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三小小闯江湖》

第22章

作者:卧龙生

密林,昏暗闷湿。

古笑非领着齐行六人,劈斩藤蔓,向前缓慢推前。七人身上皆悬挂着一个葫芦,里面自然是辟毒酒。“真不是人来的地方!”曾立发出抱怨。

“林子还有多深?”巴定问道。

齐行回道:“莫约还有四分之一路程。”

晋贸道:“古头儿!这酒管用吗!”

“你觉得不舒服吗?”古笑非道。

“没有!”晋贸道。

“这就对啦!这林子的瘴气毒得很。”

和藤蔓奋斗许久,终于到达乌虹潭边。

潭水呈黑色,发出一股令人作恶的怪味,潭边三丈内,长满蚀骨毒草,只要触及皮肤,立即溃烂,今天他们却可全部幸兔此难。

潭水很深,非有上乘轻功是无法跃过。

“怎么过去?”梁云烦恼道。

古笑非看看谷坚,心中知道这事难不倒他,其余五人较麻烦。潭水看不到人身,却能使衣服刹那间腐化。

“谷坚,察察潭中哪带水较浅!”古笑非道。

谷坚惊讶地看古笑非一眼,道:“我——”

“你没问题,尽力而为,别磨蹭了!”古笑非催促道,捡一把碎石交到他手上。

谷坚轻跃而起,飞在潭面,手中碎石不断往潭中掷,依深浅水声自有不同。

齐行五人知谷坚武功在己之上,却不知如此了得。

谷坚飞回潭畔,气略急他说道:“过半处特浅。”

“好,有得玩啦!”古笑非松口气道。

“寻块高的大石。”古笑非趁此时略作休憩。

不久,巴定和梁云搬来一块高五尺的大石。

“够不够?”古笑非问谷坚。

谷坚沉思片刻,道:“够!”

“夹吧!”

古笑非和谷坚运足劲将石搬起,身子凌空而起往潭中去,两人的脚几乎触及潭面,身形十分笨拙。

虽然如此,大家心中明白:双人合力抱重石跃投入潭,若非顶尖人物还不易达到。

“放!”古笑非一声令下,谷坚亦松手。

在水花尚未溅到衣服前,古笑非和谷坚已飞回潭边。

只见两人豆大的汗水如雨下。

刚才的大石在潭中露出一小块平台。

“我想凭你们的本事,在潭中加把劲,过潭应非难事。”古笑非注视每人片刻。“走!”古笑非不再多言,一个掠步已到对岸。

齐行等五人皆在潭中石助益下,依次过潭,谷坚最后一位过潭。

乌虹潭这岸景观和彼岸全然不同。

“全是奇岩怪石,和侯爷叙述得很像!”晋贸道。

“哇!热死人难怪寸草不生!”巴定嚷道。

环顾四周真的是岩石外还是岩石。

“好重的硫磺味。”齐行望着古笑非道。

眼前无路,如天墙般的石壁耸立在前,一半是奇石砌磊而成,另一半光滑如镜,上面龟裂如蛇纹。

这便是——云山。

这时寒风再度大作,令人无法站立。

“大伙伏下身子!”古笑非在风中吼道。

“古头儿!风——风口在此。”

狂飚的寒风中传来齐行缥缈的呼唤声。

古笑非闻声赶爬过去。

“啊!”齐行的惨叫。

古笑非靠近,只见齐行双手紧抓岩缘,身体在狂飚中剧烈振动。

古笑非加劲拉起齐行,保持目力可清晰的距离,审视风口。风口在两种半壁的交会处最下方。

其余五人此时亦爬过来。

“古头儿,要进去吗?”曾立问道。

“还用说,否则为何来此!”晋贸回道。

“可是口太小,我们根本进不去。”巴定道。

古笑非发现浓烟不断,道:“附近定有地火穴!”

“喝些酒我们继续前进!”

七人在棱角锋利的岩间爬行,略大意衣裳就给划破。

岩石一块巨似一块,爬行愈来愈困难,功力较弱的曾立和晋贸已气喘如牛。

约莫过了一时辰。

突然——狂风大作,暑气尽消,代之而起的却是刺骨的寒意。

“噢!什么鬼地方?”曾立骂道。

“曾立挺着点!”粱云道。

“挺个屁!都快成人干了!”巴定吼道。

齐行喝道:“侯爷一句话,我们兄弟死也不能皱下眉头,还没到要你命的时候!”

