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三小小闯江湖》

第11章

作者:卧龙生

半月又过去。

杨诸忽道:“现在已学得差不多了,你们可以走啦!白天赶路与黑夜不同,不可太炫耀身法轻快,沿着清泉,一直南走倍倍尔见“历史”中的“倍倍尔”。 ,太阳落山前可到金陵。”

又慎重道:“小兄弟,记住,这掌法与身法,决不可说我杨请教的,更不可替我宣扬的。”

阿奇嘴一撇,哼声道:“有什么稀奇,不说就不说。你以为大家都知道你这个杨诸还是龙中云的?”小阿奇哪知道这化名杨诸、龙中云的竟是父亲派来暗中保护他的云中云龙呢!

杨诸微笑道:“时候已经不早了,你们可以走啦!”

小宝依依不舍道:“老哥哥,过些时日再来看你。”

“嗯!”

杨诸闷应一声,满脸惜别感伤之情。

三人在谷中,虽然只有半月的短短时日,可是已建立起深厚的感情。

阿奇心里有无限感触,但嘴上仍倔强道:“小宝,要走就走啊!”

杨诸不自然的哈哈大笑道:“你们快走吧!喜欢就来玩玩吧!”

小宝黯然答应,“唔!”

阿奇刚走出丈许,杨诸又大声叫嚷道:“路上小心,异日有缘重逢时,我们再好好地切磋一下‘乾坤定穴法’及‘灵禽身法’,见个高下。”

二人同声应好,依照杨诸指引方向,匆匆离去。

走完山径小道,翻过溪谷,就转入大道,已是炎阳当空,路上人车稀少。

阿奇然然笑道:“小宝,这里宽畅,这灵禽身法不知如何,我们比比看,谁快?”

小宝摇头道:“不,这里是大道,来往人多,像什么?”

“怕什么!”

阿奇争论道:“方才小路上,走不快,老没机会施展,不知身法如何?”

“阿奇,老哥哥不是说不能大炫耀吗?”

“怕什么?”

阿奇忽地又道:“你不肯比,那我先走了。”

一晃身往前急窜而去。

小宝叹口气,只好快速跟在阿奇身后,不即不离。

阿奇因初学“灵禽身法”有心卖弄,尽情施展,急驰前去。

二人一阵急驰。

转瞬间,已到金陵城郊,看阿奇仍无放慢之势。

小宝急道:“阿奇,你看前面就是金陵城了,慢慢走吧!”

阿奇只当没听见,仍急驰不停。

小宝急道:“公子……”

“干什么?”

小宝见阿奇又要发脾气,讷讷着,不知如何回答。

稍停,方嚎懦道:“前面……是金……陵,我怕……惹出事……”

阿奇怒意未消道:“惹事就惹事,怕什么!”

小宝更呆钠,讪讪道:“泊……侯爷……要……怪……怪罪我……”

“嘿!又是侯爷,我不爱听。”

“侯爷……他……”

“又是侯爷,再罗嚏,要你滚蛋!”阿奇毫不考虑,厉声叱喝。

哪知小宝脸色骤变,倏地停步:“好!原来公子讨厌我,那……”说着侧身一转,又黯然道:“那我回侯府去了。”

阿奇倏地一惊,看小宝真的伤心,不由急道:“小宝,算我不对好了!说好叫我阿奇,不要叫公子了。”

二人互相对视着,一阵默然。

好一会,小宝脸色仍含不豫地道:“阿……奇……走……”

“好啦!走啦!”

这金陵城外,亦是商贩云集,酒楼茶肆林立。

从这里看去,一条大街看不到尽头,因午后烈焰酷热,街上行人较稀,但热闹格局仍在的。

阿奇、小宝走了段路,来到凤翔茶楼。

这是一间二层楼茶馆,卖各式酒菜点心,看倒还清静雅洁。

此时,午饭已过,但茶楼之内,仍有七成酒客,在饮酒品茗。

小宝正走到凤翔茶楼门口,一眼看到热腾腾的蒸笼及各式点心,不自觉驻足瞟了一眼。

小宝露出一副无可奈何的神情,低声道:“怎么办?钱全用光了!”

阿奇忽满不在乎道:“那有什么关系!”

“为什么?”

“你不要管,跟我进去!”

