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三小小闯江湖》

第16章

作者:卧龙生

常来从和那少年见面起,就一直觉得那少年很眼熟,但就是一直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,看到过。

常来握着逗妞的手,一路往杏花香走去。

两个小孩,一样的心性,一路上左瞧瞧,右看看,嘻嘻哈哈的来到大街上。

逗妞自来到金陵,就爱上了吉祥酒楼的甜点,每次路过吉祥酒楼,总是拖着常来进去,满足满足她的馋虫。

这一次,从大街走过,当然是免不了!

常来倒不在意到哪里去,从哪里走,他从小就没有多少玩伴,一般人家不许孩子跟他玩,他所能结交的都是那些小混混或不成材的子弟,现在有了个逗妞每天跟他一起玩,作伴,他可高兴的很。

但此刻他的内心里,却总是在想着那少年。

阿奇赌气地离开逗妞和常本,内心实在后悔。

捧着直翻酸水的胃,阿奇更加想念逗妞的好处。

阿奇不敢再上当铺,口袋仍是空空。

痴呆的望着热腾腾的包子,阿奇更拉不下脸伸手去偷。

忽然阿奇发觉有人拍他的背。

回头——

竟是生财当铺的三柜,阿奇既惊又怒。

提脚向三柜小腹喘,回身想跑。

一个长得还算斯文的人,挡住阿奇的去路。

“让开!”阿奇紧张的喝道。

“小兄弟别害怕,在下武猛有事想和小兄弟商量。”武猛抱拳哈腰,堆满一脸温文的笑容,对着阿奇。

“你从哪儿冒出来?我又不认识你;我们之间会有什么事?”阿奇惊觉地揪着武猛。

“放肆,对武爷竟然无礼!”三柜抚着小腹,苦着脸怒道。

武猛向三柜示意的挥挥手。

“小兄弟,我看你饿慌了吧?在下也正饿着,小兄弟可否赏光,让武某作个小东?”

听到吃阿奇连连吞口水,两眼发光。

竟无意识地跟在武猛后面。

阿奇坐在吉祥酒楼里,桌上摆满佳肴美食。

阿奇贪心的吸着冒上的菜香味,口水快不听使唤。

“请!”

“不用客气!”

在武猛热切地邀请下,阿奇顾不得武猛的居心,狼吞虎咽的吃了起来。

“小兄弟尊姓大名?”

“我姓朱,名彦奇,往后叫我阿奇好了!”吃了武猛的东西,阿奇的性子软多了。

“朱彦奇!”武猛喃喃的念着,眼神好一阵子不稳定的闪动。

“大叔!怎么啦?你怎么称呼?”

“我——阿奇你打北京来的?”武猛小心地问。

阿奇警戒的说:“是!你怎么知道?”

武猛忙陪笑脸,道:“听你的口音像是北方人,随口猜猜。”

“我叫武猛。”

“哦!原来是武大叔,你说有事和我商量,到底是什么事?”阿奇斜仰着头问,马上又把头低下吃东西。

说话的当儿,逗妞和常来也进入吉祥酒楼,二个小孩找了靠窗的位置坐下。

武猛小心翼翼他说:“我家主子发觉自己看错,你身上的翠玉是世上稀有的珍品,所以想和你谈笔交易——”

阿奇恍然大悟,拉长声音道:“哦——原来是生财当铺的人。我早该想到——”

说着说着,还拿斜眼瞟三柜一眼。

阿奇的声音引起逗妞和常来的注意。

“逗妞,阿奇的玉卖掉啦?怎么吃起大餐来了!”常来不可置信的说。

逗妞不以为然,道:“付账的不是他!”

“你没听见刚才阿奇说,那个一副假好人的中年人,是生财当铺的,一定是想买阿奇的翠玉——”

“我觉得那个人虽然斯文,但总不够正派感!”常来在杏花香长大,观察人比逗妞敏感多。

“我们先看看,他想搞什么把戏!”逗妞扯扯常来衣袖,压低嗓门说。

武猛听出阿奇口气不好,向站在阿奇身旁的三柜使个眼色。

三柜从柜台取来一盎酒,替阿奇、武猛斟上:“我家主人愿意出高价——,你考不考虑?”武猛小心他说着。

“本公子那天就说过,饿死翠玉也不卖给生财当铺。”阿奇没好气的说。

武猛正正衣服,道:“好!一句话,我们今天不再谈交易,以后也一样,但作个朋友总可以吧!”

