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双凤旗》

第44回 君山之巅立红妆

作者:卧龙生

两个更次,匆匆而过,大出两人意料之外的是,在这近三个更次之中,竟然无人再来古堡。这时天上集聚了浓密的乌云,掩去了星月,夜色幽深,伸手不见五指。突然间,一声轻咳,传入耳际。容哥儿手执夺魂神筒,冷冷说:“什么人?”

但闻一熟悉的声音应道:“老夫回来了。”随着那回应,响起了一阵衣挟飘风之声,一人跃上堡顶。

容哥儿心中暗道:“好高明的轻功。”口中却问道:“龙老丈吗?”

龙老丈道:“正是老夫。囚困地下石窟的凶煞恶神。已然困住了四大将军,咱们必须及早发动,而且愈快愈好。”

江烟霞道:“眼下最为要紧的一件事,就是设去找出那解毒葯物,解除被囚群豪身上之毒,这些人个个心怀愤怒,一旦恢复神智,必将全力报复,四大将军如何能够拒挡?如是无能找出解葯,咱们几个之力,实也难有所作为。”

龙老丈缓缓说道:“就老夫观察所得,关键似乎不全在四大将军身上。”

容哥儿道:“什么?龙老丈之意,可是说那四大将军之上,还有首脑人物是吗?”

龙老丈点点头,道:“我只有这样杯疑,目下还难肯定。”

容哥儿道:“果真如此,实是不可思议的事了。”

龙老丈突然转了话题,道:“两位不用留在这里了。”

容哥儿道:“到哪里去?”

龙老丈道:“和老夫一起到那囚禁天下群豪之处瞧瞧。”

容哥儿道:“现在就去吗?”

龙老丈道:“立时动身……”语声微微一顿,接:“你们从里面走下,老夫在下面等你们。”

容哥儿略一沉吟,道:“老前辈可是已胸有成竹了。”

龙老丈道:“咱们并不孤单,那囚禁天下群豪之处,还有很多高手,愿助咱们一臂之力……”

语音一顿,接道:“事不宜迟,既然有所动,就要愈快愈好。”言罢,纵身而起,由堡顶直坠而下。

容哥儿和江烟霞都自知无此能耐,不敢冒险,由堡内梯子奔下。打开堡门,龙老丈已在门外低声说:“夏滇、张超,大约此刻,仍困在地下石府之中,使他们严密的布署,全盘散乱,此刻的情况对咱们大为有利,老夫归来时,沿途一直未遇有人施袭。”

容哥儿道:“那就有劳老前辈带路了。”龙老丈不再多言,转身向前行去,容哥儿、江烟霞紧随龙老丈身后而行。

那龙老丈似是极为熟悉,带两人行过一条狭谷,登上一座高峰。这座山峰乃君山最高之处,只见峰顶之上,高排着几盏红灯,四周都是竹栅围了起来。容哥儿凝目望去,只见竹栅内,用茅草搭着一条长长的草棚、草棚中坐满了人。

江烟霞道:“这就是囚禁群豪之处?”

龙老丈道:“不错,你可是觉得很奇怪,他们为何不肯跑,是吗?”

江烟霞道:“是啊。”

龙老丈道:“他们之间,有一条连锁的绳子所困,使他们无法单独的行动。”

容哥儿目光流转,四顾了一眼,道:“奇怪啊!为什么连一个守卫之人都不见。”

龙老丈道:“有,都被老夫杀了。”龙老丈一提气,纵身越过竹栅。容哥儿、江烟霞紧随纵身而过。

龙老丈缓缓说道:“瞧到那长棚尽处的茅舍了吗?”

容哥儿道:“瞧到了。”

龙老丈:“武功高强,或是身份尊贵之人,都在那茅舍之中,咱们先到那茅舍中去。”

容哥儿望着那连排而坐的人,说道:“咱们何不先放了这些人。”凝目望去,只见那连排而坐的人,个个圆睁着双目望着几人,但却无一人开口说话。容哥儿心中大奇道:“这些人为什么不说话呢。”

龙老丈道:“这些人都已经为一种葯物所制,神智茫然。”

容哥儿摇摇头道:“当真是千古未有的浩劫。”

龙老丈道:“咱们先到那茅舍中去,会会几位武林中难得一见的高人。”举步上前行去。

容哥儿紧随在龙老丈身后,低声问道:“何方高人。”

龙老丈道:“丐帮中的长老,少林寺中高僧,武当名宿,昆仑奇士。”

容哥儿道:“各大门派中高人都有?”

