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三小小闯江湖》

第06章

作者:卧龙生

朱彦奇自从和常来相遇,痛痛快快地打了一场自小到大最痛快的架后,回到京师,日日夜夜里念的是金陵杏花香的常来,想的是常来。

他本来就懒于习武,读书习字更是不喜欢,而且厌恶至极。从金陵回京师后,更是对这些日课深恶痛绝,家里对他更有如樊笼帝。他的学说对以后基督教的思想影响很大,恩格斯说他 ,不早日脱出,心中还不舒服呢。

偏偏他是一步一跟班,丫环小厮老在身边打转。而抚宁侯朱永就怕自己只有这么个儿子,宠溺过甚,会误了儿子,时时提醒自己“养不教资本主义社会存在的异化现象,认为在这样的社会里,统治 ,父之过;教不严,师之惰”,除了自己对儿子严加教管外,更令教练武术的师傅及习文的宿儒们,严厉督促。

但是凭侯爷有千般教规,万般严令,朱彦奇总有法子阳奉阴违。

朱彦奇这日清早,愁肩苦脸的接过丫环递过来的水杯,用青盐嗽了口,再换过手中,随便抹了把脸,匆匆地由丫环们为他穿好衣裳,才一步步地走出房间。

房门口的小厮,早已急得如热锅上的蚂蚁,在那里左转右转的,看到朱彦奇出现,如获至宝般地蜂涌而上。

一个小厮跑上前,道:“哎哟!我的小侯爷?怎么到现在才出来,可把洪俊等的急死了。”

朱彦奇却一脸无所谓的样子,慢吞吞地道:“嚷什么?又不是皇上召见,有什么好急的。”

洪俊等一干小厮,可不这么想,又是催,又是哄的,总归一句话,就是要他尽快地到习武场去习武。

洪俊一面催,一面急急往前先跑,跑到花厅转角,才发现朱彦奇并未跟来,又急急往回跑。

“妈呀!”洪俊边跑边嘀咕:“小祖宗,小爷爷,你要是磨蹭下去,什么时候才走得到习武场,等您这个老人家走到,只怕挨郑师傅、邢师傅打的不是你,而是我们了。”

正跑间,他想到自己会不会跑岔路了,不然怎么还没看见小侯爷呢?

嘿,正想着,那拐角处,来得不正是朱彦奇小侯爷。

“小侯爷,行行好!您就请走快点,宏福他们说不定正跟侯爷往习武厅去了呢!侯爷到时候没见到您,那时不但奴才们遭殃,小候爷您也免不了一顿骂?”

“洪俊,你呀!别吓我了,我才不在乎呢!谁希罕练功夫,什么刀、枪、拳哪!烦都烦死了。”

朱彦奇天不怕,地不怕,就是怕父亲,一听父亲即将散朝归来,不敢多磨蹭,任由洪俊他们推着跑。

直到习武场,洪俊等才松口气。

至习武场中,郑师傅和邢师傅早已练完了一趟拳,刀来剑往,也练了一场。

邢师傅看见洪俊进来,喝声:“洪俊欠打,为什么这么晚还没带公子来练功。”

洪俊手摇得厉害,道:“邢师傅,我们可是寅时初就等在内院门口,小侯爷不出来,我们可没办法。”

邢师傅道:“早就听说你们几个整天唆使小侯爷往东往西乱跑,没正正经经地陪小侯爷练功,我看我还是早些回明了侯爷,免得他查起来,连我都得担待呢!”

洪俊忙道:“邢师傅,你别生气,小侯爷就到了,看!这不就来了吗!”

朱彦奇远远看到邢、郑二师傅生气的模样,脸上那副不乐意的神色,早已收得干干净净,换上一副恭敬的神色。

郑、邢二人看到他已来到,就不再苛责洪俊。

朱彦奇走到场中央,衣服外套一脱,露出一身松青色短袄。走到场中央,双腿一分,马步一站,双手一伸一缩,劈劈啪啪打起拳来。

原来,朱彦奇在进入习武场时,由眼角看到父亲刚下马,也要走进来。

他灵活的脑筋一想,才赶进习武场后,马上装模作样起来。

两个师傅本想训他一顿,却因朱彦奇一板一眼,力道均匀的拳法,看傻了眼,而忘了训他。

尤其是郑师傅,还热心地在朱彦奇击出拳,力道有偏误时,出言加以指正。

郑师傅可高兴得很,他和邢师傅两人为了教会他这套拳法,起码花了两个月以上的时间,不知费了多少心血,一遍遍一次次的示范,朱彦奇总是停留在第二招与第三招之间,再也不曾进一步的练下去,今天,不知怎地窍门大开,居然一招一式都没错。

