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三小小闯江湖》

第08章

作者:卧龙生

常来在养伤的几天里,脑中老是浮起了那天在林字内,古老头伸出食、中二指,连连向前胸点去,血就没有流出来的那一幕。

他心中的好奇心,逼着他一次次的去问古老头。

古笑非并没告诉他什么原因,却拿出一张全身的图形;上面点了许许多多的小黑点,告诉他一大串人身穴道的名称,甚至在什么时辰,什么穴道按下去会痛。

常来觉得这是一件很无聊的事,但是在屋里没事干,古老头又热心,不愿扫他的兴,于是也就勉强的记,但不到一天,所有穴道他都记熟了。

古老头又教了他一套吸气、呼气、运气的方法,他练起来,觉得很好玩,只觉得他一收气、一运,总有一团东西随着血脉,全身上下流动,几天下来,他想要那团气往东,它便往东,要它往西,它便往西,很好玩。

这一天,他捱不住这份点点便可止血的疑问及好奇心,蘑菇着古笑非告诉他。

古笑非拗不过他,告诉他那是武功中的一种“点穴法”。并顺口指点了他几手简单的点穴法。

常来聪明狡黠,不学便罢,一学便会,不到一个更次,已全部学会,而且能灵活应用。

常来欣喜异常,而最可怜,也最惨的却是“杏花香”后院中养的那只小猴子,被常来拿着当练习的对象,折腾的惨叫连连,今古笑非不敢看。

天还没有亮。

外面也还一片漆黑。

常来睁开眼,看到古笑非还在睡,背心正向着他,他灵机一动,食中指一并,朝老头子背后重穴,连连点下。

然后——常来一骨碌从床上爬了起来,一边穿衣服,一边拔腿往外溜。

走出堂屋,跨过天并,见古笑非并没有出声拦他,一颗悬着的心才算放了下来。

常来此时心中一乐,回头做了个鬼脸儿,轻轻笑道:“老哥啊,你就乖乖儿躺着吧!我出去逛一逛,别生气,回来我给你带酱时子,再见!”

常来乐不可支,回头就走,谁知右脚刚一跨过门槛儿,就听身后一个滑稽的声音叱道:“站住!”

常来一听,心神一凛,轻轻说道:“站住?门儿都没有!”说完,撒开腿就跑。

“还想跑?”

人影疾闪,常来眼前一花,惊叫声中,只党风儿一拂,接着,人已倒飞回去,摔了个四脚朝天,毗牙咧嘴,爬不起来。

只见那个衣衫半整的古老头儿,端坐在门槛儿上抽旱烟,蓝布短袄上,衣服虽旧,浆洗得倒还干净。

古笑非瞪着常来说道:“小子,你还是给我老实点儿好。”常来一头雾水,不敢相信的盯着古笑非,百思不解的忖道:“我明明点了他的穴道,而且还是黑甜穴,这老头子怎么又爬起来了?见他娘的大头鬼!”

可是这老头儿就好好模样的坐在他面前儿,由不得他不信,心里一阵发毛,轻轻笑道:“老哥哥,你怎么起来了?”

老头子一声冷哼,狠狠瞪了他一眼,眼神似电,利如刀锋。常来心里一凉,接着说道:“从我认识你以来,你就没有一天不管我,说说看,为什么?有瘾是吧?”

古笑非冷冷笑道:“呸!别人想让我老头子管,我老头子还不想管呢!”

常来“卟嗤”笑了起来,自我解嘲的说道:“哟!照你这么说,这还是我的福气了?”

“不错!”

古笑非狠狠抽了口烟,接着说道:“今天起我要你学打人!”常来道:“打人?我不挨打已够好!还想打人!”

古笑非道:“所以我要你学打人,学不会打人,才会挨人打!”“是不是胡说八道,慢慢儿你就懂了!”

古笑非一声长叹,继续说道:“你虽然在勾栏院中长大,但你的根骨奇佳,辅以至高绝世神功,加上伐毛洗髓,打通奇经八脉,便具有练武的良好根基,可惜你……”

常来一跃而起,指着古笑非说道:“老哥哥,你为什么一定要我习武哪?我没有仇人,我也不想杀人,我不去惹人家,当然人家也不会来找我了。”

古笑非冷冷说道:“你不去惹人家,人家也会杀你。”

常来一怔,不解的问道:“为什么?”

