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三小小闯江湖》

第29章

作者:卧龙生

神机宫向来阳刚之气太盛,松风谷自然不在话下。

毕家三姊妹随同来到松风谷后,阳气锐减常洁觉得自在多了。

真真伤势较重,常洁为她上葯后,和常丘、司马澜退出房间,其余一群人挤在这小小的房里。

“你们怎么会到尚义山庄的?”司马浪问道。

爱爱取出绣花针后己无大碍,道:“惜惜留书出走,我和真真放心不下所以追出来。”

常来不高兴谴责道:“看看你惹的祸!”

逗妞冲着常来道:“人家惜惜喜欢你,而且你也说要娶她,她对你一往情深,你怎么可以这般无情?”

常来道:“阿奇,逗妞这句文制制的话,不知从哪儿体会来的?”

阿奇摇摇佯装失意,道:“别问我!绝不是我。”

“喂!你们别闹了,听爱爱说下去。”惜惜喝道。

“常来听到没?你家娘子作声喽!”阿奇笑道。

爱爱偷瞧司马浪一眼,接口道:“半夜我和真真在破庙里,忽然听到外头人声嘈杂,偶而可以听到他们‘帮主’、‘伏神帮威风’……之类的话……”

“虽然我娘严禁我们涉足江湖,但是江湖上的事我们大约知道一些,尤其‘伏神帮’为非作歹的事,我们也听人说过,所以就一路跟到尚义山庄。”

司马潮低头看着昏沉的真真,爱怜道:“初生之犊,不知江湖险恶!”

真真的伤势痊愈,司马潮准备送她们回去。

惜惜舍不得常来,依依难舍地道:“常来,休想甩掉我!”常来搔着头,道:“兔宝宝你真会缠人。”

“男儿志在四方,你是乖娘子就要让我出去闯江湖,不可以绊住我啊!”惜惜的脸色大变,常来装作未见。

“你不烦我,我才喜欢你!”

常来自以为是的说了几篇大道理,借惜无奈只得回家。

见惜惜走了一段距离,常来突然大叫道:“兔宝宝,乖乖回家,别让我抬着花轿找不到新娘哦!”

逗妞刮着脸道:“羞!羞:一天到晚只想娶新娘!”

常来眯着眼睛,笑道:“逗妞,想不想当我的新娘?”

阿奇沉声道:“好大的胆子,竟敢调戏本公子的夫人!”举起手,装作愤怒地朝常来背上捶去。

逗妞难以言喻地,心底泛起一丝甜意,呶着嘴道:“大哥!要把阿奇舌头剪悼,看他还能不能说话损我?”

司马澜笑道:“阿奇,我家逗丫头除惹事本领外,其他就没绝活了。”

阿奇傻笑道:“没问题,本公子帮她摆平。”

常来做个呕吐状,道,“恶心!阿奇你真的比杏花香的嫖客还不知羞耻!”

屋内顿时一片凌乱的笑声。

一旁的常洁却笑不出来,眉头一皱,叹口气。

常洁上前将常来拉到一旁,温柔地道:“小兄弟,我有些话想告诉你,希望你听得入耳。”

常洁是常来第二个认识,不同于自小认识满身沾满便宜刺鼻的浓厚脂粉味的妓院姑娘。端庄文雅的常洁,在常来眼中有如仙女般,更引起常来对常洁的孺慕之情。

常洁单独对他说话,常来高兴得脸泛红光,道:“大嫂,有什么事尽管说,常来一定听你的!”

“好孩子!”常洁似乎在思索着如何开口。

“常来,你是冷家唯一的后代,重振白衣门的重责也在你肩上,你责任很大——”

常来点点头。

“虽然你在杏花香长大,一言一行是免不了受其影响的,可是不能老将杏花香里的事挂在嘴边,唉:有些话要看场合说才适宜,有些话不能说的,就尽量少说:懂吗?”常洁怜惜的看着常来,不好说得大露骨。

常来似懂非懂猛点头道:“懂:杏花香的事,小孩不好讲。”“大嫂,你和常来说什么悄悄话?”逗妞跑过来拉住常诘问道:“我也要听!”

常来拉住逗妞道:“逗妞,你大嫂真好!”

常洁在旁笑了。

她一手拉着一个,三人同往内厅走去!

