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三小小闯江湖》

第23章

作者:卧龙生

阿奇和常来跟进来。

阿奇追上逗妞,道:“逗妞,走慢点嘛!”

常来如局外人笑道:“阿奇!我看见那个村姑解围后,朝你笑得好甜!”

“啊!你们看见了?”

常来笑眯眯的点头不语。

阿奇清清喉咙,“老天爷帮本公子!让我事事顺心,我也没办法!”

“对!常来刚才也看到一位自衣仙姑,从天上下凡来救你。”逗妞赌气,脸别过去,故意不看阿奇,而对常来说。

阿奇一头雾水道:“你胡说什么?”

常来做个鬼脸,指指逗姐道,“逗妞就是下凡的白衣仙姑。”“我看她是铁扇公主投胎的,好烈的性子!”阿奇一时也没搞懂到底是怎么一回事,迷糊他说。

“你是猪八戒转世!色迷迷的!”逗妞气得提腿就往阿奇腿上踢。

阿奇嘻嘻笑,灵活一跃,退开数步。

“哈!有趣!”常来在一旁喝彩。

阿奇和逗妞同时转向常来,齐声道:“常来,你是何居心?”常来大惊小怪道,“这么快,又一个鼻孔出气啦?”

阿奇推推常来道:“别闹了,到底是怎么一回事,说清楚!”“谁跟你闹,笨公子,找那位村姑是逗妞的主意。”常来好委屈。

阿奇一时下不了台,好一会儿无话。

“逗妞,你真行!你怎么找到那位村姑的?”阿奇陪着笑脸,哄着逗妞。

逗妞也觉得闹得没意思,和气道:“不同一个人啦!”

“噗嗤”一声,“哈哈哈!”三个小孩笑成一堆。

阿奇笑喘着道:“逗妞真天才,你害得那铁口仙——。”

常来在旁模仿铁口仙出丑的模样。

“有这么好笑吗?”一个从牙缝里迸出的声音。

蓦地——一团庞然大物,由门口射入,快速无比,直向阿奇和常来冲近。

三个小孩没有丝毫警戒,等惊觉为时已晚。

只见庞然大物,朝阿奇和常来胸口狠命一击。

阿奇和常来同时惨呼,身子向后直飞,撞上墙方跌落下来。震得破庙摇摇慾塌。

阿奇和常来内力颇强,虽赖真气护体,未深伤内脏,但一时也行气大乱。

阿奇和常来顾不得来者何人,目的为何,连忙盘腿而坐,定神调起气来。

当庞然大物同时攻向阿奇和常来,被两人的内力反震,定下身时,脚步一阵踉跄。

逗妞见到庞然大物欺近阿奇和常来,不顾一切便向前阻挡。虽然阻挡不及,这时却站在阿奇和常来身前。

庞然大物飞定下来,受震鼓起的衣服已恢复原状,逗妞望!去——一对鼠目。

“啊:铁口仙。”逗妞一声惊呼。

逗妞的惊呼,使阿奇和常来分神。

阿奇眉头一皱,身子微晃连忙坐定。

常来捧住胸口,嘴角渗出一点血丝。

铁口仙,本横行于皖中山区,三胞兄弟号称铁口仙三仙,皆以算命先生装扮,手持布旗,行走于江湖。

兄弟三人面貌极为酷似,外人不易辨认,三人依次名为大口、二口、三口。

今日遇上的铁口仙是铁大口。

铁口三仙一直是伏神帮的香主,近日接到来自总坛命令,到金陵相助金陵分舵除去神机宫的人。

兄弟三人约定今夜在破庙会合。

铁大口先到,听到逗妞、阿奇、常来一席话,忍不下白天当街受辱的气,所以才现身相伤。

“死丫头,老子先宰了你,再收拾那两个小子。”

逗妞站着动都不动。

“怕啦:”

逗妞四周扫了一眼,确定并无其他人。

逗妞作轻松状,心里迅速盘算着:他只有一个人,缠住他应该没问题才对。

“你不动,老子也不会饶你——”

“咻咻咻!”

