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三小小闯江湖》

第13章

作者:卧龙生

这些日子来,丑婆婆用全部心血教逗妞,纠正姿势,紧盯逗妞熟练。

逗妞不但熟练了剑法,其中无穷的变化也渐能领会。看在丑婆婆眼中,心中愈喜。

逗妞每日陪丑婆婆调息,内功亦精进不少。

这日丑婆婆将逗妞唤至跟前道:“逗妞,你想出去,唯一的出口是顶上石洞,所以你必须直跃十丈高方能出去。今日起要加紧练习轻功。”

说着,丑婆婆点亮火石,顺着掌风火源推出,顿时洞内大亮。

“逗妞,纵身跃上,用掌风将火一一打灭。”

最初逗妞一跃不过三尺高,但日子渐久越感身轻如燕。

逗妞现在已经可以轻易地跃起,掌风所至,使丑婆婆突然打亮推出的火把,应声熄灭。

“逗妞,你快有能力出洞了,在你出洞前,我想增加你的内力,助你一臂之力,好早日脱困。”丑婆婆温柔地搂着逗妞。

丑婆婆缓缓从衣裳里取出一个小黑瓶,瓶内倒出一粒红色丸子。

“吞下去。”

逗妞无法抗拒地,将红丸子吞下。

不久,她只感到一股其热无比的气流,从丹田里升了起来,向她身上的各处经脉,乱冲乱撞起来。

“唉哟!”逗妞难过地叫了起来。

而丑婆婆在一旁催促:“快!快!快按照我教你的内功心法做吐纳,才能和本身真气相合,效果才能发挥。”

逗妞就地坐了下来,依照丑婆婆的指示运气行功。

果然不差,经过一番运气行功,逗妞渐觉那股热力,逐渐与自身真气相合,不再那么乱撞一气。

转瞬间,逗妞只觉通体温和,神清目明,不一会儿进入了物我两忘的境界。

不知过了多久,逗妞从定神中回醒过来,身心一份莫名的舒畅感——此时逗妞已是内家高手。

往后三天,逗妞在石室中潜修。

第三日,逗妞在修练内功时,突然感到胸口一阵巨烈阵痛,痛得几乎使她坐不下去,而走了真气。

“唉哟!唉!”逗妞双手捧胸,一脸泛紫。

丑婆婆赶忙运气,从逗妞身后,缓缓将其真气送入逗妞体内。

逗妞脸上紫气渐退。

最后,逗妞长长吐出一口气,胸口的震动,刹那间消失,逗妞觉得身体轻飘。

丑婆婆和逗妞收起功。

逗妞将气一提,脚下微点,身体宛如飞絮般飘了起来,毫不费力地窜升到十丈顶的洞口了。

逗妞可以脱困了,高兴得抱着丑婆婆直摇。

丑婆婆却如棉絮般往壁上一靠。

“丑婆婆!丑婆婆!你怎么啦!”逗妞急坏了。

丑婆婆缓缓张开眼皮,拉起逗妞的手,叙说往事,本已经如蚊呐的声音,现在更显无力微弱。

原来丑婆婆本名冷霜,是白衣门第五代传人冷刚之妹,十多年前,伏神帮蒙面人攻击的“金陵白衣女”是她的师姐,而那死去的青年即是冷刚,那日他正携带方丧母的爱子去探望师妹白衣女,没想到也遭受池鱼之殃,侍女携着冷刚的儿子,不知流落何方。沈鸣见冷霜姿色姣好,慾强娶为妻,被冷霜抵死拒绝,以致遭其软禁。

冷霜数次刺杀沈鸣不成,沈鸣一怒,毁其容貌,废其双腿,将她禁在此石室中。

“逗妞,十年前我就是现在这狼狈样,十年来全赖白衣门秘传的内功心法,维持生命的。”

逗妞着急地问道:“丑婆婆!你为什么不逃出去?”

冷霜泪眼道:“我双腿已废,内伤太重,全凭真气支持生命,移动身体,每次都会消耗大多的真气,我根本无法出去。”

“十年来我以白衣剑法为基础,悟出了‘雪恨剑法’,就是我教你的那一套剑法,这套剑法的精神是在——绵绵不绝。”

“那——你让我吃的红九子是什么?”

