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三小小闯江湖》

第01章

作者:卧龙生

石桥,在金陵城郊。

夕阳余晖,将坐立在桥头的石狮影子拉得好长好长。

这桥长约三、四丈,没有桥栏,但甚为宽阔,可通车马。一个身着蓝衣的少年,正以全速向桥上飞奔。

“你跑不了的。”三个彪形大汉,一字接排,拦在石桥上。

少年心中大骇,猛地右肩一横,左半身急扭,将奔势刹住正想回头逃走。

居中一人桀桀大笑,说:“常来,你逃吧!你若逃得出我恶虎手掌心,那么你所欠的帐,就此一笔勾销。”

少年人大概知道不行,回身站着,道:“恶虎,咱们算起来也是街坊邻居,何必要伤和气,听我说,我若有钱,一定会还的!”

恶虎仍在笑,双手插腰说:“好家伙,攀交情啦!你有种,跑到咱帮赌坊中当大爷赌钱,赌输了撒腿就跑,咱们这么多兄弟吃什么?看在多年街坊份上,不会杀你,只想抓住你……”

常来呆了一呆,接道:“抓住我,干什么?”

恶虎道:“抵债。”

常来苦笑一下,道:“抵债,我身无分文……”

桥上三人哈哈狂笑,道:“你,你钱是没有,可是咱们若将你拿下,可以抵债!”

“我?抵债?”常来迷惑不解地指着自己的鼻子,喃喃自语道:“我能抵什么债?”

“当然能!”恶虎不怀好意地一笑道。

“我除了这身旧衣裳和这个人外,还有什么值钱的东西可以抵债?”

“哩!你这个人就够了!”

“人?我这个人有什么用?”

“卖呀!”

“卖?谁要呀?”

“多着呢!”

“恶虎!别开玩笑啦。”

“开玩笑,绝对不是!”

常来心里隐隐有些不安。神情间也有些不自在,以致疏忽了恶虎和其他两个同伴,使了一个眼色,他的两个同伴竟然同时露出捉弄的笑容。

“有啦!城西刘员外家要一名小厮!”恶虎道。

“张秀才家中也要名书僮!”

“铁匠铺子里的学徒!”

一人一句,一个方法,一家买主……常来越听越心惊,脸色已有些发白。

常来忙摇手大声道:“不行!不行!我不行哪!”

恶虎阴阴笑道:“怎么?这些你不喜欢哪?”

“下喜欢?”另一名大汉插嘴道:“这有什么不好的,难道你还想回家拿钱来还!”

“不是啦!”常来嗫嚅着说。

恶虎上前慾拍常来肩膀示好,常来却慌得忙后退一步。

恶虎也不以为意,笑笑道:“没关系,不喜欢没关系,咱们来挑个你喜欢去的好地方好了……”

他上下打量了常来一遍,道,“你一定会喜欢这地方的,皇宫,到皇宫去!”

“皇宫?”常来丈二金刚摸不着头,讶异地念了一遍。心想:去皇宫作什么?

居左的一名大汉,笑着插口道:“皇宫!好地方!听说那儿的女的,个个似天仙美女,穿的是绫罗丝缎,戴的是金银,佩的是珠玉。”

另一个大汉更笑嘻嘻地添说:“吃的更是山珍海味,喝的更是香醇美酒,住的更是华屋大院……”

常来从小到大,穿的是旧衣,便宜的料子,他倒不在意,美女更是天天在看,这并不引为奇,反而是那些金银、山珍海味、醇酒对他的吸引力来得大。

尤其是他生来馋嘴,每每闻到食物和酒的香味,往往食慾大动,口水都要流下来。

听二人一说一唱,心中不禁蠢蠢慾动,真想一口答应下来。但回过头一想,不对呀!大底下哪有这么好的事,给卖到那个叫皇宫的地方,就能享福的。

他虽然大字不识儿个,但可经常听说书他说,人的一生好命歹命生下就注定。他——常来,打娘胎生出来起,就沿享受过一天好日子,哪有被卖掉反而能过好日子的呢?

他除了嘴巴甜外,人更是聪明机灵,心中有了这么个疑问,哪有不问个清楚的。

“皇宫,那似乎不是随便可以进去的!”