铁大口手上的布旗飞了起来,在空中直打转,朝逗妞攻击过来。

逗妞怕闪身,布旗会伤到身后的阿奇和常来。

于是不假思索,剑上运集六成功力,举剑接下布旗的攻势。布旗在逗妞剑势阻止下,在空中片刻打转不进。

刹那,布旗如变魔术似的旋回铁大口手中、“好胆识!”铁大口不禁赞道。

“小意思!你也不差啊!耍大旗耍得满像一回事。”逗妞存心抬杠。

“耍?娃儿,别人使剑、使刀,老子的利器就是手上的布旗。”铁大口语气十分不悦。

铁大口乍见逗妞接布旗的力道颇为吃惊。

他心中暗惊:这三个娃儿有来头,不可低估。

他心中非常不舒坦,更怕时间拖久阿奇和常来元大碍,以一敌三局势并不乐观,所以——他嘲弄道:“死丫头,让你尝尝布旗的滋味。”

话才说定,铁大口就挥起布旗对逗妞展开猛攻。

逗妞没料到,铁大口竟不肯多言,说打就打,只觉布旗挟着雷霆之力扫来。

逗妞“唰”一声剑出鞘,以“神机剑法”中一招“回龙插腰”相迎。

旗剑交会“笃”一声,竟迸青光。

铁大口攻势转急,逗妞亦不敢大意,娇叱一声,连连使出“神机剑法”回攻闪躲。

铁大口和逗妞两人均未伤及对方,但均被对方攻势逼得肌肤泛寒。”

铁大口虽功力精湛勇猛,逗妞更应在其之上,只因逗妞分神关照常来和阿奇,使得逗妞显得招架乏力。

阿奇和常来听见逗妞和铁大口动手,只觉身边风声大作,不牢固的庙顶震动有声,心中频添焦虑。

正当酣斗之际,由远至近传来奔马的蹄声,声音至破庙口止。

下马的正是铁二口、铁三口。

“庙内有人打斗的声音!”铁二口道。

这时庙里传出铁大口的暴喝声。

“是大口!快:我们进去瞧瞧。”铁三口说着,就提气逞自往破庙内行去。

破庙内“呼”声震耳慾聋,逗妞和铁大口皆未察觉有人逼进庙内。

此刻逗妞与铁大口已交手数十回,逗妞已较先前沉着,渐占上风。

逗妞见阿奇和常来兀自运功调息,于是玩心大起,伶俐的使着“神机剑法”,故意将“白衣剑法”夹杂其中。

逗妞剑势奇快奇慢,快如闪电刺向铁大口,千钧一发之际,铁大口挥起布旗挡躲。

出乎意外,铁大口竟挡空,重心略现不稳,逗妞剑势变缓慢在铁大口身侧游移。

铁大口站稳双脚,使布旗招架身侧逗妞的攻击,但却被强大的剑气笼罩,反而显得捉襟见时。

“哈!哈!哈”破庙中忽然传起一阵内劲十足的狂笑声。

破庙内,四人皆觉耳鼓震得难受。

“大口,你怎么越活越回去,老头子一个还制不住这rǔ臭未干的丫头。”

铁大口神色现喜,冷哼一声,收住攻势,双脚一顿,猛跃退至门边。

说话中,只见两条人影疾疾闪入破庙,三人立成一排。

逗妞收住剑势,将剑还入剑鞘。

“咦!”逗妞原本娇笑的面庞,顿成一片茫然。

经过一阵运功调息,阿奇和常来真气已渐导回经脉。

在这混乱当儿,阿奇和常来分别舒口气站起来,走近逗妞身边。

顺着逗妞的眼神望去,庙门口站着三个身材瘦小,一脸鼠相,同模子制出的算命先生。

十二目互望不语片刻。

“逗妞,你说鲜不鲜?我们的铁同行,竟然有三个?”阿奇对逗妞说,实际上却是问铁口三仙。

“兔息子,谁和你同行?我们是三胞兄弟,江湖人称铁口三仙。”开口说话的是铁二口。

“今天老子要教训教训你们这群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。”铁大口插口道。

常来不服道:“铁口仙,作生意凭本事,生意抢不过我们,怎么可以恼羞成怒!”

逗妞也撇撇嘴道:“阿奇本事比你好,你自己技不如人,凭什么教训人!”

铁大口气得太阳穴高涨,跨前一步咬牙道:“他妈的,你们使诈蒙人,还要嘴皮!”

阿奇拉长脸不屑道:“原来早上的铁口仙就是你,我们蒙人也是学来的,耍嘴皮子的功力嘛!彼此!彼此!”

铁二口和铁三口本不知铁大口为何和这三个小孩动手,听这番对话,心知大口吃了这三小孩的亏。

铁三口极厌恶道:“找死!小小年纪,这等无礼!”

