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三小小闯江湖》

第31章

作者:卧龙生

长城——东起山海关,西至嘉裕关,婉蜒数千里,屏障汉人之安居,使胡人不敢南下牧乌。

云中龙屹立在长城上。

今夜,长城上有一种特殊的肃穆苍凉。

一条人影,像鬼魅般出现在长城城墙上。

那人影方飘落,只听飕飕声响,身后又有十个衣着不同的中年大汉,同时飘落,雁翅般散开,排在他身后。

他目如闪电般向四周一扫,只见他们的七个先行人员均倒毙在城墙上,先是一怔,随后他那森冷的目光,扫向云中龙。

冷冷地问道:“是谁杀的?”

云中龙不语,仰首望天,那人的声音更冷,一字字的重问着。

云中龙仍不理睬,那人身后的一人,突然上前,想扯住云中龙问。

云中龙身形一闪,衣袂飘飘,迅即换了个位置。

那人不服,再度上前,只见云中龙身形又一闪,从东边又换到了西边。

云中龙哈哈一笑道:“怎么啦?想玩?来呀!”

为首的那人,冷哼一声,道:“丢人,还不予我回来!”他看着地面上的七具尸体,神色已由惊讶、愤怒,转化为冷静了。

他冷冷地盯着尸体看了一阵,方始抬起头来,注视着面前的云中龙。

站在前面的那人,似乎不认得眼前的云中龙,但是云中龙却认得他,知道他是达延罕之子,虽然他不曾在中原示出他的名字来历,但云中龙却早已将他的底细,摸得一清二楚,甚至还设计让常来偷走他的执兵令符与结盟书,而迫使他暂离中原,回到漠北去禀报此事。

然而达延哈鲁却很讶异,因为属下报告,在京师一带,除了“王修罗”华玉良处处与他们为敌外,另外的就只有一个武功奇高的中年书生,还有什么人敢与他为敌?这时,从城脚下的草丛中,飓地射出两条人影,人影来的速度奇快,眨眼间,已到那人面前,咚地一声,两人双膝一软,跪在他面前。

一人沙哑着声道:“少主,七个弟兄们惨死在这家伙手中,属下无能,求少主为他们报仇。”

达延哈鲁脸上的神色间除了阴冷外,这时还加夹着一种仇恨之色,那目光直盯着云中龙,左腿一伸,将跪着的两人,踢了个仰倒。

他注视着云中龙,道:“你知道吗?我很欣赏强者,但只限活着的强者,你功夫不错,一举能杀死我七个属下,但现在你必须再多杀几个人,否则,你的强者生涯就将结束。”

“我并不认为如此。”

“你必须相信:你知道我是谁的话,一定更清楚我是令出如山,想必你已知道我是谁,不是吗?”

“是的,我知道你是谁,你是达延罕之子——达延哈鲁。”“好!你能知道我的名字,想必也清楚我的为人处事,若非是我族人或故友,外人是无法知道我名字的,你是谁?为何意图阻扰我办事?”

“很报歉,我即非你的族人,更非你的故友,我只是中原道上一个小角色。至于你的为人处事我并不清楚,我只知道——你来自胡邦,意图犯我大明江山。”

“阁下即是明眼人,当知我达延哈鲁,是不容许有人违抗我,念在你是个英雄,给你两条路走,一是让路,二是降我哈鲁,否则……”

“除此二路外,可有他径?”

“有。”

“说来听听!”

“死。”

话短,字少,意深。

但云中龙笑了!

他不但笑了,而且笑得非常高兴、非常得意。

“达延哈鲁!我选择了第三条路!”

“第三条路?”

达延哈鲁惊异地瞪大了眼睛。

有人选择“死”路?这真是玄奇。

更别说是闻所未闻,见所未见:“是的:我选择了‘死’路,但不是我死,而他们死!云中龙笑嘻嘻他说完这句话。

达延哈鲁一时怔住了,想不到有人听到他的名字,竟然毫无惧色,且又如此胆大夸口,说要杀死自己身边的几个护卫。

达延哈鲁问道:“你是谁?报个名来,让本少主听听。”

“你还不配问!”

达延哈鲁脸色一变。

“好!我不配问,那我这些属下可配问?”