郑师傅看得眉开眼笑,要朱彦奇再练一遍,并领先示范一次,朱彦奇今天可真乖,再练一遍就一遍,真的他马步立刻站稳,不了不八的一板一眼,又练起来了。

这一边,邢师傅和郑师傅看得满意得直点头。

那一边,站在回廊角落的朱侯爷也满意的含笑点头。

朱永领着几名侍卫缓缓地走进习武场中来。郑、邢二师傅除了打招呼外,当然免不了有一番称赞小侯爷的话。

朱彦奇一板一眼的击出拳,还不忘偷偷地瞄一眼抚宁侯的脸色。

嘻!朱彦奇心底乐的直偷笑。

看到爹的脸色,就知道他很满意,最起码这几天内,不用再为了习武之事而挨训了。

郑师傅、邢师傅也真好骗,就这么打上一回拳,就那么高兴,改天,我再打个十回八回的,那他们两个不乐上天才怪。

抚宁侯满意的走了,他一走,朱彦奇就像泄了气的牛皮袋,瘪了下来。

这一路拳也打不下去了。

“小侯爷!这样子出拳力道大小,要像方才那般……”

“小侯爷!这边肩膀太过高,要稍低!”

“小侯爷!先吸口气……”

“哎哟!小侯爷,你怎么啦?”

“我?我?我肚子不舒服……”朱彦奇干脆不打拳,捂着肚子,嚷痛。

他这一装作,那些跟班小厮一个个便围了过来,把两个师傅隔到一旁,没多久工夫,朱彦奇已被小厮簇拥着回到屋里。

等在习武场中的郑。邢师傅们,看好半天他都没回到习武场,派人前来探时,却看见那小侯爷朱彦奇正开心地追着一只大锦公鸡玩。

朱彦奇借生病为由,哄得那些教武的师傅因为他生病,不再催他习武,然而,书房内的宿儒就没那么好哄了。

大字小字每天是两百个字,写得他手酸眼涩,写得他鼻涕哈欠齐来,脱不过还是脱不过啊。

幸好那群老学儒对朱彦奇功课查询并不严,只是任由他在那里哼哼卿卿的。一篇文章做上个大半个月还在那里拖着呢!

这天午后,洪俊等几个小厮照例守在书房,不准任何人进出,因为小侯爷正在用功。

一阵阵念书的声音,由书房传出,声音虽低却听得很清楚。

抚宁侯朱永路过书房,听见他的念书声,不由得走到书房口,想去看看朱彦奇读些什么。小厮不敢拦阻,但却有另一名小厮悄悄地溜到后院去了。

一进书房,只见面对水边的窗户下,一个小孩正在那里朗朗不断地念着书。

抚宁侯微微一笑,道:“奇儿,你过来!”

那小孩的念书声微停,但随即再继续。而且没有理会抚宁侯的召唤。

抚宁侯朱永觉得奇怪,不由得再唤一次。

那小孩还是在念书,所不同的是念书的声音,抖颤的很厉害。

抚宁侯心觉有异,快步地走过来。

还未走到那小孩正对面,只见那小孩忽地丢下手上的书,转过身来,“卟”地一声,双膝着地,跪在地上,磕了好几个响头。

那小孩口中犹自喊着:“侯爷饶命!侯爷恕罪。”

如同捣蒜般的猛磕头。

抚宁侯朱永诧异地道:“你……不是奇儿!你怎会呆在奇儿的书房内?”

那小孩抖颤的说不出话来。“我……我……”

抚宁侯道:“好了!起来,恕你无罪。你站起来,给我说清楚。”

那小孩怯生生地站起来,看到抚宁侯的脸上,并没有什么怒色,这才说话:“我奉了小侯爷的命令,每天下午在书房内念书,要念出声,要到申时中才能结束。”

抚宁侯沉声又问道:“你叫什么名字?这样作有多久了?”

