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双凤旗》

第06回 少侠红颜针锋对

作者:卧龙生

蓝光壁道:“看来只有把经过之情,禀告帮主,恭请裁夺。”

金啸川道:“兄弟也是这番主意。”

蓝光壁流目四顾,打量了一下周围的形势,伸手指着东北一座突起的土岭,道:“咱们到那土岭之上,传出火急金铃,求见帮主。”

国文秀心中暗道:“久闻丐帮传讯之术,神奇莫测,今日倒要开开眼界,什么是火急金铃?”他本想把身历经过,所见所闻,说给那蓝光壁听,但蓝光壁恃才傲物,不肯询问,也就忍下不说。

这时,群豪已放开了脚步,直奔东北行去。石一山抢前数尺,和田文秀并肩而行,低声问道:“少堡主和赵大哥同行,可知那赵大哥现在何处吗?”

田文秀道:“赵老前辈已陷入万上门中,据我的观查,近日之内,还不致有何凶险,那万上门高手如云,绝非咱们之力能够救出。”石一山道:“在下和章老二与赵大哥义结金兰,生死与共,纵然是明知事不可为,也要一尽心力,岂能坐视不管。”

田文秀道:“此时此情,只有借重丐帮大力,石三爷暂请忍耐一

石一山知他所言非虚,长叹一声,默然不言。

群豪脚程快速,片刻工夫,已到了那土岭之下。

抬头看去,只见乱石堆积,荒草丛生,原来是一座乱石岗。

蓝光壁忖度了一下形势,道:“咱们到那片杂林中去。”当先举步而行。

这是一片荒凉的杂林,茅草、杂树,混生于乱石之中。

蓝光壁奔人林中,找了一片平坦的草地,坐了下去,道:“传出火急金铃。”

只见四个丐帮弟子,突然站了起来,分向东西南北四个方向行去。

突闻一阵不急不缓的铃声,由四面传来。

但闻那铃声由缓转急,去势加速,片刻间,已然不可听闻。

蓝光壁回顾了身后两个丐帮弟子一眼,道:“你们去弄点食用之物来。”

两个弟子应了一声,转身而去。

篮光壁回望望啸川一眼,道:“金兄,咱们也该借此机会,运气调息一下。”

田文秀低声对章宝元等说道:“咱们也该借这机会,好好地休息一下”

几人刚闭上眼睛,突然一阵急促的步履声传了过来,紧接着肉香扑鼻。

睁眼看去,只见两个丐帮弟子,一个捧着烤好的免儿,一个捧着几只烧烤嫩鸡大步行了过来。

只见那两个丐帮弟子,行到蓝光壁的身前,欠身说道:“弟子猎得两只野兔。”

蓝光壁微微一笑,道:“那很好。”

另一个弟子接;直:“弟子在山后农家,拿了四只嫩鸡。”

蓝光壁道:“咱们丐帮弟子不能私自取人之物。”

那人应道:“弟子不敢,弟子以一两碎银拿得四只嫩鸡。”

蓝光壁道:“这就是了。”目光一转,望着田文秀等说道:“诸位请进点食用之物。”

田文秀忖道:“丐帮中人看似称兄道弟,举止随便,实则规戒森严,尤过武林中各大门派。”心中念转,口里却答道:“诸位先行食用,在下等还可支撑一时。”

蓝光壁举手一挥,那两个丐帮弟子送过了一只烤好的山免和两只嫩鸡。

群豪虽然未能个个吃饱,但腹中的饥火已被抑止。

除了夜风吹打着枯草,发出轻微的沙沙声外,乱石岗上,一片静寞。

突然间,响起了一声长啸,划破了夜的沉寂。

坐息中的群豪,都被这声长啸惊醒。

群豪心中,还未及转动念头,又是一声长啸传来。

这两声长啸,有着显然的不同,那最初一声,尖锐刺耳,这第二声却是沉稳豪迈,如呜金钟,这两个人发出的啸声,只是无法辨别出来,两人是友是敌?”

蓝光壁突然站起身子,低声说道:“金兄请代兄弟守住门户,我去瞧瞧来的是什么人?”

