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三小小闯江湖》

第05章

作者:卧龙生

三个小孩愣愣的站在海边。

好半晌,逗妞用手肘碰了碰损仔,开口道:“损仔,你说我哥哥在哪里?”

损仔嗫嚅着说:“我也不清楚。”

嘻胖哭丧着脸说:“小姐,都下船这么久了,为什么还没看到大少爷?”

“你问我,我问谁?我怎么知道大哥不住在这里。”

逗妞没好气的叫着。

“你们看,前面有人来了!我们上去问问。”损仔好像看到天神般,高兴的神情马上消失了。

“你去。”

“你去。”

“你去。”

三个小孩推推拉拉成一团。

“好了!好了!我去!我去!”逗妞不耐烦的嚷着。

逗妞一副大人像,嘻胖躲在损仔身后,跟在逗妞后头走着。

“老爹,你是好人吗——”逗妞把“好人”二字故意拖得好长。

老人回头看着这扮大人的女孩童,笑道:“小姑娘,老爹不会随便欺负人,有什么事呢?”

听了这话逗妞宽心多了。

“老爹,你认不认识司马澜?他是我大哥,我坐船来找他。”

“我们这一村的人都姓吴,没有姓司马的。”

“可是,他明明住在这边呀!每次我都看他坐船过来的。”逗妞情急的说。

“小娃儿,坐船来到这几,还可以到很远的地方。”

“那!到很远的地方怎么走?”损仔急得插口问。

“那也得看你们到什么地方去。”

“我们要去大少爷家!”嘻胖已经开始哽咽了。

“嘻胖爱哭鬼!”逗妞看着嘻胖哭,她眼眶也有些红了。

“逗妞、嘻胖女孩怎么都这样。快点帮我想想老爷和我爹说过姊姊他们住在哪里?”掼仔推推二人叫道。

三个小孩在一旁吱吱喳喳了一会儿。

“好像是松风谷,还是叫什么金陵的。”三人兴奋得叫出来。

“松风谷我不清楚,金陵我知道,可是离这里好远好远!”

“没关系!老爹!请问到金陵怎么走法?”逗妞仰头望着老爹道。

“你们往东走,不久就可以到镇上,在镇上你们可以雇马车送你们到金陵。”

“谢谢老爹!”三个小孩兴高采烈的往东走了。

不多时,三个小孩已经在人声吵杂的人群中。

“你们看,这是谁家的门好大!”嘻胖目瞪口呆的站在那儿。

“笨蛋,这叫做城门,是好多人家……官府的。”逗妞神气的说,其实她也是头一次看到,感觉也是新奇。

损仔也呆呆的说:“哪里跑出来这么多人,比我们长春岛的人还多。”

城里更是人声鼎沸。

三个人六对眼睛,真是应接不暇,一路上虽然东张西望的,却紧紧牵在一起。

逗妞拉着嘻胖的手摇了摇道:“嘻胖,你高不高兴好多吃的东西?”

“逗妞,你快点买些给我吃。”嘻胖乐得快飞上天。

损仔的声音因兴奋而抖着说:“不成、不成,我们找一家什么,什么——”

损仔直搔着头想道:“对了!饭馆、酒楼、茶铺……住的……”

“还有客栈。”嘻胖高兴得和着。

“对!我们找客栈,今天晚上就住在那儿。”逗妞更是喜形于色。

“看!看那儿有一家吉祥客栈,看到没?”损仔眼尖,指着。

“看到了,走!我们进去。”两个女孩跳起来。

“小心些,老爷说外面坏人很多!”损仔叮咛着。

穿着一身鹅黄,腰带上系着的翠玉佩,腕上一串红玉镯,头发扎成两条辫子,在肩上晃来晃去,后面紧跟着一男、一女衣着亦华丽,在这渔村、海滨小城镇还真难见到这等人物,恐怕更找不出如此可爱的娃儿。

过来的正是逗妞三人,人要衣装,佛要金装,一看三人的气势、打扮,虽是小孩,小二亦不敢怠慢,哈腰作揖,很快的迎了上来。

只见三人站在门内,似乎在讨论什么事睬也不睬他。

“公子、小姐们,里边请!”小二恭敬的请着。

许久——

逗妞忽然回头间道:“你是小二?”

小二愣了愣道:“是!是!小的李四。”

逗妞听到一喜,领先往里头走一面道:“我说的没错吧!”

