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双凤旗》

第52回 龙凤斗智群英会

作者:卧龙生

慈云大师沉吟了一阵,道:“邓施主说的不错。”

邓玉龙冷冷说道:“大师是此番大会的主持人,希望能以慈悲心沏护仁义侠士,用霹留手段对付邪恶之徒,借这次大劫之机,使我武林同道获得清清白白。”

慈云大师正待答话,瞥见一灰衣僧人急奔而来。

只见那僧人停好身子,容哥儿才看清楚是相貌清奇的老僧。

慈云大师对来人似是极为尊敬,微一欠身,道:“师叔辛苦了。”

灰衣老僧合掌应道:“方丈言重了。”

慈云大师道:“事情如何?”

灰衣老僧道:“幸未辱命。”

慈云大师望望天色,道:“师叔请坐吧。”

灰衣老僧目光转动,缓缓由邓玉龙、容哥儿、容俊等脸上扫过。

目光转到蔡玉莲脸上时,不禁一皱眉头,缓缓在慈云大师身侧坐下。

邓玉龙轻轻咳了一声,道:“老禅师可是慧可大师?。”

那灰衣老人怔了怔,突然转过脸来,两目盯注在邓玉龙的脸上道:“阁下何许人,怎会认得老袖?”

邓玉龙道:“咱们本属故队只是老禅师德望渐增不屑和在下再行交往罢了。”

慧可大师脸色大变,双目盯在邓玉龙脸上瞧了一阵,道:“施主不用卖关子了,还是据实说出姓名来吧。”

邓玉龙哈哈一笑,道:“大师口气,咄咄逼人,就区区所记,昔年大师对在下,一直是很客气啊!”慧可大师忽然站起身子,直向邓玉龙行了过来。

邓玉龙却仍然静坐不动,对慧可含怒来势,若无所觉。

慈云大师恐慧可大师出手,急急接道:“师叔不要出手伤人。”

容哥儿心中暗道:“他法名慈云,心地实也慈善得很。”

慧可大师冷冷说道:“这人神志清明,不似中毒的人……”

邓玉龙接道:“在下本来就没有中毒啊。”

慧可大师道:“但你来历不明,我不能再冒险,使这场大会之中,再起风波。”

邓玉龙微微一笑,道:“只因在下面容变丑,大师连我的声音都听不出来了?”

慧可大师沉吟了一阵,道:“施主不用卖关子了,老袖实是想不起来?”

邓玉龙道:“贱名邓玉龙。”

慧可大师一怔,道:“邓大侠?”

邓玉龙道:“不敢当,大师还能记得贱名,在下很感荣宠。”

慧可大师道:“你没有死吗?”

邓玉龙笑道:“区区如是死了,此刻怎能还和大师谈话?”

慧可大师长长吁一口气,道:“你的脸……”

邓玉龙接道:“区区一生的罪恶,都为这张脸,只好把它毁了。”

慧可大师轻轻叹息一声,道:“那是邓大侠自己毁容了。其实,当今武林之中,又有几人能够毁了你邓大侠的容貌呢?”

邓玉龙道:“大师过奖了。”

慧可大师接道:“邓大侠息隐江湖二十年未曾出现,而且伪托病故,足见息隐之念十分强烈,此番复出江湖,不知为了何故?”

邓玉龙道:“武林中面临着从未有过的大劫,兄弟既然未死,岂能坐视不问?”

慧可大师淡淡一笑,道:“邓大侠准备如何插手呢?以邓大侠的才慧,想必是早已胸有成竹了?”

邓玉龙双目凝注在慧可大师的脸上,瞧了一阵,道:“看来大师对在下有些怀疑,是吗?”

