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三小小闯江湖》

第24章

作者:卧龙生

这日,常来到云中龙处。他乃应云中龙之邀而来。

云中龙虽与他在年纪上有截差距,但常来对他总有着一丝亲昵之情。这是云中龙所不能明白的。

桌上摆了侦肉、鸡肉片、凉拦笋丝、紫菜汤。

两人边吃边喝无所不谈,上至天文、下达地理,南至南海,北至大漠,珍禽奇兽、古玩珍奇。常来被那些奇闻异事迷住了。

他暗中发誓,有一天他要走遍五湖四海。

云中龙忽然叹了口气,道:“小兄弟,只怕这好日子,也不长久了呢:”

常来惊叹道:“为什么?”

云中龙道:“你知道北地胡人觊觎中原富庶,早已蠢蠢慾动呢:”

常来道:“朝廷不是派有兵马驻守吗?”

云中龙道:“但我朝百姓习文弃武,积弱已久……唉!

……”他叹了口气。

常来吃了一口菜,道:“怕什么,他们敢来,就像吃菜般,一夹就是一个,通通给杀了了事。”

他边吃边说,同时将手中筷子上下一张一束,做了个夹子状。

云中龙又道:“外患虽可虑,但内忧更可怕!”

“喔!……”

“前些日子,他们就曾在京里行刺抚宁候……。”“抚宁侯?是阿奇他爹呀!”

“嗯!是个忠贞的侯爷。”

“得手了吗?”

“没有,但从看到他们脸的人传来消息,他们已潜伏到金陵。也就是他们已有人在中原卧底了。”

“谁?”

“你看过的,就是日前在街上昂首骑马的那个人。”

“嗯!就是那个笨蛋呀!一副纫绔子弟的样。”

“那官府为何不抓他呢?”

“目前朝廷兵弱,不宜轻举妄动惹祸端,再则证据也不足!”“那就任凭他们啦?”

“那可不见得!”

“大叔有何打算呢?”

“我打算先将那个系玉佩的腰囊盗来,给他们一个下马威。”“大叔这主意不错,我自愿前往盗取,你看如何?”

“这……你行吗?”

“我是有一些小伎俩,应用在这事上,是绰绰有余的!”

“好吧!”

口气一顿,云中龙又道:“那玉佩刻有一方麒麟,极易辨认,但那人老系在身上日夜不离,你如何下手呢?”

“睡觉时呢?”

“大概会解下来吧!”

“这就行了!”

“小兄弟,有把握,肯试试,那最好不过了,也让他瞧瞧中原并非没有能人。”

最后这句话一捧,激起了常来的一番逞强好胜之心。

经过一番计议,常来来到悦来客栈投宿的时候,太阳已经西沉了。

一身衣着鲜亮的常来,一走到客栈门口,掌柜的已经迎在门口。

“客官是一位,还是约了朋友?”掌柜的打量了他一眼。

“一个人,可有清静的上房,最好是有窗的。”

“有!有!正好有一间有窗的,清静极了!”掌柜的一连串回答,并命小二带着常来去看。

“大掌柜,哪问上房啊!”小二问。

“别磨蹭了!那间房清静得很,你还不快去,等什么?快去!别让客官等候。”

掌柜的截断了小二的话题。

小二把常来带到那间房去,常来在房内左看右看,觉得这房间有点阴森之感,但确很清静,感到满意。

小二悄悄告诉他:“最好另换一问,因为这一间常常闹鬼,十分生猛,还是不住这一间的好。”

“谢谢你,我想不碍事的,我与他无怨无仇,量不会害我。

我就住这一间了。”常来顺手塞给他一些银子,给他小费。

小二接过银子,高兴的笑开了嘴。

上灯了。

刹那间,灯火通明。

不愧是金陵的大客栈,单看那飞檐雕栋,又有哪几户大户人家能相比?这时候,来了几个佩剑的人,他们人方近门口就大声说:“掌柜的,给我们三间上房。”

“客官,上房已给租光了,只有两问……”掌柜的搓着手回答。

但他话未完,已经被几个人喝断了。

一人道:“放屁!还不快带我去看看。”

蛮不讲理的!常来心想,果然猜中了!住城里最好的客栈。

“客官,实在是……”

“放屁!你不想活了,你敢得罪我家少主,简直活得不耐烦了。”

“什么人租了,叫他搬!”