二人走到凤翔茶楼门口,伙计见阿奇气质华贵,气派不俗,赶忙过来打招呼。

阿奇带头,神气十足,眼睛向楼下客座一扫,对伙计不搭理,走上楼去。

小宝提心吊胆,也只得跟上去。

楼上十余张桌子,大半坐满了茶客,只临窗有二张空着,这些茶客,见二人年纪虽小,可是气派十足,不由用好奇的眼光看着二人。

阿奇只当不见,率先向临窗空桌行去。

哪知伙计立即上前拦阻道:“小客官,这二张桌子,已由包大胜大爷包啦!”

阿奇忽兀自瞪着伙计,奇道:“咦!怎么我不知道?”

伙计听得一愣,道:“二位公子认识包大爷?”

小宝驻立一旁,退缩不前,露出一副畏缩相。

“嗯……”

阿奇漫应一声,傲然往沿窗一坐,对小宝笑道:“小宝,来,吃什么?叫伙计拿来。”

小宝犹豫地走过去坐下,只觉脸热心跳,道:“我……不知道。”

阿奇先瞪小宝一眼,又对伙计道:“先来一壶乌龙,有什么拿手点心!各来一份。”

伙计见阿奇年纪虽小,可是气派甚大,一时摸不清头绪,又不敢开罪,只好连声诺诺道:“是,是,不过……这包大……”

阿奇不待他说完,猛手一挥,微怒道:“我知道,把茶送上来,快去!”

伙计被骂,只得悻悻而退。

小宝见阿奇装模作样之态,内心忐忑,坐立难安。

待伙计走后,阿奇见小宝这等木然模样,不觉哈哈笑道:“小宝,你怎么啦?”

“唔……”

小宝不安的斜眼回转,讷讷不知所言。

突见左邻,坐着一个白发蓬松,脸色漠然的怪老头,一套白布衫,全是补了,右手执一枝白旱烟管,三尺左右,左手端茶,侧头往这边看,刚好四目相对。

只见怪老头,两眼湛湛神光,对小宝微微一点头招呼。

小宝倏地脸红,赶忙别过头去。

阿奇怡然自得,创览窗外。

一忽儿,又上来一位满脸横肉,手执大刀,神态凶霸,“嘭”一声,就往阿奇身旁空桌上一坐。

伙计见状,匆匆赶上前,惶恐笑道:“客官,真对不起,这桌有人定了。”

那大汉只当没听见,横眉竖眼道:“上好龙井。”

伙计装出一脸谄笑道:“客官,高升一步,这桌已由东街包大爷定了。”

“什么?”

小二露出一副愁眉苦脸之色,手指怪老头桌上,道:“请多担待!勉强在那客官桌上挤一挤……”

那人突然手一拍桌,勃然大怒道:“告诉你,上好龙井。”

这一吼,满楼皆惊,引得所有茶官观望,而这人又怒目向全室一扫,洋洋自得。

阿奇对这人,那满脸凶恶像,颇生一恶感,见他一副目中无人的神态,大大不以为然。

那怪老头视若无睹,仍悠悠然闲哉,自顾袖着旱烟袋,脸上毫无一丝表情。

阿奇故作惊慌道:“呀!真凶,吓死人。”

那人朝阿奇瞪了一眼,不好发作。

此时,小二仍怯生生的站着,喃喃道:“客官,何必生气,小的……”

那人一声冷哼,怒骂道:“嘿!放屁!少罗嗦,快拿茶来。”

阿奇看了有气,不由眉头一轩,道:“唔……好臭。”

那人听得有人寻衅,双手一按桌面,一晃窜到阿奇面前,怒道:“哪来的小杂种,敢在本大爷面前撒野。”

说着伸手就是一拳,击向阿奇头部。

阿奇刚学灵禽身法,有心显露一手,见这一掌己到面前,毫不在意轻轻一闪,仍坐着不动,这一掌从他耳侧滑过。

那人一掌击毕,倏地一惊,上身一倾,突击阿奇下颚,怒喝道:“小杂种,再看本大爷这招。”

阿奇眼看这招来势,不敢小觑,身微微一侧,身体斜着窜出,轻身纵落到小宝身侧,仍嘻皮笑脸,调皮的把手在脸上一刮,羞道:“嘿!不怕羞,什么大爷?我看你倒像是大公鸡嘛!”

这时,两人已隔开了一张桌子。

那人见两招落空,大感吃惊,再听阿奇当众羞辱他是一只大公鸡,怎容忍得下?

