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双凤旗》

第50回 双亲俱在客颜改

作者:卧龙生

容哥儿道:“天下无数的俊杰之士,都受葯毒控制而为其所用,也不能独怪贵帮的黄帮主。”

岳刚沉思了一阵,道:“老夫如能脱离此间之困,必要设法召集长老会,除去帮主的职位,以免使丐帮蒙羞……”轻轻咳了一声,接道:“老夫带你出室,就是要告诉你父母之事,我已然尽言所知。”

容哥儿略一沉吟,两道目光突然转注到岳刚的脸上,道:“老前辈,就晚辈感觉之中,老前辈似是还未畅所慾言。”

岳刚微微一怔,笑道:“你果然聪明,不过……”

容哥儿道:“不过什么?”

岳刚道:“道听途说的事,不足凭信。”

容哥儿道:“老前辈尽管请说,不要顾忌晚辈的幅面,唉!此刻此情,晚辈与孤儿何异,晚辈自信能承受任何打击。”

岳刚道:“你一定想知道,老叫化就说出来,但我要先说明,这件事只是武林一桩传言,是否真实,却难保证,老叫化子就不信这项传闻。”

容哥儿道:“老前辈尽管说吧。”

岳刚道:“令堂是一位很有名的美人,江湖上人人皆知……”

容哥儿道:“前辈会不会看错人呢?”

岳刚道:“不,这是千真万确的事,老叫化也见过容夫人,当真天香国色。”

容哥儿一皱眉头,接道:“以后呢?”

岳刚道:“据说容夫人和邓玉龙有段私情,也是促成那容俊带回番女的主因。”

容哥儿冷笑一声,道:“果不出我的预料。”

岳刚轻轻咳了一声,道:“怎么?你早已经想到了?”

容哥儿答非所问地道:“老前辈既说了,还请说个明白。”

岳刚道:“老叫化只知这些。”

容哥儿一抱拳,道:“多承见告,晚辈感激不尽,咱们回到茅舍中去吧?”

岳刚道:“小兄弟气度的恢宏,遇事的镇静,实是一派宗师之量,你如是我丐帮中人,老叫化必将尽我所能,设法推荐你为本帮帮主。”

容哥儿道:“盛情心领,愧不敢当。”转身大步向茅舍行去。

岳刚紧随容哥儿,行入了茅舍。

赤松子道:“叫化子,茅舍外有何动静?”

岳刚道:“一片平静。”

一瓢大师道:“除非咱们内腑中葯毒解去之后,咱们五人最好是不要分开,如果咱们合在一起,可以一举击毙一个武功最强的高手,但如咱们分开之后,那就变成了百无一用的人。”

赤松子道:“大师之意,可是咱们五人还守在一起了?”

一瓢大师道:“老袖正是此意。”

赤松子道:“同去见贵派掌门人?”

一瓢大师道:“照老袖之意,剧毒未解之前,咱们就守在此地,我等花了很久的时间,才研商布成一座攻敌的阵势,各人才能把掌力发挥到极致,这也是咱们在死亡之前,唯一能够拼死一个强敌的办法,如是骤然离此,万一途中遇敌,来不及各占方位,只要有一人被敌所伤,余下之人,都成了废物,任人宰割了……”

目光扫掠了几人一眼,接道:“诸位请三思老袖之言。”

赤松子点点头,道:“大师之言,甚有道理,但不知岳兄如何?”

岳刚道:“咱们五人合手出掌,能一举搏杀世间第一高手,分开成几个老废物,老叫化赞成不走。”

上清道长点点头道:“大师和岳兄这一分析,咱们是非留此不可了。”

言之下意,无疑是也赞同留下了。

一明大师目光转到容哥儿的身上,道:“容施主。”

容哥儿道:“大师有何吩咐?”

一明大师道:“劳请转告敝派掌门人一声,就说我等身中剧毒,不能迎驾。”

容哥儿道:“晚辈记下了。”

岳刚豪放地接道:“如是对敌之中,发觉了对方高手,设法把他引来此地,老叫化想在死亡之前,再为武林正义,一尽心力。”

容哥儿道:“我了解诸位老前辈的用心。”

上清道长道:“记着,敌人越强越好。”

容哥儿道:“就目前形势而言,家母似是已有些觉醒,不至于再作最后挣扎,她要求慈云大师,布置一场群豪集会,以便当场宣布心中之秘,真正用心,晚辈还无法了然,但想来似是别有所图……”

岳刚道:“你是说,那容夫人用心,是把我等集合起来之后,再行设法施下毒手,是吗?”

