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三小小闯江湖》

第04章

作者:卧龙生

常来一边说,眼泪一边掉,心里无限委曲。

这边的古笑非心里却难过得很,他一心只想到常来这小鬼,年纪轻轻的,却为他受了这么多苦,真的差点连命都送掉了。

自己和他认识才几天,他就这么维护我,保护我,亏他那么小,就知道义气,自己方才却因心焦,口不择言的乱骂他一通。

想到这里,他老泪纵横。

古笑非这么一哭,把常来看得一愣,整个人怔住了。

常来惊惶失措道:“你……你别……哭呀!”

古笑非伸出左手,轻轻抚摸常来的头,凄凉一笑,道:“小兄弟!很抱歉!老哥哥我没问清楚,还责骂你。看你为老哥哥满身伤……”

古笑非哽咽的话声中,流露出浓厚的感情。

常来第一次看到年纪这么大的人,哭得成这样,心里感到有些歉意,这时看到古笑非如此这般,常来低下了头,满脸通红。

原来那蒙面人虽然是打他、踢他,但并没有像身上的伤看起来那么严重,身上还有一些伤是他和朱彦奇打架时打伤的。

常来嗫嚅着道:“我……还好,只……只是……幸亏……没有伤到……”

见古笑非怜惜的望着常来,常来突然满脸红晕,再也说不下去了!

古笑非这时不再多说,把常来的衣服脱下,上下仔细地检查一遍,再把把脉,发现只是皮肉伤,抹抹伤葯即可。

当下他拿出百宝袋中的刀伤葯,全身上下为常来抹了一遍。

常来把衣服才穿上一半,就听见外头的张老头喊道:“古兄,常来可回来啦?”

“我回来了。”常来忙应道。

“回来就好,你那位古老哥,昨儿急得到处找你,我告诉他,不用急,你经常玩得忘得回家,更别提说吃饭呢!他不信,到处找你。”张老头在门外大声嚷嚷着。

“张老哥!我不是不相信你!只是担心他一个小孩子家到处走,到处逛。”古笑非笑道。“张老哥,进来坐坐呀!”

“我待会就过来,古老哥,我到厨房去招呼一下,顺便带壶酒来。”张老头说完,返身又出院子。

古笑非对常来心生怜惜,道:“常来,看你满脸倦容,先歇着吧!我去给你张罗张罗些吃的!”

不由常来反对,强按住常来躺到床上休息。

常来一来倦累,二来毕竟是小孩子,对惊吓之事一过去就容易忘了,很快地就闭上眼,沉入甜睡中。

等古笑非端来馄饨汤面,怎么摇也摇不醒了。

“小孩子!”

古笑非摇摇头,让常来睡,不再吵他了。

灯下,古笑非和张老头对坐。

桌上,一壶酒,一碟小菜。

古笑非、张老头,两人对库,浅斟低酌。

古笑非突然拉过张老头的手,为他把脉。

“有没有人知道‘杏花香’中的张老头,就是张豪。”

张老头摇摇头,道:“应该没有,我受伤后,整个人都苍老下来,加上内力使不出来,一切行止有如常人。”

“当年为何你不试着打通经脉,如今你经脉因淤血过久,想再打通很难,如果你血脉不能通之事,传出江湖,让你的仇人知道,那可就不妙!”

“想躲也躲不过,只不过我心也未甘哪!我死不足借,但我家姑娘之仇,却不能不报呀!”

张豪连连叹气,古笑非也跟着摇头惋惜。

半晌,古笑非道:“想不到十八年前和张姑娘见了那一面后,竟然无缘重睹芳颜。想她那绝世容颜,遭天妒,才会如此芳华就殒落。”

张豪眼角渗出悲伤的泪水,道:“论理,我家姑娘从不与人争强斗气,更不曾蓄意去伤害人。老天不该如此对她!”

古笑非不语,看神色似乎己沉入浓浓回忆中。

好一会儿,古笑非才从回忆里醒过来。

张豪道:“古大侠可是当年在华山之巅比武时,认识我家姑娘的?”

古笑非点点头,道:“不错!”

张豪又问道:“多年来,江湖上传言那件事,我只知你们东西南北四杰比剑,详情并朱确知,古大侠可愿说与老汉听!”

古笑非点点头,黯然道:“有何不可,如今也唯有缅怀往日的事迹,来悼念张姑娘!”