“那是‘玄冥丹’,是我父亲用毕生功力炼成的丹葯,配合白衣门内功心法,可增强数十年功力。”

“我看你享性极佳,不愿你终生困死于此,所以才帮你!”

“丑婆婆,那沈鸣是谁?我替你报仇——。”逗妞已哭得泪连连,恨得咬牙。

“伏神帮帮主——白发翁!”

“哦!就是把我捉来的坏老头!”逗妞很惊讶:

“他武功极强,现在恐怕——逗妞,我希望你保重自己,你是我十年来唯一的朋友。”

“丑婆婆,我是神机宫人,虽学你的武功,但不能叫你师父,你又不老,以后改叫你姑姑,好不好?”逗妞眼中充满希望,溢满孺慕之情。

冷霜爱怜的道:“随你——”

“姑姑,我带你出去,你就不必耗费真气了!”逗妞眼神闪动着光芒。

“不行,我出去是累赘,再说我真气现在几乎已全失,必须马上重新修练,如果妄动,性命难保。”

冷霜坐直身子无情道:“你现在就走,不准回头!否则我永远不再见你。”

话说完,就闭目调气,不再理会逗妞。

逗妞泪眼婆娄望着冷霜道:“姑姑,逗妞要走了,等我救出损仔和嘻胖,把坏人全打死,就回来接你!”

逗妞一纵出了洞口。

冷霜仰起脖子,含泪目送逗妞的离去。

***

司马澜夫妇守着将燃尽的烛火,无言相对。

窗外人影一闪,“淋”,射进一支飞镖。

司马澜破窗追了出去,窗外除了枝叶摆动外,已不见人影。

屋内的常洁看到镖书,脸色一变。

司马澜察觉妻子脸色不对,忙问道:“发生什么事?”

“逗妞他们已经落入伏神帮手中,方才是派在水牛庄的伏底打的通知镖书。”

“该死!”司马澜狠狠地在桌上捶了一下。

常洁思索后道:“逗妞他们如果真的在伏神帮手中,那——定被囚在伏神帮的江南分舵。”

“不错,明早打听一下伏神帮江南分舵的布置,晚上我们夜探,伺机救人——”

“只有这样了。”常洁的心仍悬在半空。

天刚亮,司马澜夫妇就匆匆走出客栈。

街头转角处,司马澜和马车夫耳语数句,急忙转身往城南去。

神机宫有心重返中原,早在江南密布眼线。

由于东海盛产珍珠,在江南几家著名珠宝店,就是神机宫的江南据点。

司马澜夫妇,很快找到苏州城南第一大银楼——宝珍银楼。

店主是一位身材高大的中年人,翘着二郎腿坐在厅堂吸着烟壶,一口口吐着烟。

“哗啦!”珠帘掀开,进来一对男女。

店主一见正是司马澜夫妇,身手敏捷地站起来,恭恭敬敬地道:“大少宫主,少夫人,请上坐!”

“嗯!”司马澜夫妇,大大方方的坐下。

“大少宫主,何时到?有何指示?”

“王强,小公主可能被囚在伏神帮江南分舵,马上查看他的位署,我要夜探——”

“是!”

司马澜夫妇已到东城外。这是一面倚着小丘的水牛庄院,门禁十分森严。

司马澜夫妇双腿一点,跃过墙,隐身在花丛里,四下寻巡察视。

“洁妹,你发觉没?院西的戒备特别严。”司马澜压低嗓子说。

“嗯!我们过去探探!”

二道黑影急速往院西移动。

“舵主?”

“嗯!娃儿还闹不闹?”

“闹!十多天下来,早没精力了。”

“好!小心点!护法已放出消息,这些日子要加强戒备,只怕神机宫的人会来劫人质的。”

“最好这一次将他们一网打尽。”

“是!”

舵主领着一群哆罗走远。

躲在一旁的司马澜和常洁,彼此看了看。

黑影一晃,把守的六名喽罗闷哼一声,一一倒下。

轻轻地把门推开,顺着石阶往下走。

守牢房的喽罗发觉有异,才要过来已被制住。

这阵异动,损仔被惊醒。

“姊!姊夫!”损仔的声音既兴奋又惊讶。

“不要出声。”

“嘻胖!嘻胖!醒醒。”损仔努力要唤醒嘻胖。

牢门打开,损仔拖着嘻胖出来。

司马澜和常洁笑容在脸上僵住,同声道:“逗妞呢?”