露重夜寒——常丘伫立在夜里已良久。

“宫主,您来迟喽!”常丘突然开口道。

“常老好耳力,哈!哈!”松林中传出浑厚的说话声,没有任何声息,林中走出一位白衣人。此人正是神机老人——司马长风。

司马长风手背在后头,凝步缓缓朝常丘走来,道:“太久未踏中原故土,我在金陵城里浏览一番。”

司马长风若有所思道:“今非昔比!”

常丘缓缓转过身,道:“江湖亦如此。”

二人就这样在夜风里,伫立倾谈。

天亮了,司马长风和常丘依然在谈,只是在屋里。

“如是说!沈鸣的势力已不可同日而语。”司马长风锁着眉头。

“不错,可是名门正派觉醒得不够快,沈鸣已经采取行动,一一瓦解阻碍他称霸武林的绊脚石。”常丘道。

“中原武林又将遭浩劫……”司马长风道。

逗妞在睡梦中,听到一声声好熟悉的声音,她以为是梦,闭紧双眼不敢张开,深怕梦醒后,一切跟着消失。

那亲切声音愈来愈真实,逗妞一个翻身呆坐在床上,细细倾听,肯定声音的真实性。

再真实不过,逗妞咬咬下chún,痛得差点哭出来,心里却雀跃不已。

逗妞跳下床,外衣未加靴未穿,匆匆夺门而出,深怕迟了些。那一切都会消失得无影无踪。

逗妞方出房门,就拉开嗓门大叫:“爹!”然后低头猛冲,直冲到厅堂上,看到司马长风祥和地坐在圆桌旁,才松了一口司马长风听到爱女呼唤的声音,迅速把脸迎向发声处。

逗妞伫足在门边,双手揉揉眼睛一副傻呼呼、娇稚望着自己出神的模样,不由得心中一疼。

司马长风爱怜地轻唤道:“丫头,怎么啦?”

逗妞听了这句话,恍如由幻梦中醒来,喃喃叫道:“爹!爹!真的是爹呀!”

“爹!”逗妞的声音夹着哽咽,扑向司马长风的怀抱里,双手搂着他的脖子。

司马长风眼角有点潮湿,手抚摸着逗妞的头发,一手不断的轻拍其背。

“爹!逗妞想死您了,您想不想我?”逗妞说着说着在司马长风的颊上猛亲。

逗妞这几声呼唤,所有的人几乎都被她吵醒了。

没多久,厅堂聚满了人。

司马浪假装吃醋地道:“逗妞,爹的脸颊快被你亲得陷下去了!”

逗妞环着司马长风的手更用力,道:“爹是我的,才不会陷下去。”

“谁说爹是你的?”马澜笑道。

司马长风这下才故意正色道:“你想爹?偏又自己偷溜出来,那么久了,还不肯回家,说!该不该打?”

“不该!”逗妞撒娇道。

阿奇和常来看到逗妞和司马长风亲热的模样,心中一阵怅然。

阿奇开始想念起京里的家,想起了母亲,也想父亲,更想起了老奶奶。还有那满口子曰、之乎也者的师傅。

常来从来也没有享受过父亲的呵护,现在心里除了想念娘外,另一个人就是张豪。

逗妞看到阿奇和常来的失意,连忙跳下司马长风的怀里,牵起司马长风的手,走到阿奇和常来面前。

“爹!他们是我在中原——生死之交!”逗妞道。

“嗯!爹全知道。”司马长风发觉逗妞长大了不少。

司马长风打量阿奇眉宇间的傲气,再瞧瞧常来身上一股顽皮性子,他喜欢这两个孩子。

“你是阿奇!”

“你是常来!”

“司马伯父,你怎么知道的?”阿奇和常来脸上的阴霾一扫而空。

“我爹有很多好本事!”逗妞骄傲的说道。

“哈!哈!”常丘在背后笑了出来。

早饭过后,大家围在厅上闲聊,话题自然扯到伏神帮上。

“爹!为什么我一到江南,伏神帮的人就想抓我?”逗妞仰起小脸问道。

司马长风转头对道:“常来,你是白衣门人?”

常来木讷讷的点头,道:“我本名冷文远,我爹叫冷刚。”司马长风又对阿奇道:“老夫想印证一下你的功夫。”

不等阿奇反应,司马长风突然伸手,食指已点向阿奇肩胛骨与锁骨间的“肩井穴”。

这一指看似平淡地奇,却缓中带劲,手指未到,阿奇已觉“肩井穴”隐隐传来一阵电麻。

阿奇大惊,身形自然向左一侧,扭腰转身轻易地避开这一指。

司马长风立刻收手,双目炯炯有神,朗声长笑。

阿奇一脸茫然道:“大伯,阿奇做错什么?”