微一点头示意,他身后“咻!”地跳出了几个人来,朝云中龙围了过来。

“哈!哈!”云中龙笑道:“你们几个若胜得了我,我便告诉你们,我的外号、大名!”

“我叫章海,我先来领教!”

云中龙冷笑道:“你叫什么,我不管!我只管你的死活!”章海性急,云中龙两句话,对他刺激甚大,激起了他的怒火,暴喝道:“该杀。”

“杀”字甫落,手中双钩,便已向云中龙钩去,眨眼之间。两道银光射向云中龙。

双钩距云中龙胸前,仅三寸之距时,他口中“嘿”地一声,一式“懒驴打滚”向地上一滚,便滚开三四公尺,立刻滚出对方的钩招之外。

章海见一一招落空,忙挥起双钩再进攻时,突见面前人影晃了一下,便见一一只巨掌向他胸前击来。

他忙想收钩闪避时,胸前“鸠尾”穴上,结结实实地挨了一掌!

一声惨叫,人竟像断了线的风筝似地飞起,向长城下坠去,便再也没听到什么声音了!

云中龙挺立长城之上,威风凛凛,口中冷冷问道:“谁再攻上?”

站在身旁的几人,都愕住了!

达延哈鲁身后的几个高手,也都呆住了!

原来这十几名高手中,以章海功力最高,双钩从不虚发,而且内力及轻功,均在九人之上,想不到竟没走了两招,便栽在对方手中。

众人不寒而栗,个个面如土色。

看大色已不早,加上被云中龙这一耽搁,月色更沉。

达延哈鲁暗暗忖道:“再打下去,只怕须多耗时间,误了正事,不如放了他,将来再找机会收拾他,否则目前即使胜了他,只怕也要多损兵折将,再回去调人恐有所误,还是暂且放了他,先办正事重要!”

一念及此,便大声问道:“报上姓名,本少主三日后,定来取你狗命!”

云中龙双手背负,意态悠闲,仰天大声道:“玉修罗!”

达延公子恨声道:“屠龙帮主玉面修罗——华玉良,好!这笔帐我认了!后会有期!”

十道人影,飞下长城,疾快没入夜色中。

云中龙化名的华玉良并未加以阻拦,任由他们离去,因为在他心中清楚,在长城下的那关口,正有一批锦衣卫和尚义门的高手正等着他们自投罗网。

即使这网网不住达延哈鲁这条大鱼,但网住几条小鱼,对达延罕野心亦能有所阻,相信官方的插手,会让达延罕对入侵中原的野心有所收敛!

他还是赶紧到金陵去,协助朝廷歼灭那胡贼的党羽。

“大湖畔?武林大会?”

“争夺盟主宝座?”

一路上,云中龙的耳边不停的响起这类的话语。

在云中龙从长城往金陵疾赶的时候,江湖上已掀起了一股风潮,汹涌的风潮,把一些长年守在门派内的武林高手,一个个逼出来了!

那就是——得意洋洋的伏神帮帮主“白发翁”沈鸣遍撒武林帖,邀约江湖各大门派的高手,定于八月十五日,在太湖畔悦阳楼前广场,设擂台,争城“天下第一人”“武林盟主”宝座。

沈鸣多年的野心,已到了要达成的时候,因为足以破他罩门的利器“垂泪石”、金索剪”、“涵银剑”已被他夺得,更令他不可一世的是“洗髓丹”这种武林练武人士梦寐难求的至宝,也落在他的手里。

“天残神功”第三重,在他来讲,已不再有走火入魔的危险了,因为“天残神功”第三重是返噗归真,主要必须让已老化的筋骨得到重生后,才能修练,如果老化的筋骨没得重生,那将无法忍受最后那种内力冲击的排撞,而导致入魔,但若修成,则天下无敌。

这就是为什么“天残神功”让江湖武林习武人士又爱又怕,偏又力“它”争夺,甚至不惜残杀至亲朋好友。

沈鸣和他的师父“疯邪”,处心积虑的夺取江湖中武林同道的神兵利器,原因就是在于“疯邪”和他并无把握能将“天残神功”练到第三重,而想达成“天下第一人”“武林盟主”的野心,就是搜集这些足以破他们武功的神兵利器,不管是巧取豪夺,或是以杀戮方式来取得,他都不在乎。

十多年来,他已将江湖中的神兵利器全搜刮到手,唯一遗憾,而且引以为忧的“云山送魂崖”下埋藏的三件兵刃,经由古笑非之手而重新获得,那么天下武林还有谁是他的对手?云山之行,是他沈鸣一生中,可以称为值得纪念的日子,他不但夺得了最后三件可以克制他武动的兵刃,还得到修练“天残神功”的必要神葯——洗髓丹。

“哈!哈!”

