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三小小闯江湖》

第18章

作者:卧龙生

娇娇得知消息,收拾细软匆匆逃到聚财赌坊。

聚财赌坊的前院人声嘈杂,后院灯火通明却静得出奇。

不仅静,更笼罩着一份不同寻常的气氛。

厅上首座坐着一位中年壮汉,脸型四方,面色凝重,此人正是金南。

金南两旁站着他底下的哼哈二将:吴抄、李式。

娇娇坐在堂下,一脸凄楚,“嘤嘤”的哭泣,却不见半滴泪水滴下。

金南猛拍椅背道:“他奶奶的!游多可真是阴沟里翻了船,在金陵纵横这么多年,想不到就这么完了!”

“金爷,照娇娇姑娘的说法,游爷是被三个小孩所陷害的!”李式道。

吴抄说道:“那三小鬼,该不会是总坛前些日子里说要抓的人吧?”

金南道:“也有可能,如果是,那来头可真不小。”

娇娇止住哭,道:“准没错!今天来的三个中有一个还是小侯爷,名叫朱彦奇。”

“朱彦奇没错!”吴抄道。

金南道:“总坛消息指出,经常在场子里窝着的常来,像极了冷刚年轻时的模样。根据此推测,他极有可能是白衣门余孽。”

李式道:“照这样说,拉扯常来长大杏花香的张老头和小桂花可能是白衣门的人。”

“没想到!白衣门的余孽,为了苟活竟缩到杏花香妓院中,难叫人相信。”李式自言自语道。

金南问娇娇道,“里面可有十一、二岁的小丫头?”

“好像有一个。”

“是神机宫的小丫头司马逗——。”吴抄喃喃道。

吴抄道:“金爷!这三个小鬼头怎么会凑在一块儿?”

李式抢道:“你问金爷,金爷问谁去?”

金南瞪着二人道:“好啦!别吵了!只怕对方就要找上门了!”

李式道:“金爷!我已经下令要大伙严加戒备。”

“我须想到万全之计,诱引他们上钩——”吴抄低着脑袋道。

李式冷道:“三个小鬼可机灵的很,只怕从你脑袋中出来的办法,我们占不到便宜——”

金南不耐烦道:“妈的够啦!通通下去,去给我想出个万全之策,要不然以后就别在我跟前嚼舌根。”

李式和吴抄没趣的退下。

“娇娇!我可怜的小宝贝。”金南垂涎道。

“金爷!娇娇命好苦。”娇娇偎到金南身上。

“没游多,我金南疼你怎么命苦,我哪一点比不上那油老头?”金南没好气道,一把拉过娇娇。

娇娇咚咚笑,一指金南鼻尖道:“朋友妻不可戏,金爷您忘了?”

“妻?游多那老太婆早进柴房,怎么会栽在我身上呢?”金南眯着眼笑道。

“金爷好口才,小女子甘拜下风——”娇娇道。

娇娇话没说完,金南早就一把抱起她,走进房里了。

“阿奇、逗妞,你们陪不陪我去抓几把治治手痒?”常来说着,开始作势抓痒。阿奇无可无不可地点点头。

“不要,没意思!”逗妞嘟嘴道。

“阿奇!你看过讨厌赌的赌神没?”常来煞有其事地问。

“什么意思?”阿奇摸不着头脑道。

常来将带逗妞到平安赌坊一事告诉阿奇。

“真的!今天非带她去,我们的手风才会顺。”阿奇笑道。

“说也奇怪,近几日许多场子都不作生意,聚财赌坊捡个现成的便宜,生意兴隆得很。”常来道。

“常来,这事有点踢跷。”阿奇忖道。

“阿奇又别理他,让他横着从赌坊里出来才妙!”逗妞笑嘻嘻道。

常来也对着逗妞笑道:“好毒的丫头,总算你小有良心,没咒少爷输钱。”

“逗妞,今天即使不赌,我们也要陪常来出去转转,看看街上是否平静……”

