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双凤旗》

第05回 刀剑俱非弦管敌

作者:卧龙生

那三丐似是早已商量好了搜查之地,两个奔向屋角,一个奔向木桌。田文秀暗暗忖道:“丐帮中弟子,果是人人都有着量敌查事之能,严小青这小狐狸……”

忖思之间?突听严小青说道:“那屋角太过黑暗,我替你们燃起火烛,请诸位仔细的瞧瞧吧!”说着点燃火折子,直向石鼎探去。

田文秀大吃一惊,暗道:“要糟,那王鼎之中,只怕是放的什么葯物,如被点了起来,章宝元和丐帮中三个弟子,只怕要吃大亏。”

只见章宝元回头望了严小青一眼,竟是不理不问。

田文秀急急暗自骂道:“这粗人,当真是粗而无细。”

他寄望于丐帮三人中能有一个人及早发觉,阻住严小青的举动,但他失望了。

只见一缕彩色的火焰,由石鼎中冒了起来。

这时两个奔向屋角的丐帮弟子,已然各自抱起了一个瓷罐。

其中一个问道:“这罐中放的什么?”

严小青慢吞吞地说道:“我说了你们也不信,何不放在地下,打开盖子瞧瞧!”

两个丐帮弟子,相互望了一眼,似是觉得严小青说的有道理,果然依言而作,放下手中瓷罐伸手去揭罐上封盖。

严小青突然沉声喝道:“不能动!”

两个丐帮弟子手指已然触到封盖,停下手来,问道:“为什么?”

严小青道:“那两个瓷罐之中,都是放的绝毒之物,你们如不小心,被咬伤一口,那可是必死无疑。”

两个丐帮弟子,似是被严小青言词骇住,虽未停手,但已留上了心,长长吸了一口气,暗自戒备,只觉一股奇异的香味直人内腑,这两个丐帮弟子,都是久年在江湖走动之人,闻得异香,立生警觉,急急说道:“扑熄那五色火焰。”

章宝元也闻到一股奇香,扑人鼻中,但他为人素来是大而化之,也未觉出有异,直待听到了丐帮中弟子呼叫之言,才生警觉,挥手一把,疾向严小青抓了过来。

严小青哈哈一笑,手腕一翻,轻巧异常的抓住了章宝元右腕。

章宝元呆了一呆,道:“这是怎么回事?”

严小青道:“你们都中了五色烟毒,全身力道尽失。”说话之中,随手一抬,点了章宝元的穴道,果然,章宝元眼看他一指点来,却是闪避不开。

严小青点了章宝元穴道之后,突然纵身一跃,扑向屋角二丐。

二丐眼看严小青飞扑而来,齐齐挥掌拍出。严小青哈哈一笑,双手伸出,抓住了二丐的手腕,向前一带,二丐立足不稳,一齐摔了个大马爬。

二丐料不到那五彩毒烟竟然是如此的厉害,一身功力,突然片刻间不知不觉失去,而且竟是毫无感觉,严小青双手齐出,点了二丐穴道,纵身一跃,直向木桌旁边另一名丐帮弟子扑去。那人眼看二丐和章宝元全无抗拒之力,心中大是惊讶,不敢再出手拒敌,转身向外奔去,准备招呼同伴,赶来相援。

哪知脚步一抬,才觉到腿上虚弱无力,竟有着举步维艰之苦,暗暗叹息一声,正待大声呼叫,严小青已点了他要穴,顿时半身麻木。

突闻一个洪亮的声音传了过来,道:“章老二,那浮阁中可曾发现了可疑的事物吗?”一听之下,立时辨出是石一山的声音,心中暗暗叫着道:“这石老三和章老二,一般莽撞,糊糊涂涂的闯了进来,岂不是自投罗网?”

尽管他心中焦急如焚,却是无能为力。

室外小桥上,响起了急促的步履之声,想是那石一山不闻章宝元相应之声,寻了上来。眼下唯一的希望,就是有几个精明过人的丐帮弟子,和那石一山一齐找来,能查觉这彩烟线绕的浮阁之可疑。

只听砰然一声,虚掩的浮阁木门,被一脚踢开。

面孔赤红的石一山,出现在室门之外。室中烟雾绕绕,石一山似看不情楚,探人脑袋,四下望了一阵,喝道:“喂!小娃儿,这里有人来过没有?”

严小青道:“一位黑脸大个子,带了三个叫化子……”

石一山接道:“不错啊!就是他们,现在哪里去了?”

