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双凤旗》

第56回 昔日相爪露蛛迹

作者:卧龙生

容哥儿道:“最恶毒的手法,还是那七大剑主为害江湖的事,他们一面罗致人手,为其效命,又利用这些人,引除异己,双方的死亡,都是我武林同道,可怜那些千百位武林同道,为他们杀人,自己又遭谋害。”

江烟霞道:“有一桩事,我倒也有一些想不明白。”回望了容哥儿一眼,道:“关于令堂。”

容哥儿道:“我那位养母吗?”

江烟霞道:“不错,她如何会为王子方所用,而且甘愿和他合作了这么长时间?”

容哥儿沉吟了一阵,道:“骤然想来,确然有些奇怪,但如仔细地推敲一下,原因倒是不难想出。”

江烟霞道:“这倒要请教了?”

容哥儿道:“王子方以一个漂局的东主,妄思霸主江湖,就算他有些才气,但区区一个漂局又能凑得多少钱呢?”

江烟霞道:“不错,这需要一笔可观的金钱,王子方无法负担。”

容哥儿道:“但我那养母就不同了,她身为北辽郡主,心怀奇谋而来,北辽国自会供应她所用金钱。”

江烟霞点点头,道:“不错,容夫人以金钱支持王子方成就霸业,也削去我们中原实力,两谋相合,狼狈为姦。”

容哥儿轻轻叹息一声,道:“兰因絮果,冥冥之中,似是有着一种奇妙的结合力量,武林中,又有谁能够料想到王子方和我那养母会联手一起呢?”谈话之间,到了一处巨大的岩石之前,江烟霞停下脚步,道:“就在这里了。”

容哥儿仔细地看了四同一眼,竟然找不出可疑的门户,一皱眉头道:“在这大岩石之后吗?”江烟霞点点头拔出背上长剑,在巨岩一角,轻击五下。但闻一阵轻微的轧轧之后月下巨岩开始缓缓向一侧移动。片刻之间,那巨岩移出了一个门户。江烟霞身子一侧,疾快地闪人门内。容哥儿紧随在江烟霞的身后,冲了进去。只见一个身着黑色劲装的大汉,拦住了两人的去路。那大汉右手一拾,背上单刀出鞘。

江烟霞动作奇快,就在那大汉拔刀时,右手长剑已经;迅速地攻出一剑。那大汉单刀来不及接架江烟霞的剑势,只好侧身闪避。容哥儿疾快地发出一掌,还击在那大汉的右腕之上。但闻砰的一声,那大汉手中兵刃,被击落在地。江烟霞一上步,点中那大汉穴道。两人配合佳妙,不过一眨眼间,已然制服住那黑衣大汉。那大汉想待呼叫时,已然被点了穴道。

江烟霞移开了那黑衣大汉的身体,目光转动,四顾了一阵,举手在一根石笋之上一推。轧轧之声复起,那巨岩又自动合闭了起来。容哥儿低声道:“你对这里很熟悉。”

江烟霞道:“他们送我出去时,开动机关,我很留心地看过,记在了心中。”

容哥儿道:“这密室之中,除王夫人之外,还有什么?”

江烟霞道:“大约是王子方已无可用之兵,贱妾会见她时,只是那一个守门的人。”一面答话,一面举步向前行去。两人沿着南道,深入了四五丈后,地形突然开阔,形成了一座石室。一个蓝布衣着的中年妇人,手执着一根竹杖,端坐在室中一个锦墩之上。那中年妇人果然双目已瞎,但她听觉仍未失去灵敏,听到脚步之声,冷冷说道:“什么人?”

江烟霞道:“我。”

王夫人道:“还有一个,什么人。”

江烟霞道:“我的一个朋友。”

王夫人道:“什么名字?”

容哥儿忍不住接口接道:“晚辈容哥儿。”

王夫人骇然说道:“容哥儿?”

容哥儿道:“不错,正是晚辈。”

王夫人缓缓说道:“你怎么会到了此地。”

容哥儿道:“江姑娘带我来此。”

王夫人更为震动,道:“江姑娘,哪一个江姑娘?”

江烟霞道:“晚辈江烟霞。”

王夫人轻轻叹息一声,道:“江烟霞,江伯常的女儿?”

江烟霞道:“不错,江伯常正是家父。”

王夫人道:“你怎么知道我在此地。”

江烟霞道:“适才晚辈已和老前辈见过了。”

王夫人略一沉岭,道:“我明白了,你冒充容夫人。”

江烟霞道:“还望老前辈多多原谅。”

王夫人冷冷说道:“守门的人呢?”