他的心思,又跌回十八年前的华山之约了。

“十八年前,我们东、西、南、北四杰,中秋醉酒。酒兴一起,相约到那华山之巅比武,名为切磋武技,实则为相争‘天下第一人’称号……”

他停了话,自己又斟了杯酒,缓道:“比武好一阵,我们四人胜负不分。不知不觉中,天已将破晓。突然从那山顶岩石后传来一个娇脆的语声,句句都是破解我们四人武功招式的方法,我们一向自负有绝世武功的高手,不禁目瞪口呆。虽然心中充满惊异,但心底仍有些不服,不约而同的出言相激,迫那人出面,好面对比试一番。”

“天色将明,山野林间,蒙上一层淡淡薄雾,一个长发披肩,身着白色衣裳,衣袂飘舞,纤腰楚楚,行动时环佩铿锵,婀娜轻盈,满面含笑的姑娘,从晨雾中冉冉的走近……有如仙女下凡,我们看得都痴了……”

“那白衣仙女手中一根树枝,轻飘飘地朝我们一点,我们只觉一股强劲的罡气,直袭而来,各自退了好几步。那白衣仙女微微一笑,突然树枝化成剑招,分向我们四人。仅仅是轻描淡写的一招,我们四人却无法招架和破解,眼见那树枝再一伸便可点住我们四人穴道,只闻她轻轻一笑,树枝一收,身形那么轻盈曼妙一旋、一转,人已在半丈外了……”

古笑非缓缓地停了下来,叹口气。

这时张豪身后突然传来脆嫩微尖的常来声音:“后来呢?”

张豪和古笑非齐齐吓了一跳,飞快地转头向后望着两腿弓曲,双手合抱着腿,半靠在床柱上,一脸专注凝听着的常来。

张豪问道:“你听了多少?”

常来回答:“从你一进来,我就醒了!”又面对古笑非急急地问道:“后来呢……”

古笑非看着一脸渴望知道的常来一会,忽然仰首干掉拿在右手中转动的杯中酒。

“那天仙美女般的姑娘,就一步步的走向山下去。最先醒过来追下山的是‘西赌’云中龙,但任他速度再快,那姑娘终走在他半丈远处,他无奈只好求问她姓名,等我们赶到云中龙身边时,恰好听到她自称‘金陵白衣女’外,就已不见她影踪了。”

“后来呢?”常来不死心地再问。

“后来我们四人曾费了很多功夫去找、却始终不曾再见过面。只有偶而从武林朋友中,辗转听到一些她出手惩恶之事,却从未听说她杀死过哪个人。同时在华山比武后,江湖武林中人为我们诌了五句口谣……”

常来更为好奇,迫不及待他说道:“口谣?什么口谣?快说嘛!”

古笑非略一喘气,道:

“东海神机出,邪魔肖小哭。

西赌书生妙,袖里乾坤笑。

南偷五指巧,皇帝也气恼!

北侯令旗招,侠士热血抛!

金陵白衣俏,四方鬼魅消。”

常来不敢相信的说道:“老哥:你……你不是告诉我!你的外号是‘南偷’,那是你……你吗?”

古笑非点头说道:“不错!就是我!东海神机则指东海‘神机宫’司马长风,‘西赌’则是云中龙,‘北侯’是我朝威镇北方的‘抚宁侯’朱永,‘金陵白衣’指白衣仙子。”

“以后呢?”常来仍不放松地追问:

古笑非朝张豪一比,道:“问张豪去!”

“张老爹,以后呢?”

“以后?”张豪的脸色沉重的宛如铅锤般,塌下来道:“我家姑娘始终在行善,诚如古大侠说的,我家姑娘就到处在云游行善,不知是如何被人知道姑娘是金陵府退休御史张士湘之女,登门求亲者一时洞穿门槛,老爷虽推说姑娘不在,不敢作主,但扭不过一些王侯公卿之追问姑娘下落,只好派遣我们几个兄弟出来寻访,我们追寻无门,只因听到那口谣,于是登门求问几位大侠可否知道我们姑娘的下落,因为没人知道我们姑娘下落,不得已,只好重返金陵。”

张豪的眼泪这时忽然滴滴答答的落下来。

他哽咽道:“我们几人回到家时,才知老爷因中风,二个月前去逝,夫人捱不过伤心,不到半个月也跟着走了。我们兄弟本是孤儿蒙老太爷收养,老爷待我们有如兄弟,这一死,张家只剩姑娘一人。”

