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三小小闯江湖》

第20章

作者:卧龙生

大地一片漆黑,杏花香却是灯火通明,仿如白昼。

杏花香大厅上人声鼎沸,莺莺燕燕地送往迎来,娇声此起彼落。

逗妞早想出去看热闹,胡乱饱餐一顿,道:“常来,吃快点,吃完带我们到厅上凑热闹去。”

阿奇新鲜道:“对!我从来没瞧过,住了好几天,也一直没到前厅去玩!”

常来缓缓扒着饭,无动于衷道:“窑子就是那德性,有什么好瞧!”

“前面好热闹!”逗妞不依。

“想凑热闹?逗妞你想当窑姊?”常来损逗妞道。

逗妞板个脸道:“你胡说什么嘛!”

阿奇打圆场天真道:“女孩当窑姊不好,男孩当嫖客比较没关系吧?”

常来一听口里的饭喷了出来,苦笑道:“哇!阿奇你真行,这么丁点大就想当嫖客?你想上窑子找娘啊?”

“阿奇!我们别理常来,疯疯癫癫!”

逗妞拖着阿奇往前厅去。

逗妞和阿奇躲在门后,歪个头盯着来来往往的人。

“嗯!这大厅的布置还满讲究。”阿奇点头称道。

常来不知何时跟上来,道:“这是老鸨拉客人的门面,和院里姑娘的脸蛋一样重要。”

阿奇惋惜道:“可惜!格调不怎么,很……”

“阿奇少爷,你以为这是皇宫大殿啊?这叫妓院,窑子!”常来心里笑阿奇土,故意打断他的话。

逗妞看到满屋的女人在走动,忽然想起未曾见过生财当铺的二夫人——娇娇。

逗妞叹口气道:“可惜!我没能见着娇娇在惜春院的样儿!”“在那儿还不是一样——窑姐一个。”常来对逗妞突然冒出的话感到摸不着头脑。

“对了!常来,你去过惜春院没有?”

常来点点头。

“告诉我,她在那儿怎么样?”逗妞兴奋地问道。

“逗妞!你怎么老是忘不了她,是不是嫉妒她讨人爱,你想跟她比啊!拜托!你们女孩子别老是喜欢比谁长得漂亮,烦不烦!”阿奇不耐烦地挥挥手。

“你穷嚷嚷什么?谁在比?我只是不喜欢她过好日子嘛!谁让她以前欺负大夫人她们呀!”逗妞嘟起嘴道。

“逗妞,想知道的话,看看厅上的小红去!”常来邪恶地指着大厅上,穿着一身红衣裳正婀娜走动的小红。

“哦!你是说……嗯!我明白喽!”阿奇点头笑道。

“像小红?小红比她强多了!”逗妞嘟着嘴瞪着两个油嘴的小男孩看。

“笨哦!同样‘騒’你懂不懂?”常来瞪眼解释。

“常来!你娘出来啦!”逗妞扯扯常来衣襟。

“看到了。”常来脸上表情淡淡地,但声音却很粗嘎。他看着桂花正走过门边和老鸨谈笑着。

逗妞爱表现道:“阿奇!那老鸨挨过我的耳光——”

“常来,她还敢不敢欺负你娘?”逗妞一副保护者的模样。“咦!”没等常来回答,逗妞脸上表情全僵住了。

逗妞不可置信地喃喃道:“二哥怎么到这儿来了呢?”

阿奇好奇地顺着逗妞目光望去。

“门口那个是你二哥呀?”

常来不屑地道:“只要是男人都爱来!”

司马潮和老鸨热络地谈着,然后小红迎向前挽住司马潮上二楼的厢房。

常来逗着道:“逗妞,小红是不赖哦!”

逗妞愤愤跺脚道:“二哥怎么也上窑子?”

常来半嘻皮笑脸,半不悦道:“窑子是男人的温柔窝,有什么不好?”

常来对杏花香有一份厌恶却又依恋的复杂之情。

“喂!你们两个快看,别吵啦!”阿奇头也不回地道。

只见二人陆续由其他厢房出来,走进小红的厢房。

“逗妞,你二哥今天是这儿的大宴宾客啊!”阿奇觉得挺有趣的。

逗妞一声不吭飞奔到大厅上,常来和阿奇正想阻止都来不及。

厅上来往的人大多,各有各的需求,也无人顾及到在男男女女中穿梭的逗妞。

常来看着逗妞的背影,摇头无奈地笑道:“我的祖宗姑奶奶,当真连她二哥的逍遥事也想管!”