小二领着他们坐下,嘻胖、损仔急急上前。

“我们也没说他不是小二。”

小二满腹疑惑道:“三位客官找小的?”

“我们不是找你,只是不知道你是小二,还是掌柜。”逗妞道。

“我是小二,在柜台后的那位才是掌柜。”小二指着一位中年胖子道。

小二心中却自忖:看他们谈话,这三人必是来自富贵人家的小孩,才不懂外面的情形,否则凭自己的穿着打扮,怎么看也不像是个掌柜,虽说如此,但能过过干瘾,心里也是舒服,当下连行动也勤快多了。

“三位住店还是吃饭?”

“小姐们和公子先吃饭,然后住店,可以吧?”逗妞问着。

“可以!可以!立刻上菜。”小二高兴地回答。

几上摆着的菜肴,虽比不上家里吃的,三个小孩却猛扒着饭吃得很香,甚至不时举起筷子,眉飞色舞的谈笑着。

一点也没注意到靠窗的桌子有一个人正注意他们。

那人的眼中,带着一抹姦滑的光彩。

     ★        ★        ★

客房的门外,忽然悉索低响。

一个面蒙着黑中的怪客,蹑手蹑脚的行进门外,用口水弄湿纸窗,凑近望去,床上静悄悄的,看来三个小孩,睡得很沉,包袱就靠在床右侧,也是静悄悄的。

“小孩子不懂事,出门也不带个大人随行,偏偏又带了那么大的包袱。”黑衣人忖道。

“不知道这三个娃儿睡沉了没!”他轻轻的捡了块小石头,朝房里丢去!

“咚”的一声轻响。

沉寂。

“很好。”

黑衣人轻推房门,左脚方跨入,只觉脚踝上一麻,整个人差点向前倾倒。而在此时,脑门一痛,又挨了一记,整个人向前冲,跌了个狗吃屎。

“喂!你怎么啦?摔得疼不疼啊?”童稚的声音响起,使他心头更加一紧。

“不痛,不痛。”他勉强应着。

抬起头来,只见六只咕噜转的眼珠正瞪着他,毫无惧色。

“三更半夜,您在这儿做什么?”

黑衣人心喊糟,冲着小孩子好骗,他先脱身再说,心念一转,道:“我走错了房间。”说完硬撑着,站起身,扶门走了出去。

黑衣人悻悻的转身而去。

逗妞三人对望一眼。

这时,黑衣人身后的房间,不约而同的响起一阵稚嫩的笑声!

笑声,传出室外,响彻在这寂静的午夜里。

逗妞一行三人,玩兴正浓,就这么一边玩,一边走。

这日一早,逗妞三人离开宿店,一行人正慾继续往金陵走。

走着、走着……

街角处传来吵杂的嚷声,只见两个大汉一脸横肉吼道:“他妈的,老子今天来了二趟,你就给这么一点,上窑子都不够,欠揍啊!”

说完两人你一拳我一脚的落在小贩身上,小贩挨不住又无处躲,而“哇、哇”大叫。

“大爷饶命!饶命!小的实在没钱,今天早上赚的全给大爷了。”小贩伏跪在地上,不断的讨饶。

街上的人吓得四处逃窜。

“让你三分,你就爬到老子头上,今天有你好看。”嘴巴说着,手脚却没停。

“住手,两个人打一个,不要脸。”人群中,逗妞鄙夷地喝道着。

这时的损仔却往前身子一弯,避开大汉的拳脚,扶起小贩。

大汉冷笑道:“哪来的臭小子,好大的胆子,竟敢管起本大爷的事!”

“少爷、小姐们,他们是‘伏神帮’的人,你们是从外地来的,不知道,你们还是赶快离开吧!”小贩忍痛感激着提醒逗妞三人。

“管他什么帮,反正打人就是坏蛋!”嘻胖在一旁助阵。

“看老子打死你——”大汉拳头一挥,直向嘻胖打来。

“打死你,才是真的!”

逗妞身形一欺,挡在吓得连退好几步的嘻胖面前。

逗妞嘻皮笑脸道:“老子?谁的老子?我才是你的老子!什么伏神帮,我看你们是——”

逗妞想想道:“我看你们是邪魔歪道帮!”

