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三小小闯江湖》

第17章

作者:卧龙生

金陵城政务由应天府尹统辖。

“小侯爷恕罪,下官——下官不知小侯爷大驾亲临,未能远迎;请——。”只见应天府尹的头已贴在地上道。

阿奇大摇大摆坐在正位,满脸地不奈烦道:“够了!够了!起来说话。”

阿奇摇着手中的玉佩道:“在本公子未亮出玉佩时,魏大人您的官架还真大!”

“下官知罪!”魏府尹才站起的身子又要跪下。

阿奇怒目一瞪,魏府尹立刻吓住不敢妄动。

“本公子问你,城里的生财当铺为非作歹,你可知道?”阿奇问道。

“本府咯知一、二——”

不等魏府尹说完,阿奇勃然大怒道:“略知一、二,本公子差点为其所害,幸赖二位好友搭救才免于难,你这官是怎么当的?”

阿奇顺手指着坐在一旁,笑弯腰的逗妞和常来。

逗妞笑道:“阿奇神气的模样真鲜!”

“就是嘛!活像戏台上学来的台词!”常来笑道。

逗妞和常来听到阿奇提及自己,赶快止住私语,向魏府尹点头道:“魏大人好!”

“不敢!不敢!”

看到魏府尹恭敬的模样,逗妞和常来忍不住大笑。

魏府尹不加理会,竟逞自道:“本府为游多——生财当铺的店东所扰已久,苦于没有证据治其罪。”

“哦!”

阿奇回应一声,不再答出声,很有兴趣地盯着青龙瓷花瓶瞧。

魏府尹察觉,上前陪笑脸道:“公子如果喜欢下官——”

阿奇回头看他一脸不舍,道:“魏大人,你可知这古花瓶并非真品?”

“不可能,此乃唐高宗内府所收藏之珍品,本为一对,据说另一只在游多手上。”魏府尹不信道。

“瓷瓶仿得极妙,若非本公子自小赏玩古物,换了别人还不容易察觉。”阿奇叹道。

阿奇指出瑕疵道:“就在这瓶底缘上,这小段出现复纹,否则真无法辨认!”

魏府尹张口结舌,道:“小侯爷好眼力,下官收藏二十余年,竟不知此花瓶为膺品。”

逗妞和常来也走过来瞧。

“魏大人,你说游多也有一个?”阿奇道。

“是!是古董铺的小儿拿去当了抵赌账。”魏府尹道。

“魏大人,应天府尹专管这种事,放着正事叫谁管?”阿奇口气有责备意味。

“公子明察,下官只是醉心收集古董,所以才对此事略加关心。”魏府尹辩道。

“好!大人说没有游多的罪证,本公子会为你制造机会,到时候我倒想看看大人的表现!”阿奇胸有成竹的道。

“多谢公子,下官自当全力以赴。”阿奇不再多言,拿着古花瓶,领着逗妞和常来离开。

“阿奇!想不到你是有来头的人呢?抚宁侯的世子。真可惜,没有早点认识你。”

“更惊奇的呢?常来!我们见过面,打过架的朱彦奇啊!”看着吃惊的常来,他笑了。

这天午后,阿奇拿着那个古花瓶到生财当铺。

“当什么东西?”三柜问道。

“这古花瓶!”阿奇道。

三柜眼神一惊,打量阿奇,只见一身光鲜的衣服,手工极巧,像大富人家的公子哥儿。

阿奇和那白饿得半死的小乞丐,已全然不同的模样,三柜根本认不出来。

三柜笑嘻嘻指道:“到店东那里当吧!”

四方的小窗口里一张肥脸,精明的双目正凝视着花瓶,游多急着想把花瓶配成对,贪念大起也没细心考虑花瓶的来处,和阿奇的身分。

游多忙道:“你打算当多少?”

阿奇道:“这是唐高宗时的珍品,我想当两百银子,过两日公子手头阔些,便赎回去了!”

“我一毛都不给!”

游多突然大喝一声,身形暴起,飞过窗口,向阿奇当头扑来。

阿奇向旁边闪开,故意显出武功:而身形缓慢。

游多得意一笑,五指齐张,向抓小羊似的,一把扣住阿奇的肩。

游多喝道:“小子!竟敢弄个膺品来诈财!”