“那当然啦!不过宫里有熟人,我们很容易就可以把你给卖进去,你嘛天天可以吃香喝辣的,我们哥儿们也可将卖你当太监的银子拿回去偿你的赌债。”

“太监?什么叫太监?”

“太监只不过是在厂子里净过身子罢了!”恶虎三人脸上的捉狭笑意逐渐加深,深到已足以引起常来不安的心,更加怦怦乱撞了。

“净身?”

“对!就是大势已去的人。”左侧大汉用手比划一下。

常来不祥的感觉越来越深了!

他不放心地想再问清楚。

“叫什么叫——啊?”

“简单他说,就是把下面割掉的人啦!”

“啊——”常来大惊失色,好半晌池才问道:“那样还是人吗?”

桥上的三个大汉,这时已忍不住哈哈大笑出声。

好不容易恶虎才止住笑,对着满脸忧戚,睁大眼睛朝他们看的常来道:“是人!是人!太监当然也是人呀!只不过是阉割过的人啊!”

那些文绉绉的话常来可听不懂,但“阉割”二个字,他可是懂的。

这一听清楚,常来如中电击,心向下沉,只觉浑身一冷,站不牢,脚下一个踉跄,几乎栽倒。

站稳身子,定定神,突然心生一计,坐在桥板上,放声大哭。

他想起自幼生长在妓院中,吃的是剩菜残汤,也不知道哪个人是自己的生父,客人要他喊爹,他就喊爹,要他喊爷,他就喊爷,浑浑噩噩长到这么大。这么一想,勾起了三分愁。好容易有了几分赏钱,想到赌坊碰碰运气,偏偏又被剥个精光,还落得被抓去阉割成小太监。

越想越伤心,越伤心哭得越大声,最后干脆趴在桥板上,哭得昏天黑地。

恶虎三人被他这一哭,给哭怔了。三人原想借机教训教训这说大不大说小不小的小鬼头,让他知道,赌场有赌场的规矩,倒并没有说要将他卖掉之意,更没有想到他会哭。

左首一人首先回过神来,走上前,抓小鸡般,把常来给抓了起来。

三人浩浩荡荡地带着常来走同“西门胡同”的“平安赌坊”。

常来被锁人后边的一处地窖内。

很长一段时间,常来才习惯了地窖中的黑暗,他看到角落有一头发微白的老头子。

老人一脸落寞和无奈,看着窖口的常来。

老人见他是个半大不小的孩子,先是一愣,眼一斜,马上又恢复要死不活的模样。

“你怎么来的?”

“什么怎么来的。”

常来愣了一愣,随即没好气地回答。

“我呀!我是被抓来的。”

常来走近老人身边,发现窖中除了一张木床,一条板凳外,其他的,什么也没有!

老人低着头,两眼茫然地瞪着地上,对于常来的来到,并未感到好奇。

倒是常来对老人感到好奇。

常来性情随和,很容易结交朋友,现在地窖中只他们两人。更感到遇上了唯一的朋友,便自己坐到床上,又躺了下来,怡然自得,好似在妓院中自己的小屋一般。

就这么静静地相对着,老人没说话,常来也没说话。

这时,老人突然看了躺在床上的常来一眼,问道:“孩子。你叫什么名字?”

常来笑着回答道:“我叫常来!”

“常来,你姓常?”

“不是姓常,我就叫常来!”

老人叹了口气道:“为什么叫常来?”

常来不耐烦地道:“很简单,因为我娘是‘杏花香’的妓女小桂花,我生下来,妓院老鸨看我长得胖胖一脸福相,为了讨个好口彩,干脆就把送客人出门的招呼话‘常来’,取来给我当名字。”

常来跟着问道:“那您大名是什么?”

老人微微一笑,道:“你既告诉我你的名字,我也只好告诉你了。在下人称古先生,古笑非即是本人。”

常来啊的一声,跳了起来。

他说道:“我听人说过的,官……官府不是在捉拿你吗?说你是‘江湖第一大神偷’,悬赏五百两么?”

古笑非嘿的一声,道:“不错,那正是我!”

常来笑道:“好!我们一个是小偷,一个是小赌徒。”

古笑非道:“你不怕我吗?”

