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三小小闯江湖》

第26章

作者:卧龙生

天才破晓时分。

大庙口,小贩正忙着生火摆摊,准备作生意。

庙门前的盘龙柱下,围着一堆人,聚精会神地玩骰子比大小。

阴沉不悦的声音道:“你们为什么要哄我?以为我老啦!还是怕我输不起?”

说话的是一位鬓发斑白,一脸天真表情的老者。

粗布衣袖子卷得好高,一副全神贯注的模样,这就是附近人口中的“赌老爹。”

“你几点?”

“我八点!”

“我几点?”

“五点!”

赌老爹正言厉色道:“不要以为我糊涂啦?五点怎么会比八点大?”

赌客小声道:“是啊!赌小所以我输啦!”

旁边的人议论道:“没错!”

“赌老爹,五点小赢啦!”

赌老爷冒火道:“要赌就得童叟无欺,刚才我明明说赌大,怎么会变成赌小?”

“啊!”围赌的一头雾水。

赌客一乐生怕他想起自己错误,连忙道:“对!对!我赢!我赢!”

赌老爹听这话高高兴兴地贴上二两银子给赌客,道:“对嘛!我不怕输!我很有风度唉!”

赌老爹嗜赌如命,偏又糊涂成性,记忆力不好,加上固执,输赢全凭一己喜好,他最喜欢人家称他为“赌老爹”。

附近的人都喜欢和赌老爹玩骰于。

规矩全凭赌老爹决定,赌客只管下注和掷骰子。

大家和“赌老爹”赌全看“赌老爹”脾气,往往可以占到许多便宜,而且他从不反悔。

“赌老爹!早啊!生意兴隆啊!今天早点照例是吧?”对面的豆浆小贩扬声道。

赌老爹抬起头,一脸诚挚元邪的笑容道:“小成啊!照旧。来!来!先来玩一把,讨个好彩头。”

说完又把头埋在人堆里。

逗妞、阿奇、常来正在豆浆铺用餐。

“阿奇、逗妞你们慢慢吃,我先去玩一把!”常来粗鲁地抹抹嘴,迫不及待的冲出豆浆铺,往庙口去。

“常来!你只喝豆浆够啦?”逗妞提高声音喊道。

常来嘻嘻笑,比个掷骰子的手势,道:“吃啦!这个比较过瘾。”

常来才往人堆里靠近,听到一声吆喝道:“滚开!滚到一边去!老子先试试手气。”

只见一高一矮两人,把人堆排开。

“高仔,我先来!”

“他妈的!老子连赌也得让你这矮仔!”高仔不太高兴的口气。

高仔口中说着,却已让开身由矮仔先来。

矮仔傻笑从怀里拿出一条珍珠项链,道:“我拿这个下注!”赌老爹眯起眼睛,兴致勃勃道:“可以!可以!算一百两银子怎样?”

“哇!”四周人不禁惊呼。

逗妞和阿奇草率的吃完早点,也跑过来凑热闹。

常来实在看不出珍珠的价值,拉拉逗妞辫子道:“逗妞!你看那珍珠真的值那么多钱?”

逗妞看阿奇一眼,摇摇头道:“赌老爹吃亏了,那串珍珠只勉强算中品,哪里值得这么多钱!”

阿奇眼中闪着同意的眼神,赞佩道:“好眼力!”

逗妞得意道:“东海长春岛别的不敢说,就是珍珠多,而且少不了极品货。”

阿奇爱怜地瞧逗妞一眼,顺口取笑道:“还有野丫头也是一级野!”

逗妞娇嗔道:“我野干你屁事!”

“哇!好粗鲁!”阿奇故意大惊小怪道。

“够啦!别再打情骂俏,好戏要开锣了!”常来在一旁揉揉鼻子道。

阿奇作势要捶常来,心里却乐得笑骂道:“狗嘴吐不出象牙!”

矮仔内心满意得很,道:“赌老爹,说多少就多少,我绝无二话:”

赌老爹被矮仔哄得很乐。

矮仔手中摇着骰子,道:“赌什么?”

“赌比小。”

“七点!”,“七点!”

赌老爹既高兴又迷糊道:“算谁赢?”

“当然是我赢!”矮仔紧张地强辩道。

赌老爹似乎还没想通,思索道:“哦!你赢?”

赌老爹忽然眼睛一亮,满意拍手道:“对!你赢!”