说话声中,三人同时右臂疾扬,三人手中布旗跟着斜打直刺,劲风过处“呼呼”作响。

逗妞,阿奇和常未知道三人功力不弱,不愿硬拚,更想多玩玩,三人身子一转一扭,顺着“呼呼”的劲风边缘,猛旋猛避。

三个顽童翻腾跃滚,只守不攻,在其中自得其乐。

铁口三仙见一时伤不到这三孩童,铁大口面罩寒霜冷冷叱道:“找死!老子看你们还怎么玩!”

“渡魂幻阵”铁大口喝道。

铁口三仙点足跃起,分别在三角落下,将逗妞、阿奇和常来围在中间。

三人小圈开始旋转,阿奇、常来和逗妞不明究理而失先机,只觉一时眼花,人影飞旋,分不出有几人在转。

不停的旋转,弄得三个小孩眼花缭乱,转圈的人似乎越来越多:“叮!叮!叮!”清脆的铃声缓缓奏起。

三个小孩只觉身体无比舒畅,整个人轻飘飘就要飞起,脑中开始出现亲人影子。

阿奇、常来、逗妞心里大骇,才想收住驰骋的思绪,耳边的铃声突然尖锐转急。

“当!当!当”一声急似一声。

逗妞觉得心绪烦乱,心口满涨真气无处泄。

阿奇、常来先前导回的真气,又开始作怪,在胸膛中乱窜,阿奇和常来捧住胸口,身体摇摇慾坠。

破庙中突然响起低沉的声音,道:“铁口三仙功夫不过尔尔,对付三个娃儿竟用这种阵法。”

一个青衫儒雅的中年人,手摇新扇缓缓在佛前落定。

此人正是云中龙,开口道:“娃儿!快坐定凝神运功抵抗铃声。”

三个小孩就地盘腿而坐,依云中龙指示作。

铃声更急。

云中龙碎然斜施,单脚直扫,口中道:“伏神帮走狗,做事都不光明!”

铁口三仙急忙避腿,身形转慢。

云中龙掠到铁口三仙身侧,顺手推出数掌,铁口三仙心口一紧,铃声嘎然而止。

铃声既止,逗妞觉得所有纷扰顿除,舒口气豁然站了起来。

阿奇和常来胸口真气的翻腾略减,嘴角渗血渐止。

阿奇和常来满心怒火,定不下神疗伤,于是身子一动,想起身帮助逗妞。

这一动,二人慾念被云中龙识破,喝道:“不可妄动,小心走岔了真气。”

常来听是云中龙声音,不敢妄动,扬声道:“妈的,逗妞帮少爷我好好修理那三只臭老鼠!”

“替本公子砍了那三个狗奴才!”阿奇也恨恨吼道。

二人说完,似乎发泄了心中的怒火,于是闭口静静地调息。

逗妞应声:“没问题,看我的——”

逗妞毫不怠慢,飞身而起,加入铁口三仙和云中龙的混战中。

白光闪过,逗妞手中剑又出鞘。

一道银光向铁大口刺射而来,铁大口举起布旗招架,不可思议,剑竹交锋,铁大口震得虎口慾裂,布旗竟拿不稳,脱手飞出。

铁大口情急慾接住布旗,逗妞见铁大口腹部大空,有机可乘,抬起右腿,朝铁大口腹部攻下。

铁大口惊觉已来不及,腹上结实地挨了一腿,闷哼一声,捧腹连退十步。

逗妞喜道:“阿奇我已要回一脚了!”

另一边云中龙和铁二口、铁三口之战,只见人影纷飞间,闷哼不断。

铁二口、三口虽持布旗却占不到便宜,云中龙身形不定,掌掌出手皆落空。

云中龙掌风一出如狂飚大作,逼得铁二口、铁三口跟跄直退。

逗妞娇呼:“往哪里逃!”

逗妞飞至门前,长剑快速攻下,铁二口、铁三口分神兼顾身后的逗妞,快招架不住。

铁大口见兄弟情势危急,抡起布旗往常来天庭盖劈打下去。

云中龙见势,斜射出去,怒叱:“小人躺下!”

铁大口发出惨号,跪倒在地。

“大口!”铁二口、铁三口见铁大口当场被刺,大惊齐呼,更丝毫不敢大意。

铁二口、铁三口希望趁势逼退逗妞,好向庙外逃去。

逗妞不慌不忙一剑挡开,铁二口、铁三口齐下的攻势,使出“白衣剑法”抢攻。

逗妞如舞鹤缓沉的剑法,使得铁二口、铁三口冷汗直流,大气连喘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23章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三小小闯江湖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