慧可大师道:“邓大侠一向做事,神出鬼没,用心何在,实是叫人无法猜测。”

显然,这位慧可大师对邓玉龙仍然有着很深的成见。

邓玉龙涵养似是已到炉火纯青之境,对慧可大师加诸恶言毫未放在心上,仰起头来,长长吁一口气,道:“邓某人一生作为,在大师心目之中,自然是算不得什么好人;不过在下倒希望大师心中别太快自下定论,认为我邓某人又为着女人而来。”

慧可大师道:“希望你邓大侠说的都是实话。”

邓玉龙淡淡一笑,道:“在下到此目的,很快就可以证明了,大师请稍忍耐片刻就是。”

容哥儿心中暗道:“我这位生身之父,一生之中,不知为武林中做了多少的好事,积修了多少的善功,只因他犯了一个婬戒,使世人都对他有畏惧、厌恶之心。”

忖思之间,只见三阳道镜带着八个身佩长剑的武当第子,缓步行了过来。

紧随在三阳道长后的,正是恩养自己二十年的番女。

那番女身后,随着十余个肥瘦不等,衣着不同的人物。

容哥儿凝目望去,只见那丐帮帮主黄十峰也杂在其中。

显然,这些人都是武林中身份极为尊崇的人物。

奇怪的是那些人一个个都显得无精打采,精神不振。

三阳道长和八个武当弟子,表面上若尤其事,但容哥儿仔细观察之下,发现武当弟子,有着很谨慎的防备,暗中监视着敌人。

只见容夫人缓缓走了过来,进入场中。她虽在武当弟子们监视之下,但她的气度,却是毫无惊慌之情,步履从容地行入场中。

慈云大师站起身子,合掌说道:“女施主悬崖勒马,使武林血劫消止……”

容夫人淡淡一笑,道:“大师不用给我戴高帽子了,我是一败涂地,不得不尔。”慈云大师轻轻叹息一声,缓缓坐了下去。

容夫人目光转到容俊的身上,脸上神色极是复杂,说不出是怨是恨。

容俊冷冷说道:“咱们很久不见了。”

容夫人嗯了一声,道:“很多年了,你好吗?”

容俊道:“这些年来,你把中原武林搅得天翻地覆,对你何益。”

容夫人淡淡一笑,道:“我是功败垂成,那是怪我心地太仁慈了些。”说话之间,目光一掠容哥儿,接道:“我如能早狠得下心,把他杀死,也无今日之败了。”

容俊望了容哥儿一眼,慾言又止。

容哥儿道:“母亲手下留情,孩儿心中明白……”

容夫人道:“不要这样叫我,我已经告诉你很多次了,我不是你的母亲。”

蔡玉莲道:“犬子特蒙姊姊恩养二十年,叫你一声母亲,那也是应该的事。”

容夫人道:“你是谁?”

容哥儿道:“孩儿的生身之母。”

容夫人道:“失敬了……”打量了蔡玉莲一眼,道:“你残废了?”

蔡玉莲道:“我被口禁十余年,受尽折磨,能够保得性命,那已经是侥幸万分了。”

容夫人缓缓说道:“什么人把你囚了起来?”

蔡玉莲道:“往事已过,提它做甚?但咎由在我,是以我虽然受了很多折磨,心中是毫无怨根。”

容夫人道:“你不说我也知道,是容俊把你囚禁起来。”

容俊突然仰脸大笑三声,道:“难道是我容俊错了吗?”

蔡玉莲道:“你没有错,错的是我。”

容夫人道:“久闻你美艳之名,可惜,我无缘一见。”

蔡玉莲惨笑道:“现在呢?形容可怖,人见人畏,唉!就算他不囚禁我,红颜也有老去之日……”

容夫人淡淡一笑,接道:“你感慨很多,全无一点豪气,大约是十几年囚禁的生活,使你改变了。”

蔡玉莲道:“你呢?挖空了心思,想尽了办法,在江湖上掀起了一阵大风大浪,到头来,还不是一场空幻?”

容夫人冷笑一声,道:“那要怪令郎,你的好儿子,我养了他二十年,但他却破坏了我的大事,如是我早能狠得下心,把他毒死,今日武林,岂会是这番景象?”

蔡玉莲道:“唉!目下环坐场中数百人,个个都是一方豪雄人物,如今都被你暗下毒葯,他们使一个个武功消失,灵智遭闭,变成了一具行尸走肉,难道你一点就不动恻隐之心吗?”

容夫人道:“那是他们心存贪念,自食其果,与我何干?”