金啸川道:“这个让老叫化去瞧瞧也是一样。”

蓝光壁微微摇头,道:“我去,几位请留在此处,兄弟去去就来。”

也不容金啸川再接口,起身疾奔而去。

章宝元低声对金啸川道:“这位蓝冗很骄傲……”

石一山突然伸出手去,轻轻拉了章宝元一下,接道:“金兄,咱们和贵帮中人,走在一起,不知是方不方便?”

金啸川道:“敝帮主亦是久闻赵堡主的大名,老叫化亦曾在帮主面前提过诸位,自是没有什么不方便了。”

几个说话的声音很低,距离稍为远一点,就不易听得清楚。

一提起赵天霄,田文秀心中突然感觉一阵惶惶不安,他身受重伤,被困密室,自己虽然目睹其情,却是无能相救。

章宝元脾气虽然急躁一点,但他并不是傻子,石一山撞了他一下,立时停口不言,却转脸望着田文秀道:“田世兄,赵堡主现在何处?”

田文秀心知如若据实说出,以这章宝元和石一山的个性,必定要赶去相救,但此行无疑以卵击石,只好昧着心,道:“我们分别被囚……”

章宝元接道:“怎么?你不知道?”

他心中焦急之下,这句话却是说的声音不小,静夜中传出了老远。

只听一个沉重声音传了过来,道:“什么人?”紧接着响起了步履之声,直向几人停身之处走了过来。

章宝元似已自知闯下了祸,陡然站起身,直向旁侧行去。石一山和他久年相处,知他心意,准备把来人引住别处,以免牵累他人,当下随着站了起来,随去助拳。

金啸川突然起身拦住了两人,道:“两位意慾何往?”

章宝元道:“我要去瞧瞧来的什么人?”

金啸川笑道:“不用两位,他也会自己找上门来。”

语声刚落,正西草丛中已然出现了一条高大的身影,直对着几人停身之处行来。

田文秀回目一顾,不禁心头一动,暗道:“这人好大的个子。”

只见那黑影摇动,一个庞大身躯,直行过来。

田文秀忖道:“此人如此高大,必是天生臂力过人,不能和他硬拼力道。”

只见那高大黑影,愈来愈近,片刻间,已然走到几人身前。

金啸川凝目望去,只见他巨目海口,额下无须,显是年岁不大,当下一抱拳,道:“冗台深夜到此荒僻之地,不知为了何事?”

那高大汉子目光缓缓由几人脸上扫过,道:“我来找人!”

金啸川道:“找什么人?”

高大汉子道:“我家公子。”

田文秀心中暗道:“此人口快心直,原来带有几分浑气。”当下接口说道:“你家公子是何等模样?说给我等听听,我等也许可以指明你一条去路。”

那知高大汉子,突然冷冷问道:“你们都是些什么人?”

田文秀心中暗道:“如是常年在江湖走动的人,一眼间,就可瞧出丐帮弟子了。”心中念头转动,人却抱拳说道:“在下田文秀。”

那大汉竟然抱拳说道:“小的名叫大虎儿。”

田文秀微微一笑,道:“你家公子和你一起来此的吗?”

大虎儿道:“不错,我家公子要我在那庙中等他,哪知一等就等了一夜,还不见他回来,我带的干粮早已食用完了,再不找他只好饿肚子了。”

田文秀道:“你家公子,什么样子?”

大虎儿突然睁着眼,仔细在田文秀脸上瞧了一阵,道:“你这人不似坏人,告诉你不妨事!”语声微微一顿,接道:“我家公子穿黑衣,骑自马,背上插剑。”

田文秀突然心中一动,暗道:“难道就是在那宅院之中,遇到的黑农人吗?”

转目望去,只见金啸川、石一山等,都露出满脸渴望之色,希望他再追问下去。

田文秀轻轻咳了声,道:“大虎儿!你肚子很饿吗?”

大虎儿道:“很饿,咱们老夫人说过,饿死了也不许枪人东西吃,细是公子再不回来,大虎儿只好要活活饿死了。”

田文秀道:“没关系,如是过上一刻,公子再不回来,就请到我的家中,让你好好吃上三日三夜。”

大虎儿喜道:“好啊!我早就瞧出你为人不错了。”

田文秀想了解那黑衣剑客的身世,必从此人身上着手不可,当下笑道:“你家公子一向言而有信,既然要你在此相候,那是一定会来!”

大虎儿喜道:“你怎么知道呢?”

