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三小小闯江湖》

第02章

作者:卧龙生

古笑非将刀子凌空一抛,反手握住刀柄,迅即地往方才受伤倒地的人刺去。四周的大汉都吓得怔住了。

刀尖对着来不及爬起倒地的头领心窝中央的刹那,那领头大汉的眼底盛满了骇然惊恐慾绝,惨然无助却不甘的神色。

这种眼神,使得古笑非已失去的理智,霎那间又收回来了。

他想:这批人是奉公行事,而自己现在所想追查的事,这也是他们找上自己的原因,自己岂可再因此而多生事端,结下仇。再说,自己将来也许还有许多事情得倚赖他们帮忙调查的。

自己已年近五十,离老死之日不远,而这头领看上去年约三十多岁,还壮年,自己这一刀下去,也许可以很快的可以结束这场打斗,但那头领的生命再也换不回了。

想至此,他叹了一口气,看了那头领一眼,说了声:“算了!”收刀,转身正慾离去。

人无伤虎心,虎却有伤人意。

这古笑非人才转身,那躺在地上的头领,却顺手抄起方才掉落在身边的刀子,往古笑非脚上砍去,古笑非左脚中刀,拉了一条极长的口子,鲜血急喷。

古笑非一阵麻辣剧痛,知道脚上中了暗算,怒急猛又转回身,那倒地中伤的人己借那喘息的刹那爬起,退到二尺远处,抱着受伤的腕子。

这时他看到古笑非望过来的眼神,充满责难之意,他不禁羞郝的低下头去。但瞬即他又抬起头,虎目闪闪生光,射出一股理直气壮赤热的眼神,那意思好像是说:我奉上命行事,岂可因你放了我一命,我就可循私放你走。

古笑非本是用责难的眼光望着头领,这时见到那头领先是羞郝,继而理直气壮的神色,一阵愕然。

他偏着头,向他注视了一会,蓦地哈哈狂笑道:“好!这一刀我古老儿领受了,我只想让你知道,我‘南偷’古笑非绝非侯府盗宝之人,我不愿就擒,是因为我必须寻出那个冒我之名的人,而这件案子,决非单凭官府之力即可查出的。我把情形告诉你,放不放我在你了。”

那领头道:“我王某不是忘恩之人,今日你刀下留我一命,我承认,也感激。但王某人是吃粮当差的,身不由己,更不能有亏职守。我奉令捉拿你,你若肯随我同去侯府,我王某人拼了这颗脑袋,为你在侯爷面前作保。若你不肯随我同去,我只有下令捉你。这条命,你随时可以取去,王某奉陪!”

古笑非点点头道:“如果我古老儿不愿去,你是下定决心要擒我喽!”

王头领道:“请恕王某得罪,职责在身,除此一途,别无他法。请你三思!”

古笑非这时的左腿伤口,若不赶紧裹扎,只怕会越来越严重,但他仍咬牙苦撑,意图藉由言语交谈,达到让他离去而不发生打杀伤人局面。

王头领看到他脚上血流不止,心中一阵愧意油然而生,不由脱口道:“你的伤势如何呢?”

脸上虽是充满关切之意,但手中大刀仍戒备着。

古笑非听他一提起伤口,脚下的疼痛似乎又加剧了几分,猛吸一口气,把伤势压住,低笑一声:“这伤未必能阴得了我!”

王头领道:“我答应等你裹好伤口再谈。”

古笑非笑道:“你倒爽快得很,算了,冲你这份心意,我答应你待会儿尽量不伤害你们进招吧!”

王头领歉疚地摇了摇头,道:“你……你……三思哪……你……带着伤……”

古笑非轻叹了一口气,道:“你这人很忠厚,我负伤,但我并不怪你,你们只要是正大光明的出招,什么招式皆可,我可是要突围了。”

呼的,大刀一挥而前,刀光一挥而前,刀光霍霍,不攻向王头领,却向右方的大汉,劈面攻到。

右方的大汉在王头领和古笑非对话之时,只呆在一旁警戒,猛见古笑非刀至,数只大刀也劲风横劈,挡开他的大刀劲气,同时刀光闪闪,直往古笑非劈来。

古笑非见一袭不成,人已陷入苦战。

他一跛一拐,浴血苦战,那数人武功,也不弱,刀光人影,在他身边转来转去,但一时也击不到他身上。

那左首的大汉,心中暗惊:“这古笑非果然了得,幸亏他腿上有伤,难以移动,否则他再反攻,只怕我们早已败了。”

