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天鹤谱》

第14回 初斗女魔

作者:卧龙生

方雪宜未曾答话,却是回顾了高无敌一眼,低声道:“高兄,你适才那一拳挨到那女魔的掌心,显然劲道全被魔女卸掉,不知高兄可曾运气试过,对方掌心之中,是否蕴有什么奇毒之物?”

高无敌呆了一呆道:“这个……兄弟不曾觉出有何异样!”

方雪宜道:“那就好!高兄快快退在一边,柳媚娘交给兄弟便是了。”

高无敌感激地向方雪宜抱拳道:“有劳方兄!……”大步退到丈许之外。

柳媚娘瞧着方雪宜这等从容神态,心中大感奇怪,暗道:这人小小年纪,怎会如此镇定,听他口气,倒好像不是四灵教中之人……

她寻思之间,方雪宜已微微一笑,抱拳道:“五大魔主之名,区区早已耳闻,今日幸会,果真不凡。”

柳媚娘眉头扬一扬,格格地笑了几声,道:“小老弟,我刚才问你的话,你怎么不答啊?”

方雪宜道:“魔主可是问的区区姓名吗?”

柳媚娘道:“你肯不肯说?”听她的口气,倒是十分客气。

方雪宜道:“在下姓方,草字雪宜,乃是中州人氏。”

柳媚娘笑道:“你师父呢?在江湖上定然很有名气的了。”

方雪宜笑道,“家师山野隐士,不说也罢!”

柳媚娘一怔道:“瞧你的出手武功,好像得自名家指点,我不信山野隐士,能教出你这等好徒弟来。”

方雪宜道:“在下说的实话,魔主不信,也是没法可想了。”

柳媚娘格格一笑道:“好啊,你这么一点年纪,倒是学得固执得很……”笑声一敛,接道:“你以为我不敢伤你吗?”

方雪宜笑道:“在下并无此意。”

柳媚娘道:“你明白就好。”忽然掉头向高无敌道:“童子奇自己不在,留下了你们这高矮两个脓包,自己不敢出头,却找了这么一个黄口rǔ子代你们出头。瞧你们也不害臊吗?”

这几句话,只把高无敌和艾东海讽刺的无地容身,涨红着脸半晌说不出一个字来。

方雪宜淡淡一笑道:“魔主不必讽刺他们,说来这事乃是在下自己找上身来的。”

柳媚娘怔了一怔,道:“小兄弟,你有多大的胆子?竟敢把这等大事揽在身上?”

方雪宜道:“增长见识,有何不可?”

柳媚娘道:“小兄弟,你年纪还轻,假以时日,如能好好力求上进,也许会有出人头地之曰,但若像眼前这等冒失,只怕就难有善终了。”听她说话,倒也不似什么凶恶之人。

但方雪宜明白,柳媚娘这么忍让,只怕也有原因。

当下微微一笑,接道:“在下有否出人头地之日,不劳魔主挂心,也许一日之间,就可名扬天下了哩!”

柳媚娘闻言一怔道:“你……好啊,敢情你小兄弟依旧是雄心万丈,想要在五大魔主身上扬名闯万吗?”

方雪宜道:“尊驾倒是明白人……”

余音未已,只听得柳媚娘娇笑连声,道:“本座出道以来,这是头一次碰到像你小兄弟这等狂人。”

方雪宜的用意,就是想触怒那柳媚娘,以试五大魔主功力,究竟有多么高明,因此,柳媚娘话音一落,他立即笑道:“在下与高兄弟有约在先,这三天之内,不论来的是什么人,都不许他在四灵教川西分堂之前撒野,大丈夫一诺千金,自是不能说过不算的了。”

柳媚娘道:“小兄弟果然要代四灵教出头。”

方雪宜道:“既已约走,在下自应勉力以赴。”

柳媚娘忽然娇笑道:“好啊!我就瞧瞧你的能耐。”

玉手一挥,轻飘飘地拍出一掌。

方雪宜口中虽然说的十分自大,但心中可是谨慎得很,五大魔主既能在武林之中获得那么高的声誉,岂非幸得而来,何况,连身为剑神的师父,也只能制服他们,稍敛他们的凶焰,而无从一一下手诛除,自己较恩师,相差甚远。如今面对五大魔主之一,当然不敢大意。