武猛的表现,出乎阿奇意料。

三柜急得想插口,却被武猛喝住:“站到一边去,这儿有你说话的份儿?”

“小兄弟,我敬你!”武猛举起刚斟满的酒,一饮而尽。

阿奇在北方长大,自小就有小酌的习惯,品酒能力不差,酒力也不在话下。

当酒斟上时,阿奇闻到酒香扑鼻,心下已知是上等好酒。

阿奇脖子一仰干杯,两眼有神道:“好酒!”

“这是什么酒?我以前怎么没喝过?”

“这叫‘闻醉’。”

“哇!真的是酒香四溢!”

“小兄弟喜欢,在下再敬你三杯。”

阿奇不疑自己的酒力,但才饮第二杯,已不省人事,醉伏在桌上。

武猛迅速将阿奇怀里翠玉揣入自己怀里,道:“背回去。”

三柜阿谀他说:“武爷,高明。”

逗妞一旁看了暗骂:“卑鄙!”

常来想窜上去救人,却被逗妞拦住。

常来怒急道:“阿奇人不坏,你不能看他不顺眼,就要我也见死不救啊?”

“嘘!小声点。”逗妞捂往常来的嘴。

逗妞拖着常来,小心的跟踪。

逗妞轻声告诉常来道:“如果阿奇给人下葯才昏迷,没有解葯恐怕有危险,所以我们必须打探清楚。”

“可是他们会杀阿奇!”常来好急。

“应该是不会,否则不用将阿奇带回他们的巢穴,如果会,我们跟来了呀!”逗妞安慰常来。

武猛一行从生财当铺的后门进入。

逗妞和常来正在犹豫是否马上跟进去。

这时候,一对老夫妇从里头出来。

“怪事!吴老爹他们怎么在这儿?”常来惊讶叫了一声。

逗妞问:“你认识他们?”

常来点点头。

逗妞灵机一动,天真笑道:“看我的——”

二个小孩手牵手走出来。

“吴老爹,吴奶奶!”常来亲切的呼唤。

二位老人顿了顿,好一会才看清,常来已站在他们面前。

“常来啊!又长高了!”吴奶奶拍拍常来的头。

“吴奶奶,你们怎么在这儿?”

“我们在生财当铺当厨房的差事,已经十几年了。”吴老爹回答。

“原来如此!你们大清早上哪儿去?”

“买菜!”

“我们帮你们提菜!”逗妞插口道。

“好乖的女娃,常来,她是谁?”吴奶奶摸摸逗妞双颊。

“她叫逗妞,是我的好朋友,住我家隔壁。”常来说着对逗妞眨眨眼,得意的笑着。

“快点上路,否则会误了午饭,老爷又要生气了!”吴老爹催促着。

“好!这就走!”吴奶奶拉着逗妞的手,逗妞回过头,俏皮的朝常来挤了个眼。

“吴老爹,我帮你劈柴!”常来熟练的举起斧头,在杏花香,常来也常帮张豪劈柴。

逗妞帮忙洗菜,满脸水珠,兴致勃勃,这可是她头一遭做家事。

“吴奶奶,您和老爹年纪都大了,还做这些粗活,怎么受得了?”逗妞不解的问。

吴奶奶红着眼道:“都怪我没给吴家添个一男半女,年纪一大把才没得依靠。”

吴老爹将柴添在灶里,安慰道:“老伴,这是命!别难过,给娃儿看到,要笑话你。”

“逗妞,你多嘴!”常来在外面骂道。

“奶奶,人家不知道才问,您别难过,以后有空我们就来帮您,好不好?”妞撒娇着说。两老笑开怀。

一连好几天,逗妞和常来都来帮忙。

两个小孩清洁得干干净净,和先前小乞儿模样,判若两人,倒没人认出。

逗妞、常来和生财当铺的下人,混得很熟,大家见二人天真,都很喜欢他们。

二人在那儿进出久了,风闻些游多的家务事,也知道阿奇被囚在厢房。

数天后,有两个下人生病,忙不过来、所以逗妞和常来有了机会……

“夫人今天不和老爷一起用饭,逗妞你帮忙阿彩将午饭送到夫人房里!好不好?”吴奶奶望着逗妞。

“好!”