突然间,灵机一动,一招‘白蛇吐信’,刀梢向古笑非右肩点去。

古笑非举刀一封,不料那人这一招乃是虚招,手腕抖动,先变“声东击西”,再变“仙人指路”,指向左方,随即圈转,自左自右,向古笑非击去。

古笑非左脚伤重,难以行走,全靠右腿支撑,这一招慾闪,闪不过,只听“外”的一声响,刀梢己刺中他的右胸,削下一块肉来。

古笑非“哦”了地负痛又一哼,刀子却又横砍而出。

那右首几人,明欺他已负伤,都抢着上前,想借机生擒邀功,料不到他的刀势,仍是这般威猛,骇然之下,钢刀速挥,挥出阵阵劲气,将他的刀劲卸解,人也就是斜斜闪退数尺。

这些人似乎只要生擒古笑非,不想伤他性命。

眼见古笑非就要被擒,蓦地一声马嘶,马群直冲围斗圈中。

这一变故突兀之极,饶是众人老于江湖,久临战阵,亦不禁心慌意乱,纷纷走避,以免被马匹践踏。

古笑非为众人所困,眼见就要被擒,正在这时,忽被马群一冲,压力顿解,身子一纵,跃上马背,飞驰而去。

众人方才忙于应付马匹,待马匹拉住后,才发现古笑非已失去踪迹。

古笑非往前驰了一阵,看到一棵树,树荫浓密,强撑起身子,飞纵上树,任由马匹驰骋而去。

只听得蹄声急促响起,那些人骑着马,电奔直追而去。

古笑非待那些人去远,才跳下树。

古笑非低喝一声,道:“小兄弟,你出来吧!”

常来牵着马,从树后走出来。

古笑非道:“小兄弟,承你相助,救了我老头儿一条性命!我们就此分手,后会有期了。”

常来道:“你到哪里去?”

古笑非道:“你问这作什么?”

常来道:“既然是朋友,我自然要问问。”

古笑非脸一沉,骂道:“你奶奶的,谁是你朋友?”

常来小脸儿胀得通红,泪水在眼中转来转去,差点儿哭了出来,不明白他为什么突然大发脾气。也不想想,刚才若不是自己救他,只怕他早就被抓了!

古笑非叹口气道:“你不要哭,我的意思是要你快回去,以免被我连累。”

常来一听,这才破涕为笑。

常来道:“我想多陪你一会。明儿一早,我再走!”

古笑非道:“你真的要陪我?”

常来道:“当然要陪你,不然谁为你买葯?”

古笑非哈哈大笑,道:“好!好!你要留下来为我买葯裹伤,我利用这段时间疗伤一段日子!”

常来道:“大丈夫一言既出,什么马难追,你说过的话,可不能反悔!”

古笑非道:“当然不反悔!”

常来道:“好!可是你伤好时,若到北京去,可得带我去!”

古笑非奇道:“你也要上北京?去做什么?”

常来道:“我一辈子只认识金陵杏花香一带,没出过门,没有见识,我只想去看看。”

古笑非连连摇头,道:“从金陵到北京,路途遥远,官府又在悬赏捉我,一路之上,很凶险,我不能带你去。”

常来失望道:“你是怕我累赘,像妓院中的那些人,老是嫌我累赘。”

古笑非道:“我不嫌你,我们是朋友,下次等我将案子澄清,就带你去。现在我们先找个地方躲几天,疗好伤。”

常来想想也好,便点点头,不再多言。

古笑非纵身上马,坐稳后,又将常来一把提起坐在前鞍,兜转马头背道而驰。

他一挥马鞭,纵马便行。

古笑非身上、腿上的伤口,因乘马用力,伤口凝血部份再度裂开,鲜血涔涔直滴,顺着马腿,滴到泥地、石头上,泥土很快的将血吸干,不注意寻看,是看不出什么东西来的。但滴在石头上的,却仍留下痕迹。

走了好长一段路,古笑非再也撑不住,勒住马缰,停住马。常来首先下马,站在林子里,再回头时,发现古笑非早已从马上滑溜下来,萎顿在地。

常来心中一惊,忙上前扶持。

古笑非失血过多,虚弱地朝常来点头一笑,不再强撑,任由常来将他扶到路边的大石头上坐下。

常来一不小心,右手碰触到古笑非胸前的伤口,古笑非痛的直疵牙裂嘴,却没有哼出声来。

古笑非痛苦的模样,令常来醒悟到古笑非胸口处还有伤口,忙缩回手。

他歉然地对古笑非道:“老哥,抱歉啦,不知你胸前也受伤了,把衣服脱了,让我瞧瞧!”

