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三小小闯江湖》

第19章

作者:卧龙生

常来每次见到张豪,就想起了“金陵白衣女”的风采,心目中总有一股说不出的孺慕:尤其是在得知白衣女与自己的父亲还是师兄妹,心中更添了一份亲切感。

知道自己还有一个姑姑在世上,他虽然想看看,但逗妞逃出伏神帮的地洞后,因慌乱并未注意地形,以致无法明确他说出地洞的地点。

常来盼望着自己的武功能进步,怎奈“南偷”古笑非一别至今数月,全无信息,而自己的武功只和伏神帮的那些小丑们打过,不知深浅如何。

他躺在玄武湖畔,对着天空发呆。

逗妞看他满腹心事,放下手上正摘着的花,走近常来的身边,坐了下来。

逗妞拿了根草,放到常来的鼻孔上,搔弄着。

常来的鼻孔发痒,“哈啾”一声,喷嚏打了出来。

逗妞却嘻地笑出声来。

朱彦奇咬着一根小草在嘴里咀嚼,他口齿不清晰地道:“常来,你在想什么,想得都痴了!”

“没有哇!”

“还没有!连我逗妞都注意你半天了!有什么事、说出来给你逗妞姊妹听!”

“哇!好臭!好臭!”

“什么好臭哇?”逗妞不解地向四方闻嗅着,然后转头问:“阿奇你有没有闻到呀?”

阿奇笑笑不语。

逗妞又转向常来,说:“我没闻到呀!到底有什么臭的?”

常来还是仰望天空说道:“什么臭?有人在放屁哪!”

逗妞赶紧捂住鼻子,大声嚷道:“真差劲,谁放的?是不是你自己?”

常来摇摇头。

逗妞又指了指一边躺着的阿奇。

阿奇露出洁白的牙齿,笑着反指逗妞。

逗妞不解的随着阿奇的手势比向自己,好半晌,才领悟了过来。

逗妞不依的蹭蹭腿,一双手捶打着常来的胸膛道:“打死你!打死你这个拐弯抹角骂人的烂嘴巴!”

常来起先还忍住痛,挨了几下,后来一看逗妞不歇手,他哪是肯吃亏的人,一翻身滚了几滚,脱出逗妞小手臂捶打的范围圈。

逗妞一时捶打不到常来,气未消,反身转捶阿奇。

阿奇惊讶地道:“怎么打我,是他惹你的,又不是我惹你,要打你就去打他呀!”

逗妞不管三七二十一的猛捶猛打,道:“你们……你们二个是一丘之猪。”

阿奇一听,纵声大笑,笑得抱着肚子,在草地上连连打滚,这一幕,让常来看得目瞪口呆,逗妞甚至要怀疑自己是不是不小心捶到他的神经线,所以他疯了。

常来带着怀疑的眼光,走近阿奇身边,瞪着阿奇道:“小侯爷,行行好,你可别在这个地方发疯,你要发疯可以,要等你回到京里再发疯!”

阿奇抹抹脸颊上笑得溢出来的泪水道:“我没疯,我只是在笑逗妞骂我们的那句话而已!”

逗妞指着自己的鼻子,莫名其妙地道:“今天怎么啦?怎么老是冲着我倒霉?”

阿奇道:“谁让你不爱念书,偏又装夫子,‘一丘之貉’都弄不清楚,竟然说成‘一丘之猪’了!”

“什么一丘之貉,我偏说你们两个是一丘之猪!”

“是‘貉’,不是‘猪’!”

“我偏说是猪!猪!你这只混蛋猪、笨猪、蠢猪……”

“好!好!猪就猪!我是笨猪!蠢猪,你呢!你则是一只小母猪,小母猪胖嘟嘟!最爱哭!”

“你欠揍!”逗妞一听,火气又上来了,一双拳头冲着阿奇,没头没脑的直捶下来。

常来倚着树干,趣味索然地注视着正在打打闹闹的二人,最后他拍拍手,转个身,朝山下走去。

逗妞和阿奇发现时,常来已走到小山下了。

阿奇拉着逗妞的手朝常来追过去,不多时,已赶上常来。

“到哪里去?”

“回去准备行李!”

“干什么?”

“到灵香湖去!”

“灵香湖?”