阿彩是游多失宠正室的贴身婢女。

“夫人,可以用饭了。”阿彩小心的侍候。

夫人回过神,恨恨道:“想到娇娇那个狐狸精,就一肚子火,哪吃得下!”

逗妞故意要引起夫人注意,接口道:“夫人,气坏身子划不来嘛!”

阿彩阻止道:“逗妞别多嘴,下去。”

夫人这下才注意到逗妞,见她俏皮可爱打心里高兴,道:“阿彩,别吓着小孩——”

“小妹妹,你叫逗妞?”

逗妞睁着大眼睛点点头,道:“夫人您很讨厌狐狸精?”

夫人道:“是那个贱人!”

阿彩低声道:“是二夫人,快别多问。”

逗妞看着夫人想:夫人姿色太平庸了,不知二夫人长得什么模样。

夫人喝住:“什么二夫人!”

“夫人,你讨厌她,为什么不整整她?”逗妞天真他说。

“逗妞别胡说话,小心被……”阿彩怕逗妞惹事。

夫人十分有兴趣地拉起逗妞的手,打断阿彩的话,问道:“整她?怎么整?”

“让她出丑,或是挨骂呀!”

“那是小孩拌嘴吵架、恶作剧,大人怎么……”夫人失望的说。

逗妞深怕夫人没兴致,急忙插嘴道:“大人也会有做错事、讨人厌的时候呀!”

“我们把她做的事捣乱,不让人知道,就是她没做好了嘛!”逗妞理直气壮的说。

阿彩看了逗妞,摇摇头为她担心。

“对啊?道理没惜。”

逗妞歪着头,瞧着夫人,心中暗叹:这夫人看来不怎么聪明。

逗妞在旁提醒,道:“夫人,那二夫人做错什么事,老爷会不喜欢她呢?”

“我想想!我想想!阿彩快帮我也想想!”夫人寻思着喃喃道。

好半天,夫人仍没头绪,逗妞硬着头皮说:“夫人,最近老爷不是抢到一块翠玉,你知不知道藏在哪儿?”

夫人一听沉声问道:“你怎么知道?”

阿彩连忙为逗妞辩道:“逗妞是听大家谈,才知道的,她就是爱多嘴,夫人息怒!”

逗妞捏一把冷汗,怪自己差点弄巧成拙。

阿彩为逗妞出面,逗妞顺势假装被夫人吓住,躲到阿彩身后,探出小脑袋委屈道:“我以为新的东西,老爷会比较在乎,所以才——”

“嗯!逗妞你真聪明。”

逗妞舒口气,总算把目的给引出来。

夫人很兴奋的说:“没错,那块翠玉现在一定是在那狐狸精房里,不过,两天后连励抓来的小孩要送给帮主了!”

“正好!夫人如果翠玉丢了,老爷一定会震怒,那二夫人就——”阿彩平日常受娇娇欺负,眼看有机会整她,倒热心起来。

“对!对!”逗妞高兴得拍手。

“阿彩姊!你也真聪明!”

“可是——要谁去偷呢?还必须不是家里的人,又必须是心腹才行呀!”夫人又难为着说。

逗妞静静站在一旁,夫人和阿彩一副无计可施的表情一

良久——

“夫人,我可以帮您找到人,可是……我不知道二夫人把东西藏在哪儿?”

“逗妞,你要找谁啊?”夫人急急追问。

“找常来啊!”

“逗妞,不可以胡闹!”阿彩以为逗妞不知事情的严重性。

“常来,他眼尖手巧。”逗妞充满自信的道。

“只要能成功就行,找谁去,都随你意。”夫人看来很高兴。

“今天下手,免得夜长梦多,可不可以?”夫人紧迫盯人。

“应该可以,但是夫人您得先告诉我东西放在哪儿?”逗妞提醒夫人。

“好!不过我只知道那贱人房里,床头边有个机关,东西可能就摆在里头,至于——”夫人苦笑,继之又摇摇头。

“那二夫人房间,什么时候下手最好?”逗妞希望为常来我个最好的时刻下手。

“午睡后,老爷子到前厅去,她一个人在房里休息,再晚些,就有丫环进出,要是到了晚上——”夫人好似不愿提,看了阿彩一眼。

“晚上老爷都在房里陪二夫人。”阿彩会意地低着头说道。

“很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16章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三小小闯江湖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