龙老丈笑道:“除了少林派中两位高僧之外,丐帮、昆仑、武当各有一位。”容哥儿道:“一共五个人。”

龙老丈道:“不错,虽只五个人,但他们却是各门派最杰出的高手,也是武林中的精英。”伸手推开大门,道:“在下又来惊扰五位了。”

只听低沉的声音,由屋角处暗影中传了过来,道:“是龙兄吗?”

龙老丈道:“正是在下。”

但见火光一闪,茅舍中亮起了一盏油灯。室中景物,突然间清晰可见。容哥儿目光转动,只见五个衣着褴褛的老人,盘膝分坐在茅舍。这些人,似乎在这茅舍中坐了很多年代,每个人头上、面颊,都是蓬发、乱髯。

那龙老丈虽然已事先说明了这室中坐的什么人物,有僧,有道,有俗人,但容哥儿却是无法分辨。原来,室中五人,都长满了发髯,和那破旧的无法分辨的衣服,哪是道士,哪是僧,谁也无法瞧得出来了。

只听左面一位乱发人,低声道:“龙兄,这两位就是你说的后起之秀吗?”

龙老丈道:“不错,天下武林高手,尽入毅中,只有他们能够和这股邪恶的逆流抗拒,而他们又只有那样小的年纪,男不过二十多些,女的还不到双十年华,难道还当不得后起之秀吗?”

五个发髯蓬乱的老人齐齐点头,道:“龙兄说的是。”

龙老丈轻轻咳了一声,道:“五位商量好了没有?”

那右首一人反问道:“此刻,外面的局势如何?”

龙老丈道:“老夫杀了此地守卫,迄今未见反应,五位还不肯相信吗?”

只听最左一人答非所问他说道:“龙兄,先替我们引见这两位后起之秀如何?”

龙老丈道:“此刻寸阴如金,五位不怕耽误时间吗?”左首第二个老人道:“我等不愿再有一步失错,必先了解他们的来历、家世。”

龙老丈伸手指着容哥儿道:“这位是开封府闪电剑容俊之子,容小方。”

容哥儿听得一怔,暗道:“他怎知晓我的名字呢?而且也知晓我的家世。”

龙老丈不容他多问,目光转到江烟霞的脸上,道:“这位是金风门江伯常的女公子,江烟霞江大小姐。”

江烟霞也是听得一怔,暗道:“他好像很清楚我们的家世。”

但闻龙老丈轻轻咳了一声,道:“至于五位吗?你们自己报名吧。”

最左一个老人,轻轻咳了一声道:“老袖少林寺一瓢。”

此情此景之下,容哥儿无暇多问龙老丈,只好一抱拳,道:“见过大师。”

只听左首第二人道:“老袖一明。”

容哥儿道:“两位高僧,在下今日能够拜见,至感荣幸。”

但闻正中一人说:“在下岳刚。”

容哥儿呆了一呆。暗道:“那岳刚怎的也在此地?”心中念转,口中却说:“久仰老前辈的大名。”

岳刚微微一笑,道:“不敢当。”

只听第四个说:“贫道昆仑赤松子。”

容哥儿对江湖中事,知晓不多,并没听过赤松子的名头,但也只好一抱拳,“见过道长。”

但闻第五个老人说:“贫道武当上清。”

容哥儿道:“原来是上清仙长,在下这厢有礼了。”言罢,深深一揖。

上清道长笑:“贫道还礼。”盘坐着右掌当胸。

容哥儿心中暗道:“他们都发髯虬结,实叫人无法辨认,只要他们移一个位置,我非得记错人不可。”

龙老丈重重咳了一声,道:“五位已知他们来历了,咱们谈的事情如何。”

但闻一瓢大师说道:“适才我们只说考虑龙兄的做法,并非是应了龙兄。”

龙老丈冷冷说道:“你们五人,全力逼毒,虽然保下性命但已无和人动手之能了,除非你们不顾到自己的死亡。”

一明大师道:“刚才,我等已和龙兄谈得很清楚,我们每人都还有能发出一掌,或是两招,我不信天下有人能够当得我们雷霆万钩一击。”

龙老丈道:“诸位发出一击之后……”

无影神丐岳刚道:“一击之下,毒发而已,所以,我们很珍惜自己的一击,这一击必要诛去元凶首恶。”

龙老丈道:“如是那来的人,并非元凶恶首,但却引诱了你们发掌,诸位纵算击毙了来敌,但你们也将毒发而亡,岂不是太不划算的事吗?”