这时逗妞已跃上屋梁,倾听厢房内的动静。

婢女端酒菜进入厢房,不久小红和婢女一起离开厢房,并将门小心地关上。

“二少宫主!小公主曾经找过伏神帮几处聚点的麻烦。”

接口的是司马潮:“哦!有下落了!”

“没有!还不知小公主落脚在哪儿。”

另一个陌生的声音响起,道:“二少宫主,小公主似乎和二个男孩在一块儿。”

“对!据探子的报告,每次都是三个小孩一起捣蛋,可是还不知他们的底。”

逗妞在屋梁上听到“捣蛋”,气得狠狠捶屋梁,发出轻微响声。

厢房内立刻有所警觉,顿时中断谈话。

逗妞不敢动,大气也不敢喘。

房内有人察看动静。

司马潮压低嗓门道:“前些日子遇到这鬼丫头,也不知她上哪儿练了身好俊的功夫。”

逗妞听到司马潮夸赞自己武功,高兴一失神差点从梁上坠下来。

等逗妞定神再听,房内已改变话题。

“二少宫主,伏神帮近来蠢蠢慾动,据探子来报许多黑道的人,都应伏神帮的邀请到了金陵一带!”

“对,而且到处都有伏神帮的手下,四处打听神机宫的消息。”

司马潮冷静回答:“这我也警觉,所以这次见你们,怕泄你们的底,所以才选在杏花香。”

逗妞知道二哥上杏花香是权宜之策,好不高兴。

“你们先探探各帮派,对伏神帮近日的举动,有什么反应。”“还有!逗妞人在金陵,多布些眼线寻寻,免得又让伏神帮拿她当要胁。”司马潮指示手下。

“是!”

“好!我前行离开,你们稍后或明日再回去,小心自己行踪,别让伏神帮的人盯上。”司马潮谨慎地提醒道。

二人出厢房,分别回到原来的房间。

片刻司马潮也走出来,小红迎上来,送司马潮出去。

逗妞看到二哥,好想偎在二哥怀里撒娇。

连忙跃下屋梁,跟了出去。

她想看看二哥在哪里落脚,更想看看其他亲人。

才转过一条街,逗妞已发现有三名黑衣蒙面人,一路跟踪司马潮。

逗妞以为司马潮没发现,所以得意地决定暗中帮助司马潮。其实司马潮一出杏花香已察觉身后有四人跟踪,其中一人离自己颇远,但武功较另外三人高出许多。

司马潮心中纳闷得很。

有如此好轻功的人江湖上已不多见,但为何经常暴露行踪,莫非有什么用心——。

逗妞江湖经验太少,连跟踪都掌握不到要领。

司马潮决走探个究竟,猛然转身,向身后三人攻击。

来得太突然,三个蒙面人手足失措,大失先机。

“当”“当”一阵兵刃交会声,司马潮一口气攻出十八招,逼得三个蒙面人连退数尺。

转瞬间!

司马潮身形一飘,消失在黑暗中。

又恢复宁静,好像什么事郡没友主,只留下三个蒙面人喘息不断。

在三个蒙面人警觉地张望下,一个小人影飞身过来。

正是逗妞。

逗妞听到交手的声音人以为他们偷袭司马潮,所以奋不顾身上前。

三人一看竟是小女孩,身手倒是蛮俐落。

喝道:“臭丫头,敢找伏神帮的碴啊?”

逗妞一脸不畏惧,回道:“三个见不得人的!你们把我二哥怎样了?”

“好!神机宫,找死!兄弟上。”