边说边伸手为古笑非解下衣服,衣服方一解开——

呵——妈呀——

常来差点叫出声,他闭上眼睛,好一会儿才张开。

古笑非的胸前,被刀子削去好大一块肉,偏又肉和皮还留一截相连,衣服一打开那片肉随即翻到另一边。血肉淋漓,袒露而出。对从小到大只见到摔伤、跌伤等小伤口的常来来说,真是一大惊吓。尤其是正不停冒着血,正往外滴,加上那股浓腻血腥味,常来几乎要晕了过去。

他摒住呼吸,后又重重地吐出一口气。

然后,对古笑非道:“老哥,你必须到城里去,找个好大夫替你止血、上葯,否则……我知道金陵最有名的大夫是存仁堂的姬大夫……”

“止血”二字提醒了古笑非,他低头看看自己的伤口,伸出食中二指,骄指飞快地向胸前穴道,连点几处。常来看不懂,只觉奇怪,为什么那几下下来,血就不流了。

常来找了半天,找不到一条可以裹伤口的布,只好解下腰问的长布腰带,要为他包扎伤口。

古笑非看在眼里,没说什么,眼角却流露出一丝不易察觉的神彩。他从腰间百宝袋中,掏出一瓶止血生肌疗伤的葯散,要常来为他撒上,再裹伤。

古笑非运指在脚上也是这么几指穴止住,常来却看呆了,差点冲口想问问看,这是什么样邪术,但终究忍住了,因为他看到古笑非虚弱的模样,哪有力气再说话。

他蹲下来,为古笑非裹伤,忽听到远处林边传来搜索呼喝声,心一惊,手下力道一重,待警觉到时,却没看见古笑非有痛苦的表示。

那些人搜索的速度实在快,常来包扎好伤口站起来时,已隐约可见到林中的人影晃动。

不能出去,否则会被发现,可是不出去,早晚也会搜到这里来的,稍一打量,出路只有一条,但会被发现,后退的话,须绕过那岩堆,岩堆崎岖不平,自己是可以,但古笑非就有问题了。再说马……

看到马,常来计上心头。

他走到马边,卸下马鞍革袋,放开缰绳,“啪”地一声,用力一拍马屁股,马儿负痛,长嘶一声,撒开四腿,狂奔而去。

马蹄声及马儿奔跑擦动树枝声,立刻引起搜索人群的注意力,分散搜索的大汉,不约而同的循着声音响起处,追踪而去。

常来一直摒息着观察四周动静,这时看到林中已无人影,正想招呼古笑非走。

没料到,就这么短的时间,古笑非业已昏迷过去。

常来心中暗想:古老儿昏过去,要等他醒来再走,只怕那时就走不了,若不走,万一被抓去,少不了一顿打,而我和他非亲非故的,凭什么为他挨皮肉痛,那多划不来啊!

想到此,他提起脚,真的自个往左侧岩缝堆走去。

就在经过古笑非身边时,忍不住看了古笑非一眼。

不料,瞥见昏迷中的他,chún边竟含着笑意,仿佛对身边的一切非常放心。常来心头一震,忖道:难道他就这么安心?这么信任我?

他这时不禁又想起,自己若不是托古老儿之福,哪脱得出地窖,平安赌坊中的人也不会放过他。

不过回过头来又一想:我常来也救过他一次,一来一往,两下扯平。现在自己也不欠他的情了,又何苦为他再沾惹一身腥呢?

左右躇踌,他真有讨厌自己的反常,不洒脱,无法像往日一般摔手就走。

这一想,他下决心,如往常般,说走就走。说走就走,常来真的再度走向石堆,心底却仍放不下古笑非,频频回头看,心中更是不断地骂自己孬种,恨得他终于停下脚步,叹一口气,转过身,又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02章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三小小闯江湖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