逗妞突然超前,面对常来,倒退着走,问道:“看你父亲的坟?”

“嗯!”

“我也去!”

“你?你去作什么?”

“我也去看那白衣仙女的住处呀!”

“不行!你一个女孩子,出门不方便!”

“有什么不方便,从前,我和嘻胖和损仔就这样子来到金陵!”

“那不同!”

“有什么不同?”

“他们不知道出门难处,所以跟你出来。而我这次去,不知道要行多少路,你若跟去,万一少吃的,少喝的,你们女孩子一走会受不了,而且吵死人!”

“乱讲!以前都是我在弄吃的、喝的,而且我走过的路,只怕比你一辈子走的还多?”

阿奇在旁听到“一辈子”三个字,不由得又一笑。

这一笑,引起逗妞注意力,逗妞忙扯上阿奇,道:“阿奇!你告诉他,从东海到金陵有多远!”

阿奇点点头道:“是的!很远,坐骡马也须一、二个月。不过这都不重要,常来,为什么你要去灵香湖?那地方有什么吸引你?”

“不是啦!只是听张老爹说起我爹是埋在那里。”

“你不是金陵人?”

“不是!”

“那儿还有你的亲戚?”

“没有!”

“那你又为什么回去?呆在你娘身边不好吗?”

“我只是想看看我爹埋葬的地方!从小我就听惯别人骂我婊子的儿子,窑姐的私生子,没有被爹疼过,也没有人告诉过我姓什么,没有家,没有亲人,只有一个娘,娘又不能常跟我在一起,我只有天天下厨房灶边,跟着张老爹,以前我小,不懂事,只想有娘在身边,总比没娘在身边强,拼命忍着让别人嘲笑的痛苦。现在,我知道,在灵香湖畔有一座坟里面葬的是我爹的骨,我虽然记不得我爹的脸,但我可以去看看。”

常来说话的神色,异常地严肃,丝毫没有平常的嘻皮笑脸顽皮像。

他说话的声音,是平平板板的,不带一丝感情,似乎在陈述一件事实而已,但尾音的颤抖,却泄露了深藏在他内心中多年的痛苦。

逗妞还想开口再说些什么,但被阿奇一个眼色制止住了。

阿奇陪他走了一段路后,毅然地道:“要走,大家一齐走,三个人在一起习惯了,没理由让你一个人自己去。再说,我若再呆在这里,我爹的人,一定很快就会找上门来,不如趁此机会避开来的好!”

“我也是!”

常来的愁绪来得快,去得也快。

这一会工夫,他已将愁绪又抛开了,快快乐乐地拉着逗妞的手,冲下山去了。

天边,淡淡的一抹白色;天,快亮了。

常来轻轻的吐了一口气。

这夜,好长好长,等得他累死了,而他自己就好像经历了一大段人生般。

决定到扬州灵香湖畔去,这件事让他心中有无限的欢喜,不过他私底下决定要一个人去,所以他一夜未眠,悄悄地在等待着天亮。

他留了一封信,画了一个大湖、一座山、一个人。他相信逗妞阿奇会懂他的意思一他要自己一个人去——

他心中暗自决定,等到天稍为发白,看得见路,他就上路。果然天稍发白,他便上路。

他蹑手蹑脚的走出房间,以最快的速度,冲到柴房,拿起藏在柴房内的行李,往身上一背,人不知鬼不觉地走了。

那灵香湖是在扬州境内,常来没到过,自然不辨方向,往人家指点的方向,盲目的走去了。

常来头也不回的走了。

一路急行,他根本不知道自己身在何处,但他急于到灵香湖,所以只要看得见路,便一个劲儿往前赶。

那灵香湖附近,是一个人迹罕至的地方,只因这一带,是一个十分难走的小山麓,虽有一条小路可直通那灵香湖,但其间的几个树林却蕴藏有十分凶猛的山兽,奇怪的是这些山兽从不离开这座山。更不会危害到这山区外的百姓。

常来一步一步的走着,十分轻松,虽然小山路难行,但也不在意。

他十分奇怪自己的体力,竟然能背着一大袋干粮,竟然还能走得这么快,而且轻轻松松地便能避开脚边偶而突起的山石,甚至于不会跌倒。

对于自己独自离开,未偕同逗妞和阿奇一起走,心中是有些愧意,但并不后悔,他想私下拥有一点自己的秘密及一份回忆,这种心情,不是那二个生长在幸福生活中的好友所能理解的。

