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三小小闯江湖》

第14章

作者:卧龙生

黑云翻卷,刹那间,倾盆大雨不断往下落。

逗妞正在街上晃,雨忽然下来,而且看来一时还停不了,所以只好就近在杏花香屋檐下躲雨。

因为大雨留客,杏花香的生意正兴隆。

逗妞心中好纳闷,怎么这般多男男女女送柱迎来好不热闹!

突然间——

七、八名手持钢刀,铁棍,全身湿透的大汉,涌进杏花香。

逗妞在外头站得实在没趣,所以跟在大汉后混进杏花香。

涌进的大汉,其中一名较年长的,暴喝:“里头所有的嫖客,马上滚出去,大爷今晚把杏花香全包了!”

偌大的杏花香顿时鸦雀无声,众嫖客,妓女满脸诧异。

老鸨堆满笑,从人群中走出来,道:“稀客!稀客!大爷们里边请,可有相好的?要多少姑娘,我给您找——”

说着,说着,老鸨偷偷推身旁的桂花一把,使了个眼色。

桂花迎上前,嗲声嗲气的说:“哟!大爷跟谁发这么大的火,大家一起享乐,享乐,到我房里来!”

一名大汉抢上一步,狠狠推了贴身上前的桂花一把,骂道:“他妈的,贱货,我老大怎么说,你们怎么做,罗嗦什么?”

桂花被这一推,跌个眼冒金星,眼泪顿时流下来。

逗妞讨厌这些欺人的坏东西。

大堂突然钻出一个男孩,朝大汉的脚猛踢,骂道:“你欺负我娘,你这死乌龟,死王八,出去就给电劈死。”

老鸨厉声道:“常来,滚一边去!”

大汉右手往常来背上一拳就要捶下。

一个身形极灵敏的女娃,迅速钻出朝大汉肚子推一把,大汉顿时跌得四脚朝天。

妓女们正想尖叫,但眼前情势变化太快,根本来不及叫。

“你怎么可以欺负常来的娘?”逗妞板起面孔问。

话说完也不等大汉反应,迳自转身对常来说:“常来,这里是做什么的?怎么这等热闹?”

又一名大汉朗声笑道:“哈!女娃儿!这里是玩女人的地方,男人的天堂,过两年你也可以接客,大爷一定来捧你的场……嘻!嘻!”

其余的跟着大笑。

逗妞不懂还一脸娇憨。

“我打烂你这张脏嘴——”常来纵身一扑,往大汉脸上猛挥拳。

大汉既然连躲都躲不掉,“哇!”一声,脸上已全布血痕。

年纪较长的大汉,喝道:“混小子,不知死活,竟然敢和伏神帮做对。”伸拳就想打。

常来一听“伏神帮”就想起了天仙美女,胸脯一挺走上前去。

桂花尖叫求道:“大爷留情,不要伤他。”

常来身子一闪,一脸盛怒,道:“娘,别求他,你儿子今天要揍扁这些狗娘养的,替你出气!替白衣仙女报仇。”

“伏神帮——什么混帐帮派。”提到伏神帮,常来竟气得全身发抖。

逗妞也气得双颊鼓鼓,道:“邪魔歪道,大坏蛋,我要替我姑姑报仇。”

“好狂的口气。”

妓女和嫖客全缩到墙角。

“常来,我们上!”

桂花被人扶到一边,哭着道:“常来,不可以!”

“娘,你放心。”

