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双凤旗》

第39回 天地为媒说姻缘

作者:卧龙生

江烟霞运气行功,力达双腕,双腕坚如金石,先护住双腕脉穴,不使对方控制,冷冷说道:“你是什么人户

那绿衣人淡淡一笑,道:“此时此刻,我纵然告诉你姓名来历,也是不能救你性命。”

江烟霞暗中提聚功力,准备一发动,就要挣脱双手的控制,在未准备好之前,不愿轻举妄动,当下说道:“我看夫人很面熟?”

那绿衣妇人冷笑一声,道:“是吗?”抬起头来,突然间,那绿衣妇人,面上泛现出一种似惊怖,又似悲伤的神情,轻轻啊了一声,五指突然一松。

江烟霞借机挣脱双手,右手一挥,拍了过去。

那绿衣妇人左手疾起横里击出了一掌,挡开了江烟霞的掌势,右手一体,食、中二指带着尖利指甲,疾向那扣拿着容哥儿右肩“肩缨穴”上一双苍白手背上点过去。

江烟霞正要再发掌力,瞥见那绿衣妇女一指攻向了自己人,同时,也感觉出那绿衣妇女有意的放了自己的双腕。

只见那扣拿在容哥儿双肩“肩级”穴上双手,突然一收,容哥儿的身子,随着那收缩的双手,向后倒去,避开绿衣妇人的一指。

江烟霞一退步,反手一掌,切向容哥儿身后手臂。”同时,也看清楚了那人正是棺木中躺着的银衣人。,那银衣人动作甚快,突然一转,竟把容哥儿的前胸,疾向江烟霞的掌上送来。

江烟霞一伸右手,左手却避开容哥儿,点向那银衣人的面门。

容哥儿双肩穴道被人拿住,完全失去反抗之能,任人摆布。

石室狭小,双棺又占大半地方,搏斗活动,大受限制,江烟霞和那银衣人,隔着容哥儿动手,那银衣人利用容哥儿作为挡箭盾牌,拒挡那江烟霞的攻势,江烟霞怕误伤容哥儿,攻势大失凌厉。

突然间,听得那绿衣妇人叫道:“放开他!”

这声音虽然急促,但却十分微小。显然,她心有所忌,怕人听

到。

那银衣人似是很听绿衣妇人之言,双手一松,放开了容哥儿。

这变化大出了江烟霞意料之外,不禁一呆。

容哥儿望望那绿衣妇人,又回顾了那银衣人一眼,轻轻叹息一声道:“这是怎么回事呢?”目光转到那绿衣妇人的脸上,接道:“你为什么要他放了我介

那绿衣妇人缓缓坐火棺木之中,反问道:“孩子,你姓什么?”

容哥儿道:“我姓容?”

绿衣妇人奇道:“姓容?”

容哥儿道:“不错。”目光转向那银衣人身上,道:“你是邓玉龙?”

银衣人摇摇头,也不讲话。缓缓坐了下去。

那棺木很深,两人坐在棺木中,只露出一个头来,石室孤灯,照着两具棺木,每具棺木中露出一个人头,看上去十分诡异。

容哥儿皱皱眉头,道:“你不是邓玉龙,为什么躺在邓玉龙棺木之中?”

那银衣人冷冷的瞧了容哥儿一眼,仍是一语不发,缓缓躺入了棺木之中。

容哥儿举步行到棺木之前,望了那银衣人一眼,正待开口,却听那绿衣妇人说道:“孩子,不要招惹他。”

容哥儿缓缓转过脸来,道:“为什么他不肯讲话?”

绿衣妇人道:“我也不能讲话,因为讲话要付出很大的痛苦。”

容哥儿道:“为什么说话要付出痛苦呢?”

绿农妇人团上双目,休息良久,才接口说道:“孩子,我不能说话,别问我太多事,答复我的问题,好吗?”

容哥儿望了江烟霞一眼,道:“江大姑娘,我有些糊涂了。”

江烟霞柔声说道:“不管她问什么,都据实告诉她。”

容哥儿道:“为什么了?”

江烟霞道:“因为她可以帮咱们,也可以害咱们:“

但闻那绿衣妇人道:“你是哪里人氏?”

容哥儿道:“就在下所知,世居河南开封府。”

那绿衣妇人长长吁一口气,道:“你爹爹在吗?”