她好不容易想出这个怪帮名来,高兴得拍手大笑。

损仔在边儿也答腔:“好啊!你们是邪魔歪道,那我们是仙童,专门伏妖降魔!”

在这镇上居然有人敢和伏神帮为敌,这是头一遭,而这三个小娃,更在那儿你一言我一语,全不把这两个莽汉放在眼里。

气得两个大汉满脸通红就喊:“上!打!”

嘻胖扶着小贩躲到一边去,紧张的提醒道:“逗妞,损仔小心喽!”

损仔回道:“放心!看本少爷怎么修理邪魔。”

话声甫落,一大汉已朝他扑过来,损仔见他扑来,急忙后退,反手挡开,然后一拳结实的打在大汉腹上。

只听到“哎哟”一声,大汉骂道:“妈的,臭小子!人小拳头到挺硬的!”

另一边,逗妞身形连连闪动闪避,大汉连她衣角都抓不着。

逗妞咯咯笑道:“抓不到!抓不到!”

逗妞不时提起脚,狠狠在大汉胫骨上踢了两下。

“唉哟……”

两个大汉看情势不对,急急想跑叫道:“留下个名号来?”

“名号?我们是‘东海三仙童’,在下叫逗妞!”

“‘东海三仙童’,这笔账我们记住了,等着。”

两个大汉说完,打了一手势,两人一下子就不见踪影。

嘻胖在一旁才敢出声:“别跑,别跑啊!”

“多谢小恩公相救!”小贩直哈腰点头:“你们可得多加小心,伏神帮可是人多势众。”

损仔道:“这位大叔,别担心,我们先告辞赶路了。”

“等一等,大叔,你怎么只跟他道谢,都没谢我?”逗妞抗议。

“我一起谢啦!”

“哪有?你只叫他小恩公,那我小恩婆呢?”

“小恩婆?”

小贩愣住了。

旁观的人也愣住了。

好半晌,那小贩终于领悟过来。他忍不住笑了道:“小恩婆!谢谢你,好可爱的小姑娘。”

逗妞满意的说:“小意思,江湖人本色。”她得意的学起江湖卖艺入般双手合并,向四周作揖。围观的人看到她那可爱的模样,不禁轰然大笑。

江湖上,神机宫人到处寻找司马逗之事,引起不少人注意,有人甚至忖测司马逗即是神机宫的“小公主”,于是——神机宫的小公主,已经到江南的消息,很快的在江湖上传出,同时伏神帮也接到了消息。

“黑自双煞,立刻传令江南分舵,不择手段活捉神机宫小公主——司马逗。”

“是!”

好苍劲沙哑的声音在不归洞中响起。

说话的伏神帮帮主——白发翁沈鸣,正如其名一头银灰的头发,佝偻的身躯,愤怒的眼,好像要迸出火来。

“哈!哈!哈!司马长风啊!我看你还能在神机宫躲到几时。”

“等我抓住你的宝贝女儿,我就可以还你十年前所赐的一掌。”

“‘黑白双煞’在江湖上先放出风声说:‘我已擒住司马逗。’我要看看司马长风急疯的样子——。”语未竟咬牙切齿。

“司马长风!我等着复仇的日子终于来了!”沈鸣咬牙切齿道。

伏神帮江湖分舵中一

黑白奴煞高坐在堂上,传达帮主令谕。

忽见——

二个帮众,一身狼狈的从门外匆匆走进。

白煞眉头一皱道:“站住,打哪儿来?怎的一身狼狈?”

一人道:“回左护法,我们在街上,被——被三个自称东海三仙童的小娃儿——整的。”

白煞已不太注意二人的描述,自顾喃喃道:“东海,莫非——和神机宫有关连!”

黑煞十分不耐烦地打断白煞的话,道,“想那么多,抓来问问不就知道了。”

黑煞扬声下令道:“把三个小娃儿抓来,宁可错抓一百,不可放掉一个。”

“是!”

“光说不动,还不快去!”