司马长风拍拍阿奇的背,道:“孩子,你已经学到全部的‘乾坤定穴法’。神机绝学有传了!”

常来大声道:“奇了,武林中传言,乾坤定穴法,是你家传绝学,怎么逗妞没学全,阿奇却学全了这点穴法。”

逗妞听了当然不高兴道:“谁要你多嘴,鸡公!”

阿奇拉住司马长风道:“司马伯父,这到底是怎么回事?告诉我好吗?”

司马长风点头允诺,朝常丘看了一眼,常丘亦对司马长风点点头。

三个小孩,三个黑头,立刻齐凑到司马长风跟前。

“……老夫年轻时,也就是逗妞的祖父司马邀尚在人世……”

“家父和云兄弟的父亲云朋,本是世交好友,云朋临死前将儿子云中龙托付予我父亲。”

“云中龙,就是西赌云大叔……我知道!”阿奇随口道。

“嘘!”常来嘘声禁止阿奇在说下去。

“他长得真英俊,文质彬彬的,又聪明,深得家父之宠爱。”司马长风说到这里,停下来歇口气。

“司马伯父说得对,云大叔长得真的像一个读书人,又斯文、又潇洒。”阿奇点头道。

常来吐吐舌头道:“很难想像他五官的位置!”

司马长风露出温柔的微笑,道:“他从小就订亲,并且他未婚妻也是一位如花似玉的姑娘。可惜长他五岁。”

“哇!嫁给小丈夫呀!”逗妞不平的道。

常丘拍拍逗妞脑袋,笑道:“看你不平的模样!放心你爹不会让她……”

一旁司马澜豁然想通道:“爹!他那如花似玉的未婚妻,后来是不是成为我们的娘?”

司马长风幸福的点点头,道:“我和弱水早已两情相悦。”逗妞的娘本名沙弱水。

常来和阿奇的心里,却在为云中龙抱不平,因为他们二人己把云中龙当好友看,尤其是常来他那股莫名其妙的正义感又冒出来了。常来道:“大叔真可怜,老婆被别人横刀夺走。”

司马长风指指常来鼻头道:“老夫可没横刀。”

“对嘛!常来你怎么可以如此说我爹?”逗妞不悦道。

司马浪插口道:“爹!这和‘乾坤定穴法’有何关系?”

司马长风和常丘互望一眼,两人同时严肃起来。

司马长风道:“你们可知神机宫——镇宫之宝——银剑和垂泪石吗?”

“这……我们小时候曾听爹和常叔提过!”司马澜道。

逗妞摇摇头望着常洁道:“大嫂!我怎么从来没听说过呢?”常洁搂搂逗妞道:“逗妞那时候大小不记得啦!”

司马澜道:“爹这两样宝物不是全遗失了吗?”

阿奇和常来同时惊叫:“遗失?”

常丘道:“十几年前遗失的,在老宫主时还在。”

司马长风忖道:“我和弱水的情意,很快为家父发觉,造成家父莫大的困扰。”

“于是家父决定,将全套的‘乾坤定穴法’传授于中龙,在我和弱水感情快隐瞒不住时,家父将镇宫双宝其中之一的垂泪石赠于云中龙。”

“爷爷好大方喔!”逗妞惊叹道。

常来道:“可是你爹抢了人家的媳妇。”

阿奇不解道:“可是大伯您还是会‘乾坤定穴法’啊?”

“不错,家父在未做此项决定前,曾亲自传授我和常老这套定穴法。只此一次,但着重于攻击部分。”

常丘接口道:“因此对于全套的‘乾坤定穴法’我们虽概括有些认识,但只习了下半套的攻击部分,我们防身部分却无缘得到传授,只好自己揣摩习练成。”

阿奇道:“杨大叔似乎不这么认为,”

“唉!神机宫如今是以神机剑法独步于武林,而非‘乾坤定穴法’。这是事实!”司马长风叹道。

阿奇道:“云大叔不知道吗?”

“不知道,他在察觉弱水和我的感情时,便偷偷走了。”

“心结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29章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三小小闯江湖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