一个时辰后寒风骤停,暑气再度逼人。

古笑非命大伙再喝辟毒酒。

因为辟毒酒护体,古笑非七人虽!临寒暑交加,倒是全挺住了。

愈来愈酷热、阴寒,奇峻的岩石布满裂纹。

终于——“只有古头儿和谷坚,可以试试。”梁云道。

“风太强劲!根本无法接近。”齐行心有余悸道。

风停——古笑非领着谷坚爬进洞,其余的人守在洞口。

“古头儿小心!”齐行道。

“一个时辰内,无论收获如何一定得出来。”梁云忧心的提醒古笑非。

在黝黑的洞中,古笑非瘦小爬行较易,谷坚速度则慢许多,爬行片刻,突然豁然开朗,光亮异常。

古笑非眼睛顿难适应。

适应后古笑非对洞内的情景大为吃惊。

千丈高处有一顶口;寒风便是从那里进来。

正对顶口下却是极大的火口,风火势力互相激荡,此则正是火胜风。

“好奇怪的地方!”谷坚已出洞,看了不禁呆住。

“看火口这边有一大片奇怪的地形!”巴定道。

“别靠近!”古笑非突然大喊道:“那是一个阵,是一个极为巧妙的阵法,陷进去,出不来就太危险了!”

古笑非虽对阵法颇有研究,但也被这阵难倒了,只好下令各觅一处所暂住,俟其解开阵法,好穿过这个通路。

***

不到五天,逗妞已像麻雀,吵得松风谷不得安宁。

阿奇歪着头欣赏道:“逗妞,你病好了,看来比较漂亮,说不定你以后还是个美人!”

逗妞一点都不领情道:“你管,我漂亮也不想让你看,我也不稀罕做美人!”

阿奇好奇道:“好奇怪!我家的女孩都很听话,很温柔,怎么你这么畸型?”

常来好像发现大新闻,高兴道:“对!对!我们杏花香的姑娘,只有姑娘和姑娘吵架时才凶巴巴,客人来时都好温柔。”

逗妞气得两腮像大馒头,甩着辫子嘟着嘴,轮流指着阿奇和常来鼻子骂:“我是逗妞,不是你们家的女孩,也不是杏花香的姑娘!”

司马潮轻笑着从屋里出来。

“二哥!”逗妞迎上去。

常来和阿奇也迎上去亲热叫:“二哥!”

司马潮拍拍两人的头。

逗妞不依地道:“你是我二哥!我不准你只拍他们的头!”“逗妞,学着像女孩家点,否则长大就没人要!”司马潮故作严肃道。

逗妞不敢相信地道:“二哥怎么帮他们欺负我叶说道“欺负”,突然大声道:“那个人呢?”

在场的人全吓了一跳。

当逗妞第一次醒时,问的就是这句话,大家实在不明白,为什么逗妞老是惦记那人。

“好好的关在柴房!”司马潮狐疑地看着逗妞。

逗妞怒气冲冲要求说:“二哥,你快命人把他带出来,好吗?”司马潮命人把蒙面人捉上来。

常丘和司马澜夫妇闻声也出来。

那人脸上的蒙面中,早已被司马家手下扯掉了。

“邪魔歪道怕人看!”逗妞道。

那人瞪着眼,道:“臭丫头片子还没死,带大爷出来做什么?”逗妞本在气头上,听那人叫她臭丫头,眼珠子转了又转,心中突又有另一番打算。

逗妞突然嘻皮笑脸,拖长声音道:“是啊——,我没死,你的脸就该烂掉!”