田文秀道:“岑兄浑厚诚朴,今东主能和岑兄处得,定然是一位英雄人物。”

这当儿,陡闻蹄声得得,一骑快马,疾驰而来。

夜色中,只见那快马全身雪白,转眼间驰列群豪身侧。

马上人黑衣背剑,脸上罩着黑纱,正是在水上浮阁中见到的黑衣人。

田文秀等虽然未见他庐山真面,但他却有着一股特殊的风仪、气质,一见之下,即使人觉得与众不同。

只见黑衣人一勒马僵,白马骤然间停了下来,两道炯炯眼神扫掠了群豪一眼,缓缓说道:“大虎儿!咱们走吧!”带着马头,放辔奔去。

大虎儿望着田文秀一拱手,道:“我要走了。”也不容田文秀答话,放开步子,紧追那快马而去。那大虎儿身躯高大,看上去有拙笨之感,但奔行起来,却是快如飘风,只见他步履如飞,紧追那白马之后,眨眼间人马俱沓。

金啸川低声说道:“田兄,浮阁中相救你们的人,就是这位黑衣人吗?”

田文秀道:“不错!兄弟曾经目睹他拔剑的手法,当真是快捷如奔雷闪电,使人目不暇接。”

金啸川正待接口,突然一阵急奔的步履之声传了过来。

凝目望去,夜色中只见一条人影,疾如飞鸟而至。

田文秀暗暗道:“这人好快的身法……”心中赞语未绝,那人已到了几人身前。只见那人灰衣百结,正是丐帮弟子。以金啸川为首的丐帮弟子,齐齐以帮中礼拜见来人。

田文秀虽然不太了然丐帮中辈分、礼法,但见金啸川等恭敬神情,显示来人的身份不低,但来人还了一礼,说道:“帮主已得知你们金铃、特命本座赶来,召请诸位去见帮主。”

金啸川道:“又劳护法香主大驾了。”

那人目光四下转动了一阵,低声问道:“怎不见蓝舵主?”

只听数文外一人遥遥应道:“兄弟在此。”蓝光壁随声奔了过来。

金啸川低声问道:“蓝兄可曾瞧到了什么?”

蓝光壁凝重地说道:“很意外,想不到一向出没在江南的哭笑二魔,竟然会在此地出现。”

金啸川道:“就是刚才那两声厉啸?”

蓝光壁道:“不错,兄弟赶到,二魔已联袂东去。”

田文秀暗暗忖道:“好啊!想不到一向平静的长安城,突然热闹起来,侠魔云集,龙蛇会聚,难道这些人,都是为了那王子方保的暗镖而来吗?”

只听那灰衣人道:“帮主急待召见两位,想必有要事垂询,不可拖延时间。”

蓝光壁道:“咱们立刻动身,兄弟亦有着很多事,必得面报帮主,恭请裁决。”

田文秀一抱拳,道:“诸位既然有事,在下也就此别过。”

那灰衣丐望了田文秀一眼道:“这位是……”

金啸川接道:“白马堡的田少堡主。”

那灰衣人转身一抱拳,道:“敝帮主早慾一见少堡主,不知是否可以屈驾同往一行?”

田文秀道:“黄帮主的大名震动江湖,在下心慕已久,能得晋谒,足慰生平。”

那灰衣丐微微一笑,道:“敝帮主为人十分谦和,少堡主肯予赏光屈驾,老叫化先行谢过。”回目一掠蓝光壁和金啸川道:“咱们快些赶路吧!”当先放步行去。

蓝光壁交代了几个随行,要他们先回分舵去,然后和金啸川联快而行。

田文秀低声对章宝元说;直:“诸位请先行回赵家堡去,我见那黄帮主后,立时赶回赵家堡。”

章宝元道:“好!咱们在赵家堡恭候田世兄。”

田文秀放步追上金啸川,几人一同施展提纵术,全力奔驰。

足足行了半个时辰左右,到了一处低矮的茅舍前面。

那灰衣丐低声对田文秀道,“少堡主请稍候片刻,在下通报帮主一声。”

田文秀道:“老前辈请便。”灰衣丐微微一笑,缓步行人茅舍。

田文秀目光一转,只见金啸川和那蓝光壁,整整身上衣服,垂手站在茅舍门外,崇敬之态,流现于神色之间。

大约有盏茶时光,茅舍中突然亮起了灯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06回 少侠红颜针锋对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双凤旗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