“膺品、店东你可看仔细,它可是如假包换的青龙瓷瓶。”阿奇挣扎道。

“生财当铺的字号,在江南响了十多年,我岂有连真假都分不清的道理!”游多怒道。

“小二、小三,把这小子关起来。”

常来和逗妞看计划成熟,忙叫跟来的人到知府报讯。

逗妞和常来在外略作徘徊,然后昂首大步迈进生财当铺。

“伙计!刚才是否有个少年,拿个古花瓶来当?”常来一脚才踏进当铺,劈头就问。

三柜被这话一惊,猛抬头望去。

两个年约十一二、三岁的小孩,似乎有些面善,无暇思索,脸一沉道:“没有!”

“真的吗?”逗妞问道。

“骗你们作什么?”

常来游目四顾,如预期般发现一方手中在椅脚下,正是如和阿奇预先的约定信号。

常来对逗妞使个眼色。

逗妞故意大嚷:“这不是阿奇的手中吗?”

“唉哟!那古花瓶价值连城,你们该不会起贪念,谋财害命了吧?”常来跟着嚷嚷。

怔忡间——

三柜大喝:“两个娃儿竟敢在这造谣生事,还不快滚!”

逗妞不怕道:“这儿是买卖场所又不是官府,公子小姐爱来就来,凭什么赶我们走?”

“罗嗦什么?再不走我可要揍人。”三柜恐吓道。

此时游多和武猛已走出来。

突然——

“咦!”三柜吃惊地轮流指着逗妞和常来鼻间,一句话也说不上来。

武猛一脸木钠,冷森森地向前迈了一步,道:“请两位辛苦一趟,可否借一步说话!”

常来拉下脸道:“少假道学少爷听不懂,说什么?我才不要和你这听人使唤的奴才说话,更别说要跟你去哪里!”

武猛脸色十分难看,冷哼一声。

游多冷做的声音说道:“死到临头还嘴硬,到了阴曹地府你们自然全明白!”

常来“哼”一声道:“你要说什么鬼话,少爷勉为其难听听。”

这儿必竟是营利的店面,人来人往出个人命难摆平。

武猛道:“老爷!这儿不是地方。”

逗妞接口道:“对啊!胖鬼,你们这儿当真不是好地儿,都是不干不净的人。”

游多目光扫向逗妞道:“臭丫头,嘴真利!说个名号来听听。”

常来本想搬出神机宫,吓吓这帮人。

逗妞一时不愿常来说出自己的名字,伸手捂住常来的嘴,忙道:“别问!别问!我这‘臭丫头’名如其人,不值得很,说出来惹人笑话!”

武猛冷笑道:“敢上生财当铺挑事,必然自信颇深,报个名儿,我们也好按身份接待呀!”

逗妞耸耸肩膀,斜眼瞅着武猛道:“怎么着忽然客气起来,敢情是伯了你姑奶奶!”

“唔!”那游多低吼道:“快从实招!再磨菇就讨打!”

常来不当一回事道:“胖鬼,你可真夸口,动起手还不知是谁打谁。”

哪知逗妞向常来摇手道:“别跟人家吵,我说就是!”

游多冷笑道:“说吧!”

逗妞游目四顾道:“我说了!你可别生气!”

游多双目倏睁,射出两道慑人的寒芒,冷然说道:“在我面前少占口舌便宜,否则会得到应有的教训!”

逗妞嘻皮笑脸道:“再说吧!”

武猛道:“死丫头,快报上名字来!”

“我嘛,小名‘你婆婆’。”

“武林人称——打孙儿。”

游多整个脸垮下来,目露凶光道:“黄毛丫头,看我怎么收拾你!”

话声一落,起身向逗妞扑抓过来。

西厢三间房,中间较大,旁边较小。

大边一间正是阿奇被囚处。

阿奇面朝里斜躺着一动也不动,看他那张稚气的脸上,正得意的笑着。

看守着在外的又是黑脚和大头。两人因上次的事,受到很重的处分,这次两人紧张兮兮,深怕再度失职,性命可难保。

“没事,那小子睡得正死。”大头吐口气道。

阿奇趁大头和黑脚交谈,手中一枚小石,穿过窗户射在树枝上。

“沙沙”树枝交碰发出一阵响声,在静夜里特别地响。

黑脚警觉道:“树枝在动,好像有人?”