     ★        ★        ★

太阳完全隐没,一弯明月夹带着满天星斗,向大地洒了一地光芒。

逗妞三人在林中走着。

嘻胖期期哎哎的说:“我想娘,好想回神机宫。”

“你啊!有的玩就不想,没得吃就想娘。”逗妞不以为然。

“嘻胖我们找个舒服点的地方,就休息吃晚餐。”损仔安抚嘻胖。

轻风徐吹,飘来阵阵烤肉香,逗妞他们不由自主的随着香味寻去。来到一条溪流旁,映入眼里的是一围着火堆的人群。

“损仔我们过去和他们一起吃晚饭好不好?”嘻胖从草丛中探出头来低声说。

“谁?出来。”已经警觉到他们的存在。

“我们从这儿路过,天已黑,我们自己准备了食物,想和大哥一道用餐。”损仔冷静的回答。

逗妞三人从草丛中走出来。

人群中忽然有人扬声道:“原来是这丫头片子,也许她是帮主要我们拿下的司马逗。”

逗妞一惊,走神看是早上在街上所遇的莽汉。于是说:“原来是手下败将。”

“找到打手啦!”说着对他们伸舌头做鬼脸。

“嘻胖,先去躲起来,千万不可出声。”损仔和嘻胖耳语。

喝叱声中,六个人已把逗妞和损仔围住。

逗妞哈哈一笑道:“你们这班没用的东西,仗着人多势大,要欺负小孩子。也不怕道上的朋友知道,拿去当笑柄。”

逗妞将洪横告诉她的用上了。

一声沉烈的断喝:“女娃儿,还逞口舌,我倒想看看你有多大能耐。”

说话的人,跨步出站在逗妞身前,对逗妞狞视而笑,向逗妞欺进。

逗妞心喜中计了,但表面装着不动声色,大大方方地插腰站着,等对方先行动。

“妈的,你怕啦?今天街上的威风到哪儿去啦?”

逗妞咧咧嘴,嘲他扮鬼脸,一脸轻视、不屑。

“臭丫头,赶快叫爷爷,否则你是找揍。”莽汉气得脸色铁青。

“老大,动手快啊!”

这个叫老大的,觉得逗妞好可爱,有点犹豫。

逗妞眼珠咕咕转,脑筋也跟着转道:“这位大哥才不像你,没风度。”

损仔在逗妞身旁,一言不发,仔细注意每个人的行动。

“这是帮主令谕,拿下这两个小子,少听她胡扯。上!”

损仔看逗妞还想逗他们,提醒道:“小心些,先别玩!”

话声一落,五把刀朝逗扭和损仔落下,两个娃身子同时一旋,同时举剑刺出,剑锋忽一偏。

“啊!”同时两声惨叫。

只见两把刀分别落地,两个大汉右手紧抓着左腕,鲜血由指间流出。

在场的其余四人,无不惊愕——小小年纪武功如此了得。于是,不敢大意。

四人再度挥刀,直向逗妞、损仔砍下,二人身子一曲,翻滚到六尺外,四人急急又砍过来,突然——

逗妞、损仔向四人滚近,此时四人腹部大空,一惊非同小可,连忙用刀护己。

迟了,连着阳声惨叫,全部挂了同样的彩。

逗妞和损仔拍拍身站起来。

“嘻!嘻!你们输了,烤鸡该我吃,你们可以走了。”逗妞一脸轻松。

损仔学着老江湖的口吻道,“还不快滚!等会儿或许我要改变主意,我可不饶你们。”

六个大汉狼狈地跑走。

“怎样?我像大侠吧?”损仔得意的问。

“嘻胖——嘻胖——出来吃烤鸡喽。”

静静地,溪边回青四起,嘻胖笑眯眯地走出来,双手捧着千层糕,嘴角还挂着糕屑。

“哇!我们拼命,你却躲着享受,好!烤鸡不给你吃。你自己找个地方睡觉。”逗妞十分不悦。

“我才吃两口。”一听到没得吃,嘻胖急着辩解。

损仔道:“坐到火边来,逗妞和你闹着玩的。”

“谁说的——”

一面吃着烤鸡,损仔若有所思问道:“逗妞,为什么伏神帮要抓我们?”

“伏神帮是什么?”嘻胖塞满一嘴肉问着。

“伏神帮是坏人的帮派,我们是好人,所以才要抓我们啊!”逗扭不加思索回答。

损仔取笑道:“听了这话,就知道逗妞不怎么聪明。”

还得了,说逗妞不聪明,逗妞一火,把油腻腻的双手,往损仔脸上抹,连带嘻胖也抹,三个小孩的大战又开始。

小孩的快乐是天生的,容易遗忘身边的危险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三小小闯江湖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