容哥儿道:“死于仇家之手。”

绿衣妇人又闭目休息了一阵,道:“你今年几岁了?”

容哥儿越听越觉奇怪,心中暗暗忖道:“她问我这些事情做什么呢?”

只听那绿衣妇人接道:“仔细想想,别要讲错了。”

容哥儿沉吟了一阵,道:“似乎是二十岁。”

那绿衣妇人正待启齿。突闻隆隆两轻震传入耳际。

容哥儿回顾江烟霞上眼,道:“什么声音?”

话未落口,突见银衣人和绿衣妇人,由棺材四陷落而下。

而且去势迅速,眨眼间消失不见。

江烟霞疾上一步,探首向两具棺木望去。

只见那银衣人停身的棺木中,陡然升上了一个铁板,堵住了棺底。

那银衣人,却已踪影不见。

再看那绿衣妇人的棺木时,只见一条石级,直向下面通去。

显路这是门户,通向另一道陷秘所在。

江烟霞探手从怀中拔出一柄匕首,轻轻点在银衣人存身的棺底,只听声音钻然,敢情那棺底是精铁所铸,当下轻轻叹息一声,道:“容兄明白了吗?”

容哥儿道:“还不太了然。”

江烟霞道:“事情很简单,这两具棺木,是通往另一处的门户,两条路,也许是殊途同归,但也可能是分向两个地方。”

容哥儿道:“为什么一棺封闭,一棺却大门开启?”

江烟霞道:“哪机关控制在他手中,他想我们进哪一条路,就升那一个门户。”

容哥儿望着那绿衣妇人存身棺木一眼,道:“他开了这一个门户,那是这一条;直路没有埋伏了。”

江烟霞道:“两条路上,都会有埋伏,但可能有轻重之分”沉吟了一阵,接道:“如是这变化晚一些,也许咱们能从绿衣妇人口中,听到一点内情。”

容哥儿道:“那妇人是谁?她好像一直很关心我。”

江烟霞道:“俄不知道,她可能是你世间最亲近的人,至低限度,她该和你有一种近亲关系。”

容哥儿神色肃然,道:“你说她是我的亲人?”

江烟霞道:“我只是说有些可能,不是一定……”

柳眉耸动,正容接道:“容兄不用多想了,事已至此,只有走一步算一步了,我过去想得太简单,目前的情势变化,已经不是我的才智所能推断了。”

容哥儿道:“此刻,我们应该如何?”

江烟霞道:“除了走入这条石道之中,一查究竟之外,咱们已别无可循之法。”

容哥儿道:“咱们可以退出此地。”

江烟霞道:“你很害怕,是吗?”

容哥儿摇摇头,道:“我想姑娘似是不用和在下一般模样,涉险进入甫道。”

江烟霞一纵身,当下跳入道中,道:“目前的诧奇情形,已然激起我强烈的好奇之心,纵然这棺木之下,是刀山油锅,去者必死无疑,贱妾无法按耐下好奇之心……”语声一顿道:“贱妾带路。”直向下面行去。

这甫道十分狭窄,只可容一人行进,而且黑暗异常,两人虽有超异常人的眼力,也是难见数尺外的景物。

江烟霞一面走,一面说道:“似这等狭窄的市道,别说机关埋伏了,就是暗器袭来,也是无法闪避啊!”

容哥儿轻轻叹息一声,道:“是的,似此等险恶之地,必得把生死置之度外,才有勇气超越。”语声一顿,“江姑娘,那银衣人和绿衣妇人,为什么不能多讲话呢?”

江烟霞道:“也许他们身上穴道受制,不便多言。”

容哥儿点点头,又道:“他们似是限制在棺木之中,不能离棺木。”

江烟霞道:“贱妾也是这样想法,在他们身上,必然有一个很惨酷的‘禁制’,使他们无法反抗,也无能离开棺木。”

容哥儿道:“在下进入角道之后,一面留心查看,已不见那绿衣妇人行踪,这通道只此一条行进之路……”

江烟霞接道:“这个贱妾也已经想过了,那银在人和绿衣妇人,绝不会和咱们一样的深入甫道之中,在甭道人口之处,必然有着一种布置极为巧妙的机关,那银衣人和绿衣妇人,都在那机关之上。”

容哥儿停下脚步,道:“那棺底陷落,两人随着沉下,机关是否操在两人手中呢?”