一名大汉想从背后把逗妞拎起,却被逗妞滑溜地避开,逗妞转到大汉身后,在他屁股上踢了一脚。

那人翻出几个筋斗,“砰”一声,和桌椅成一堆。

逗妞高兴得拍手叫好。

“逗妞,玩真的毗!”常来担心的提醒逗妞。

“没问题!看我的!”逗妞仍然一副不在意的模样。

常来这一边早已交手数回。

整个屋子晃动起来,烛光更是摇动不定。

常来几个旋腿,踢得大汉连退数尺,口中鲜血直吐。

三条人影挡在常来前头,常来双掌凝聚真力一送,二人应声倒下。

双腿一提,反手一捞,将大汉摔得昏了过去。

堂上兵刃相交声不断。

逗妞举刀格开,来袭的大刀、铁棒,左掌翻出“呼”一声,大汉直飞出厅外。

堂上众人都是“啊”声不断。

张豪在后院听到前面大堂的兵刃声,连忙赶出来。

看到常来心都悬起来,细看常来身手灵活,还处于上风,才放下心。

焦点一移,被堂上一身邀遏的逗妞吸引住。

只见逗妞剑剑虎虎生威,剑速愈来愈快。

张豪好生讶异,才没多久,常来武功竟然进步这么快。

逗妞剑势突然一缓。

剑势看来极缓,却凝无穷的内力。

逗妞微哼一声,执剑画圈,几名大汉皆被无形压力笼罩着。

逗妞现在所使的正是“雪恨剑法”。

“唉!”张豪看了不禁大愕。

堂上七、八名伏神帮大汉,伤的伤,死的死,有的溜了。

堂上忽然静了下来,满眼桌翻凳倒,杯盘打得粉碎。

“嗳唷!”“你看这两个毛燥小子,爱惹麻烦,把我的店搞成这样!”老鸨刻薄他说。

“桂花!你总给我个交待吧!”老鸨吃定了院里的姑娘。

常来气得双手紧握,脑中尚未想出怎么整这老鸨。

逗妞身形一动,两声清脆的耳光声。

逗妞退回原位,老鸨两颊各留下,五指红印。

“哈!逗妞,干得好!”常来喜形于色。

老鸨脸丢了,她除了瞅着常来、逗妞外,也不敢乱吭。

常来转身扶起惊吓过度的桂花。

逗妞搬张椅子放在老鸨前,老鸨吓得不敢动。

爬上椅子;逗妞指着老鸨鼻子,道:“你为什么瞪我?坏女人!你以后敢再欺侮常来的娘,我还要打你耳光,哼!踢你屁股!”

逗妞一副人小鬼大,教训人的模样,妓女和嫖客“卟嗤”一声,全躲着偷笑。

常来扶着桂花到后院休息,逗妞、张豪跟了进去。

“逗妞,你真够朋友!”常来抓了抓逗妞的辫子,

逗妞摆出侠士样子,道:“没什么!在下只是略尽江湖道义罢了!”

常来指指张豪道:“是他自小把我带大,我叫他张爷爷!张老爹!”

“老爹,我叫逗妞,是常来的朋友。”逗妞仰起天真的小脸。

“逗妞,刚才看到你使剑,真是好身手。”张豪夸赞着。

逗妞得意洋洋道:“哪里,张爷爷过奖。”

张豪谨慎问道:“逗妞你和神机宫可有关连?”

“张爷爷好厉害,怎么知道我是神机宫的人?”

“我是神机老人的小女儿。”逗妞佩服地回答。

“哦!原来是神机宫小公主。”

“可是,我刚才见你后面使的剑法——不是神机剑法?”张豪一脸狐疑。

逗妞整个心情沉到谷底,眼眶中泪珠打转着,回答:“那叫‘雪恨剑法’是我姑姑教我的。”

常来看到情形不对,道:“逗妞,你为什么要哭?”

“常来,我姑姑好可怜!”逗妞豆大的眼泪滚了下来。

“你姑姑叫什么?”张豪紧张地问。

“我姑姑叫冷霜——”

有如晴天霹雳,张豪双脚一软,登时跌倒椅上,喃喃道:“难怪!”

常来见到张豪满脸复杂的表情,道:“张老爹!没事吧?”

逗妞忘了难过,扯扯常来衣服,诺诺道:“常来,我说错什么?”

张豪回过神,抓住逗妞手臂,问道:“你姑姑还在不在?”

逗妞缓缓点点头。

“在哪儿?”

逗妞真的吓呆了,道:“在……在……”

于是,逗妞把如何被伏神帮抓去,和石洞的一切告诉张豪和常来。

“霜姑娘!”张豪哭出声来。

常来奇怪地叫道:“张老爹,你——你——”

桂花半昏迷状态下,听逗妞和张豪的对话,愈听心神愈不宁。

张豪的哭声,终于让桂花清醒,桂花悠悠道:“张豪,霜姑娘可是白衣门的——”

逗妞抢一步道:“对!没错!我姑姑是白衣门主冷刚的妹妹。”

张豪止住泪,点点头,道:“逗妞说的对,冷霜是少爷的同胞妹妹。”

桂花亦失声哭出来,喃喃道:“老天有眼……”

常来无法明白怎么一回事,轻率出口道:“白衣门是什么狗东西?让你们这样不对劲呢?”