柳媚娘玉手一挥,他立即撤剑横在胸前,接道:“在下正要领教……”寒光乍闪,宝剑平平削出去。

这一招他用的是金顶神尼传授的剑法,是以柳媚娘虽然看来十分眼熟,而且更是犀利无匹,迫得她连忙缩手后退,但却未曾瞧出剑法的来历。

方雪宜出手一剑,迫退了五大魔主的柳媚娘,不禁雄心大发,长啸一声,挥剑抢攻过去。

柳媚娘杏眼中掠过一丝惊讶的眼色,娇笑了一声,道:“好剑法。”皓腕轻舒,曲指如钩,竟然用那空手夺白刃的招术,扣向方雪宜手中宝剑。

柳媚娘是五大魔主之一,功力运用由心,虽是一双玉手,一旦施展开来,比那精钢宝剑,也不稍逊色。

在她心念之中,像方雪宜这等初出茅庐的小辈,纵然得过名师指点,学会了几招奇妙的剑法,那只能对付一般武林角色,遇到自己,应是不出三招,就将束手束脚才对。

殊不料事实却是大出柳媚娘的意料之外,她那一招空手入白刃的手势尚未展开,方雪宜手中宝剑,竟是十分轻灵的一闪,错过了她的五指,敲向她肘节穴道。

柳媚娘心中骇然道:“此人小小年纪,怎的练就了这等惊人的剑术?”她那骄敌之心,忽然一扫而空,迅快无比的向后退跃了三步,玉腕一扬,手中已多出一根翠玉萧。

方雪宜淡淡一笑,道:“你早该取出玉萧的了。”

话音一顿,宝剑一晃,欺身抢攻过去。

柳媚娘玉箫在手,脸上杀机陡现,冷冷地哼了一声,道:“无知小辈,老娘纵有惜才之心,也无法容你多活下去了。”

青芒碧影暴现,但闻得一阵低啸之声入耳,方雪宜攻出的剑势,竟然遇上了极大的阻力,压得右臂几乎伸不开去。

大惊之下,迅快的撤剑后退三尺,左手一挥,全力一掌,拍了过去。

方雪宜究竟年轻,对敌经验又嫌不够,遇到像柳媚娘这等高手,一身武功,十成只使得出五成,无形之中,就吃了大亏。

总算他临危不乱,及时一掌,挡住了柳媚娘前冲之势,缓了一口气,长剑一领,一式龙行八剑中的“排云吐雾”实则化成千万朵银花,罩住了身前丈许方园。

站在一旁的高无敌、艾东海,只感到那森森的剑气,宛如排山倒海一般袭来,骇然之下,各自飞身退了七尺。

宋孚则瞧得忍不住喝道:“龙行八剑。”敢情,他只知道陈希正的这一套剑法,不过,他不知道的是眼下方雪宜施展的乃是“龙行九剑”了。

这时,柳媚娘也已瞧出了方雪宜的剑法,心中大大一震,娇叱了一声,喝道:“小兄弟住手。”

方雪宜也知道一旦此式剑法出手,那柳媚娘必然会认出自己来历,故而他也并未存下伤敌之心,闻言立即撤剑收招,淡淡一笑,道:“魔主还有什么见教。”

柳媚娘目光凝注在方雪宜脸上,柔声道:“小兄弟,你那剑法可是陈希正老人所授?”

方雪宜道:“这个……”他尚未决定是否把自己师父已死的事让五大魔主知道,是以柳媚娘指名相询,他不禁感到了犹豫。

柳媚娘瞧他沉吟不语,接道:“小兄弟,剑神陈大侠是你的师父吗?”

方雪宜忖道:“我如若应是,只怕她还要问上更多的事了,到时自己就无法不把师父已死的事说将出来,五大魔主如是知道了师父的死讯,这世间之上,对他们已无具有威胁之人,眨眼之间,就可能造成无边的杀劫了……”

原来他想到了一点,以自己眼下之力,一对一自可与五大魔主一较长短,但如他们合力对付自己,则胜负之机,就十分难测了。寻思之间,立即决定还是装佯的好。

当下摇头一笑道:“家师自称东耳老人,是否就是剑神,在下从未回过。”

柳媚娘呆了一呆,道:“东耳老人,未曾听说过啊!”

语音顿了一顿,接道:“小兄弟,你刚才那一招剑法,可是龙行八剑中的第一招“排云吐雾”?

方雪宜知道不承认也不行,笑道:“不错,只是这套剑法并非叫做龙行八剑。”

柳媚娘道:“叫什么,天下哪有那等相似的招式?”