江烟霞道:“这个,贱妾可以断言不是。”

容哥儿道:“那是说咱们的行动,已在操纵机关之人的监视之下,那人绝不会离开两具棺木很远是吗?”

江烟霞道:“不错啊!”

容哥儿低声说道:“也许此刻那棺木形状,重又复原,咱们走上去看看,说不定可以瞧出一些隐秘。”

江烟霞沉吟了一阵,道:“话虽有理,不过咱们的才能智慧,绝然难及此地主人,咱们能想到,难道人家就想不到吗?”

容哥儿正待答话,突闻一个冷冷的声音,传了过来,道:“后退之路,已经密闭,你们只有前行一途。”

此时容哥儿,早已不把生死放心上,于是高声喝道:“你是谁?”

那声音应道:“守护这甫道的人。”

容哥儿心暗道:“守护甫道的人,那不过是一个仆徒的身份了。”

心中念转,口中却高声说道:“阁下躲在暗中,不是太小家子气吗?”

那声音接道:“在下驻守这条南道,已经十余年,我从未现身和人见过,也未出手妄伤过一人,我不想打破此例……”

语声一顿,声音突转严肃,接道:“不论你武功如何高强,也无能抗拒这南道中的机关,和绝毒的暗器,既然进入了此地,只有听命一途。”

江烟霞接道:“对大驾的关顾良言,我等感激不尽……”

那声应接道:“你们年纪都很轻,不知是兄妹,还是夫妇?

江烟霞心暗道:“随你叫吧!”口中却接道:“我们还想请教一事,不知可否见教?”

那冷漠的声音应道:“那要看你们问什么,老夫虽然觉得和你们很投缘,但也要保些分寸才成。”

江烟霞道:“这甫道尽处,是何所在?”

那人应遵:“是我家主人的宿居之地,老夫也未去过,情形不了然。”

江烟霞道:“阁下可否见告你家主人的姓名?”

那人道:“不可以!”语声一顿,道:“老夫只能言尽于此,你们不

能再多问了,前面转弯之后,就非我所管,那里的管理人性情十分

暴烈,不似老夫这股和善,很多进入这甫道之人,都是死在他的手中,你们要多多小心了。”

江烟霞道:“阁下慢走……”

但闻回应了一声,传入耳际,那人似乎是已经行远不闻。

容哥儿低声说道:“他似是躲在这石壁里面。”

江烟霞道:“是的,这筑造神奇的浩大工程,当今武林中,谁有此能耐呢产

容哥儿道:“在下孤陋寡闻,知道的事情不多,姑娘仔细的想想,如若能想出一点眉目,那就不难解得眼前的稳秘了。”

江烟霞沉吟了一阵道:“当今之世,最精通建筑之学和机关布置的人,首推金雕龙手江常。”

容哥儿道:“金雕龙手江伯常,是何许人物?”

江烟霞黯然说道:“是我爹爹。”

容哥儿讶然道:“你的父亲?”

江烟霞道:“是的,我的父亲。他不但精于雕刻建筑之学,而且还有鉴别古物之能,我们金风门收藏的三十二把名划都是经过他鉴评分出了等级。”

容哥儿道:“唉!在下有一件事,想来想去,想不明白。”

江烟霞道:“什么事?”容哥儿道:“这一番武林风波,追来觅去似乎都和我们有关?”

江烟霞道:“唉!不错。因为,武林中极强的高手就是这几人,咱们却不幸生为他们的子女……”语声一顿,接道:“本来我生性十分自负,但自从受人挟制,当了这有名无实的一天君主之后,我才了然自己并非是天下第一聪明的人,武功、才智高过我的高手还有很多,但那时我还是自作聪明,认为那幕后之一天君主,不是令堂就是那万上门主。’洛哥儿道:“现在呢?”.江烟霞道:“现在看来,那俞若仙不是幕后的一天君主……”

容哥儿道:“家母呢?”江烟霞道:“令堂不认你是她的儿子必有内情。”

容哥儿避开此事,接道:“我是问姑娘对家母还有怀疑吗?”

江烟霞道:“令堂自以为她深居简出,在深山大泽训练高手的事,任何人都不知晓,其实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39回 天地为媒说姻缘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双凤旗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