“我叫小宝,有大半年了!是总管葛汉的儿子,陪小侯爷念书有一年多了。”

小宝偷看一下侯爷的脸色,发现他还是很平和,才放下一颗怦怦跳的心。

从抚宁侯的脸色,看不出什么来,好一会儿,那抚宁侯才叫小宝退下。

而尚不知情的朱彦奇却犹自呆在屋里,和小丫头在那里斗纸牌玩呢。

第二天一早,寅时未到,抚宁侯就率领着一群侍卫及武师来到习武场。

抚宁侯朱水全身是俐落的打扮,端坐在椅子上静候那朱彦奇的来到。

朱彦奇好梦正酣,而侯爷的一干近侍已如狼似虎般的来到卧房门口。

一群老妈子、丫头们正想阻挡,那些恃卫早已一手将她们推开,直闯入卧房。

“混蛋!大清早吵!吵什么吵的!”朱彦奇睡眼惺松的骂。

“奉侯爷之命,请小侯爷即刻到习武场去。”

“习武场?”朱彦奇愣住了,这么早,爹就到习武场了,这怎么行,如此一来,这顿打骂是兔不了了。

朱彦奇这一想,全身上下的睡意全跑光了。

他忙碌地催促着老妈子,丫头为他穿着,急急忙忙的就往习武场中跑,一路上,他的忧心忡仲全跑到脸上去了。

“爹……”朱彦奇嗫嚅着。

“混蛋!大清早一副邋遢相,不像话,不像话。”抚宁侯朱永怒叱道:“瞧你小小年纪,就睡到日上三竿,还要我派人去催促你……你!你!瞧瞧你现在这种垂头丧气样,像什么话,还不赶快换衣服!”

朱永越骂是越大声,朱彦奇是越来头越低。事实上,他昨儿夜里还真的没睡多少觉,从昨儿下午小厮来报告说:侯爷到小侯爷书房起,他的一颗心就悬在半空中,一直没放下,当然更别说到睡觉了。

一夜里,翻来覆去,直到天将黎明,才朦胧地睡去。刚睡过去,又被父亲的亲近侍卫冲进卧房来一惊一吓,哪还有什么精神可言。

纵然他有多精灵,满肚的鬼主意,可是一碰上自己的爹爹——抚宁侯朱永——就全没辄了。平日的伶牙利嘴,加上千百种理由,这时也全说不出口来。

现在被爹爹这么一喝叱,如闻晴天霹雳,不敢拖延,急急脱下外面的大氅,任由小厮为他扎好袖子和裤脚管。

朱永昨日的恼怒,本已有些平息,偏偏今日一早到习武场中等不着儿子,教习场侍卫又是支支哈哈地,仔细一盘询,才知从上次在习武场见到儿子那天起,朱彦奇就托词生病,不再来习武场。

他平日就耳闻一些儿子千奇百怪的行为,虽有不满,但因公务冗繁,也就睁一眼,闭一眼的让他过去。书房的事,是自己亲眼目睹,想到自己订的规矩是为儿子好,为他着想,没想到那不肖于是件件阳奉阴违,内心本就一团火。哪经得起再肮一事之物之撩拨,抚宁侯脸上神色越凝肃,内心的怒火则越来越兴旺了。

朱彦奇越看越心惊,越心惊则越骇怕,一双腿有如千钧重,抬都抬不动。但已至此,也只好硬着头皮走上前去,他这时真恨这条路怎么这么短!

“砰!”

“啊!”

朱彦奇尚未辨明何事,人已中拳横飞滚落倒地。朱永收拳向前跨一步,怒喝道:“起来!让本爵看你有多大本事!”

朱彦奇咬紧牙,踉跄爬起。

只闻“呀”一声,朱永一拳直捣过去、朱彦奇一惊,左手忙格架上去。

朱永不待拳老,陡地右拳向外一绕,往后收回,同时间,左拳已再出,直击儿子左胸。朱彦奇硬生生以右手格开父亲的左拳,左手紧紧护住胸部。他哪格得开,只听“砰”的一声,朱彦奇又被父亲击中,碰飞得好远。

朱彦奇胸口发痛,身子又撞到东西,眼前一黑,几乎晕过去,朱永踏大步,走到朱彦奇身前,稍一弯腰,把他拎起。

“站好!”

朱彦奇尚未站稳,耳边传来一句“注意”,还未领会过来,人已如断线风筝般,被掌风扫到一侧,“啪”地一声,跌撞在石阶上。

朱彦奇满脸泥尘,泪水和汗水和着泥尘,一起沾黏在朱彦奇的脸上,非常狼狈。

朱彦奇的身子一撞上石阶,那群侍卫小厮蜂涌上前,搀扶起他,有的拿出中帕为他抹脸,有的为他审视伤口,有的拍拂衣襟上的泥土。

朱永大喝:“滚到一边去。”一把推开围着朱彦奇的人群,反是一掌劈击过来。

朱彦奇哪经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06章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三小小闯江湖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