他一路奔行,只觉得越来越舒服,越来越畅快。体内似乎有一股源源不竭的真力,直涌而出。

他在奔行间,不时地想起“南偷”古笑非,他的笑容和他的一切。

天色已不再那么明亮了,远方天际已有一群群归鸦在那儿呱噪,常来看到不远处的一片树林中,有一缕炊烟在上升。不由得加快脚步,直往前赶走。

绕过山角,果然看到一座村庄,心中非常欢喜。今晚至少住宿是有着落了,有了村庄,就容易找到人问路。明天,他可以不用瞎摸瞎撞的寻灵香湖了。

这半个月来的奔波,比起在金陵的日子是苦多了。长久来住在杏花香的后院,做的是零星的活,真正的粗活,并没有做过,尤其是像这种长达半月的长途跋涉。

常来是累坏了,他决定一进村子,就先向村民借住一宿,买一点粮食吃了。

他一路疾驰狂奔,不到半个时辰,已来到村庄口了。

“喂!”一个稚嫩的小孩子声音,从井边传了过来。

常来在井边,注意好半天,就是没有看见半个小孩,这时他的心里真有点毛毛的。是鬼吗?不太像,可是在这山林间,荒郊野地的,很难讲幄!

常来摇摇头,摇落这个荒唐恐怖的想法。

“喂!你发什么呆啊?”这次的声音还是从井边过来。

常来站在井边注意看,还是没看到人,这下子,他真的慌了,除了心毛毛的外,似乎脖子后面也有凉飕飕的感觉,混身上下直打哆嚎。

常来毕竟是个孩子,平常听说书先生说的鬼怪之谈,不知不觉中全浮上脑子,平常不觉得怎么样,但在这个时候,常来又是一个寒颤。

常来是吓呆了,以他这种年纪,若不是胆力过人,恐怕早已吓昏了。

忽然头后传来那个稚嫩声音:“喂!看你长得挺好看的,像个小大人,原来这么没胆子呀!你还发抖啊?”

常来从小就在黑夜里也在外面溜达长大的,虽然对鬼神之类有些害怕,但心中总有个意念,那就是“鬼神是不找苦命的人的。”

虽说心里异常害怕,但仍回过身去看,居然一个人影也没有,这一下惊怕的程度就更加厉害了,两只脚也开始打抖起来。

因为常来若是回头看见有人的话,心中虽害怕,但也要好点,起码知道那是个人。但回过头去,看不到人,心底、脑袋那一些勉强抑制住的害怕之意,全浮上来了。

“嘻!嘻!……”那稚嫩的声音笑得好开心,好得意。

“嘻!胆小鬼,我在你面前啦!你看前面啦!别再转头看后面……”

常来一听那稚嫩声音又响起,连忙急转身,朝声音方向看去。

吁一一

常来他嘘了口气,那说话的人,竟是个小孩子!

看他年纪,最多不过六七岁,穿着一套青色衣裤,头上两根冲天辫子,好可爱。

那幼童看到常来愣愣的模样,突然好笑的笑了起来,两颗刚掉落的大门牙洞漏了出来,非常天真无邪。

常来愣往了,为的是这个小孩子是在什么时候来的,自己怎么不知道,尤其是这么小的一个小孩。

这个小孩,到底是妖怪呢?还是鬼呢?或者是山精呢?

“他一定是山精。”常来暗中对自己说道。

那小孩也眨着大大的眼睛,装模作样的上下打量着常来。

“喂!你看够了吗?我哪里不对呀?”

常来定定神,才说道:“你……你是谁?”

常来的声音,又小又慢,还带着几分怯意。

小孩子顽皮的一笑,指着自己道:“我?我就是我。从小就在山里长大,是由天地灵气所蕴生的。”

常来的嘴巴张得好大,好大,几乎阖不上去。

“你……你是山精?”

“山精?”

“不然就是妖怪?”

“妖怪?”

那小孩捧腹大笑起来,笑得好开心好开心!

“我是灵香湖仙童!是天地精血所孕育出来的!”说完,那小童身形一晃,不见了;又一眨间,他又活生生、开心的在那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19章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三小小闯江湖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