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三小小闯江湖》

第10章

作者:卧龙生

小宝和朱彦奇一路往中原而来。

一路上的花费,都是用以前阿奇在京里每天的零花钱存下来的,要知道那有钱人家的零用钱一天就比平常人一个月的花费来的多,何况是王侯世家的朱彦奇。因为钱来的快没有历世经验的两人花起钱来,出手大方用法,以明确它们的意义,揭示它们的日常用法与哲学用法 ,去的也爽快。

这日来到一山边。

远远望见半山腰有一人,正坐在一块大石上,托腮凝神沉思。

小宝和阿奇不想打扰那人,而且想趁天气还好的时候,多赶下程,到前面的小镇甸打尖投宿。

两人绕过山底小径,正想走到穿林而路的山道时、

乍听到一声喝声,来自半山腰。

“小兄弟!且留步!”

那人说话声音,缓缓而铿锵有力,使人觉得和易而又有威严的感觉。

只见人影一闪,那人已轻飘飘地落在小宝和阿奇立身不远之处。

小宝和阿奇不约而同的顿住脚。

“小兄弟!你们过来!”

阿奇看那人穿着打扮有点诡异,心中不觉有些戒意。

听到那人叫他们过去,阿奇心中有点怒意,反问道:“你是谁?”

那人轻笑道:“小兄弟,不要多疑,你过来。”

阿奇心底有些怯意,但仍壮胆道:“你先报上名来。”

那人听了仍笑着说:“到这边来,自然告诉你们。”

小宝看这人慈眉善目,说话声调柔和可亲,虽穿着有些诡异,但仍觉他是个奇人逸士。

小宝轻轻对阿奇道:“阿奇,我们还是先过去吧!”

阿奇斜眼一睨,道:“为什么?”

“不为什么,我只觉得他不像坏人。”

阿奇再睨那人一眼,觉得有理,但仍哼了一声。

那人看着两人,微笑不语。

蓦地——

—声狗叫,不知何时两只黑狗,已伺伏在两人身后丈余左右之处。

阿奇看着两只黑狗嘿道:“这个月出门不利,倒了邪霉,不是碰到臭鱼水,就是撞见恶狗。”

再一回头,不由惊叫出声。

“噫!”

小宝也露出一脸疑惑。

阿奇道:“小宝,人到哪儿去啦?怎地一眨眼就不见?”

小宝和道:“不知道,好像跃到咱们后头去了。”

阿奇不信道:“我怎没瞧见,哪有那么快?”

“真的,我看见人影一窜,飞进那片树林。”

“那你怎么不拦住他。”

“怎么拦?我又……”

阿奇一转身,衣角一拐,露出御赐锁片。

拉着小宝跟进树林中去瞧。

突地——

树林中,暴出阵阵大笑道:“原来小兄弟,还是个官宦人家的子弟,难怪这般刁横。”那人说着,从林中悠闲地款步而出。

阿奇被说得满脸胀红,懊恼万分,脸就像大红柿子。

小宝看这人走出树林,脸上愣愣,仙仙的呢哺道:“他是……是抚宁侯府……”

阿奇突然对小宝叱道:“谁要你告诉他,闭嘴!”

小宝被喝叱打断话头,更胀红了脸,呐呐不知所言。

阿奇忽道:“小宝,咱们走!”

小宝一时不知所答,呆呆的钠声道:“这……”

“你不走,我走。”

阿奇脸一横,说完真向前纵去。

那人飞身一跃,突然截住阿奇去路,笑说道:“小侯爷、小世子,这碧玉谷中,难得来客,坐会儿再走!”

略一顿,又正色道:“看二位虽年幼,可是天生资禀甚佳。”

那人又指着阿奇道:“这位兄弟身手俐落,璞质未凿,所以故露身形,特引请小兄弟来此谷中。”

小宝倏然惊悟,道:“呀!刚才你是故意引我们来这里!”

那人未待小宝说完,即微笑点头接着道:“是的,小兄弟放心,在下决无恶意。”

阿奇脸上虽露出漫不经心的神色,但心中却暗暗怙

小宝道:“那么,这些狗啦、羊啦,都是你的罗?”

那人仰天打了个哈哈,笑着说:“小兄弟,你不喜欢它们吗?这黑狗、山羊,养它们,不知花了我多少心血,方才有点成就呢!”

