又是谁呢?他这般用心其故安在?”

容夫人道:“那隐身幕后人物是谁?正是咱们此刻要找的人,至于那身任一天君主名位的人,却是很多了,白娘子和价江烟霞都是。”

江烟霞长叹一声,沉吟不语,显然,他对容夫人的分析,十分佩服。

俞若仙道:“你和那一天君主,斗智数年,难道也是一点猜不出那真正的人物是谁吗?”

容夫人缓缓说道:“不知道,他能有今日这等成就,有一个最重要的要决,就是隐秘了身份,我能和他斗智数年,尚未大败,也得一个密字……”

目光转到俞若他的脸上,接造:“江湖上各门各派中的高手,都为他收罗所用,而你万上,门独无他卧底之人,你也是占了密字之光。”

江烟霞突然说道:“容夫人,晚辈有一事想和夫人商量,不知夫人肯否答允?”

容夫人道:“什么事?”

江烟霞道:“晚辈说过之言,都是实话,只不过未曾说出心中所想的事,而且,还怀疑到容夫人·……”

容夫人道:“怀疑什么?

江烟霞道:“怀疑你是一天君主。”

容夫人道:“所以你木肯畅所慾言?”

江烟霞缓缓说道:“不错。”

俞若仙接道:“你心中又想些什么事呢?”

江烟霞道:“晚辈所思之事,容夫人已经说过了。”

俞若他道:“你想夺得真正一天君主权位,是吗?”

江烟霞道:“我要自保,就必得设法取得真正的权位。”

容夫人道:“对江大姑娘之能,我也不能不心生敬服。”

江烟霞道:“这话怎么说?”

容夫人道:“如若你前言都是实情,就任这一天君主之位,不过数月,但姑娘竟能设法,把主要头目收为已用。”

江烟霞道:“那并非很难的事,因为他们并不知在我身后,还有一位美的一天君主,他们认为那一天君主,无所不能,化身难测,因此,对那一天君主的身份,已然不再用心分辨,只要我稍用心机,他们就不难为我所用。”

容夫人道:“你要和我谈的,就是这些事吗?”

江烟震道:“我觉此时此情之下,咱们应该坦坦白白、真真诚诚的合作。”

容夫人道:“合作太过笼统,江大姑娘说得详尽一些。”

江烟霞道:“咱们合作,对付那真正的一天君主……”

容夫人道:“以后呢?”

江烟霞道:“以后再说吧!此刻,咱们似乎该先行合作。”

容夫人目光转到俞若仙的脸上,道:“你的高见呢?”

俞若仙道:“暂时放弃敌对,合力对付一天君主,然后,再解决本身争端。”

容夫人道:“你认为这是两件事吗?”

前若仙道:“不错啊!本来是两件事。”

容夫人摇摇头,不再理会俞若仙,却望着江烟霞道:“现在,你可以求证一下自己是胜是败了。”江烟霞突然退到壁角处,一座石鼎之前,探手在鼎中一按。

只听一阵轧轧之声,壁间突然现出了两个门户。

厅中之人,全都凝神贯注,瞧着那两扇门户。

足足过了一盏热茶工夫,不见任何动静,那两扇洞开门户,也不见有人进来。

容夫人冷冷一声,道:“江烟霞,够久了,难道还不死心吗?”

江烟霞黯然叹道:“我输了。”

容夫人微微一笑,道:“那很好,识时务者为俊杰。”

江烟霞道:“现在,你似乎不用再隐秘身份了……”

俞若仙接道:“看来,你确是一天君主的真身了?”

容夫人冷漠地说道:“我说过不是,就不是,诸位为何不信呢?”

容哥儿也被这迷离的局面,闹得头晕脑胀,当下说道:“母亲不是一天君主,那一天君主何在呢?”

容夫人道:“现在,是咱们逼他现身的时候了。”

容哥儿目光转动,四额百一眼道:“哪一天君主也在此厅之中?”

容夫人道:“我想是的。”

容哥儿道:“可是此厅之中,除了咱们四人之外,只有八具尸体啊!”

容夫人不再理会容哥儿,沉声对江烟霞道:“你自认已败,当今大局已为我控制,似是用不着再对一天君主畏惧了。”

江烟霞缓缓转动鼎内机关,两扇大开的石门,重又闭上,点点头道:“我一直就不太怕他,只因他掌握了我金风谷中数十人的生死,我不得不听他之命罢了。”

容夫人缓缓说道:“现在情势不同了,整个山腹密室,都已为我控制,不论那一天君主有多大能耐,他已无法施展,如你肯逼他出圆,我们助你对付他就是。”

江烟霞沉吟了一阵,道:“我真不知他身在何处。”

容夫人道:“我想你知道,至低限度,你该知晓见他的办法。”

江烟霞道:“好吧!我试试看,但我不知是否能够见到他。”

容夫人道:“有我和前若仙为你助力,生死与共,你还有什么怕的?”

江烟霞淡淡一笑,道:“好吧!试试看,不过,我不相信那一天君王在此。——

只见江烟霞缓步行到那石鼎之前,探手入石鼎中,转卞两转,突然向后退开。容哥儿心中暗道:“这石室中的机关,似是都操纵处理由鼎之中。”

一时间,好奇之念大动,忍不住举步向石鼎行去。

但闻江烟霞叫道:“容相公,不要行近石鼎!”

容哥儿道:“为什么?”

江烟霞还未来得及答话,突然见一阵寒芒闪动,一片毒针进射而出。”

容哥儿吃了一惊,暗道:“这毒针如此密集,我如行近石鼎,必然要伤在毒针之厂无疑了。”

那射出的毒针,不但数量众多,而且力道甚强,击撞在屋顶之上,才纷纷落地。

而且延续甚久,才停了下来,容哥儿目光一转,只见地上毒针,个卜十枚。

容夫人冷然一笑,道:“江烟霞,毒针已经停下了。”江烟霞也不答话,又举步行近石鼎。

此时俞若仙和容哥儿心头一片茫然,只觉容夫人和江烟霞都可能是那一天君主的真身,但也都可能不是,以那俞若仙的博闻见识,亦无法料想出下一步的变化。

只见江烟霞探手伸入石鼎中,摸索片刻,重又退了回来。

容夫人缓缓道:“江烟霞,那石鼎之中,还有什么恶毒暗器射出来吗?”

江烟霞冷然一笑,道:“我如说实话,夫人也是不信。”

容夫人道:“好!你说来听听吧!”

江烟霞道:“不知道容夫人信是不信?”

容夫人先是一怔,继而淡淡一笑,道:“我相信你第一次开动这石鼎机关,相信你不知道详细的内情变化,但我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38回 一代情圣棺中尸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双凤旗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