说着动手捏捏那人的双颊,然后“啪啪”连打那人十来个耳光,下手极重,那人痛得哼了出来。

逗妞得意道,“这就像我在玩耍一样。”

说着说着还要下手。

司马澜上前阻拦,道:“逗妞,士可杀不可辱!你怎么可以……”

逗妞委曲地“哇”哭了出来。

哽咽道:“就是他骂常叔,还打我耳光,好重,好痛害我流血、吐血。”

大家总算明白为何逗妞这么在乎这人,逗妞真的不曾受过这等委曲。

晚餐后大人全在厅上,三个小孩躲在房里玩。

“阿奇,常来!我病好了!我们别再呆在松风谷。”逗妞紧张他说。

“为什么?在这吃得不错,睡得好,就差没得赌而已,其他的很不坏啊!”常来一脸不解。

阿奇胸有成竹道:“逗妞听到,她大哥要送她回长春岛的消息。”

“是啊!我回去,就不能替姑姑报仇啦!”逗妞不悦地道。

“说的也是!”常来表示明白地点头。

一般的侍卫都是进来难,出去容易。

连夜三个鬼灵精,神不知鬼不觉溜出松风谷。

金陵城到处游人如织。

大街口一个长得獐头鼠目的算命先生,当街拦客人作生意。

布旗上写着三个血红大字——铁口仙。

铁口仙眯着的鼠眼,不时闪出锐利的光芒。

“姑娘请留步!”

迎面而来的村姑,呆呆地看了铁口仙一眼,道:“算命先生,你叫我?”

其实铁口仙大老远就注意这嘴角一直弯弯地村姑,手中提着香烛素菜,忸忸妮妮深怕人瞧见。

“正是,姑娘到庙里许愿吧?”

村姑脸一红不知所措,道:“嗯!”

铁口仙指指桌前的椅子,示意村姑坐下。村姑毫不拒绝乖乖坐下。

“本仙看你,额头红光大现——嗯!颇似红驾星降,姑娘红鸾星动喜事临门了!”铁口仙掐掐指摇头晃脑道来。

村姑羞得低头道:“日前,日前在村里的……”

铁口仙接口道:“本仙早算出来,姑娘和村里的青年互相中意,却不便启口,所以今日特别进城上香许愿?”

“不过……”

“不过什么?”村姑顾不得害羞紧张问。

铁口仙若有所思沉默不语。

村姑连忙从袖中取出银子,放在铁口仙手上,道:“请大仙指点迷津!小女子感激不尽。”

铁口仙眯着眼睛瞧瞧手中银子,道:“本仙正帮你算着,别急!”

一面说拉起村姑的手,看看她的掌纹,道:“姑娘从这方面来,本仙老觉不对,现在一看果然有问题……”

沉吟一会接着说:“姑娘乃庄稼人?”

村姑忙点点头。

“姑娘命中以东方主喜,现在却向南,南向不利!不利!”铁口仙忧心道。

“这可怎么才好?”

“别急!别急!待本仙为你化解这段恶气。”

村姑亲切地盯着铁口仙。

铁口仙慢慢从怀中取出一铜铃,骤响数声,嘎然而止,道:“将篮盖掀开!”

村姑将篮盖掀开,铁口仙将铜铃放入篮中,道:“盖上,没事了!等一下往东走就没事。”

村姑再三道谢,又拿些银子给铁口仙。

铁口仙笑笑道:“依本仙断言,数日之内,定有媒婆上门提亲。”

“哇!这铁口仙到底是算命的,还是消灾解运的道士?”常来忍不住叫出来。

阿奇、常来、逗妞已在旁边看了好久。

“常来,那村姑那样真的可以嫁人啦?”逗妞在长春岛不曾见过这把戏,倒十分好奇。

“谁知道,算命这事真真假假,谁敢说!不过我觉得这铁口仙像唬人的——”常来摇头道。

“常来,你身上有好多钱,我也去算算?”逗妞天真想试试。“逗妞,你少没见识,那一看就知道骗人,你还试?要试我可以帮你算!”常来取笑逗妞。

逗妞被笑也不以为意,拉着阿奇的手,道:“阿奇,你给我钱好吗?我们来玩——”

“你们慢慢玩,我去想办法弄些银子来花。”常来两眼盯着来往人群的荷包,手痒痒的。

阿奇嘻嘻笑道:“常来别急!我有办法赚钱!”

常来不相信道:“阿奇你什么时候学会的?”

阿奇不悦道:“谁学会,要去摆测字摊——”

逗妞拍手道:“好!我们把那边的生意抢过来。”

“逗妞有的玩,你人就变笨!”

常来突然冒出这句,接着道:“你?测字摊,阿奇有没有搞错?”

阿奇白眼道:“本仙人自有妙计,你们听我的……”

阿奇叽哩咕噜告诉逗妞。常来一大堆方法,三个小孩笑得直不起腰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22章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三小小闯江湖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