慈云大师只听得合掌当胸,道:“阿弥陀佛,女施主好狠的心肠。”

容夫人冷笑一声,道:“我为你们中原做了一件大大的好事,大师应该感谢我才是。”

慈云大师道:“女施主此言,叫老袖想不明白。”

容夫人道:“我把你中原武林之中伪善之士,一网打尽,如今我因一念仁慈,功败垂成,这些人也将随我的败亡,同时死去,岂不是替你们中原武林人物,做了一件大大的好事。”

慈云大师道:“女施主话虽有理,只是这代价太大了。”

容哥儿突然插口说道:“你使用毒葯,控制他们的生死,使他们不得不听你之命,纵然是忠义之士,也不得不为你效命了。”

容夫人冷笑一声道:“鱼不吞饵,怎能上钩?如若他们不生贪念,不落陷饼,怎么吞下毒葯……”长长吁一口气,接道:“还有一些在你们中原武林同道之中,极受尊敬的人物,他们武功才智,都是顶尖人物,我能有此成就得他们之助很多,等一会,他们就将陆续在此现身,我要将他们伪善面具,全部揭穿,让你们惊奇一下,同时也要说出我这些年中的使用方法,让你们增长一些见识。”

邓玉龙冷冷说道:“好狂的口气,但老夫还是很佩服你,一个小小番女,把我们中原武林同道闹得天翻地覆,实也算是一桩奇闻大事了。”

容夫人冷笑一声,道:“你是谁?”

邓玉龙道:“中原武林道上,一介武夫。”

容夫人似是不屑和他多说,目光转到慈云大师的脸上,道:“你们中原高人,我大都已见过,但却有一人未能晤面,是我一大憾事。”

慈云大师道:“什么人?”

容夫人道:“邓玉龙。”

慈云大师道:“邓玉龙吗?”

容夫人道:“不错。”目光转到容俊身上,接道:“久闻他风流蔚洒,女人见着他无不着迷,而且武功高强,智谋绝人,曾经横刀夺爱,抢去了我丈夫的前妻。”

容俊怒声喝道:“住口!”

容夫人格格一笑,道:“你凶什么?大丈夫难保妻贤,就算邓玉龙抢走了你的妻子,那也是她水性杨花。”

容哥儿一皱眉头,接道:“养母尽管就事论事,不要出口伤人。”

容夫人望了容哥儿一眼,道:“我要说,我要指出你们中原武林道上,究竟有多少伪君子。自然,我要先从我最亲近的人谈起……”目光转到容俊的脸上,道:“你不用气你那前妻,因为第二任妻子,也一样对你不起……”

容俊道:“你说什么?”

容夫人道:“我,我也一样背叛了你,虽然是我嫁你时,只是为了要利用你,感情上用不着对你专一,但名义上,我仍是你的妻子

容俊大喝一声,纵身而起,直向容夫人劈了过去。

慈云大师左手一挥,身后一个僧人,迅快绝伦地冲了过去,左手一接,接下了容俊的掌势。双掌接实,容浚被震得落着实地。

三阳道长神情肃然他说道:“容大侠,希望你忍耐一二,慈云大师和贫道,都已和尊夫人有约,我们要她讲,而且我们也要听。”

容俊冷冷说道:“在下可以告辞吗?”

慈云大师摇摇头,道:“容施主最好待在这里。”

容俊是何等人物,虽然听出那慈云大师话虽客气,但语气却很坚决。

除非是容俊决心和少林、武当两派中人冲突,别无离去之法。

容夫人轻轻叹息一声,道:“坐下吧!你把我带来中原,我付出一个少女的贞洁作为补偿,人家都说你把我引来,掀起这一场大功,其实物先自腐而后虫生,他们如果个个胸怀正义,凭我一个妇道人家,又如何能够造成这一场大劫难呢?”

容俊虽然满怀激忿,但情势逼人,他又不得不坐回原位。

慈云大师望了容夫人一眼,道:“女施主当真很想见邓大侠吗?”

容夫人道:“不错。”

慈云大师道:“不过,那邓大侠已非昔年的风流人物了……”

容夫人道:“为什么,可是他老而悔恨少年错,改邪归正了?”

慈云大师道:“邓大侠不但改邪归正,而且也赶来参加这场大会。”

容夫人道:“有这等事,不知他几时到此了?”

慈云大师道:“他已来此多时。”

容夫人若有所悟地把目光转到邓玉龙的脸上道:“邓玉龙可是阁下吗?”

邓玉龙听慈云大师已然叫明自己身份,那是不承认也不行了,只好点头道:“正是区区,夫人有何见教?”

容夫人回顾一下蔡玉莲又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52回 龙凤斗智群英会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双凤旗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