“对了,叫他搬!”

三个人都是一般蛮横,掌柜真的为难极了。

行有行规,任何客人都有权租住他们客栈的房间,只要客人付得起房租,就有权住。

同时,那些客人都已经付清了房租,他怎么可以教人搬走?但三人又像凶神恶煞一般地盯着他,令他实在不敢说不。

他只好对房客一个一个的道歉,软言相求客人换房居住。

“掌柜的,我本来图个舒服,才租间大的,既然你们有困难,我就和你换一换,住哪间都一样,住那间小的吧:请你带我到小的房间吧!”

常来倒也爽快,一口气就答应了换房间,掌柜的是千恩万谢了。

但是,另外一间大房的客人却不肯搬走。

他说:“掌柜的,这是你们做生意的规矩吗?我们是没有付你房钱,还是白吃白喝?我不搬,你给我十倍房钱我也不搬!”

说完话,“砰!”一声关上了门,把掌柜的挡在门外。

掌柜的没法,只好转向三人请求,但三人却冷面无情,不肯通融,放下定银,立刻转身就走。

临走还说他们少主很快就来了,要命的话,叫掌柜的要赶快备好地方。

掌柜的地方还没弄好……那被称为少主的一行人,已翩然来到!

“让开!”

又是刚才那几个人,族拥着一人和一个书僮前来。

嗄!

好一个锦衣华服的贵公子,他手摇折扇,风度翩翩,倒是十分潇洒。

这个锦衣华服贵公子,年纪看来很轻,约莫二十五、六岁,眼神中流露出一股桀傲不驯之色。

“掌柜的,地方搬好了?”家丁开口问道。

“只有一间大房,一间小房。大房是刚才那位小客官让出来的,老总你刚才也看到。”

“废话!”家丁一大声叱责。

“把五十两送与让的客人!”贵公子的出手真阔绰,掌柜的听得一呆,但家丁已应声而去,捧了五十两银子去叩常来的门。

“我只一个人,让大房给你们是应该的,银子我不敢收。”常来婉拒。

这放长线就是想钓大鱼,古今皆同。

人心都是一样的,不论老少。

“叫他收下,我不要欠人家的情。”贵公子说。

“你叫什么名字?”

常来内心一嘀咕,随口讲了个名字:“阿福!”

“阿福!拿去!”那人说完,家丁就将银子硬塞在常来手上。

不知怎地,常来为他的气派所慑,听了他的话,不再坚持。

至于何以如此,连他自己也不明白,暗暗称奇,甚至暗暗恨自己没出息。

但是,不管怎样,他收下了人家那五十两是事实。

嘿嘿:白花花的银子,谁不动心。

贵公子对随行的一个人低说了两句,便走进阿福所让出的那间大房,片刻之后,只留下他与一个书僮模样的大孩子在房内,其他的人都退了出去。

曾和贵公子耳语的那个人向几个家丁一挥手,说:“把他挤出去!”

一个戴瓜皮小帽,生相相当滑稽的汉子,向身边的点点头,道:“老七,我们去挤他出来!”

“嗯!走。”老七答允了,并且走在前面。

“喂!喂!开门,开门!”老七敲门,大叫大嚷,称呼也没一句,全无半点礼貌。

房中无声无息,全无反应。

老七的脸色十分难看,再敲了第二次,一样没有反应,他一气之下,用足尖去踢门了。

突然,门却开了。

他一脚踢不到门上,失去了平衡,不由自主的踏出一步,身子也向前冲了出去,就在这一刹那间——房内猛的泼出一团垃圾,泼到老七头上、身上,泼得他一身一脸的灰。

更惨的是那些垃圾是人家用内力泼出去的,垃圾也有劲道,沙呀!泥呀!纸屑木碎,掺杂了小石子,一齐打到老七脸上,刺进老七脸里,痛得他失声惨叫,掩面急退,房门也在此时给“砰!”的一声掩上了。

老七受伤了,鲜血由指缝中渗出,吓了同伴一大跳。

“你是怎么搞的,快放开手,让我看看伤得怎么样!”同伴要扳开老七双手,老七反抗无效,脸上露出真象,伤了十多处有余,怪不得他叫得那么凄厉。

老七给扶到一边治疗了,另两个汉子却怒气冲冲的再去敲门。

“你们到底要怎样,不妨说出来!”房门开处,走出一个四旬左右的彪形大汉,神威凛凛的站在门口,不怀善意的注视对方。

“我要你这房间,你听到没?”