张豪搐一搐鼻子,又道:“我们兄弟重入江湖,结果在扬州南方附近听到昨天有一仙女,出手惩治一恶道。那形容应是我家姑娘无疑。于是我们匆匆赶去,赶到地头,听说我家姑娘,隐居在‘灵香湖’畔。我们急着找到我家姑娘,马不停蹄的赶到云香湖时,只见一屋狼藉,湖畔血迹鲜明,我们心中隐隐有不祥的感觉……”

张豪哽咽他说不下去。

常来静静地等着。

“四处寻找,终于在湖畔的石崖上,发现一个奄奄一息的青年,问不到几句,那青年就断气了。他说:姑娘中了一群蒙面人的诡计,跌下石崖中的灵香湖,孩子被她的侍女带走,那群蒙面人自称是‘伏神帮’的人。崖下没找到那侍女和姑娘,只有一块石头缝找到一只折断的金钗,和一大片血迹,及一具残缺不全,面目全非的女尸。”

常来只觉得眼角湿湿的,一摸,才知道自己被张豪悲伤的语调,引出了泪水而不自知。

“我们为那女尸在湖畔风景秀美处,作了一个坟墓,正在祭奠时,那群蒙面人突然出现,哈哈大笑道,说世上再也没有‘金陵白衣女’的存在,我们几人一听,心神散乱之际,那几个蒙面人就攻过来,我被一掌打落水中,再浮上来时,我的几个兄弟全死了……而我今生再也报不了仇了!”

常来望着失意伤悲中的张豪,突然大声说道:“没关系!张老爹,我常来会为你报仇的!”

说完,心中却仍咀嚼着扬州南方‘灵香湖’,并暗暗许下心愿,有朝一日要到那里去拜一拜那个天仙美女。

常来沉于自己的思绪中,并未注意到张豪和古笑非两人间交换了一个意义深长的眼色。

     ★        ★        ★

口谣中的“东海神机出,邪魔肖小哭”即指东海长春岛的神机宫。

东海中的长春岛,是武林司马世家的“神机宫”所在。岛周皆是高耸的峻岩,浪潮的冲击侵蚀,形成天险,所以不须设防,独东南方岸石断处形成一处泊口——无戒头。

七月,天气恼人的热,虽是上午时刻,但闷热的感觉已逐渐在增加。

“逗妞,练剑时用些心,剑举直脚步踩稳,看你这样不用别人打你,你都快站不稳。”

“瞧瞧损仔,动作多俐落,多用心学!”

说话的正是宫主——司马长风,江湖人称“神机老人”,温和庄重,鬓须已白,虽已年逾六十,说起括来声音却宏亮无比,脚步极为稳健,一望便知是一位武林少见的高手。

逗妞是她的么女——司马逗,十来岁却是个鬼灵精,点子花样多,所以大家叫她“逗妞”。逗妞上有三位哥哥,江湖人称“神机三杰”,司马长风年过四十才得逗妞,所以对她特别钟爱。

逗妞这个野丫头,有二个玩伴,其中一个就是损仔,是总管“无心先生”常丘的独子,较逗妞年长,个性颇似其父沉着冷静。

“爹!我已经耍了一早上的剑,累死人了。”逗妞不服输的叫着。

“胡闹,耍剑会累?”司马长风爱怜的笑骂着。

逗妞看父亲没有怒意接着说:“这几招剑我已经知道,何必一板一眼的练。”

“我看你知道多少,损仔你陪逗妞比划比划。”

“是的,庄主。姑娘请!”损仔小心的回答。

“小姐加油!小姐加油!”在一旁的正是逗妞另一玩伴,也是她的丫环——嘻胖,是奶娘的女儿,胖嘟嘟的身材,和她的好吃和好脾气可能有关。

对不到两招,逗妞把剑往地上一扔,蹬着腿翘着嘴嚷嚷:“不玩了,不公平,损仔比我大。”

“逗妞一功夫要苦练,不是年龄大不大的问题。”司马长风蹲下身来,拍拍逗妞,慈爱的哄着。

“小姐,羞!羞!输了损仔还赖皮。”嘻胖在旁刮着脸,取笑逗妞。

“嘻胖最讨厌。”逗妞一扭身,从父亲怀中溜出,逗着要打嘻胖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04章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三小小闯江湖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