说着赌老爹拿出一百两银票交到矮仔手中。

“赌老爹!”旁观的人瞪大双眼,觉得赌老爹迷糊得太不可思议。

“再来!再来!”赌老爹不管别人反应,仍然兴致未减。“该我!该我!”高仔急急叫道。

“下注!”

“十两黄金。”高仔把身上所有的赌本拿出来。

“赌比大怎样?”

高仔瞧瞧赌老爹热切的眼光,学着矮仔的口吻道:“全凭赌老爹作主,绝无二话。”

赌老爹高兴得哈哈笑。

“我看这赌痴,八成赌疯了!”常来替那一百两银子心疼到现在。

逗妞觉得烦透了,道,“常来,你是不是在杏花香住太久。怎么比女人还唠叨!”

人群中“唉!”一声,既叹息又羡慕。

“我赢了!”高仔道。

高仔已将自己赌本收入怀中,伸手向赌老爹索取十两黄金。赌老爹脸拉得比马长,不高兴道:“我还没开口,你就说你赢,谁告诉你的?”

高仔耍狠道:“输得起再来玩!大爷十点还比你三点小不成!”

赌老爹脸色大变,道:“谁输不起?三粒骰子三点已经最小,怎么是你赢?”

高仔心中大急结巴道:“你说比……”

“我说比小,你没异议啊!”

赌老爹眼神极坦然,没有一丝坑人的意味。

这下开始有人窃笑,高仔火冒三丈。

“你敢耍老子!”高仔咬着牙一个字一个字吐出。

高仔暴喝一声,随手拿起白磁碗,往赌老爹头上砸,突然飞来一朵姑娘的鬓花。

鬓花打中高仔的手背,痛得他缩回手,白磁碗由手中落下。一条人影倏忽跃过高仔头顶,无声无息地落下,白磁碗好端端躺在她手中。

这少女穿着一身绿,年龄不过十四、五岁,未开口说话,就先看到好大的两颗门牙。

少女面色青红望着高仔,火葯味十足道:“刚才的活,有种再说一次!”

发鬓花的姑娘,看来略长绿衣少女十一、二岁,穿着一身蓝慢慢走进,道:“发什么愣!没听到惜惜的话吗?”

人群中一阵嘈嘈低语,有人说:这两人讨好不了,因为赌老爹的霸王女儿来了,也有人说:这个霸王女儿这次稳吃亏,因为这两个人是有名的恶煞。

两位姑娘在赌老爹四千金中,排行三、四。

赌老爹姓毕名书,他四个女儿依次是毕真真、毕爱爱、毕怜怜、毕惜惜。

赌老爹武功一窍不通,可是四个女儿的身手,却不可等闲视之。

赌老爹如获救兵般叫道:“怜怜、惜惜,这小子赖十两黄金的赌债不给。

惜借的火葯味仍不减道:“没听到我爹的话吗?还不快把赌债给清了!”

常来混在人群里,摇头叹道:“这”厂头好凶哦!”

逗妞得意道:“我温柔多了吧!”

阿奇插嘴道:“我看是半斤八两!”

逗妞狠狠瞪了阿奇一眼,道:“你——,你不损我就不舒服是不是?”

阿奇也不答,只是皱着鼻子,伸舌作鬼脸、高仔咽不下这白气,道:“臭丫头:说话怎么黑白不分,明明是你爹耍赖!”

惜惜一步一步逼近高仔,道:“我爹说黑,谁还敢说白?”高仔气得暴青筋道:“你爹混蛋!矮仔可以作证!矮仔你说呀!”

怜怜喝道:“你说谁混蛋?”

矮仔道:“令尊真的——真的——”

惜惜转向矮仔冷声道:“你再罗嗦,姑娘先拿你来热热身!”“哇!这绿丫头好‘恰’哦!”常来一副不敢领教的模样。高仔冷笑道:“怎么?想打架!”

惜惜道:“打架?姑娘可不怕!”

矮仔被黄毛丫头威胁,脸上拄不住,骂道:“妈的!不知死后的丫头!爱争,出风头,小心姑娘家鼻青脸肿可不好看!”

怜怜道:“怎么,你也想插一脚?”

高仔道:“不错,我们两个足够啦!你们有多少人通通上吧!”

怜怜道:“就我和我妹妹。”

矮仔不屑道:“凭你们两个黄毛丫头,也想成气候!”

惜惜把头一抬,故意斜低着视线道:“一寸钉,不让你脸歪嘴斜,姑娘就算白打了!”

