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双凤旗》

第43回 疑是神龙重见首

作者:卧龙生

黄衣老人仰起脸轻轻叹息一声,道:“你们能支持这久时间,很出我的意外,孩子们,你们够聪明,但也够运气。”

容哥儿突然吁一口气,道:“晚辈经过一阵调息,已经可以行动了。”

黄衣老人站起身子,道:“此刻,我们要争取时间,很多事,待咱们离开此地之后,再行告诉你们不迟。”

江烟霞轻轻叹息一声,道:“老前辈这次测验得大过残醋,如不是那夏滇想出用火攻熔这铁塔的办法,老前辈纵然可以看到我被人杀死,也是不会救援了。”

黄衣老人突然伸手在身后一按,响起一阵轻微轧轧之声,片刻问,裂现一座两尺见方的洞口,向下通去。口中说道:“老夫此刻也无法说出是否会现身去救援你们。”

江烟霞道:“照晚辈推判是绝然不会,你看他脸上被那张超长剑划破,但却毫无反应。”

黄衣老人冷肃地说道:“咱们可以动身了。”当先爬入洞中,向前行。这石洞好矮,必须要爬行才成。容哥儿居中,江烟霞断后,蛇行而进。只觉一阵湿霉之气,扑鼻而来,显然,这条秘道中已久年无人行走。爬行约了二十余丈,石洞渐高,已勉可站起行走,那石洞也由低向高处展延。

江烟霞低声说道:“老前辈,这石道可是通向一座山峰?”

黄衣老人道:“一座古堡之中。”

江烟霞道:“那古堡可在这主峰北面?”

黄衣老人道:“你很熟悉?”

江烟霞道:“晚辈被强迫作了一天君主,曾在那古堡之中,住过数日之久。”

黄衣老人黯然叹息一声,道:“老夫对他们恩遇有加,只望他们能代我在江湖之上行道,却不想他们竟然为恶武林,唉!想不到老夫一生所为,回想起来尽是坏事。”

江烟霞心中暗道:“听他口气,昔年他在武林之中,定然也是一位大魔头,为恶极多,忽然向善,想借人之手,代他行道,以赎前衍,却不料用人不当,制造了更多的罪恶。”心中念转,口中却说道:“老前辈以前也常在江湖上走动吗?”

黄衣老人长叹一口气,道:“不错……”回顾容哥儿一眼,接道:“老夫初见他之时,心中大为担心,但现在好了。”

饶是江烟霞聪明绝伦,也被这几句话,说得莫名其妙,皱皱眉头,道:“老前辈这话是何用意?”

黄衣老人道:“自古以来,红颜薄命,那是因为他生的大美了,觊觎之人过多,如是君子人物,求之不得,至多是郁郁于心,与人无涉;但如是小人之辈,必将千方百计,不择手段,设法达到心愿,红颜薄命者,种因于斯。但如是男人生的太美了,也将一样地惹出麻烦,情海翻波,平常之人,影响不大,是武林高手,造成之害,那就无法算计了……”长长地叹一口气,接道:“老夫初见他时,只见他生的过美,虽然生性忠厚,但江湖陷饼大多,也叫他防不胜防,一失足即成恨事,如今他脸上被人割了一剑,破坏了他的美貌,实在是姑娘之福,也是天下之福了。”

江烟霞若有所悟地啊了一声,忖道:“这话倒是不错,我配容郎,内心中总一种不安之感,以他之美,实是深闺少女,梦寐以求的情郎,以我的定力,相处数日,也不禁怦然心动,就算他不惹人,但人就爱他,此后,难免要引起甚多纷争,此刻,他容貌被破,是我之福,这句话想来是不错。”

但见那黄衣老人,轻轻一拂容哥儿包在脸上的白纱道:“孩子,希望你不把容貌残破一事,放在心上,须知咱们男子汉大丈夫,要立千秋大业,博万世之名,不能计较那容貌的美丑……”容哥儿道:“这个晚辈知道。”

黄衣老人道:“你明白就好了。”江烟霞只觉这黄衣老人对待容哥儿有着特别亲切之感,心中大是奇怪。

谈话之间行到了一处特别狭窄的地方,那地方狭窄得只可容一个人侧身而过。黄衣老人突然停下脚步,目光投注在江烟霞的身上,道:“孩子,好人可以变坏,坏人是否能够变好呢?”