“我们刚被抓进来时,逗妞就被带出去,好久了,都没回来。”损仔一脸难过。

上面人声渐吵杂,不容逗留。

“走!快点!”

司马澜夫妇不敢恋战,抱起损仔、嘻胖,纵身跃出院外。

转身往回奔,追赶的人声愈落愈远。

将两个小孩带回宝珍银楼,决定数日后再探伏神帮江南分舵。

逗妞跃出洞口,正直二更,只见四下漆黑。

逗妞一提气,无声无息且迅速往前院接近。

忽然——

人声大做。

“有刺客!”

“有刺客!”

兵刃交锋的声音不断。

只见火把照得如白昼般的前院,一群人将两个人围在中间。

逗妞发觉是大哥、大嫂,心中欣喜就想扑上前,耳边却响起黑煞尖锐的声音,连忙把脚步打住。

“哼!司马澜,天底下有这等好的如意算盘,才救走两个娃儿,今日又来。”

“想见司马逗,叫司马长风自己来。来晚了,就准备替司马逗收尸。”

“你敢!”常洁咬牙道。

“嘻!嘻!人在大爷手上,有什么不敢!”黑煞用尖锐的声音吼道。

“当!”“当!”彼此对话中,手上脚下的功夫却一点也不含糊。

“啊!”连着三声惨叫,司马澜夫妇开出一条血道,脚使劲双双出了庄院。

黑煞大喝:“别追了!一群饭桶哪一个追得上!”

逗妞知道损仔和嘻胖获救,不舍地向后院瞟了一眼,赶紧追上司马澜和常洁。

逗妞躲在窗户下,听着屋内的对话。

“损仔,你知不知道水牛庄哪里有密洞?”王强问。

“王大叔,我真的不知道!”损仔委屈的回答。

“水牛庄这次已有准备,戒备十分森严,再探也不可能成功。”常洁的声音。

“王强。”司马澜道。

“在,大少宫主有何吩咐?”

“明天清晨,我们必须赶回金陵,水牛庄的事先交给你办,唉!实在放心不下逗妞。”

“损仔和嘻胖我带走,早日送回长春岛早日安心。”

逗妞在窗外,好希望能向大哥和大嫂撒娇,好让他们宽心。可是想到会被送回长春岛,马上打消这念头。

自语道:“对不起,都是我不好,害你们为我担心。”

“姊,伏神帮的人会不会伤害逗妞?”损仔问。

“我们就是担心这个,等到了金陵见着爹和二弟、三弟,商讨个对策再说。”

逗妞暗叫:“常大叔、二哥、三哥,为了我都来江南啦!”

“王强,你尽力查,切记不可先泄自己的底!”司马澜提醒王强。

“是,小的知道。”

“没事大家休息吧!明早动身。”

***

逗妞用煤灰把脸涂黑,找了一套粗布衣换上。

一路随行在司马澜后,很快就到金陵。

逗妞看着司马澜一行进入吉祥客栈,而自己却不能进去,转身往街上溜达去。

走到平安赌坊前,里面传出阵吆喝声。

逗妞驻足,探头往里头窥了一窥,只见一群人围着一张桌子。

人人情绪高亢,个个嚷个不停。

逗妞在门外徘徊老半天,却不敢进去。

赌坊内传出打架的声音。

常来今天又输个精光,嚷道:“别打!别打了!我写张借据,出去拿个钱,马上回来了。”

一对贼眼咕咕乱转。

“出去拿,你这小子几两重,大爷我清楚得很,把你下油锅炸了,也炸不出几分!”

赌坊保镖不屑的说,却全然没察觉,口袋的钱包已在常来的怀里。

保镖挥拳下来,常来抱头往大门逃。

逗妞全看在眼里,在门口拍掌叫好。

眼看常来和逗妞撞满怀,保镖又追赶出来。

逗妞一闪把常来一拉,眨眼间已在两条街外。

常来哇哇大叫:“黑丫头,快放我下来!”

逗妞听了气不过,将常来往地上一掼,道:“你叫谁黑丫头?”

常来整个人跌躺在地上,叫道:“唉哟!你是哪儿蹦出来的野孩子?”

“你知不知?少爷是金子身,摔不得!”

逗妞双手插腰,不屑道:“摔不得却打得,你才是野孩子!”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13章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三小小闯江湖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