逗妞耸耸肩,跟着二人来到街尾的聚财赌坊。

常来领头,才要跨进门。

“咦!”常来惊出声。

“什么不对?”阿奇道。

“逗妞,我刚才看到你念念不忘的娇娇。”常来低声道。

“在哪儿?”逗妞甩动长辫子,转头四下张望。

“见到我就闪到后头去了。”常来道。

“我说有问题!”阿奇得意道。

“搞不好这也是伏神帮的分舵!”逗妞道。

“常来,你装作没事和平常一样进去赌钱,我和逗妞找个地方隐身,好暗中看他们玩什么把戏,也好保护你。”阿奇神秘道。

“你们别出事,否则我溜了,到时再抱怨,友情真的淡薄如纸睦!”常来戏滤道。

“有赌万事足,命你可以不要啦!朋友可不行!”逗妞道。

“快!等办完事你们再摆长舌战阵好了。”阿奇催道。

说完将常来推进去。

常来回头已不见阿奇和逗妞,心中气得直咕哝。

玩几把下来,常来已经忘了自己是谁,身在何处,只觉口干舌燥,心浮得很。

“少爷今天手气好,来!来!快下注。”常来吆喝道。

常来他的桌面已堆满白花花的银子,手风顺心情好,常来压根没注意到赌坊中的变化。

“快走!快走!明天清早!明天清早!”

聚财赌坊的伙计,将赌客一一请出去,将大门关上。

偌大的赌坊只剩常来一桌仍围满人,围观的人全是赌坊的打手假扮。

“金爷!只来了常来那小子一个。”李式道。

“来一个就擒一个,用这小子要胁他们,不怕他们不上钩。”金南立在门边道。

“小子今夜有如神助,骰子已动了手脚,他还能通吃。”吴抄恨恨道。

常来从“赌经”中学来的赌技已逐渐领悟,今夜全发挥效用。

“采第二方法,速战速决我不想给自己惹麻烦!”

金南说完转身入内,李式和吴抄交待手下几句后亦跟进去。

一人走近庄家,对他耳语几句。

庄家眼神一闪,嘴角一斜点点头,朝常来觑了一眼。

“别光看啊!掷骰子,该不会聚财赌坊,也输不起噢!”常来赌得入神,全没察觉四周气氛已变。

“小兄弟哦,火气怎么这般大!”庄家恶笑道。

庄家脸上边挂着笑,手腕略振振,一白色小包落入掌中,庄家正准备以此偷袭常来。

庄家腕才略提,一道黑线影凌空划下,谁也没留意庄家腕上如针刺般,腕上的手指使不上劲,小白包落在桌面。

“好啊!输不起使诈啊!各位评评理。”常来大嚷着。

四周的人听常来大嚷,全部无言怒目瞪着常来。

“笨手笨脚!芝麻事也办不来。”四周传出骂声。

“我!我!”庄家诺诺一句话都说不上来。

“光磨蹭何用!生擒这小鬼——”

常来这下才发现只身在虎穴,暗惊道:问题大了,看来是专冲我来的。

紧张地四下搜寻,哪有阿奇和逗妞的影子。

“××!你们敢耍我!”常来骂道。

“常来别光火,念在老顾客份上,只要你乖乖就擒,我们不为难你。”

“哼!少爷还怕你们为难不成!”常来没好气道,迳自抄起桌上的银子,揣入怀里。

“想走!”

“当然走,有本事再留你少爷。”常来似乎不把这二十名打手当一回事。

“兔崽子!好狂的口气。”

“兄弟们上!看他能睁眼说瞎话到几时?”

打手蜂涌而上,十余人将常来围在中间,其余的如人墙般挡在门口。

“全上少爷也不会皱眉头。”常来拍胸道。

“有种!”

话尚未歇!打门声已起。

梁上的阿奇和逗妞还在争论不休。

“阿奇!我说你刚才那一手,是我们神机宫的‘乾坤点穴法’。”逗妞低声道。

“我不知你说什么,本公子只管称它‘听我话’。”阿奇摆摆手道。

阿奇道:“回去再争,常来和人动手啦!”