“啪”一声,桂花泪如雨下,给常来一巴掌,道:“常来你年纪不小了,说话怎么还这么没规矩?”

常来摸着脸颊,不高兴道:“娘!我一向都这样说话的呀!也不是今天才如此,您为什么打我?”

逗妞不高兴双手插腰道:“大娘打你,活该,你为什么说我姑姑的白衣门是狗东西!”

“要你多嘴!”常来吼道。

桂花气极了,举起的手又无力地放下,无奈地别开脸愉偷拭泪。

张豪稳定多了,劝道:“桂花,不要怪常来!他什么都不知道啊!”

常来“卟咚”一声跪下去,哭道:“娘您别生气,别哭!是常来不对,惹您生气。”

桂花扶起常来道:“别的都可以乱说,独独白衣门之事不行。”

常来把一张写满问号的脸转向张豪,道:“白衣门到底有什么了不起?”

张豪将常来和逗妞拉到自己身边坐下。

沉默半晌,心里快速地整理着如何将往事,说给两个毛头孩子知道。

张豪思绪飘得好远,缓缓说出……

张豪随着述说,脸上一阵阵阴、晴、怨、愤交错……

当年——

他的主人张姑娘——金陵白衣女投身白衣门学艺,白衣门供奉的是“观世音菩萨”,门人一生都要效法观世音菩萨行善救人。那是因为白衣门第一代门主曾得一梦,梦见菩萨指点他到一地,救回被骗走失踪的爱子,他救回爱子后,立誓供奉菩萨,一生一世,代代世世行善救人。

所以白衣门前后六代门人,从未伤害过人,而且念念不忘行善事救人。

常来听到这里已明白自己心目中的天仙竟是白衣门人,不禁吐吐舌,表示抱歉。

张豪一说,逗妞也很高兴她学得白衣门武功,并引以为做。但一回头,看见常来她娘,哭得涕泪四垂。

逗妞讶异道:“大娘,你为什么哭?”

桂花搂过常来,啼位道:“我也是白衣门人呀!”

张豪闻言一愣,半晌道:“你……你莫非是那护主逃走的侍女?”

桂花放声哭道:“是呀!”

张豪惊讶的说不出话来,指着常来,半天才道:“那小孩莫非是他!”

桂花点头,泣不成声。

好半天,桂花才开口说道:“当年,我们被蒙面人攻击,少门主叫我先带小少爷走,在山下会面。没想到,我才走到半山,就碰到两个横脸大汉,见我孤身好欺,侮辱了我,二人意犹未尽,竞把我卖入青楼,天可怜我,因我要挟死,才没将少门主也卖掉,我伪称是我的儿子,在妓院中将他养大。”

张豪道:“你为何不将他送回白衣门?”

桂花道:“等我攒够钱,托人打听,才知道不但冷家被毁,白衣门一门也全灭了,为了少爷的安全,更不敢告诉他自己的身世。”

两个小孩惊得张口无法言语。

逗妞不敢相信猛摇张豪,说:“张爷爷!张爷爷!你说白衣门少门主是不是常来——”

逗妞浑身上下打量着常来。

张豪道:“不错,常来真的是少门主——冷刚的遗孤。”

常来吓呆无助地望着桂花,道:“娘!我是——我是——”

桂花将常来拥入怀里,哭道:“你姓冷本名文远,是你爹亲自为你取的名字。”

“可是!可是!为什么你们都不告诉我真相?”常来有着很明显的不满之意。

张豪接口道:“伏神帮四处追杀的很紧,她没有能力给你周全的保护,怕你人小不分轻重,不轻意暴露了身份,那冷家真的要——”

顿一顿又道:“今天在厅上看到逗妞的剑法,极似白衣剑法,我才怀疑白衣门尚有人幸存,没想到竟会是霜姑娘。”

逗妞天真道:“常来你有了姑姑怎么还哭?”

常来满脸凄苦,道:“我姑姑被伏神帮的人害得那么惨,我心中好难过!”

“我姑姑真的好可怜!”逗妞真的很怀念冷霜。

“是我的真姑姑,逗妞!告诉我水牛庄在哪儿?我去把姑姑救出来——”常来满怀希望说。

“在水牛庄!”

“可是你还不能去救她!”逗妞直摇头阻止。

常来怒气冲冲说:“为什么?你害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14章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三小小闯江湖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