古笑非正容说道:“因为你已具有不同往日的身份。”

常来凄然说道:“我是个妓女私生子,还有什么身份?”

古笑非嘴角掀动一下,想说什么,但没说出口。

常来生性爽朗,发愁难过,来得快也去得快。

就听他哈哈笑道:“老哥哥,别替古人担忧,我不想练武杀,人,但别人想杀我,也没那么容易,因为老天爷给了我一个好的脑袋瓜儿。动武杀人,生气费力,是下乘杀人手法,运用智慧杀人于无形,才是最高境界,你说对不对呀?”

“再说,现在的我可不是以前的我,我现在练了一门‘点穴’功,可是一把罩的!”

古笑非打心眼儿里听着高兴,但仍绷着脸说道:“不管怎么说,武还是要练的。”

常来无可奈何的说道:“行,不过今天我有事儿,明天一块儿练,行吧?”

古笑非斩钉截铁的说道:“不行!”

常来一下子跳了起来,大声吼道:“老哥哥,你别不知好歹,我是尊老敬贤而已,让让罢了,哈!你以为我怕你?想打架是吧?行!你就放马过来……”

蓦地——“啪”的一声脆响。

接着——人影翻飞,惊呼声中,常来已被摔出丈外。

古笑非一步一步向前逼去,沉声喝道:“起来!”

常来一个鲤鱼打挺,双腿已连环踢出,接着大声喝道:“看法宝。”

蓦地——烟雾弥漫,冲天飞起。

古笑非一连干咳,双目紧闭,浑身上下一片灰色,灰头土脸,早就成了个灰土人儿,就像跌到染缸里又出来的人一样。

原来天井里放着两个畚箕,畚箕里盛着烧过的煤灰渣,在常来摔出的时候,已经被他瞧得一清二楚,临时派上了用场。

常来轻一纵身,人已到了大门口,回头冲着老头子哈哈笑道:“抱歉,老哥……失陪了。”

常来把话说完,刚一转身,像见了鬼似的,浑身一颤,倒吸了一口冷气。

原来那个灰人儿,已经直挺挺的站在他面前。

这真是骇人已极,速度快无伦比。

常来向来见风转舵,绝不吃眼前亏的,嘴里连声说道:“老哥哥,古前辈,古爷爷……我不是故意的,我真该死,您是大人不记小人过……”

古笑非恨声说道:“少废话,快给我擦干净。”

“是,是,是……”

还有不的道理?常来忙把衣服脱掉,走到他身边,手忙脚乱的去擦古笑非脚上腿上的煤灰,不停的说道:“对不起,对不起……”

古笑非怒火中烧,恨不得一脚把他给踢死,谁知他脚还没抬起,膝上“阴陵泉”突然一麻,大半个身子立刻动弹不得。

古笑非失声惊呼道:“卑鄙!小家伙,你……”

“我不是故意的,对不起,哈哈哈!”

这浑小子嘴里边说话,手也移动着,手还可真没闲着,竟由下往上的一路穴道直点上去了。

手指乱点乱戳几乎将古笑非的身上脚上所有的穴道全都点遍,站起身子,接着笑道:“老哥呀,你就乖乖儿给我躺下吧!”

古笑非还真听话,“咕咚”一声,倒将下去。

常来忙把衣服穿好,得意的拍手笑道:“我没说错吧?武功有个屁用,我只要稍动动手指,老哥你就得躺下,哈哈哈……”

常来头也不回,扬长而去。

蓦地——响起一声嘻嘻笑声,就在常来身后。

这笑声使人头皮发麻,直冒冷汗,回头一看,躺在地上的古笑非,早已不知去向。

常来目瞪目呆,喃喃自语道:“怪事儿?难道他……”

就在常来目瞪口呆,怔怔出神之际,古笑非已在他身后笑道:“我老头子这‘闭穴移脉’绝技,妙用无穷,说!你想不想学?”