严小青摇摇头,道:“那黑衣大个了带二个叫化子,在敞东这水阁中,翻了半天,又自行走去,到了何处,小的却是不知。”

石一山忽然细心起来,回头一顾道:“这里面东西一点不乱啊!”

严小青道:“刚由小的整理好。”

这时,阵阵彩烟,由室中涌了出来,石一山鼻息之间虽然闻得了异香,但却别无感觉,也未放在心上。

严小青突然站起身子,缓步行了过来,一面说道:“你不信那就不如进入室中搜查一下。”

田文秀暗自怒道:“这小娃儿愈来愈可恶了,大约是瞧瞧石一山身后是否有人,准备动手。”

此时,石一山两道目光,投注在盘坐云榻上的田文秀,沉声问道:“那人是谁?”

原来,田文秀那身上衣着,他是十分熟悉,但田文秀早已被严小青给套上一副人皮面具,面目全非。

严小青已然行近浮阁门口,目光一掠石一山身后,并无随行之人,胆气一壮,笑道:“那一位吗?小的确不认识。”

石一山道:“你说什么?”

严小青道:“那人是敝东主的朋友,小的不认识他。”

石一山只见田文秀身上衣服,越看越是熟悉,突然举步向浮阁之中行去。

严小青右手一指,疾如电火地点了过去。

石一山怒声骂道:“好小子竟敢暗算石三爷。”说话之间,纵身向旁门去。

哪知全身的力道,突然失去,这一用力,突然双腿一软,几乎栽倒地上。

严小青指去如风,正点中石一山的肋间要穴。石一山已知再无抗拒之力,正待张口大叫,招呼同伴,却不料严小青早已料到此着,挥手一指,点了石一山的哑穴。

这时,石一山的神志,仍很清醒,只是已身不能动,口不能言。

严小青微微一笑道:“黑脸大汉,和二个叫化子吗?现在你会见他们吧!”

石一山心情激动,双目怒火暴射,瞧着严小青,却是无可奈何。

严小青抱起石一山,得意地塞人云榻下,一回头,瞥见一个紫脸青年当门而立。

田文秀认出来人,正是镇远镖局的镖头谭家奇,他心中暗道:“希望这人能细心些,不要中了那五彩毒烟……”

严小青虽然聪明刁蛮,但他究竟是年纪幼小,沉不住气,看到谭家奇,微现惊慌之色,伸手去扭动那石鼎上的机纽。

原来,此时石鼎中喷出的彩烟,极为细弱,已然无法伤人。

谭家奇右手一扬,一点寒芒疾射而来,口中冷冷喝道:“住手!”严小青疾快的缩回右腕,一枚金钱镖当的一声,击在石鼎之上。

只见那石鼎中一缕上升的彩烟,突然间完全熄止。

原来,谭家奇无意一镖,正好击中了那石鼎上的枢纽,那金钱镖乃旋转而去,击中鼎上机关的方位,又正是关闭一方,是以彩烟方刻熄止。

田文秀心中一喜,暗道:“毒烟威力既除,他纵然走进室中,也是不碍事了。”

那谭家奇十分谨慎,毒烟虽然熄止,但是不肯冒险而人,两道目光,缓缓扫掠了浮阁一周,冷冷说道:“那云榻上坐的什么人?”

严小青道:“是位观主。”

谭家奇目光转注到田文秀的脸上,道:“那一位是什么人?”

严小青道:“是这位观主的朋友。”

谭家奇看那人衣着和田文秀一般模样,心中有些动疑,假声说这:“叫他醒来,我要问问他。”

严小青摇摇头,道:“这位观主是我们东主的贵宾,这位是观主的好友,小的乃仆童身份,不敢放肆。”

谭家奇眉头耸动,突然举步向室中行了过来。

严小青连续暗算了田文秀、章宝元、石一山等,胆气大增,亦变得十分沉着,眼看谭家奇行进室中,仍是站着不动。谭家奇举步直行,直走到了田文秀的身侧,伸手向田文秀右腕之上抓去,

严小青眼看情势紧迫,生恐拆穿内情,不禁大急,一挫腰,直向谭家奇扑了过去,右手骈指如前,点向谭家奇的穴道。”