江烟霞道:“这个,要看那些人,有没有自省的时间。”黄衣老人微微一笑,道:“他们有,而且有很多自省的时间。”语声顿了一顿道:“他们如若不是已醒悟昔年之错,定然是满怀恨意,对我们而言,都有帮助。”

江烟霞和容哥儿都不知他说话的用意,瞪着眼睛无法接得上口。只听黄衣老人自言自语他说道:“放了他们吧!虽然这些人,都是些混世魔头。”他自言自语,双手却在壁间不停的摸索。江烟霞、容哥儿都不知他要找什么,但却未出手阻止。

大约过了有顿饭工夫之久,突然那黄衣老人用力一拉,在壁问拉开一个孔洞,又探手从怀中摸出一把匕首,探入孔洞之中,一阵斩刺。片刻之后,山壁间,突然响起了隆隆之声,似乎是很多件物品,从山壁空隙向,跌落了下去。

江烟霞低声问道:“老前辈破坏了这石府中的机关?”

黄衣老人道:“不错,你这女娃儿果然聪明……”语声顿了一顿,接道:“管制这石府机关的,共有两处在我住的大殿之中,另一处就在此地。”

江烟霞道:“老前辈把两处机关,全都破坏了吗?”

黄衣老人道:“不错,这两处机关,破坏之后,关在这地下石宫的魔头,大都可脱出拘禁。”

江烟霞微微一笑,道:“这些人被囚禁了很多年月,心中满腹怨恨,见着张超、夏淇之后,势必要拼个你死我活。”

黄衣老人淡淡一笑,道:“你好像知道很多事。”

江烟霞道:“此中道理,浅显易见,算不得什么重大之事。”

黄衣老人不再多言,侧身向前行去。容哥儿、江烟霞紧随身后而行。过了那一段狭窄的地方,形势又渐开阔。只听砰然震动之声,由石壁之上传了过来。

江烟霞附耳于石壁上听去,果然听到一个轻微的声音,传人耳际,道:“江兄,先助兄弟解开身上枷锁如何?”

另一个苍劲的声音应道:“我瞧,这是你先帮我解开……”

只见一只手伸了过来,抓住了江烟霞,道:“咱们得快些走了。”

江烟霞抬头看去,只见抓住自己右腕的,正是那黄衣老人。只好举步向前行去,一面问道:“老前辈,这石壁之内关着人是吗?”

黄衣老人道:“不错,你听到他们谈话了?”

江烟霞道:“两句,坚石隔音,听得不很清楚。”

黄衣老人道:“咱们必须得快些出去,堵死这座石门。”

江烟霞道:“为什么?”

黄衣老人道:“因为,那些被囚之人,可能跟在咱们身后。”一面答话,一面放步向前行去。三人又行六七丈,眼前突然现出仅可容一人行走的石级。

黄衣老人低声说道:“到了,你们先停在这里,老夫先开机关。”缓步向上行去。

江烟霞低声道:“可惜令堂和俞若仙,都陷身在这石府中,咱们却无能相救。”

容哥儿道:“不论那容夫人是否我亲生的母亲,但她对我有很深的养育之恩,我不能弃她不顾,你先走吧!我要回头去找找她。”

江烟霞道:“你伤势很重,如何能留下。还是先行上去,看看武林形势,咱们知道了这条密径,随时可以重入石府。”

谈话之间,瞥见天光透入。耳际间响起那黄衣老人的声音,道:“决些上来。”喝声中,黄衣老人已然当先跃了出去。

江烟霞一手抓到容哥儿,道:“容郎,天下没有十全十美的事情,上去吧。”口中婉转陈词,人却拖着容哥儿,直登石级。

容哥儿的心中暗道:“这话说的不错,我如留此,只怕也无能救助他们脱险,也只有暂离险地,养好伤势,再作计较了。”忖思之间,人已被江烟霞拖出了石洞。

抬头看阳光普照,正是中午时分。那黄衣老人长长吁一口气,道:“老夫已二十年未见阳光了。”

江烟霞目光转动,只见这出口处僻在一块大石之后,下临悬崖,地域十分隐秘。只听那黄衣老人说道:“两位快些跃上巨石。”

江烟霞道:“容郎,咱们一起上去。”也不等容哥儿答话,挽着容哥儿的手臂,飞跃而登上巨石。

两人刚刚登上巨石,突然发觉着足下巨石不稳,开始剧烈摇动。江烟霞低声道:“快走。”右手一伸,搂在容哥儿腰间,并肩而起,飞落到八尺开外。但闻一声隆隆大震,那巨石突然间倒塌下去。