突然一声怒喝,已是恼羞成怒,手下不再留情,展开生平绝艺,正面对着阿奇扑来。

阿奇眼看他一脸盛怒,布满肃煞之气,心中一惊,再看他这招来势,真正是情急拼命。

阿奇待他双掌来到面前,看准来势,突然一招“乾坤定穴法”一摇一引往旁边一晃。

虽然只是轻轻一引,那人已是招架不住,只感身摇脚晃,支持不住,往桌下直坠。

刚触及搂板之间,赶忙施出一记鹞子翻身,方能拿桩站稳。

阿奇见那人被引送跌落地板,样极狼狈,不由见状大笑道。“懒驴翻身。”

但见那人双眼突出,眼中冒火,钢牙一咬,随手抓起桌上大刀,朝二人一指,怒声道:“小杂种,有你就没有我孙大刚。”

阿奇道:“是你自己不小心啊,我还没有用力呀!”

“嘿!”

孙大刚鼻内一声冷哼,双肩一耸,正挥刀作势慾扑,突觉腰带被一物钧住,力道奇大,动身不起,更挣扎不脱。

耳中忽听有人隐约对他说道:“小子,大庭广众之下,竟想杀人哪?”

孙大刚心中倏地一惊,暗想:“想不到这楼上,还有高人隐藏?”

回头一看,突见身后怪老头,正不经意的,手执烟袋,烟袋的一头还钩在他腰带上。

那怪老头,看他回过头来,细眯着眼睛,呵呵笑道:“小子,眼睛蒙屎啦,连老夫都不认识了。”

怪老头呵呵一笑,若无其事收回烟袋,不慌不忙的装烟点火,呼呼地抽起烟来。

孙大刚怔怔地看着一悟,顿时窘得脸红到脖子,讷讷无语。

小宝看那孙大刚那副滑稽相,几乎笑出声来,再瞟一眼阿奇,忽露出一脸惊愕状,不免奇道:“阿奇,你……”

阿奇被小宝一喊,倏然醒悟,轻声抢说道:“我认识他。”

“谁?”

“孙大刚,那大公鸡……”

“他是……”

“是府里的护卫。”

“咦!……”

“咦什么?我只听说过,又没见过面。”

“那……怎么办?”

阿奇惶恐他说道。

“怕什么?不管他。”

阿奇说着,坦然的坐回临窗桌位上,对小二一翻白眼,没好气叫道:“喂,我们的乌龙茶呢?怎地还不送来。”

那小二连声诺诺,但仍不曾动身去拿。

哪知这怪老头,突一翻怪眼,对着阿奇、小宝二人,阴阳怪气道:“你们二个小子,与我有点关连。”

小宝小嘴一撇,正想说话,倏见孙大刚正怒目瞪着他,立即骇然,低下头去。

阿奇听这怪老头,依老卖老的语气,心里十分不自在,朝怪老头脱一眼,仍坐着不动。

“小子,过来,你们是何人门下?”

阿奇听了更有气,哼声道:“凭什么过去?”

孙大刚在旁,已是耐不住性子,大声喝道:“叫你们过来!”

“哼!”阿奇瞪孙大刚一眼,道:“要你管!”

那怪老头唁咕怪笑,正声道:“好,等会不过来就不过来,老头子问你,你身上的玉佩从哪里来的?”

“从哪里来的要你查询,我反正不是偷来的!”

“不是偷的,那么是你家长辈给你的?”

“哼!”

阿奇懒得甩他,夹起一块点心,迳自朝嘴巴里塞。

“那是我们侯爷给的!”

“小宝,要你多嘴!”阿奇喝止道。

小宝吐了吐舌头,噤声不语。

怪老头桀桀笑道:“那么你是侯府总管葛汉的儿子葛进宝,小名叫小宝的孩子啦!”

小宝和阿奇讶声道:“你怎么知道?”

怪老头道:“我怎会不知道,我是侯爷派来带你们回京的京都指挥使帐下副统领庞公度。”

小宝和阿奇一听,面面相觑。

“葛进宝,你好大胆,竟敢扇动“王孙少侯爷”私自离京,“宗人府”追究下来,除了少侯爷须擒回京交给皇上发落外,你也少不了要定斩首的罪名。”

“谁敢?”阿奇喊道。

一旁的小宝早已吓得怔在一旁了。

“老头子敢!这是上令,见令如见皇上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11章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三小小闯江湖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