江烟霞道:“已被晚辈点了穴道。”

王夫人道:“你们两人到此,可是为找我而来吗。”

容哥儿道:“我等来此,特来向老前辈请教。”

王夫人道:“请教什么?”

容哥儿道:“王总镖头造成了一场前所未有的大劫,老前辈早已知晓了?”

王夫人道:“早知晓了。”

容哥儿道:“如今内情已被拆穿,夫人想也知道?”

王夫人摇摇头,道:“近半月的内情,老身就不清楚了。”

容哥儿道:“老前辈的眼睛……”

王夫人道:“王子方把我毒瞎的。”

容哥儿心中暗道:“必要设法引起她心中的仇恨,她才肯相助我等。”心中念转,缓缓说道:“老前辈和王总镖头数十年夫妻了。”

王夫人接道:“夫妻!他如还有一点夫妻之情,也不会毒瞎我的眼睛了。”

容哥儿道:“老前辈夫妻反目,自然是意见不合了。”

王夫人道:“因为我劝他少作点孽,少害几个人,就触怒了他,下此毒手。”

容哥儿轻轻叹息一声,道:“一个恶毒如斯,大概连他的父母子女,也一样能下毒手了。”一面说话,一面默察那王夫人的反应神情,只见王夫人神情激动,脸上的肌肉微微颤抖,显然,她内心之中,正有着强烈绝伦的震荡。容哥儿轻咳了一声,道:“老前辈心中既不满王总镖头所为,他又毒瞎了你的眼睛,老前辈心中是否恨他呢?”

王夫人苦笑一下,道:“恨他又能如何?何况,我又被他毒瞎了双目。”

容哥儿道:“如果老前辈希望报仇,晚辈倒有办法可想。”

王夫人道:“什么办法。”

容哥儿道:“王子方心地阴毒,道德败坏,毒瞎老前辈的双目,全无夫妻情意,晚辈等愿助老前辈……”

王夫人摇摇头,接道:“他虽无情,我却不能无义,你们别想说动我助你们和他作对。”

容哥儿一听之下,心中冷了半截,暗道:“好啊!她身受毒目之苦,仍然对丈夫有很深的情意,看来,说服她尽吐心中之秘,并非易事,一个双目失明的女人,已够可怜,难道还要对她施下毒手,逼她招供不成?”一财间心回念转,不知如何才好。

但闻江烟霞缓缓说道:“老前辈不为私仇施报,难道就不为那许多无辜的武林同道着想吗?”

容哥儿道:“老前辈劝那王子方,足见已有救世之心,难道老前辈不希望心愿得偿吗?”

江烟霞接道:“目下王子方已然穷途末路,就算老前辈念夫妻之情,不忍对付王子方,但他的败亡,只不过多拖一些时日,使那些无辜遭毒的武林同道,多死伤一些而已。”

容哥儿道:“我那养母,对那王子方帮忙何等重大,但他仍然施放毒针,取她之命。”

王夫人惨然一笑,道:“两位的话,说得很有理,但两人心了一件事。”

容哥儿道:“什么事?”

王夫人道:“我是那王子方的妻子啊?”

容哥儿道:“老前辈如是坚持不肯答允合作,晚辈只好无礼了。”

王夫人道:“你们准备如何对付老身?”

容哥儿道:“点了你的穴位,在此设伏,准备生擒王子方。”

王夫人轻轻叹息一声,道:“你们可是认为老身会束手就缚吗?”

容哥儿道:“就算老前辈武功高强,但你双目已盲,我们又是两人一齐出手,前后夹攻,老前辈自信能够应付得了吗?”

王夫人摇摇头道:“王子方就要回来了,老身只要能够支持五十回合,他也就可能赶回来接应老身了,他武功高强,合你们两人之力,也未必是他之敌。”

容哥儿沉声说道:“咱们既然来了,自是不怕;晚辈已尽了心,说不服老前辈,那也是没有法子的事了。”

王夫人陡然站起身子,竹杖一伸,点向容哥儿的前胸。她虽然双目已盲,但出手仍极快速,竹杖点出正取容哥儿的前胸大穴。容哥儿闪避开,正待发掌还击,哪知王夫人竹杖已经迅快地折转扫出。江烟霞沉声道:“老前辈,为拯救武林中千百人性命,我们要联手而出了。”就这说两句话的工夫,王夫人竹杖伸缩,已然攻了容哥儿一十二招。这十二招攻势,连接绵密,丝丝人扣,竟然使容哥儿全无还手的机会。