常来一字一字的说道:“不想学。”

“好!那你就等着挨打好了。”

说话声中,古笑非躇进前,欺身直迸,快如闪电,右臂一扬,劈头盖脸向常来打去。

常来拔腿就跑,他快,古笑非比他更快,“呼”的一声,已从他头上飞了过去,回手在他头一摸,快如电光石火,连连轻响,常来一个踉跄,头已被拍了七八下。

常来见古笑非行动如风,招式奇诡,如影随形,逃既不能,避又不行,干脆跟他拼了。

常来出手乱无章法,招招乱打,敞开自己胸前要害,门户大开,形同拼命。

古笑非越打越快,掌指拳脚,却暗含蕴了些内家真力。就是一流内家高手,挨上一下儿,也非死即伤不可。

怪就怪在常来身上,他连遭拍击,被打得人仰马翻,连滚带爬,他非但没死,连伤都没有一点儿,也许他真的学会了挨打。

事实上,他越挨打,身体越舒服。

顿饭光景。

常来已挨了百来掌。

真快!

这百来掌,遍击他周身大小处穴道,古笑非脸上笑容逐渐加深,因为他感觉到这大小处穴道,已经产生了自然抗力,下手越重,抗力也越强。

古笑非心头一乐,正要住手时……常来已被打急了,大声吼道:“住手,我学,我学总可以吧!小心你自己身上的伤!”

这下子古笑非喜出望外,两眼一眨不眨的瞪着他,良久,喜极而泣的说道:“苍天见怜,否则我老头子可真要抱憾终身了!

你说的可是真的?”

常来嘻嘻道:“我知道您老人家用心良苦,再说,我不学也不行对不对?不过我有个条件……”

古笑非迫不及待的说道:“什么条件?”

常来接着说道:“我给你半个月的时间,你教多少,我学多少,不过,你放心,我会大门不出,二门不迈,全心全力的跟您学,时间一过,你可别再逼我……”

古笑非盘算良久,始缓缓说道:“半个月?够了,以后你再想叫我逼你,我也没法子再逼了……”

常来一怔,紧紧追问他道:“为什么?”

古笑非轻轻一叹道:“等你功夫练成、我跑一趟北京,去办办几件事儿,唉!什么时候再见面,就不得而知了。”

常来先是一怔,接着眼眶一红,差点儿哭起来,叫道:“老哥,这……”

这浑小子居然还有感情。

十几天了,人生虽有许多十几天?这一老一小,朝夕在一起,吃睡一块,虽然每天斗嘴,但却彼此关怀,亲如骨肉,情同父子,一旦分离,当然心里难过。

古笑非虽然心里难过,但为了安慰常来这小子,仍强装笑脸说:“小鬼,别难过,人长大了,总该出去见见世面,再说我老头子身子骨儿还算硬朗,一时半时死不了,你还怕见不着我?”

常来满怀希望的说道:“老哥哥,你……你为什么不跟我一块儿去呢?”

古笑非不愿常来再涉险,信口说道:“我有事儿不能分身,事情一完,我会想法子去找你……”

常来笑了,一本正经的说道:“老哥哥,咱们就这样说定了,你来找我,错不了,天天让你吃香的,喝辣的,哈哈哈……”

古笑非也笑了,右手一扬,做了个掷骰子状,接着说道:“这个我相信,因为你会赌……”

二人同时笑了,这一老一小,总算是暂时忘了离愁。

深夜——古笑非已有了八成几酒意,右手拎着一坛子竹叶白,左手拿着一包酱肘子,摇摇晃晃哼着荒腔走板儿的小调,从外边儿回来。他伤口早好了九分。

抬头一看,屋子里灯还亮着,古笑非打心眼儿里透着高兴,暗暗忖道:“这小家伙,还真的守信呢,他整天呆在家儿,现在可好了,大门不出,二门不迈,关在家里专心练功,看来我老头子是瞎操心。”

古笑非心里一乐,抬胆一脚,将大门踢开,人还没进门儿,就拉着嗓子大声喊道:“小鬼,你别躲在屋里装睡,还不快出来瞧瞧,老头子手上拎着的是什么?”

半天,没人搭腔儿。

平常,常来的鼻子比猫、狗还要尖,不管多晚,只要古笑非带吃的乐西回来,他准会像饿死鬼似的窜出来,抢过去,猛吃猛喝一通儿。

今儿个透着反常,古笑非心里直在打鼓,三步并做二步,冲到天井里,大声喊道:“小兄弟,你敢跟我拿翘,不吃算了,老哥哥拿去喂狗唆。”

蓦地——从屋子里传出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08章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三小小闯江湖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