容哥儿道:“她已然被擒,而且几处重要的穴道,都被点中,我想他不致再会施下毒手了。”

岳刚道:“她如是毫无用心,绝然不会有此一求。”

容哥儿道:“晚辈也是这样想法,只是想不出她要做些什么。”

一瓢大师道:“不论她做什么,只要她不是用毒害人,那就成了。”

目光环顾了一明、上清道长等一眼,接道:“老袖觉得咱们也该去。”

岳刚道:“不错,咱们暗中留心监视,如是看出情形不对,咱们合力出掌,把她击毙、也算偿了咱们心愿,临死之前,替武林做一件好事。”

一瓢大师道:“看来,这是咱们唯一的机会了。”

岳刚望着容哥儿道:“小娃儿你去瞧瞧,如安排好了,别忘了通知我们一声。”

容哥儿道:“晚辈知道,邓老前辈和江姑娘来此时,叫他们在此等候晚辈。”

岳刚道:“好!”

容哥儿目光转到水盈盈的脸上,道:“二姑娘,你留在这里,这几位老前辈,是武林名宿,和他们多谈谈获益非浅!”

水盈盈柔顺地点点头,道:“好!见着我姊姊时,告诉她来这儿见我一面,我身中奇毒,随时可能发作而死。”

容可儿道:“记下了。”转身行了出去。

出得茅舍,打量了一下周围形势,举步向前行去,一面走,一面度量地形。 原来,他突然想到,重入地下石府中去,看看那石棺中的女人,是否是自己母亲。一缕孺慕的亲情,由心中泛起,化成了强烈的愿望。

虽然他知晓这希望不大,但仍决定尽心力一试。

他凭借记忆,找到了那脱身的洞口,只见那堆集的山石,有很多已为人推开。

显然,已有人先进了地下石府。

敌对双方之人,似是都受了一种严厉的约束,容哥儿经过之路,竟无人出面拦阻。容哥儿望着那洞口,出了一会神,侧身向洞中行去。

突然间,身后响起了一个冷厉的声音,道:“停下来……”

容哥儿连经凶险、大敌,人已变得极为沉着,暗中一提真气,转过身子,向外看去。只见一个全身黑衣,面目肃冷的人,留着五络长须,站在石洞之外。

那人炯炯的目光,逼注容哥儿的脸上,直似要看穿容哥儿的内腑。

容哥儿轻轻咳了一声,道:“阁下什么人?”

黑衣人冷肃道:“老夫该先问你的姓名。”

容哥儿心中暗道:“这洞中十分狭窄,他如施用暗器,我就防不胜防了。”

心中念转,口中应道:“阁下想知晓我的姓名吗?”

黑衣人道:“不错。”

容哥儿道:“好!在下可以先行通报姓名,不过,阁下要向后退出三丈。”

黑衣人冷冷说道:“洞中形势我比你熟悉,你如想逃走,那是自找苦吃了。”

容哥儿道:“在下决不逃走。”

黑衣人道:“老夫也不怕你逃走。”缓步向后退去。

容哥儿缓缓行出洞口,说道:“在下姓容。”

那黑衣人身躯微微一震,道:“姓容?”

容哥儿道:“不错。阁下怎么称呼?”

那黑衣人答非所问道:“你叫什么名字?”

容哥儿道:“容哥儿。阁下问得这样清楚,不知是何用心?”

黑衣人神情冷肃,缓缓说道:“你母亲还活在世上吗广

容哥儿怔了一怔,暗道:“这人话问得很奇怪,不知是何用心。”

口中说道:“家母是否还活在世上,和阁下何关?”