王夫人冷冷说道:“好,你们联手上吧?”竹杖回点,反攻向江烟霞。江烟霞长剑一指,架开竹杖,回剑反击过去。王夫人双目已盲,全凭听风辨位之法,施杖攻击。但她招术奇奥,一支竹杖,力敌两人,仍然攻多守少。容哥儿始终没有拔剑,一直赤手空拳对敌。如是江烟霞、容哥儿全力对敌,伤了王夫人并非难事,但他们旨在生擒王夫人,并未存伤她之心。是故打来备感艰苦。但见王夫人杖影纵横,有守有攻,两人始终无法欺近王夫人的身狈。缠斗数十合,仍然是一个本分胜败之局。

江烟霞心中一动,暗道她双目失明不久,还无法完全适应言战,全靠凭风辨位的耳力和我们搏斗,这石洞深处山腹,回音甚大,虽是一点微微之声,也可以发很大的回音。是我们使她无法听得见声音,那她就无法辨出我等存身之位,竹杖也将失去指袭的方位了。心念一转,高声说道:“容郎暂请退开,贱妾和她决个胜负。”

容哥儿道:“不能伤她。”纵身退开五尺。江烟霞陡然间全力抢攻,一连三剑,把王夫人迫退数步。然后,飞身而退。王夫人竹杖一招“横扫千军”,追袭过去。江烟霞伏身避过,悄然移身室角,屏息凝神。王夫人忽然间,不闻声息,手中竹杖登时无法出手。容哥儿忽然问明白了江烟霞的用心,暗道了两声惭愧。原来,江烟霞用心在试探那王夫人是否真的双目失去视力。忖思之间,瞥见江烟霞悄然而起,陡然间把长剑投掷出手。但闻砰然一声,长剑击在墙壁之上。那王夫人陡然一挥,直向长剑追去。她出手很准,竹杖正击在长剑之上。

就在她挥杖击出的同时,江烟霞飞身而起,一指点向王夫人的后背。这一击蓄势而发,动作快如闪电。那王夫人心生警觉,回身拦阻时已自无及,被江烟霞点中穴道。只见王夫人身子摇了两摇,向地上摔去。江烟霞一伸手,抓住了王夫人的双肩,冷冷说道:“夫人,晚辈希望你能及时觉悟,为拯救天下英雄,和我等合作。”

王夫人摇摇头,道:“不行……”

江烟霞接道:“夫人如不答允,晚辈只有强迫夫人同意了。”

王夫人道。”老身双目失明,活着也无味得很,死了倒还安宁一此”

江烟霞道:“但老前辈不会死。”

王夫人微微一怔:“你们要如何对待老身?”

江烟霞道:“晚辈要带着老前辈同往那存放解葯之处一行。”

王夫人如受雷击一般,尖声叫道:“不行?”

江烟霞笑道:“老前辈不肯合作,晚辈只好勉强老前辈一行了,如若那地方很凶险,去者必死,但有老前辈作陪,晚辈死也不觉孤单了。”

王夫人道:“你为什么不杀了我?”

江烟霞道:“因为晚辈不是王子方,待取出解葯后,晚辈就立刻释放老前辈。”

王夫人摇摇头道:“去那里还想活着出来吗?”

江烟霞道:“咱们碰碰运气吧!如是咱们都得死,老前辈也是死在晚辈前面。”王夫人不再接言,缓缓向地上坐去。江烟霞一伸手,抓住了王夫人,冷冷地说道:“我记得那地方,就算夫人决定不和我等合作,晚辈也自信能够找到。”声音突转严厉地接道:“晚辈无意伤害老前辈,但老前辈如是不为晚辈留一步余地,那就不能怪晚辈手段恶毒了。”

王夫人缓缓说道:“你要老身怎样?”

江烟霞道:“老前辈不能自绝,如是被晚辈发觉,晚辈不但要设法制止,旦将以人间最残酷的手法,使老前辈求生不易‘求死亦难。”

王夫人道:“还有吗?”

江烟霞道:“此刻,晚辈要老前辈同往那存放解葯之处一行,老前辈只说那里面很凶险,但却始终未说明那里面详细的内情,老前辈虽然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56回 昔日相爪露蛛迹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双凤旗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