“你不信,看我也会。”逗妞道。

逗妞抢下阿奇手上的部分小石,手指一弹,小石射出穿过厅堂。

常来挺腰、缩腿、滑步、旋身,身子如蛇般的灵活闪避而过,众打手拳拳皆落空。

在常来身形半转之际,身侧的打手拳夹劲风,横击来,猛向常来腰眼打到。

逗妞的飞石已至,闪电般射中打手后腰的“志堂穴”,打手陡觉酥麻感由后腰传布全身了。

打手僵了片刻,马上恢复自如,好像撞到鬼般,左顾右盼寻真相。

“太差!看公子表演。”阿奇撇撇嘴道。

“恶心!”逗妞道。

打手数人联手,摆开阵势各取一方,齐捣常来多处要害,而且下招比刚才快上数倍。

常来没想到对方竟联攻,一时大意,险险避过,但屁股仍被劲风扫中,止不住的一个踉跄,些微距离,拳风偏过。

另一个打手趁机反围攻上来,常来稳住反手架开两拳,背后两拳常来拧腰避开。

“走!”阿奇道。

常来转身迎上两人,只见——

两名打手如雕木般,右手握拳在半空,人却动都不动的忤在那儿,只有眼珠还不明所以的转着。

“哈!阿奇、逗妞,你们没溜啊!”常来高兴喊道。

“动!”阿奇的声音在大厅上回绕。

二道黑点一闪而过。

常来见两名打手身子晃动,赶紧补上两拳,逼退二人。

常来骂道:“朋友有难同当,你敢在上头纳凉,消谴,少爷我?”

“他在表演呢!”逗妞道。

“服不服?”阿奇低声道。

逗妞一脸不屑道:“我自小玩剑,不玩那套,有什么好服的?”

“没风度!输不起!”阿奇撇嘴道。

厅上的人听到这些娃儿的对话,莫不大惊失色,厅上还有人在说话。

有些打手已辨出声音来自屋梁。

内院听到外头的打斗声,金南领着数人走出来。

“金爷!三个小鬼头全来了。”

“哦!好!一网打尽——人呢?”金南道。

“还没现身,可能躲在屋梁上。”

常来看到金南出来,道:“喂!乌龟伸头喽,快下来抓头!”

“我来了!该轮到我了!”

逗妞说完,纵身自梁上跃下来。

“身手不错!”金南道。

“那是当然,还用你来废话!”逗妞不领情。

李式喝道:“不知死活的丫头,竟敢如此和金爷说话。”

阿奇倏地落地道:“夸夸本公子吧!公子绝不嫌多。”

“臭小子,看老子怎么收拾你!”吴抄说着已跨步上前。

聚财赌坊这一战,不像生财当铺容易得手,对手早已准备,等着他们三人落网。

金南脚下飘飘,迳向逗妞逼来,身法颇为灵敏,他右手一探,似乎想以长者身份,哄哄逗妞,实际出手已运聚内力慾扣拿逗妞。

逗妞左脚倏的后退半步,快捷无比,将金南手甩开,来到金南身侧和他并站。

逗妞歪着脖子道:“想抓我?你那一点心思,全在我眼底。”

金南刹时脸色一变,“卡”手中多了一对大刀,左右个一交叉于胸前。

逗妞横掠一步,金南以为逗妞怕了,哪知“唰”一声剑鞘已撤,道:“别想唬我,姑娘不吃这套,亮招吧!”

“哼!”金南耐不住怒火,双刀砍动一片刀影,自逗妞上下直袭来。

逗妞见金南来势不弱,而环伺在旁的打手不少,心中思索能怎么同时拒挡这些人。

金南双刀已砍到,逗妞剑光乱闪出手,剑上下架开二刀,手腕翻转将二刀压于剑下。

情况不太妙——

各持单刀的打手,不断互换位置,弯腰单刀取逗妞下盘。

逗妞见状左掌作势拍出,金南抽回双刀身子避闪。

逗妞趁此绕身跃起,双脚在打手的刀上飞动,右脚尖一伸,扫向打手右腕。

“啊!”

“当!”

打手右腕中击无力,刀纷纷落地。

李式领着近十名打手围攻常来。

常来手无寸铁,左右各一柄亮晃晃大刀往削肩而来,常来双肩迳缩,反掌扣住右左来刀者的手腕。

前后却有四把刀毫不放松砍将而来,被制的左右二人,见状,冷笑一声向左右纵退,想反制住常来。

常来身子被左右撕扯,眼看门面二刀已至,常来长啸一声,运集六成功力,将左右二打手猛地拖近,腕一转加足劲道“当!当!”二声,左右二打手的二把刀迎上砍来二刀,腕向前推,翻手便将二把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18章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三小小闯江湖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