方雪宜道:“龙行九剑。”

柳媚娘一怔,道:“八剑、九剑,那是同样的剑法了。”

方雪宜笑道:“这个,在下不知。”

柳媚娘大为不解地一愣,道:“小兄弟,你这套剑法全是东耳老人所授吗?”

方雪宜笑道:“不全是。”

他越是这等回答,越是引起了柳媚娘的疑虑,也同时越使她如坠五里雾中,必须查问一个明白。

方雪宜话音声落,她立即笑道:“小兄弟,你拳讲越离了谱了。这剑招明明是剑神陈大侠的龙行八剑中起手的第一式,你偏偏说是龙行九剑,而且……而且……还说不是一人所授,这话叫人怎生相信呢?”

方雪宜道:“你如不信,那也无法了,在下确是句句实言。”

柳媚娘怔了怔,忽然格格笑道:“小兄弟,除了东耳老人,还有谁教了你这一套剑法?”

方雪宜寻思道:“我如不说出师叔之名,只怕连自己也扯不圆这番谎言了。”当下接道:“金顶神尼。”

柳媚娘沉吟道:“金顶神尼?这又是谁呢?”

原来这魔女未曾听说过神尼之名。

方雪宜道:“金顶神尼乃是世外高人,向不与闻问武林中的事,魔主没有听说过,那也不足为怪。”

柳媚娘微微一笑,接道:“小兄弟,我有一句话,不知道你愿不愿听。”

方雪宜心想,这不是奇了?你要说的话,纵然我不想听,只怕你也不会不说出来的啊!但他口中却道:“什么话?”

柳媚娘道:“剑神陈大侠,与我有着大恩,如若小兄弟乃是他的弟子,眼下的情势,就大大地不同了。”

方雪宜心中暗道:“好一个刁恶的魔妇,你居然想骗我吗,明明你们对师父既畏又恨,反倒说他老人家与你有恩,想从我口中套话,那可办不到。”动念之间,淡淡一笑道:“东耳老人是不是剑神,在下不知,魔主大可不必心中不安。”

显然,方雪宜还有着跟她动手之意。

柳媚娘闻言,沉吟了良久,道:“除了剑神陈大侠,我实在想不出武林中,还有什么人能会龙行八剑……”忽然间柳眉一扬,娇笑道:“是了,我几乎被他瞒了过去。”

方雪宜暗暗吃了一惊,忖道:她莫非已然瞧出了其中原故吗?

口中却是接道:“陈大侠骗了魔主?”

柳媚娘冷冷地应道:“小兄弟,不但我受了骗,连你也上了他的当了啦!”

方雪宜心中失笑,暗道:“我会上当吗?”

表面之上,他却做作的十分木讷,呆呆地问道:“我上了当?在下从未见过陈大侠之面啊!”

柳媚娘忽然似是十分得意地格格笑道:“其实,小兄弟早就见过剑神啦!”语音一顿,接道:“小兄,你不妨再细心地想上一想,那东耳两字,凑在一起,是不是一个陈字吗?”

方雪宜微微一笑,忖道:“这魔头果然猜想出来了。”当下接道:“在下几时见过剑神,怎的自己竟不知道?”

柳媚娘道:“小兄弟,那东耳老人,就是剑神,他姓陈,名叫陈希正。”

方雪宜道:“真的!”

他装的十分像,是以柳媚娘倒也未瞧出破绽,接道:“小兄弟,你此刻已是剑神的传人了,在武林之中,你的身份可不低呢?”

方雪宜道:“这个,在下觉着并无不同之处!”

柳媚娘杏目精光流转,在方雪宜身上飘来飘去,陡然娇笑了三声,道:“你师父现在何处?”

方雪宜知她迟早必有这等问法,早在心中打定了主意,闻言笑道:“家师浪迹天涯,在下无法知晓他老人家何在!”

柳媚娘颇为意外地一怔道:“你不知道?”

方雪宜道:“家师授我武功,乃是屈身奴仆行中,天年之前,便已离去,在下这几年行走江湖,也正是为了寻找家师……”

他一时福至心灵,说来竟是头头是道。

柳媚娘瞧他不似说谎,当下低声道:“你在何处与剑神分手的?”

方雪宜道:“就在嘉定城中!”

柳媚娘陡然脸色一变,显然,她大大吃了一惊。

须知五大魔主胆子再大,对于剑神陈大侠,还是畏之如同小鬼见了判官一般,虽然,这几年之中,未曾见到陈希正露面,都

..(本章未完,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)..

>> 阅读第14回 初斗女魔第[2]节

还没有读完?>>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《天鹤谱》 或者>>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