“有什么用,不能专跟狗羊打架呀!”阿奇说时,嘴虽仍嘀咕着,然语声稍缓。

那人哼道:“小兄弟,不要小看了它们,虽然它们是些畜牲,但攻击起人,放眼江湖能挡得了它们的人,恐怕还不多呢!”

阿奇心里不以为然,嘴上不说,眼神不免流出睥睨之色。

那人看阿奇一眼,已知他心里不信,心中暗暗打定主意,要杀杀他的锐气。

小宝半信半疑,偏头忖思,眼珠一转,笑着忙道:“唔!可惜比起‘听我话’的绝招,还差得多呢!”

那人微露一笑,两眼专注在小宝身上一扫,道:“什么叫‘听我话’,从没听说过。”

阿奇说道:“你没听过,要不要试试。”

“好吧!只不过,小兄弟,你肯不肯赐教?”那人说话时一面打量着阿奇,等着阿奇回答。

阿奇瞪眼不答。

小宝急得满脸羞红,手足无措讷讷道:“别……别……这位英雄……”

那人连忙摇手,道:“不要英雄、侠士的乱称呼,酸溜溜实在不惯,在下痴长二位几岁,叫我一声老哥哥就得啦!”

阿奇噗嗤一声,笑道:“你不老呀!”

那人先是一愣,随即哈哈笑,道:“那不要紧,顺口好称呼就行了。”

再又对阿奇道:“小兄弟,来,来,让老哥哥见识见识这‘听我话’的功夫。”

阿奇犹豫,道:“我……我……我不知道行不行?”

那人略有嗔怪,道:“什么行不行,若没认错,老哥哥我在昨天的刘家集上,看到你们惩罚一个土霸,露过一招,虽然没见到你们脸,但身形是不会错的,是你们吧?你们大概是施展‘听我话’的功夫。”

小宝面有得意的道:“当然啦!”

“嗯!不差,还有点意思!”

“哼!岂止有点意思,看你能挡得了几招?”阿奇说话时,略带卑夷之色。

那人听后微有不悦,但仍带笑道:“有十多年了,没跟人过招啦,手脚都硬了,真怕挡不住你两招,不过,相逢便是有缘,不试试,还真可惜!”

随即催促阿奇,说道:“小兄弟,不要客气,咱们俩切磋切磋,点到为止。”

小宝在一旁低声道:“阿奇,你让他见识见识,否则他不服气。”

阿奇露出为难之色,嗫嚅道:“这……我……”

那人即道:“怎比女孩子还忸怩,来!来!”

阿奇这人最恨人家说他像女孩子,跨前一步,说道:“老小子,你来试吧!”

那人看他并无架势,也不运气,不觉疑道:“咦?你就这样?”

“嗯!”阿奇不答理。

小宝在旁笑道:“尽管出招,阿奇可会打人的。”

那人嗤地一笑道:“真的,那我就出招啦!”

话声未落,人影微闪,已纵到阿奇跟前,虚晃一招。

阿奇双目炯炯,不眨不转,盯着他看,对这虚招,视若无睹,神定气闲。

那人见阿奇这等稳练神情,不觉讶异:“真不愧是侯爷小公子,凭这份气势,我就服了三分。”嘴里说着,脚底不停,直向前猛扑。

这几招使的当真又狠又准!又快又险,拳、脚,无一不是擦着他衣衫而过。阿奇来不及施出“听我话”的功夫,急忙使出“单于夜遁”,侧身一闪。

那人边出招边说道:“虽没见你出招,凭你这等身法,别人还真打不过你!”

小宝看得一瞬不瞬,倏见眼前身飘影飞,一点看不清楚,所以插不上嘴去。

只听那人道:“你那‘听我话’功夫怎么还不施出?”

身形又转了几转。

那人嘴仍不停道:“不差,已经两招啦!”

阿奇始终闷声不响。

一会儿,那人又道:“好身法……诡异、威猛,可惜运用还不够灵活。”

阿奇此时忍不住,喝道:“吹牛不打草稿,看你能打几招。”

小宝高声叫道:“阿奇,加油!”

那人又道:“小兄弟,别客气啊!来!来!来!”

突然间,一掌直劈而上,无论时间、部位,俱拿捏得正确而又准,他算准了这一掌便可将阿奇擒拿住,哪知阿奇不知怎地,身子突然一缩,掌风飒飒自在他面前劈下,却丝毫未触及阿奇毫发。

“嗯!六招啦!”