那黑衣人道:“你最好只回答老夫的问话。”

容哥儿道:“阁下若不说出一个适当的理由,在下似不必遵从阁下之意吧。”

黑衣人沉吟了一阵,道:“你父亲可是叫容俊,人称快剑,又名闪电剑。”

容哥儿只觉胸前突然被人重击了一拳,长长吁一口气,道:“你是……”

黑衣人道:“你答复过老夫的问题之后,再问老大不迟。”

容哥儿沉吟了一陈,道:“家母还活在世上。”

黑衣人道:“她的左耳之后,可有一颗红色小痔?”

容哥儿点点头,道:“不错。”

黑衣人厉声喝道:“她现在何处?”

容哥儿镇静一下紧张的心情;道:“她现在何处,在下不能告诉阁下。”

黑衣人道:“为什么??

容哥儿冷然说道:“因为,到此为止,阁下还未明白地说出身份。”

黑衣人道:“你一定要知道吗?”

容哥儿道:“不错。”

黑衣人道:“好,老夫就是快剑容俊。”

容哥儿黯然多于惊讶地长长吁了一口气,道:“二十年前,远征北辽,剑创北辽武士高手之人,就是你吗?”

容俊道:“正是老夫!”

容哥儿略一沉吟,道:“地下石府中四大将军……”

容俊接道:“老夫亦是其中之一。”

容哥儿道:“你也受了奇毒暗算?”

容俊摇头道:“老夫满怀激忿,处处谨慎,岂是他们鬼蛾伎俩所能伤得!”

容哥儿道:“那是说你并未中毒?”

容俊道:“不错,不过,老夫未中奇毒之事,他们并不知晓。” 语声一顿,道:“老夫答应你的问题大多了……”

容哥儿道:“是的,在下也要回答者前辈的问话,关于家母。”

容俊冷笑一声,道:“她在哪里?”

容哥儿道:“也在这君山之上。”

容俊双目神光一闪,道:“带老夫去找她。”

容哥儿道:“老前辈意慾何为?”

容俊道:“我要取她之命。”

容哥儿摇摇头,道:“你怎知道一定能够杀她?”

容俊道:“老夫知她武功,就算这二十年来,她日夜苦练,也不是老夫之敌。”

容哥儿淡淡一笑,道:“老前辈知晓一天君主吗?”

容俊点点头,道:“知道,老夫也知晓那一天君主之称,只是一个捧上台的偶像,真正幕后,另有其人。”

容哥儿道:“老前辈可知那人是谁吗?”

容俊道:“这个,老夫还未查明。”

容哥儿道:“晚辈可以奉告,那人就是家母。”

容俊一怔道,“她!一个番女竟然能搅得天翻地覆。”

容哥儿道:“她有足够的才慧,也有北辽的支持……”

语声一顿,道:“想来,老前辈,已知在下是何许人了?”

容俊仰天打个哈哈,道:“你要我认你为子吗?”

容哥儿道:“父子天性,难道你连自己的儿子也不肯相认吗?”

容俊脸上肌肉独动,痛苦地说道:“你不是老夫之子。”

容哥儿心中早有成竹,尚能保持着外形的镇静,黯然叹息一声,道:“我知道,容夫人也不承认我是她的儿子。”

容俊道:“因为你本来就不是。”

容哥儿道:“但我想你一定知晓我的身世、来历,是吗?”

容俊怒声说道:“你一定要知道吗?”

容哥儿点点头破息一声,道:“我要知道,对我而言,也许比你的打击更大。”

容俊道:“大丈夫难保妻贤子孝,告诉你也不妨事。”

容哥儿道:“晚辈洗耳恭听。”

容俊道:“你是邓玉龙的骨血。”

容哥儿强忍心中激动痛苦,抬起头来长长吁一口气,道:“我那位生身之母呢。”

容俊冷冷说道:“也在地下石府之中。”

容哥儿道:“她把守石棺那道门户?”

容俊道:“不错,她告诉了你?”

容哥儿道:“没有告诉我,但我感受得到那慈爱的亲情,母性的光环……”

容俊突然仰天大笑起来。

容哥儿奇道:“你笑什么?”

容俊道:“有其父、其母,其子一脉相传,果然是不错了。”

容哥儿道:“此话是何用意?”

容俊冷冷说道:“老夫说出来,太过难听,你娃儿受得了吗?”

容哥儿道:“只要老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50回 双亲俱在客颜改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双凤旗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