常来亦道:“怕什么?我又没金银财宝,你要偷钱,也不会偷我的。小偷又怎么样?古往今来多得是侠偷义盗,劫富济贫。”

古笑非听了,很高兴,脸上的落寞神情一扫而空。

古笑非道:“小家伙,你拿我和那些侠偷义盗相比,那可好得很。官府要捉我,你是从哪儿听来的?”

常来道:“金陵城里贴满了榜文,说是捉拿偷窃‘忠勇侯府’珠宝的小偷,古笑非。又是什么悬赏五百两给捉到的人,通风报讯,因而捉到你的,赏银五十两。昨儿我还在茶馆听人谈论,说找到古笑非领到这五十两的赏银,可是一笔横财。”

古笑非侧头看着他,嘿地一声。

常来心中闪电般转过一个念头——

“我若得了这五百两赏银,就把娘带出来,娘不用再待在‘杏花香’里,五百两银子也够二个人花了。鸡鸭鱼肉,赌赌玩玩,几年是够了。”

古笑非仍是侧着头向着他。

常来有些恼怒地道:“你心中在想什么?你猜我会去通风报讯,领这份赏银啊!呸!呸!呸!”

古笑非道:“是啊!自花花的银子,谁不爱!”

常来怒骂:“娘的!出卖朋友,还算什么江湖义气以后怎么混呢?”

古笑非道:“那也只好由你。”

常来道:“你既然然信我不过,为什么说了你的名字出来,你脸上皱纹又没写字,你不告诉别人说你是古笑非,天下第一大神偷,又有谁认得出你来?”

古笑非道:“我俩同时被关在这地窖内,应该有福共享,有难共当。我若是连自己的姓名身份也瞒了你,那还算是牢友么?”

常来怒呸了一声,道:“晦气,什么牢友,是朋友!”

老人古怪的自语一声:“朋友?”

常来喜道:“对了!朋友,就算是千两赏金,我也不会出卖朋友!”

但他心中却想着:“干两!千两!倘若官府真的有千两的银子赏金,我是否要出卖这老人呢?”

他心中颇有点拿不定主意!

古笑非看在眼里,也不说破。

老人道:“好了!我们还是睡一会吧!明儿一大早,这赌坊老板要来找我,这个人很难缠,弄不好会送命的,不管任何事,还是等到明天再说。”

也不管常来怎样,伸手一推,把常来推到一侧,空出一半床位,躺了下来。

常来也折腾了一下午,早已神困眼倦,听他这么一说,也就闭目,枕着手臂,沉入甜甜梦乡中。

次日——

一早醒来,常来只见古笑非双手合并,正在做吸纳吐气功人。

他过了好久,才收气挺胸站起。

他向着常来笑道:“你醒了,早饭他们送来了,你先吃吧!”

常来一看,这早饭也不差,二个馒头,二根油条,一大碗绿豆粥,自己平常在妓院厨房吃早饭,也很难吃到这么好的早点,可见睹坊中生活也很豪奢。

他昨晚没吃,肚子早就饿得咕嗜咕咯响,不客气地拿过他的一份,三两下就吃完了,意犹未尽,眼睛直瞧着地上的另一份。

古笑非一笑,道:“哥儿俩你的就是我的,我的就是你的,拿去吃了吧!”

常来大喜,心想:“这老人真拿我当朋友看待,便是有万两银子的赏赐,我也不能去告发他。”

接过馒头绿豆粥,开口问道:“要不要留点给你?”

古笑非道:“不用了,我年纪大,耐饿。”

常来道:“好,我吃了,古老哥,你放心,若是捉住了我,就算杀了我脑袋,我也决不说你是古笑非,江湖第一大神偷。”

古笑非见他说得铁心,点了点头。

常来自言自语道:“这里若还有酒菜,呆在这里也不错!”

古笑非喜道:“不错,这里若还有供应酒菜,我也想呆在这里不出去!可惜呀!可惜……”

常来奇道:“可惜什么?”

古笑非道:“可惜的是今天我若交不出佟老大的东西,活的日子也就不长了!”

常来道:“怎么活不长呢?”

古笑非在脖子上用手比了个割脖子的手势!

常来“哎哟”一声,道:“你身子不太健壮,不能打架,你年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01章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三小小闯江湖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