谭家奇已暗中戒备,闻得衣袂飘风之声,回手拍出一掌。

严小青为形势逼迫,不得不出手硬接一掌。

双掌接实,响起了砰然轻震。谭家奇只觉腕骨一麻,身不自己向后退了一步。

他心中吃了一惊,暗道:“这娃儿,小小年纪,竞有着如此深厚的内功。”

严小青一击未中,立时一错双掌,连环劈出。

谭家奇挥掌反击,两人立时展开了一场近身相搏的恶战。

严小青心知如若放走了谭家奇,不但使万上门中隐秘尽泄,而且自身还将受到万上门中森严的门规制裁,因此,出手恶毒异常,招招都是袭向谭家奇的要穴。

谭家奇不料这青衣小童,武功竟然是如此高强恶毒,虽尽全力抗拒,亦无法挽回失去先机,仅仅是一个勉可自保之局,他想出言招呼浮阁外同伴进来助战,但他全心全意应付严小青的攻势,不敢稍分心神,竟是连呼叫说话的机会也没有。

田文秀眼看两人缠斗恶战,严小青占尽了优势。他心中虽是如焚,但却是身不能动,口不能言,只有空自焦灼。

两人斗了二十余招,仍是个不胜不败之局,谭家奇虽然仍未能反守为攻,但门户却渐见谨严,已不似初交手时那等慌乱无措的模样。

严小青却是愈来愈紧张,双目圆睁,全力抢攻。

正激斗之中,突闻衣袂飘风之声,两个身着褛衣的丐帮弟子,飞跃而入。

左面一人,年约三旬,正是丐帮中后起三秀之一的蓝光壁。右面一人五旬以上,瘦小身材,留着一梁山羊胡子,身上背了一个白色的布袋。

蓝光壁冷眼看两人交手四招后,才陡然欺身而上,一掌拍出。”

严小青正自焦急间,突然身侧劲风击到,蓝光壁掌势,已然劈了过去,当下想也未想,右掌迎出,硬接一招。

蓝光壁料不到对方年纪轻轻竟然功力十分深厚,劈出掌力腕骨一麻。

谭家奇低声说道:“蓝兄,这童子武功高强,不可轻敌。”

蓝光壁微微一笑,道:“不碍事。”横跨一步,拦在了严小青的身前。

严小青大概自知凭藉一人之力,难和群豪抗拒,自动停下手来。

蓝光壁冷笑一声,道:“小兄弟贵姓大名?”

严小青目光一掠金道长,只见池毫无醒来之征,不禁心中大急,口里却应道:“我姓严。”他年纪虽然幼小,但却聪明过人,心知此刻形势,对己大是不利,片刻间的形势改变,已由速战速决,改为拖延待援。

蓝光壁道:“小兄弟在这座豪华广大的宅院之中,是何身份?”

严小青道:“小的是个书童。”

蓝光壁道:“小小一个书童,有此武功,本宅中的东主,定然是一位了不起的人物了?”

忽然尖声叫道:“不要动他。”纵身向云损旁冲去。

原来左面那丐帮弟子,得了蓝光壁的示意,伸手问那金道长左腕抓去。

蓝光壁疾发一掌,挡住了严小青,笑道:“小兄弟和这位道长也有关连吗?”

两掌挥动,封架严小青四招快攻。

要知蓝光壁被誉为丐帮中后起之秀,武功自是非同小可,适才因轻敌发出一掌,几乎吃了暗亏,此刻出掌,却是蓄劲强猛,招招凌厉,严小青被硬生生震退原位。”

这时,那身负白袋弟子,已然查过了云榻上的金道长和田文秀,高声报道:“这道长呼吸微弱,若断若续,不知是何原因,那大汉却是被人点了穴。”

蓝光避低声说道:“解开那大汉穴道。”目光一转,望着严小青道:“想不到小兄弟这点年纪,心机倒是深沉得很。”

严小青随师习艺以来,一直追随在金道长的身侧,在这位武林高手的翼护之下,学得了一身武功,但江湖上的经验,却是一窍不通,突出意外,立时就没有了主意,打又不是蓝光壁的敌手,颇感无计可施,呆呆地站在当地。

那丐帮中白袋弟子,施展推富过穴手法,在田文秀身上一阵推拿,解开了田文秀的穴道。田文秀长长吁一口气,忽然站了起来,举手在脸上一抹,取下了人皮面具,一跃下榻。

蓝光壁微微一怔,抱拳说道:“原来是田少堡主。”

田文秀脸上一红,笑道:“多谢蓝兄相救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05回 刀剑俱非弦管敌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双凤旗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