“我沈鸣是天下第一人了!”

“不,这只有我自己知道自己是天下第一人还不够,我要天下人都承认,并且推举我为‘武林盟主’!”

“盟主!哼!天下第一人凭我沈鸣的武功来说,有如探囊取物,但若要这群自命侠义中人同意我当‘武林盟主’,恐怕不容易。”

“不行!不行!我沈鸣一世果雄,我不能功亏一篑,我二定要坐上武林盟主的宝座!即使牺牲全部的手下,我也要达成!”

大湖中小岛上,不归洞中的沈鸣,自言自语,又是笑,又是沉思的。

是的,为了达成目的,他要不择手段。

于是太湖畔,悦阳楼下,直通湖边好大一片的草地上,搭起了一座好高、好大的擂台,同时在擂台的西边、南边、北边也搭建了一座座的来宾席。

奇怪的是那一座座的空棚周围,竟然日夜都派有手下在巡逻。

云中龙虽没接到“武林帖”,一听到这个消息,也急急往太湖赶去了。

古笑非和张豪两人的心情一直很沉重,因为三件神兵利器彼沈鸣抢走,实在很担心,沈驼子会怎么利用这些兵刃,若纯为收藏,那倒好,若不是,利用它来残杀武林同道,那就糟了!

所以一听到“太湖比武争盟主”之事,二人便马不停蹄,早早往太湖赶去。

另一边,金陵城下松风谷中的司马家,却因为这个突如其来的消息,掀起了一场争论。

逗妞在中原,没有嘻胖,损仔的陪伴,虽然寂寞,却并不孤单,因为常来、阿奇比起他们两个来,玩得花样多,而且不把她当成什么小姐,完全就是伙伴,玩起来痛快多了!

伏神帮的爪牙,神通广大的将“武林帖”直送达松风谷,这帖上清清楚楚的写着常丘、司马长风等人名,神机老人再也无法缄默,冷眼旁观了。

常丘、司马长风决定赴约,东海“神机宫”重返江湖的日子提前了。

在忙碌准备出远门的工作,三小被忽略了,没有人提到要让三小也去。

一场辩驳、哀求、哭泣、胡搅蛮缠下,司马长风瞪着爱女,无可奈何的答应了。

当一行人歇宿在太湖畔客栈的第一夜,三小相偕溜出客栈了!

“溜?”

“对!悄悄溜出去!”

“我赞成!”三个小鬼又神不知鬼不觉的溜出去了。

“好久没有这样子了,真舒服。”常来道。

“阿奇在那里干什么呢?好像很有趣的样子,我们快过去看看!”逗妞道。

“女孩子,怎么会好奇心这么强!”常来嚷道。

“又来了,女孩子又怎么样,你这个小鬼头!”逗妞噘起嘴道。

“这是什么?”常来指着小箱子里的黑色长管问道。

“笨蛋!是长管子,你看不出来呀!”逗妞不屑地道。

“看来逗妞很清醒嘛,我以为瞌睡虫跟着你溜出来,把你搞得迷迷糊糊地。”阿奇说着:“而且晚上看起来也更迷人。”

“迷人?阿奇你说话就说话,干什么和常来挤眉弄眼的,说,你这句迷人是指什么?”逗妞不高兴的说着。

“迷人嘛……哦,是指漂亮啦,美人啦,或是大美人,小仙女呀……”

“是吗、那你是说我罗!”

逗妞高兴的拉拉辫子,又扯扯衣裳。

“喂、阿奇、拜托!别再说了,我可不想晚上睡着了再做恶林!”

什么意思啊,常来,你真是可恶!要不要我夸你几句让你睡三天三夜?”

“只怕逗妞你没那么多的词赞美我!”

“你欠揍!”逗妞捏起拳头,一下子冲向常来。

常来却伸伸舌头,做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31章第[2]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