三人未再多言,就挥动手中大刀。

在黑暗中司马潮看到熟悉的身影心头大震,再听到逗妞的话心下大喜。

心想:逗妞武功在这三人之上。

司马潮也就不急现身,想看看逗妞武功精进如何,逗妞双脚迅速地走动,手中所使的是一套夹杂别家武功的神机剑法,剑气森森。

三个蒙面人武功亦不弱,大刀连砍“飕飕!”之声不绝于耳。逗妞真正应敌的机会太少,在旁的司马潮为她捏把冷汗,只是每每在紧要关头逗妞皆能巧妙化解。

司马潮恐逗妞有闪失,所以由屋墙下走出。

“二哥!你没事啊?”逗妞看到司马潮心中高兴,竟忘了自己的处境。

逗妞的脚步缓了许多。

只见流星闪至。

“逗妞,注意!”司马潮心急喊道。

“意”字还在喉头。

“哎哟”流星镖已射中逗妞小腿。

司马潮双脚轻点,扑身要救逗妞。

三条黑影起身相逼。

数十招后由于司马潮心急,而且蒙面人早已作准备,所以司马潮一时无法占上风。这时司马潮本来还想和这三个蒙面人周旋一番,希望能盘出伏神帮的底。

可是看到扑坐在地上的逗妞,一脸难耐的表情,也顾不了太多。

司马潮拔出手中的剑,清啸一声,运足六成功力。

势如旋风疾旋至蒙面人耳旁,挥出神机宫上乘剑法,招招将三人包围在剑气里,但是三个蒙面人眼看情势不大乐观,互相使个眼色。

三人大刀齐砍,左掌接着抢攻,右边之人刀势忽然刹住身子矮,连退三步。

铜刀向逗妞攻去,逗妞想闪一阵稚心刺痛复跌坐于地。

“识相的话,就住手!”一把铜刀已架在逗妞脖子上。

这声暴喝让司马潮硬生生收住半空中的招式。

“你们想做什么?”司马潮跨前一步,不悦问道。

司马潮忧心望着逗妞的脚伤,只见中镖处黑血直流。

“这死丫头是司马逗吧?”一声好笑。

“二哥,我没关系。”逗妞要强,咬着牙忍痛道。

“哈哈!我倒要看看有没有关系?”

“放了她!”司马潮又向前逼进。

三蒙面人抓着逗妞缓缓后退。

“放人可以!明日午时,要常丘带着项上人头,到黄歧谷来换,只准他一人来。多了,这丫头片子就别想活命!”

“十二时辰后,这臭丫头将毒气攻心而死,可别晚了!否则就到黄泉路找人。你看着办吧:哈哈!”蒙面人耍狠他说。

说着不顾逗妞的挣扎,像抓小鸡似地将逗妞提起,消失在黑夜里。

司马潮策马狂奔,心急如焚。

可是急速往后的情景,任何异动都没逃过他的眼睛。

一片密松林,除非识路,否则想到人口,真不容易。

马奔入松林,速度略减。

“什么人?”松林里回荡着话声,根本无法分辨声音的来源。司马潮头也不抬,拿起腰间令牌,道:“松涛遏云天。”

这句正是进入松风谷的密语。

通过密松林,很快进入松风谷。

勒住缰绳,马一声长嘶。

司马潮跳下马,急步往屋里去。

屋里有三人守着烛台,沉默不语。

屋外的騒动,扰乱了这一份宁静,三人同时抬起头向门口望去。

三人都发现司马潮的脸色不对,不禁异口同声道:“什么事?”

司马潮拉出椅子坐下,双手不停搓着,片刻道:“逗妞被伏神帮抓去,而且身中毒镖,十二时辰后会毒发身亡。”

司马潮大略将事情前后陈述一次。

三人听司马潮一口气说完此事,莫不大骇。

常丘毕竟遇事多,马上镇定说道:“他们的条件是什么?”“对啊!二弟快说!”司马澜催促着。

司马潮整理好辞汇道:“他们要常叔明天午时,到黄歧谷换人,而且不准带人。”

“好!明天午时我准时到黄歧谷。”常丘若无其事的答应。“爹!……”

常洁紧锁双眉似乎还想说什么,却被常丘手势打断。

“明天一早,你们先到金陵城内打探,看看是否有特殊消息,已时末在吉祥客栈会面。”

“我想应该早点到黄歧谷——”常丘思索着做周全的安排。“不错,对于附近的地势应该先有个了解。”司马澜佩服道。常丘微笑点下头,道:“你们守在黄歧谷外接应。”

环视司马澜三人一眼,常丘笃定道:“放心,说什么我定在逗妞毒发前将她救出。”

“爹!您十多年没……”司马澜握往常丘的手。

常丘重拍司马澜背佯嗔道:“傻女婿!信不过我这老丈人啦!”

“再说沈鸣不可能明天就会赶到金陵,别担太多心!”常丘神凝气定。

司马潮感激道:“我相信常叔的能耐!明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20章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三小小闯江湖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