稍顿,又听到:“十招啦!”

小宝此时一声不哼,心情十分紧张。

那人似乎又讶异道:“小兄弟,你的功夫好像不差,怎么你老是二招反复使用。”

阿奇讶异,稍有迟疑,突扬声问道:“你怎地知道?”

“我看你身形敏捷,只躲不攻,只闪避,不出击,可是打架比武单闪躲还是不够的。”

“十八招啦!”

阿奇倏地一跃,二人突然分开。

那人身形一停一顿,便道:“小兄弟,拼了半天,你还是不出招,也罢!我们歇手了吧!”

话刚完,只见阿奇走到他身边,突地十指连点,点遍他全身穴道,那人一时不防,着了他点住穴道。

阿奇捉押道:“这就是‘听我话’功夫。”

那人重复道:“真的,这就是‘听我话’。”

说完他仰天哈哈大笑。

半晌才对阿奇道:“你这小子,聪明足够,可惜太顽劣任性。趁人不备,点住他人穴道,这哪算真功夫?”

阿奇心中不悦,叱道:“什么小子,谁认识你?‘兵法’上常说‘攻其不备’,难道这样不对吗?”

那人不觉哈哈大笑,道:“好!好!对!对!小子算你有理!可惜我练就了‘移位转穴’大法!”说完,竟然伸展四肢,滑稽的做了一个怪动作。

小宝在一旁也被逗得噗嗤大笑。阿奇却不高兴的撇过脸去。

那人略作付思,又正容道:“不打不相识啊,二位折腾一天,可愿到舍下歇歇?”

阿奇一撇嘴道:“我不去!”

小宝歉然说道:“老……哥……哥,我们还不知道你的姓名呢?”

那人先瞄阿奇一眼,然后说道:“那也好,先告诉你们,在下姓杨名诸。又名龙中云。”

“啊!”

小宝突一声惊异,凝视着杨诸。

杨诸不知何事,惊问道:“小兄弟,什么事?”

阿奇看到小宝这等神情,不觉一怔,摸不着头绪。

小宝呐呐半晌、又一侧头,哈哈大笑。

小宝嘴一撇,眼睛一转,忍唆不住。

杨诸忍不住问:“小兄弟,怎么啦?”

小宝正色道:“‘羊’‘猪’,牛羊的羊?山猪的猪?”

阿奇、杨诸闻之,齐声大笑。

杨诸身长七尺,偏留一脸大腮胡,看起来比铁还硬,狮子鼻,衣服是一块块五颜六色的绸缎缝成的,竟像是野猪的皮。

杨请朗声笑道:“小兄弟,好学问。”

小宝汕然,呐呐道,“老哥哥过奖。”

杨诸用手一指林中露出一角草房,道:“到屋里坐着谈吧!”

说完,不等二人回答,领前向草房行去。

小宝兴高采烈笑道:“阿奇,咱们先歇歇,不急着赶路吧!”

“嗯!”

阿奇复应一声,不置可否。

三人进了茅屋,阿奇老实不客气,把这屋子里上上下下里里外外打量一遍。

这是栋一连三进茅草屋,左边一间空室,右边门窗紧闭,看不清里头状况,当中一间,一排五个石凳,再也没其他装饰。

杨诸见阿奇一进门就上下打量,于是笑道:“小兄弟,我们小山居可不能和你们侯府相比。”

阿奇撇嘴笑道:“各有干秋,只是我看这石凳很古怪。”

杨诸笑道:“山上人家几块石板凳,你也奇怪,山居可比不得你的侯府哪,坐的上好榆木太师椅!”

也不等阿奇再说,迳自走到门后;

一忽儿!取出三杯山泉,一碟雪花酥,往石凳一放,对着二人道:“这里可没什么好吃的,随便充点饥吧!”

阿奇走了一天,早已饥肠辘辘,不客气,拿了便吃。

小宝也随手拿了一块酥饼咀嚼。

忽听阿奇叫嚷:“这是什么做的?太好吃了!尤其这杯水!”

小宝也觉得这酥饼,人口即化,又酥又脆,再喝口泉水,直觉清凉沁人心肺,一阵舒畅感。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10章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三小小闯江湖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