“你们凭什么?”

“我们公子爷喜欢,还不够吗?”

“可是我不想让!”

“那可由不得你!”

“少废话,挤他出去就是。”

“是,我去!”一家丁正慾举步上前。

“咦,你不是河北石家庄的二庄主石二爷?”

“不错,我正是石志斌。你是哪一位?请恕我眼拙,想不起来了!”

“二爷贵人善忘,记不得我了,我三年前曾到石家庄拜访过令兄,所以认得你。”

“那好极了,让告诉你少爷,说我对这间房很喜欢,不想换,也不换。”

“二爷,你……”

“怎么?你以为我会怕他?非要听他的话不可?须知我石志斌也不是一个惯于受人胁的人。”

石志斌不客气的话,激得对方大起反感,立即有人上前喝道:“管他石志斌,泥志斌或木志斌的,都拉他出来教训一顿,挤他出去!”

“好呀!谁有种谁就过来!”石志斌挺胸作势,以待来人。“好,我来领教领教石家的高招,我就不信邪。”

一个又矮又瘦的年青小伙子走向石志斌,大模大样的走着,大摆手,大踏步,有点滑稽!

石志斌以为人家存心小看他,大力震怒,朝着对方迎面就是一拳,看他出手与面色,就知他存心要让对方好看,怎知一拳打出,突然失了对方踪影,白打了一拳,怔忡间,对方已在他背后冷笑了。

“嗯!姓石的,我在这里,你转过身子就看到我了!”矮子说。

“你找死!”石志斌头也不回,反手就打出一拳,同时旋身,再补上一拳,连环双拳,用得十分高明,确有几下手势,大有看头,但他却两招都落空。这一来,石志斌心头震动,不敢轻视对方了。

矮子再闪过第二招,又笑嘻嘻他说话了。

“石二爷,您大爷有大量,何必如此小气!不怕损您二爷名声?”

石志斌的石家拳,得自祖传,在石家庄中,已稳坐第二把交椅,仅次于二叔一人,比大哥还胜、比三弟与四妹更胜,江湖上也亮得出万儿。想不到对付这个矮人竟然连走空招,出丑人前。

一时又气又急,脸热气逆,无论如何咽不下这口气。

把心一横,猝然攘臂高举,在空中一晃,倏的化掌拍下,掌风凛然,十分吓人!矮人见状,倒是不敢大意,一闪身向旁疾闪,但他却大过注重了石志斌这一招,疏忽了石志斌的左手,这时正配合右手攻势,轻飘飘的打出一拳,阴柔飘忽,难分虚实,矮人斜退,正好迎上了石志斌的左拳。

这下被打得抛了起来,直像断了线的风筝般,直飞上去,跌出数丈之外,当堂晕了过去。

“好呀!姓石的,这回是你自己找死的!”矮人的同伴威胁恫吓石志斌。

石志斌胜了一仗,脸有悦色,也洋洋得意的说道:“你们都上吧!都上呀:怎么不上?”嘿嘿!得理不饶人。

石志斌嚷叫声中已经发出了招式,抢攻对方要害。

拳出有劲,掌发有风,确是高手章法。

对方也十分了得,闪左闪右,退后趋前,连避五招,然后还了一次平拳,出手甚为平凡,全无精彩可言。

石志斌看得一怔,他万料不到对方会使出这样平庸的招式。

可是,说时迟,那时快,就在石志斌一怔那一刹问,对方已经变招,由平拳变为反插,使出“倒拨琵琶”一式,又快又勤,石志斌才见影子,招式已到,急忙挥拳迎击,硬接来招。极大震荡,似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24章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三小小闯江湖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