赤松子淡淡一笑,道:“除了我们五人之外,知晓我们还有发掌能力之人,只有你龙老丈阁下一人。”

上清道长叹息一声,接道:“我们不该把此等机密大事,告诉一个陌生人。”

龙老丈缓缓说道:“原来,诸位还是不肯信任在下。”

一瓢大师道:“龙兄去后,我等仔细研究,觉得龙兄的身份,实是可疑得很。”

龙老丈道:“为什么?”

一明大师道:“因为,龙兄表露的武功,却已到惊世骇俗之境,但我等思索甚久,却想不出武林中有龙兄这么一位人物。”

无影神丐岳刚接道:“看阁下的年龄,该是和我们相差不远,那是说咱们同时出没江湖上,无论如何,在下等也该知晓阁下的大名,但我们却从未听过龙大海这个人。”

容哥儿心中暗道:“原来这龙老丈,名叫龙大海。”

只听龙老丈道:“此情此时,你们没有很多时间,如是再不信任老夫,只怕造成大劫,那时,诸位后悔就迟了……”

赤松子冷笑一声,道:“又有谁能确知你龙大海不是为害江湖的元凶首脑呢?”

上清道长道:“我们研商之后,觉出你这龙大海定然是一个假名,我们几乎为巧言花语欺骗,幸而觉悟尚早,未铸大错。”

龙老丈肃然道:“此时最为重要的事,是阻拦大劫,使他们功败垂成,一定要问明我的身份,岂不是多此一举吗?”

一瓢大师道:“我等不知你的身份,岂能和你妄谈合作?”

一明大师:“阁下说出真正姓名身份,有何不可?不过是开口之劳罢了。”

无影神丐岳刚冷冷说道:“龙兄连真实姓名都不肯见告,如若硬要叫我等相信你的为人,实是强人所难了。”

龙老丈道:“好吧!老夫告诉你,不过,当老夫说出姓名之后,希望你们保持暂时的平静,容老夫仔细地解说明白。”

一明大师道:“我等洗耳恭听。”

龙老丈道:“邓玉龙,诸位大概都听说过吧?”

他虽然已事先说明了,要几人保持镇静,但当几人说得邓玉龙三个字后,仍然为之震动。五个人十道目光,一直投注在龙老丈的脸上,呆呆出神。半晌之后,赤松子才缓缓说道:“那邓玉龙不是已经死了很久吗?”

邓玉龙长长叹息一声,道:“世人都这么想,但在下只是逃避尘世,躲了起来,而且,我一逃世,立誓不再出现尘世,想不到,世情变化,竟然又把我逼了出来。”

江烟霞道:“你真是邓玉龙?”

邓玉龙道:“不错,姑娘可是有些不肯相信吗?”

江烟霞道:“家父可是死在你的手中吗?”

邓玉龙道:“没有,不过此时,如何,老夫就不知道了。”

容哥儿道:“晚辈有几件不解之事,不知可否问问?”

邓玉龙道:“此时此刻,寸阴如金,实不宜多谈往事,你一定要问,那就问的越简单越好。”

容哥儿道:“晚辈是否叫容小方。”

邓玉龙道:“你如是容俊的儿子,那就叫容小方了。”

容哥儿道:“姑不论我是否容小方,但那闪电剑容俊现在何处。”

邓玉龙道:“闪电剑容俊,就是四大将军之一。”

容哥儿怔了一怔,道:“那是说,他是咱们的敌人吗?”

邓玉龙道:“不错。

轻轻叹息一声,“孩子,稍微忍耐几日,过几天,老夫有很多事,都要说给你听。”语声一顿,目光扫掠过一瓢大师等五人,缓缓说道:“在下已经说出真实姓名,诸位意下如何?”

一瓢大师轻轻叹息一声,道:“那邓玉龙被誉为一代美男子,但阁下这个样子,实叫在下等看不出来。”

邓玉龙道:“岁月不饶,大师昔年也曾做过小沙弥吧!但此刻,你却是少林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44回 君山之巅立红妆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双凤旗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