“我们过去察察看。”大头说。

阿奇利用守门人离开半刻时,耳子一挺,推开顶窗提气飞跃出去。

一时大意,竟发出响声。

十来个起落,已到园墙之下。

阿奇怕园内潜伏的护院大多,所以倚在墙下,四处寻找。

阿奇正在寻找大夫人的下落。

上次常来自娇娇处偷走翠玉、细软,娇娇哭闹以死相胁好几天,并且一口咬定是大夫人唆使人下的手。

游多心疼娇娇,命人毒打阿彩,将大夫人和阿彩同关进柴房,两天后才命入送粗茶剩饭到柴房。

游多的下人,不忍见夫人的苦状,在私下打抱不平。消息传出街坊。

大家议论纷纷:“游多宠爱妾,虐待糟糠。”

逗妞风闻此事,就如坐针毡,每天咀咒娇娇,恨不得到生财当铺,一口气把游多和娇娇吞了。

沿着墙走不久,不远处恰巧是间小屋,阿奇才缓缓靠近。

阿奇听耳后唰响一声、伺时眼前乌光一闪,腰上被一条冷冰冰的东西卷住。

阿奇心中顿时一骇,还未容他看清那冷冰冰的东西是什么?呼地一声,人已被拉入小屋内。

小屋漆黑的伸手不见五指,阿奇身子一个跌撞,倒在一堆干草上,正想一纵而起,却听一个小小的声音在耳畔响起,道:“娃儿!你好大胆,不要命了么?”

顺着声音阿奇一看怎么是个玩绳的怪老头。

此时,外头响起有人追近之声。

大头着急道:“快找,那小子一定是来救人的,别给跑远了!”

黑脚道:“应该跑不远,找找看!”

阿奇心中一怔,心想:“我怎么这么不小心,差点露了行踪。”

兀自想着,那怪老头道:“娃儿,听见了吧!若不是我略动手脚助你,现在你这小子已被人逮个正着,回厢房睡大头觉,还要耍什么花样。”

“别把人只当傻子,别人吃过亏就学一次乖了。”

阿奇纳闷怪老头怎么对他的确了若指掌,但又不知怎地,不但不想去防他,反而对他有一份信任。

阿奇的做性作祟,受怪老头暗助,觉得脸上挂不住,冷哼一声,暗运真力,身子蓦然一挣。

那缠在身上的绳子,禁不起挣,“叭”应声断裂。

只听怪老头笑道:“好倔的娃儿,我老人家要不是看在你老子份上,才懒得多管闲事呢!”

阿奇听到老头提起父亲,而且也救过自己,不好恶言相问,缓声问道:“阁下何人?”

老头失望道:“阿奇!你小时候不知在我身上撒过多少包尿,现在却不记得我老人家了。”

“就算小时候的事记不得,你也在江湖上混了好几个月,也该听说武林中有我这个玩绳的老人才对!”

“你算老几!凭什么少爷得听过!”阿奇道。

“也罢!没听过没关系,你这小子欠打关系可大!”怪老头道。

“你说本公子欠打?谁敢动?”阿奇不屑道。

怪老头汕汕道:“你这小子,不知天高地厚,任性妄为,冒冒失失乱闯,除讨打外还配救人?”

阿奇实感奇怪,这老头分明知道自己的身份,可是又那样不尊重自己。

此怪老头正是云中龙伪装的。

怪老头句句调侃的话,实在让阿奇气不过。

阿奇陡然起身欺近怪老头身边,跟随“啪”着,怪老头伸出右掌,狠狠接了阿奇一已掌来。

阿奇不自主的退了两步,只觉手心火辣辣的疼痛。

阿奇生气道:“你竟敢如此跟本公子说话,该掌嘴!”

怪老头悠哉道:“端什么架子,凭你那三脚猫功夫,敢在关老爷面前耍大刀?”

其实云中龙,跟阿奇一对掌之下,受了反震力道不小,心中暗暗吃惊,他没料到阿奇内力,身子竟如此精进。

怪老头口气突变道:“公子,多掂掂自己的斤两,自重些,别一味想充英雄,仗着小本事就粗心大意。”

他严肃地看了看阿奇。

阿奇一头雾水,这怪老头是谁?敢训他又敢损他,这下又如此关心他——

“看你这样怎么救人哪!”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17章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三小小闯江湖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