高仔怒道:“很好!矮仔,这丫头快爬到你头上啦!给她点颜色瞧瞧:”

矮仔道:“大爷我倒想看看谁自量力!”

真干脆,也不打招呼,双方说打就打起来。

高仔和矮仔,右腕疾伸,手握成拳,攻怜怜、惜惜的小腹。虽说使拳力道尚不足,但要点倒拿捏得恰到好处。

怜怜、惜惜双臂急挥,护住全身,不退倒反采攻势。

怜怜、惜惜反守为攻,举腿直向高仔和矮仔拦腰扫去,双掌一翻,道:“看掌!”

双掌直逼高仔和矮仔胸口。

本来高仔和矮仔两个男人联手对付两个姑娘,已觉大夫光彩,下意识里有些顾忌。

没料到怜怜、惜借乘隙而入,硬是让高仔和矮仔失了先机,连忙闪避。

身子急旋,高仔和矮仔手中多了一把弯刀。

“怎么?认真啦!”

惜惜说完,伸手往发上一探。

怜怜和借惜手中亦握着发簪。

“唉啊:这才叫姑娘,逗妞你看,连武器都相称呢!”常来在人群里怪叫。

阿奇笑道:“常来你哪根筋不对?”

“高仔!别跟她们客气!”

矮仔的声音方自齿缝迸出,身形突然斜施,弯刀泛阴森的寒气,直攻险处。

情势一变,双方出手狠辣多了。

“女儿啊!可别伤了他们的性命,否则我就没处讨赌债啦!”赌老爹在一旁呱呱叫。

“哼!谁伤谁还不知道呢!”高仔的声音像要吃人。

怜怜、惜惜的发簪短,所以只能近搏。

只见怜怜、借借身形利落;不慌不忙闪过高仔和矮仔的弯刀攻势。

身子欺近二人。

“啊!”高仔、矮仔惊叫。

“当!”两柄弯刀落地,高仔和矮仔的右手虎口淌着血。

怜怜上前点住二人穴道。

“好!好!没死!没死!”赌老爹高兴的拍起手。“要杀就痛快些!”高仔吼着。

“放心!我爹可不希望你们死!”怜怜道。

“别急!你们还没脸歪嘴斜,慢慢等吧!”惜惜手中的发簪在矮仔面前晃着。

“他妈的!大暴牙你少得意,大爷可不怕你的威胁。”矮仔觉得这下脸丢大了。

惜惜右手一甩,气极道:“你敢说姑娘——”

矮仔咬着牙不吭一声,脸上多了一道血痕。

“贱货!丑八怪!大暴牙!没人要!有本事尽管来。”矮仔唯一能动的是嘴巴。

惜借面无血色,道:“看姑娘怎么收拾你这一寸钉。”

“丑八怪!光说不练,杀了老子再说。”高仔大骂。

“别以为姑娘不敢,姑娘先废了你们两对眼睛。”

惜惜说着将发簪刺向高仔的双目。

“绿兔子太凶,我得治治她!”常来跃跃慾试。

“对!太霸道啦!”逗妞心中不平。

阿奇讪讪笑道:“逗妞这下你可给比下去罗!”

眼看着高仔的眼睛就要给废了,忽然——“住手!”

一道人影跃入,长剑一架,惜惜连退五步。

“来者何人?竟敢管本姑娘的事,找死!”惜惜涨红脸喝道。“才多大年纪的女孩子,心肠这等狠!”

“三哥!”逗妞高兴的低呼出来。

“谁?”常来怀疑地看着逗妞。

“那人是你三哥?”阿奇问。

逗妞点点头,指了指场中道:“我二哥也来了!”

司马潮跟在司马浪身后走入中间。

惜惜道:“怎么?你的眼睛也看腻了?”

怜怜较没主见,相形之下,脾气也好多了。

怜怜扯扯惜借衣服道:“他们看来不像坏人,别为难人家!”惜惜道:“是吗?好坏也没写在脸上,我倒想试试他们凭什么管本姑娘的事?”

“好刁蛮的丫头,我们己插手管定此事,你意慾如何?”司马浪觉得有理说不清道。

“谁这等大胆!敢说毕家姑娘刁蛮?好不客气的口吻!”

说着话走过来的是紫衣姑娘,脸上肌肉绷得好紧,后头还有一位黄衣姑娘,年龄看似二十初头,脸上不温不怒,显得温柔多了!

“真真、爱爱,你们也来啦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26章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三小小闯江湖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