尘土飞扬中,一条人影,疾飞而起,落在两人的身前。容哥儿凝目望去,只见那人正是那黄衣老人。

江烟霞道:“老前辈,你封闭了那座石洞……”

只听那黄衣老人右手一挥,一股劲风,呼的一声,卷了过去。同时,耳际问,响起那黄衣老人的声音,道:“快伏在地上。”江烟霞、容哥儿已知他武功高强,实非自己能及,闻声伏下身子。

转目看出,只见数缕银线,掠顶而过。敢情,已有人施放暗器,向几人袭击。江烟霞凝目望去,不见有施放暗器之人。心中大感奇怪,低声说道:“老前辈,这暗器从何处射来?”

黄衣老人道:“那片片突起的石岩之后。”

江烟霞凝目望去,那石岩距自己停身之处,少说也有二丈多远,想想刚才那掠顶而过的数缕银线,不禁心头骇然,当下说道:“老前辈,刚才那暗器是很细的银针吗?”

黄衣老人道:“不错。”

江烟霞道:“那人隐身在石岩之后,能够凭腕力,把几枚银针,打得如此之远,武功实是惊人了。”

黄衣老人道:“不是用腕力打出暗器。”

江烟霞道:“不是用腕力,那是用机关打出的暗器了?”

黄衣老人道:“不错,那是一种特殊的机簧装制的暗器,由老夫设计,一个巧手的铣工,费时三年制成,老夫取名叫作夺魂神简,每一筒,可藏淬毒钢针二十四支,因为用强力机簧弹出,可及五丈右右,可一支一支发射,也可以二十四支一起打出……”

江烟霞轻轻叹息一声,道:“老前辈之意,咱们无法越渡那座石岩后的防守之人?”

黄衣老人沉思了一阵,道:“你们适才瞧出那针由那石岩后哪一个方位打出?”

江烟霞道:“东面岩角之后。”

黄衣老人道:“没有错吗?”

江烟霞道:“不会错。”

黄衣老人道:“试试咱们的运气了。”

江烟霞、容哥儿都听得心中不大明白,暗道:“不知要碰什么运气了。”

只见那黄衣老人探手从怀中摸出了四枚蝙蝠镖,道:“在暗器一道,有一种最高的手法,叫作回旋手法,昔年老夫对此;直研究甚深,也极精纯,只是已经近二十年没有用过了,不知是否还能甩出那股巧力……”口里说话,暗中却提真气,一扬手,两枚编幅嫖破空发出,分由两个方位,飞向那石岩。容哥儿和江烟霞,都不自觉地搐起头来,看那两枚蝙蝠镖的变化。只见那两枚飞嫖,飞在岩石上面之后,突然打出两个旋转,直向岩石下面飞去。

容哥儿暗暗赞道:“好手法!”

但见黄衣老人左手扬动,又是两枚编幅嫖脱手飞出。这两枚骗幅镖出手的势道,更为奇怪,只见两枚编幅嫖分由两个方向,飞到两丈之外,来个大转弯,齐齐折向那石岩之后。

江烟霞细看那两枚蝙蝠镖的去向,果然都是指向石岩东面一角,公中暗暗惊骇,忖道:“一个人的暗器手法,到此境界,实是不可思议了。”心中念转,口中却说道:“老前辈的暗器手法如此精奇,实是罕闻罕见的事了。”

黄衣老人道:“你们守候此地……”也不待两人答活,纵身而起,一跃两丈多远。他轻功绝佳,两个飞跃,已到了石岩之上,人未落地,右手劈出一掌。强烈的掌风,带起了一阵呼啸之声。随着那劈出的掌势,黄衣老人整个身躯,落于巨岩之后。

江烟霞和容哥儿,虽未涉险,但内心之中的紧张,却是比自身涉险更厉害。两个人圆睁着四只眼睛,望着那石岩出神。

大约过了一刻工夫,只见人影一闪,一个身着黑衣,黑纱包脸的大汉,突然出现在那巨石之上,对着两人招手,道:“你们两个快过来。”

容哥儿、江烟霞看那黄衣老人忽然间变成一个黑衣大汉,心中既是惊奇,又是害怕,但听那人的声音,十分熟悉,分明是那黄衣老人的口气,两人相互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43回 疑是神龙重见首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双凤旗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